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八七六章 前夜(上)

第八七六章 前夜(上)

    从历史中走过,没有多少人会关心失败者的心路历程。

    三十六年前,司忠显生于浙江秀州。此处是后世嘉兴所在,自古以来都算得上是江南繁华风流之地,文人辈出,司家书香门第,数代以来都有人于朝中为官,父亲司文仲居于礼部,职位虽不高,但在地方上仍是受人尊重的大员,家学渊源,可谓深厚。

    司忠显出生之时,正是武朝富庶繁荣一片大好的上升期,除了后来黑水之盟凸显出武朝兵事的疲态,眼前的一切都显出了盛世的光景。

    盛世到来,给人的选择也多,司忠显自幼聪敏,对于家中的规规矩矩,反倒不太喜欢遵守。他自小疑问颇多,对于书中之事,并不全盘接受,许多时候提出的问题,甚至令学堂中的老师都感到刁钻。

    父亲虽然是最为古板的礼部官员,但也是有些真才实学之人,对于小孩子的些许“离经叛道”,他不仅不生气,反倒常在别人面前夸赞:此子将来必为我司家麒麟儿。

    司家虽然书香门第,但黑水之盟后,司忠显有心习武,司文仲也予以了支持。再到后来,黑旗造反、汴梁兵祸、靖平之耻接踵而来,朝廷要振兴武备时,司忠显这一类通晓兵法而又不失规矩的儒将,成为了皇族和文臣两边都最为喜欢的对象。

    黑旗越过重重山岭在凉山扎根后,蜀地变得危急起来,此时,让司忠显外放西南,扼守剑阁,是对于他最为信任的体现。

    在剑阁的数年时间,司忠显也并未辜负这样的信任与期待。从黑旗势力中流出的各种商品物资,他牢牢地把握住了手上的一道关。只要能够增强武朝实力的东西,司忠显给予了大量的方便。

    对于能够为华夏军带来大好处的各种奢侈品,司忠显并未一味打压,他只是有针对性地进行了约束。对于部分名声教好、忠武爱国的商号,司忠显几度苦口婆心地劝说对方,要摸索和学会黑旗军制造物品的方法,在这方面,他甚至还有两度主动出面,威胁黑旗军交出部分关键技术来。

    在司忠显的面前,华夏军方面也做出了不少的让步,久而久之,司忠显的名气便更大了。

    镇守剑阁期间,他也并不只追求这样大方向上的名誉,剑阁属利州所辖,司忠显在名义上却是京官,不归地方节制。在利州地方,他基本上是个有着独立权限的草头王。司忠显利用起这样的权力,不仅保卫着地方的治安,利用通商便利,他也发动当地的居民做些配套的服务,这之外,士兵在训练的空闲期里,司忠显学着华夏军的样子,发动军人为百姓垦荒种地,发展水利,不久之后,也做出了许多人人称道的功绩。

    这些事情,其实也是建朔年间军队力量膨胀的缘故,司忠显文武兼修,权力又大,与众多文官也交好,其它的军队插手地方或许每年还都要被参上几本,司忠显这里利州贫瘠,除了剑门关便没有太多战略意义几乎没有任何人对他的行为指手画脚,即便提起,也大都竖起拇指称赞,这才是军队变革的楷模。

    为官者,为天下为朝廷为百姓,在这之前,司忠显其实都做到了,这也是他自小所学习到的文化的核心。直到十一年的秋天,最为艰难的选择才摆到了他的面前。

    女真人来了,建朔帝死了,家人被抓,父亲被派了过来,武朝名存实亡,而黑旗也并非大义所归。从天下的角度来说,有些事情很好选择:投靠华夏军,女真对西南的入侵将受到最大的阻碍。然而自己是武朝的官,最后为了华夏军,付出全家的性命,所为何来呢?这自然也不是说选就能选的。

    对于这件事,即便询问平素大义凛然的父亲,父亲也全然无法做出决定来。司文仲已经老了,他在家中含饴弄孙:“……如果是为了我武朝,司家满门俱灭,你我……也认了。但现在,黑旗弑君,大逆不道,为了他们赔上全家,我……心有不甘哪。”

    司文仲在儿子面前,是这样说的。对于为武朝保下西南,而后伺机归返的说法,老人也有所提及:“虽说我武朝至此,与金人、黑旗皆有仇怨,但毕竟是如此地步了。京中的小朝廷,如今受女真人控制,但朝廷上下,仍有大量官员心系武朝,只是敢怒不敢言……新君继位虽遭了围困,但我看这位陛下犹如猛虎,只要脱困,将来未尝不能再起。”

    剑阁之中,司文仲压低声音,与儿子说起君武的事情:“新君只要能脱困,女真平了西南,是不能在这里久待的,到时候仍旧心系武朝者必然云起呼应,令天南重归武朝的唯一机会,或许也在于此了……当然,我已老朽,想法或许昏聩,一切决定,还得忠显你来定夺。无论作何决定,都有大义所在,我司家或亡或存……没有关系,你不必理会。”

    不过,老人虽然话语豁达,私底下却并非没有倾向。他也牵挂着身在江南的家人,牵挂者族中几个资质聪敏的孩子谁能不牵挂呢?

    事实上,一直到开关决定做出来之前,司忠显都一直在考虑与华夏军合谋,引女真人入关围而歼之的想法。

    到得九月底,各方的游说愈演愈烈,剑门关外,每日里成百上千人就那样眼睁睁地死去,更远的地方女真人每日里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强攻。需要做出决定的时日近了。

    十月初三,父亲又来与他说起做决定的事,老人在口头上表示支持他的一切作为,司忠显道:“既然如此,我愿将剑门交予黑旗。”

    老人没有劝说,只是半日之后,私下里将事情告诉了女真使者,告诉了关门部分倾向于降金的人员,他们试图发动兵谏,抓住司忠显,但司忠显早有准备,整件事情都被他按了下来。此后再见到父亲,司忠显哭道:“既然父亲执意如此,那便降金吧。只是孩儿对不起父亲,从今往后,这降金的罪名虽然由儿子背着,这降金的罪孽,却要落到父亲头上了……”

    初五,剑门关正式向金国投降。阴雨霏霏,完颜宗翰走过他的身边,只是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此后数日,便只是各式的宴饮与吹捧,再无人关心司忠显在这次选择之中的心路。

    这样也好。

    或晴或雨的天色之中,剑门关上迅速地变了旗帜,女真的车马如洪流般不息地过来,武朝军队迁出了关隘,去往附近的苍溪县城卫戍,司忠显在麻木之中等待着历史的水流从他身边静悄悄地过去,只希望一睁开眼睛,天下已经有了另一种形状。

    然而一切并不能如他所愿。

    十月十五这天,完颜斜保过来找他。作为完颜宗翰的儿子,被封宝山大王的完颜斜保是位面目粗犷言语无忌的汉子,过去几日的宴席间,他与司忠显曾经说着体己话大喝了好几杯,这次在军营中见礼后,便勾肩搭背地拉他出去跑马。

    马队奔上附近山丘,前方便是苍溪县城。

    县城并不大,由于地处偏远,司忠显来剑阁之前,附近山中偶尔还有匪患袭扰,这几年司忠显剿灭了匪寨,关照四方,县城生活稳定,人口有所增长。但加起来也不过两万余。

    对于司忠显惠及四邻的举动,完颜斜保也有听说,此时看着这县城安宁的景象,大肆夸奖了一番,随后拍着司忠显的肩膀道:“有件事情,已经决定下来,需要司大人的配合。”

    “何事?”司忠显皱了皱眉。

    “便是为苍溪县而来。”斜保笑着,“司大人也知道,大战在即,粮草先行。与黑旗的一战,是我大金平定天下的最后一程了,怎样准备都不为过。而今秋日刚过,粮草要征,为大军做事的民夫要拉,苍溪也得出力啊。司大人,这件事情放在其他地方,人我们是要杀一半拉一半的,但考虑到司大人的面子,对于苍溪照拂日久,今日大帐之中决定了,这件事,就交给司大人来办。中间也有个数字,司大人请看,丁三万余,粮食六十万石……”

    司忠显听着,渐渐的已经瞪大了眼睛:“整城才两万余人”

    斜保道:“全县不止啊。”

    “……还有六十万石粮,他们多是山民,三万余人一年的粮或许就这些!大王”

    司忠显一拱手,还要说话,斜保的手已经拍了下来,目光不耐:“司大人,兄弟!我将你当兄弟,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剑门关以西的地方,与黑旗来往甚密,这些乡民,谁知道会不会拿起刀枪就成了兵,真让我的诸位叔伯过来,这里是没有活人的。而且,这是给你的机会,对你的考验啊,司大哥。”

    司忠显的目光颤动着,情绪已经极为激烈:“司某……照拂此地数年,而今,你们让我……毁了此地!?”

    “投、名、状。”完颜斜保的身体俯过来,拍打着司忠显的手背,声音极低,“做了这件事,就都是自己人了。”

    “……我已让出剑门。”

    “你让出剑门,是自知不敌啊,可是私下里与我们是不是一条心,谁知道啊?”斜保晃了晃脑袋,随后又笑,“当然,兄弟我是信你的,父亲也信你,可军中诸位叔伯呢?这次征西南,已经确定了,答应了你的就要做到啊。你手下的兵,咱们不往前挪了,但是西南打完,你就是蜀王,如此尊荣高位,要说服军中的叔伯们,您稍微、稍微做点事情就行……”

    完颜斜保比出一个相当“稍微”的手势,等待着司忠显的回答。司忠显握着战马的将士,手已经捏得颤抖起来,如此沉默了许久,他的声音嘶哑:“如果……我不做呢?你们之前……没有说这些,你说得好好的,到如今出尔反尔,得寸进尺。就不怕这天下其他人看了,再不会与你女真人妥协吗?”

    他这番话显然也是鼓起了巨大的勇气才说出来,完颜斜保嘴角渐渐化为冷笑,目光凶戾起来,随后长吸了一口气:“司大人,首先,我女真人纵横天下,从来就不是靠谈判谈出来的!您是最特别的一位了。然后,司大人啊,您是我的兄长,你自己说,若你是我们,会怎么办?蜀地千里沃野,此战过后,你便是一方诸侯,今天是要将这些东西给你,但是你说,我大金若是信任你,给你这片地方好些,还是猜忌你,给了你这片地方好些呢?”

    “司大人哪,兄长啊,弟弟这是肺腑之言了。做了这件事,蜀地拿在手上,那才不烫手。否则,给你当然会给你,能不能拿到,司大人您自己想啊军中诸位叔伯给您这份差使,真是爱护您,也是希望将来您当了蜀王,是真正与我大金一条心的……不说您个人,您手下两万弟兄,也都在等着您为他们谋一场富贵呢。”

    完颜斜保说到这里,望向县城方向,微微顿了顿,微凉的风正从那里吹来,司忠显听他说道:“而且,就算您不做,事情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的这句话轻描淡写,司忠显的身体颤抖着几乎要从马背上摔下来。此后又不咸不淡地说了两句话,完颜斜保拱手告辞司忠显都没什么反应,他也不以为忤,笑着策马而去。

    此时他已经让出了最为关键的剑阁,手下两万士兵说是精锐,实际上无论对比女真还是对比黑旗,都有着相当的差距,没有了关键的筹码之后,女真人若真不打算讲信用,他也只能任其宰割了。

    完颜斜保的马队完全消失在视野外后,司忠显又在山坡上静静地呆了许久,方才回去军营。他样貌端方,不怒而威,旁人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出太多的情绪来,再加上最近这段时间改旗易帜、情况复杂,他容色稍有憔悴也是正常现象,下午与父亲见了一面,司文仲仍旧是叹息加劝说。

    “……事已至此,做大事者,除向前看还能怎样?忠显哪,你是司家的麒麟儿,你护下了所有的家人,家里的人啊,世世代代都会记得你……”

    “……其实,为父在礼部多年,读些圣贤文章,讲些规矩礼制,但书读得多了,才会发现这些东西里头啊,统统就是四个字,成王败寇……”

    “……待到将来你将川蜀归回武朝,天下人是要谢谢你的……”

    司忠显似乎也想通了,他郑重地点头,向父亲行了礼。到这日夜里,他回到房中,取酒独酌,外头便有人被引进来,那是先前代表宁毅到剑门关谈判的黑旗使者姬元敬,对方也是个样貌严肃的人,看来比司忠显多了几分野性,司忠显决定献出剑门关时,将黑旗使者从关门统统赶走了。

    “华夏军神通广大啊。”

    对于姬元敬能偷偷潜进来这件事,司忠显并不感到奇怪,他放下一只酒杯,为对方斟了酒,姬元敬坐下,拈起面前的酒杯,放到了一边:“司将军,悬崖勒马,为时未晚,你是识大体的人,我特来劝说你。”

    司忠显笑了笑:“我以为姬先生只是长得严肃,平时都是带笑的……这才是你本来的样子吧?”

    “陈家的人已经答应将整个青川献给女真人,所有的粮食都会被女真人卷走,所有人都会被驱赶上战场,苍溪想必也是一样的命运。我们要发动百姓,在女真人坚决下手前去到山中躲避,苍溪这边,司将军若愿意反正,能被救下的百姓,不计其数。司将军,你守护此地百姓多年,莫非便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家破人亡?”

    司忠显坐在那儿,沉默片刻,眼睛动了动:“救下他们,我的家人,要死绝了。”

    “司将军果然有反正之意,可见姬某今日冒险也值得。”听了司忠显动摇的话,姬元敬目光更加清晰了一些,那是看到了希望的眼神,“有关于司将军的家人,没能救下,是我们的过错,第二批的人手已经调动过去,这次务求万无一失。司将军,汉人江山覆亡在即,女真凶残不可为友,只要你我有此共识,便是如今并不动手反正,也是无妨,你我双方可定下盟约,只要秀州的行动成功,司将军便在后方给予女真人狠狠一击。此时做出决定,尚不致太晚。”

    “……华夏军的拳拳之意,我知道了。”司忠显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喝了一杯酒,“只是到得此时,事情还能挽回多少?姬先生,我弃了剑门关,早已铸下大错,当断不断,此时又要反正,说不定还要累得家人死光……我何苦来哉呢?”

    “若司将军当初能携剑门关与我华夏军一道对抗女真,当然是极好的事情。但坏事既然已经发生,我等便不该怨天尤人,能够挽回一分,便是一分。司将军,为了这天下百姓即便只是为了这苍溪数万人,回头是岸。只要司将军能在最后关头想通,我华夏军都将将军视为自己人。”

    姬元敬言辞诚恳。事实上,这几年来与华夏军交道打得多,司忠显对于对方的行事风格也早有了解,知道对方说的话,竟是真挚的。他就那样坐着,不一阵,“哈哈”笑出来,随后变作“嘿嘿”,最后成了“呜呜”的哽咽声。

    这情绪失控没有持续太久,姬元敬静静地坐着等待对方答复,司忠显失态片刻,表面上也平静下来,房间里沉默了许久,司忠显道:“姬先生,我这几日冥思苦想,究其道理。你可知道,我为何要让出剑门关吗?”

    姬元敬斟酌了一下:“司将军家人落在金狗手中,不得已而为之,也是人之常情。”

    “嘿嘿,人之常情……”司忠显重复一句,摇了摇头,“你说人之常情,只是为了宽慰我,我父亲说人之常情,是为了欺骗我。姬先生,我自幼出身书香门第,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外侮来袭,该作何选择,我还是懂的。我大道理懂得太多了,想得太清楚,投降女真的利弊我清楚,联合华夏军的利弊我也清楚,但归根结底……到最后我才发现,我是软弱之人,竟然连做决定的勇敢,都拿不出来。”

    他静静地给自己倒酒:“投靠华夏军,家人会死,心系家人是人之常情,投靠了女真,天下人将来都要骂我,我要被放在史书里,在耻辱柱上给人骂千万年了,这也是早已想到了的事情。所以啊,姬先生,最后我都没有自己做出这个决定,因为我……软弱无能!”

    姬元敬皱了皱眉:“司将军没有自己做决定,那是谁做的决定?”

    “不说他了。决定不是我做出的,而今的悔恨,却得由我来抗了。姬先生,出卖了你们,女真人承诺将来由我当蜀王,我就要变成跺跺脚震动整个天下的大人物,然而我终于看清楚了,要到这个层面,就得有看破人之常情的勇气。抵抗金人,家里人会死,即便这样,也只能选择抗金,在世道面前,就得有这样的勇气。”他喝下酒去,“这勇气我却没有。”

    “……这说法倒也极端了些。”姬元敬有些犹豫。

    “我没有在剑门关时就选择抗金,剑门关丢了,今天抗金,家人死光,我又是一个笑话,无论如何,我都是一个笑话了……姬先生啊,回去以后,你为我给宁先生带句话,好吗?”

    “……”姬元敬沉默片刻,郑重地点了点头。

    司忠显笑起来:“你替我跟他说,他杀皇帝,太应该了。他敢杀皇帝,太了不起了!”

    “司将军……”

    酒一杯接一杯,司忠显的面色只是偶尔冷笑,偶尔木然,他望着窗外,黑夜里,脸上有泪水滑下来:“我只是一个关键时候连决定都不敢做的懦夫,可是……可是为什么啊?姬先生,这天下……太难了啊,为什么要有这样的世道,让人连全家死光这种事都要从容以对,才能算是个好人啊……这世道”

    他情绪压抑到了极点,拳头砸在桌子上,口中吐出酒沫来。这样发泄过后,司忠显安静了一阵子,然后抬起头:“姬先生,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吧,我……我只是个懦夫。”

    “司将军,知耻近乎勇,许多事情,只要知道问题所在,都是可以改变的,你心系家人,即便在将来的史书里,也未尝不能给你一个……”

    “来人哪,送他出去!”司忠显大喝了一声,贴身的卫士进来了,姬元敬还想说些话,但司忠显挥了挥手:“安全地!送他出去!”

    姬元敬知道这次交涉失败了。

    他转身离开,心中倒还是有些希望的。司忠显今夜明显情绪紊乱,但他心中已有悔意,这场战争持续下去,迟早他会被策反两万余人的队伍,在关键的时候,也还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只能寄托于下次会面了。

    星月稀微,远山幢幢,离开军营之后,望向不远处的苍溪县城,这是还显得祥和宁静的夜晚。

    这天夜晚,司忠显磨好了利刃。他在房间里割开自己的喉咙,自刎而死了。

    走到这一步,往前与往后,他都已经无从选择,此时投降华夏军,搭上家里人,他是一个笑话,配合女真人,将附近的居民全都送上战场,他同样无从下手。他杀死自己,对于苍溪的事情,不用再负责任,忍受心灵的煎熬,而自己的家人,从此也再无利用价值,他们终于能够活下来了。

    这消息传到女真大营,完颜宗翰点了点头:“嗯,是条汉子……找个人替他吧。”

    “……那司忠显。”副将有些犹豫。

    宗翰想想:“以我名义,写一副唁文,就说司将军大义反正,遭黑旗匪类行刺而死,女真上下,必灭黑旗为司将军复仇。另外……”

    “立块好碑,厚葬司将军。”

    “是。”

    从历史中走过,没有多少人会关心失败者的心路历程。

    不久之后,司忠显便被人遗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