当前位置:看书啦 > 穿越小说 > 赘婿 > 之于“文人”的几句闲话

之于“文人”的几句闲话

    写了上788章后,看到一些书评,发现有一些朋友的认知,过分敏感和错误,我写了这章,谈一些粗浅的概念,但是没发,到789章发了之后,又看见一些书评,觉得还是发出来。

    到底什么是文人?

    我们从几千年前甚至几万年前的最初谈起。

    人类的本质在大脑进化定型之后,基本就已经定了,基于人的基本属性就是我们现在的基本属性人要成熟,要获得提升,途径只有一个:反复经历事情,利用思考,获取经验。即便未来,事情也只能这样干。

    人类超越动物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发明了语言文字,让前人的经验可以流传下来,前人代替你去经历事情,思考了,然后有了结论,一代代的积累,人类建立目前的社会。

    看书的意义,就在于获取他人的经验,例如我们看小说,通过模拟一段“经历”,在这段“经历”里思考,获取营养,当你在同样的事情上模拟了十次八次,终于遭到一件真的事情时,心里至少能有个数。

    那么古代文人是什么?

    通过读书,获取了比别人更多的经验,由此成为统治阶级,自然而然地会产生优越感,会瞧不起他人。在近代受到了抨击,更值得一提的是,“文人”拥有更多社会经验,更懂得社会的残酷,当事情压过来,他知道后续有多可怕,容易软弱迂回,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文人没骨头,是真的、没法否认的一个想对属性。

    但是,现代的文人是什么?

    我们的过去叫了太多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臭老九”,恍然间只要有人民最好没文人,可是走到现代社会,信息爆炸,书已经到处都是了,你们谁没看过书?谁看不到书?谁看了书以后还能产生真正的阶级差异?

    但人的基本属性没有变,要更成熟、更懂事,你就需要更多的经历,更多的思考,更多人生的横向对比,你是个人你就取不了巧。

    为什么要憎恨文人?

    在现代社会憎恨文人者,恕我直言,是那种真正懒惰的人,他们不去看书,不去提升自己,却依然认为,自己面对某些复杂事情时,能有天然的正确,他们更喜欢不动脑筋,不去努力,却依然比得上那些聪明的、努力的、不断进取的人的这种感觉。

    可是比不上的。

    现代社会打掉了过往的阶级,但是智慧的阶级仍旧存在,在可见的未来依然会存在,它简单的表现在:聪明人办一件事情能更快地找到办法,笨人办砸了,阶级在这件事里得以体现和拉升。

    想要变聪明,一是思考,一是看书。这三十年的发展,阶级已经出现了,意识到教育的重要后,“赢在起跑线上”的概念也出现了,有钱人把孩子放进好的学校,找好的老师,所谓“好”,必然体现在能够协助孩子更快地从书里汲取营养,这些孩子会成为更优秀的人,他们能够在本质上碾压笨人,笨人会成为真正的社会底层。但比较过往,这个阶级并不十分的固定,因为书已经满世界都是了,就看你有没有紧迫感了。

    关于读书有以下几种特质:

    1、阅读可以代理“阅历”,但所得必须乘以思考,也就是说,聪明人可以从书中获得更多,这是无法避免的。

    2、阅读并不能完全取代“阅历”,你在书中阅读某段经历,不断思考,这个思考落到实处,要在现实中对你有益,仍旧要经历一件确实的事件,在这件事里,你可能仍旧手忙脚乱,但如果没有看书,你可能会手忙脚乱十次八次,然后才获得正确的教训。

    3、阅读基于每个人性格的不同,是有开窍这回事的。譬如你漫无目的地看书,在书中经历了一百次,对于现实中需要阅历的缩短,可能只缩短了两三次,但是通过不同书里有目的的横向对比,我们可能更容易找到正确的人生教训,成熟得更快。那些精英学校,因材施教的大学,能干的就是这种事,但只要肯读书,仍旧存在超越的希望。

    4、现代阅读的本质,就是取代“经历”的一种取巧的手段,经历一件事,要花上十天半个月,可能还没办法找到感悟,但十天半个月,你可以看上十多本书。在这个过程里,我们面对这个世界,提升自己的过程,就是不断地“经历”不断地思考,不断地利用每一段经历进行交叉对比,最终找到这个世界的方法论。这本书里说了一个道理,那本书里说了一个,为什么两者同时存在,你可以找到更细的解法和说法,经过更多的对比,你能找到放诸世界皆准的法则。

    5,个人的一点经验:确定目标,求解方程。例如我们看孔子的《论语》,我们要确定,孔子的目标是“培养君子,建立大同社会”,他面临春秋时期的现状,那么《论语》的本质就是,“在春秋时期如何达到大同社会的一些设想”,这个方程的解法中,存在孔子整个人的逻辑架构,如果能看懂这些,如果他面临的是现代社会,“在现代时期如何达到大同社会的一些设想”中,解法必然会不同。看书,抽取写书人的思维方式和逻辑架构,那么在面对事情时,我们将拥有无数的横向对比,这是阅读最根本的一个目的,不在于学会前人的鞠躬作揖,而在于学会他们的逻辑内核。

    这是一些最基本的东西,原本我考虑着不用说,甚至考虑着不用这么浅,但是即便在现在,无条件鄙视“文人”的人还这么多,你们真是鄙视“人文”获取一点点优越感呢,还是真心的轻视“文化”?未来是一个专业的社会,面对事情时,你依靠自己那颗与生俱来的天才头脑,还是专业人士的解说?但是专业人士没有骨头了。文化,人们并不认为文化支撑起了一个社会的框架,人们将之视为仅仅为自己赚钱的工具,那么,能够赚钱的时候,扭曲一点也没什么。当整个社会的专业人士都这样干的时候,有一天他说地沟油没有害处,你是不是得吃?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说的不是群众无条件正确,而是群众对于切身的东西了解最纯粹,譬如说你说得天花乱坠,我们看到的雾霾越来越多了,政府就要去解决。群众提要求永远得由群众来提要求,专家做解法,政府去执行,这么一个循环下来,社会得以良性循环。但是在一些扭曲的人心中,他们觉得自己是雪亮的,就是自己什么都对,哪怕我一辈子没看书没动脑,我说社会该如何去做,别人就得信,扯淡么不是?靠中二治国能行我们早就接近真理了,我也中二过,那还不简单,但凡有劣迹的人全杀光不就行了。

    社会最终,要靠智慧来指明方向,这个方向很窄,远不如我们想象的宽。但获取智慧的方式,不会再有变化了,就是让我们的大脑一次一次的“经历”,不断地“思考”交叉“对比”,最终获取一个能够适合世界的基本逻辑框架。人们的天真可爱永远不会接近真理,你躲在家里,不动脑筋,然后鄙视“文人”,永远不会证明你比读书人聪明。要成为优秀的人,可以去经历,可以读很多书代替部分的“经历”,但折算下来,谁也取不得巧,而文人的骨头,就是我们的骨头。

    鄙视古代的文人,在于鄙视因此而来的阶级。在现代鄙视别人读的书多,用的脑子多,那是真正的愚蠢。

    这些东西原本是启蒙的基础知识,但是我看到,我的读者中确实有这样的人,在一个现代社会上,希望藉由鄙视“文人文化”,来论证自己没读书没用脑也一样光辉伟大,获取些许优越感。

    获取优越感是人之常情,但是希望我的读者,不要被留在了底层。书永远是强大自身的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