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八七七章 前夜(中)

第八七七章 前夜(中)

    云中府,人群熙熙攘攘,车水马龙,道路旁的树木落下枯黄的叶,初冬已至,萧杀的气氛并未侵入这座繁华的大城。

    马车从街头驶过,车内的陈文君掀开帘子,看着这城市的喧嚷,商贩们的叫卖从外头传进来:“老汴梁传来的炸果子!老汴梁传来的!有名的炸果子!都来尝一尝嘿”

    “猪头肉!正宗南方手艺猪头肉!精细……”

    “南朝御宴厨子,本店专有……”

    女真人猎户出身,早年都是苦哈哈,传统与文化虽有,其实大多简陋。灭辽灭武之后,初时对这两朝的东西比较忌讳,但随着靖平的摧枯拉朽,大量汉奴的予取予求,人们对于辽、武文化的诸多事物也就不再避讳,毕竟他们是堂堂正正的征服,而后享用,犯不着心中有疙瘩。

    到得如今,诸多打着老辽国、武朝名义的奢侈品、餐饮店在西京这片早已屡见不鲜。

    两个儿子坐在陈文君对面的马车上,听得外头的声音,次子完颜有仪便笑着说起这外头几家店铺的优劣。长子完颜德重道:“母亲是否是想起南方了?”

    “这云中府再过不久,恐怕也就变得与汴梁无异了。”看着街边划过的一栋栋鳞次栉比的房屋,陈文君微微笑了笑,“不过什么老汴梁的炸果子,正宗南方猪头肉……都是瞎说的。”

    “待到这次事了,若天下平定,儿子便陪母亲到南边去看一看,说不定父亲也愿意一道去。”完颜德重道,“到时候,若看见南边有什么不妥的料,母亲开口指点,许多事情相信都能有个稳妥的方法。”

    完颜德重话语之中有所指,陈文君也能明白他的意思,她笑着点了点头。

    将来女真人得了全天下了,以谷神家的面子,就算要将汴梁或是更大的中原地带割出来玩玩,那也不是什么大事。母亲心系汉人的苦难,她去南边开开口,许多人都能因此而好过许多,母亲的心思想必也能因此而安稳。这是德重与有仪两兄弟想要为母分忧的心思,实际上也并无太大问题。

    马车穿过了城市,在郑国公府的门前停下。郑国公是时立爱的封号,老人柱着拐杖,从正门笑着迎接出来,对于谷神夫人与孩子的正式拜访,给予了最大的礼遇。

    当年金灭辽,时立爱入金国为官,他本身是有名望的大儒,虽然拜在宗望名下,实际上与汉学造诣深厚的希尹搭伙最多。希尹身边的陈文君亦是汉人,虽然是被辽东汉人普遍瞧不起的南汉,但陈文君知书达理,与时立爱的几次往来,总算是赢得了对方的尊重。

    当然,时立爱是高官,陈文君是内眷,两人理论上来说本不该有太多牵连,但这一次将会在云中发生的事情,终究是有些复杂的。

    大军南征之后,从南面送来的第一批汉人俘虏,大约五百余人,就要在数日之内抵达云中了。

    在十数年的战争中,被军队从南面掳来的奴隶惨不可言,这里也不必细述了。这一次南征,第一批被押来的汉奴,自有其象征意义,这五百余人,皆是这次女真南下过程中参与了抵抗的官员或是将领的家眷。

    对于女真人来说,他们是敌人的子女,让他们生不如死,有杀鸡儆猴的功效。

    但而对汉人来说,这些却都是英雄的血裔。

    消息传过来,许多年来都未曾在明面上奔走的陈文君露了面,以谷神妻子的身份,希望营救下这一批的五百名俘虏早些年她是做不了这些事的,但如今她的身份地位已经稳固下来,两个儿子德重与有仪也已经成年,摆明了将来是要继承王位做出大事的。她此时出面,成与不成,后果至少是不会将她搭进去了。

    她先是在云中府各个消息口放了风声,随后一路拜访了城中的数家官衙与办事机构,搬出今上严令要优待汉民、天下一体的旨意,在各处官员面前说了一通。她倒也不骂人,在各级官员面前劝说人手下留情,有时候还流了眼泪谷神夫人摆出这样的姿态,一众官员唯唯诺诺,却也不敢松口,不多时,眼见母亲情绪激烈的德重与有仪也参与到了这场游说当中。

    完颜德重搬出父亲平日的教导,向女真官员们讲解一番仁德之道,完颜有仪也认为,南武方灭,抵抗微弱,此时杀鸡儆猴已经不是最要紧的事情,更该向天下之人表现金国的仁慈与大度,这才是女真将来千秋万代的立国根基。

    母子三人将这样的舆论做足,姿态摆好之后,便去拜访郑国公时立爱,向他求情。对于这件事情,兄弟两或许只是为了帮助母亲,陈文君却做得相对坚决,她的所有游说其实都是在提前跟时立爱打招呼,等待老人有了足够的思考时间,这才正式的登门拜访。

    时立爱给予了相当的尊重,众人入内坐定,一番寒暄,老人又询问了近来完颜德重、有仪两兄弟的许多想法,陈文君这才提起俘虏之事。时立爱柱着拐杖,沉吟良久,方才带着沙哑的语气开口。

    “对于这件事情,老朽也想了数日,不知夫人欲在这件事上,得到个怎样的结果呢?”

    “若是可能,自然希望朝廷能够大赦这五百余人,近几年来,对于过往恩怨的既往不咎,已是大势所趋。我大金君临天下是定势,南面汉人,亦是陛下子民。何况今时不同往日,我大军南下,武朝传檄而定,如今南面以招抚为主,这五百余人若能得到善待,可收千金市骨之功。”

    作为南面汉人,陈文君早期在大金的夫人圈中还是受到过些许排挤,到金国天下已定,她在希尹府中地位也渐渐稳固,偶尔参与聚会时,也始终以低调为主,即便要开口,也只是谈些风花雪月,也只有少数人知道她有巾帼不让须眉的头脑与本领。此时开口逻辑清晰,也颇有说服力,时立爱双手握着拐杖,只是听着。

    “自然,这些缘由,只是大势,在老大人面前,妾身也不愿隐瞒。为这五百人求情,最主要的缘由并非全是为这天下,而是因为妾身毕竟自南面而来,武朝两百余年,大势已去,如过眼云烟,妾身心中难免有些恻隐。希尹是大英雄,嫁与他这么多年,往日里不敢为这些事情说些什么,而今……”

    陈文君深吸了一口气:“而今……武朝毕竟是亡了,剩下这些人,可杀可放,妾身只得来求老大人,想想办法。南面汉人虽无能,将祖宗天下糟践成这样,可死了的已经死了,活着的,终还得活下去。大赦这五百人,南方的人,能少死一些,南方还活着的汉人,将来也能活得好些。妾身……记得老大人的恩德。”

    “恩德二字,夫人言重了。”时立爱低头,首先说了一句,随后又沉默了片刻,“夫人心思明睿,有些话老朽便不卖关子了。”

    陈文君点头:“请老大人直言。”

    “老朽入大金为官,名义上虽跟随宗望殿下,但说起做官的时日,在云中最久。谷神大人学识渊博,是对老朽最为关照也最令老朽仰慕的上官,有这层因由在,按理说,夫人今日上门,老朽不该有半点犹豫,为夫人办好此事。但……恕老朽直言,老朽心中有大顾虑在,夫人亦有一言不诚。”

    陈文君望着老人,并不辩驳,轻轻点头,等他说话。

    “夫人方才说,五百俘虏,杀鸡儆猴给汉人看,已无必要,这是对的。当今天下,虽还有黑旗盘踞西南,但武朝汉人,已再无回天之力了,然而决定这天下去向的,未必只有汉人。而今这天下,最令人忧虑者,在我大金内部,金国三十余载,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势头,如今已走到最为危急的时候了。这事情,中间的、下头的官员懵懵懂懂,夫人却一定是懂的。”

    时立爱一面说话,一面望望旁边的德重与有仪兄弟,事实上也是在教导与提点了。完颜德重目光疏离却点了点头,完颜有仪则是微微蹙眉,纵然说着理由,但理解到对方言语中的拒绝之意,两兄弟多少有些不舒服。他们这次,毕竟是陪伴母亲上门请求,先前又造势许久,时立爱若是拒绝,希尹家的面子是有些过不去的。

    若希尹家真丢了这份面子,时家接下来也绝不会好受。

    时立爱的目光温和,稍有些沙哑的话语缓缓地说:“我金国对武朝的第四次出征,源于东西两方的摩擦,即便覆灭了武朝,外人言语中我金国的东西朝廷之争,也随时有可能开始。陛下卧床已久,如今在苦苦支撑,等待着这次大战结束的那一刻。到时候,金国就要遇上三十年来最大的一场考验,甚至于将来的生死存亡,都会在那一刻决定。”

    “首先押过来的五百人,不是给汉人看的,而是给我大金内部的人看。”老人道,“自大军出征开始,我金国内部,有人蠢蠢欲动,外部有宵小作乱,我的孙儿……远济过世之后,私底下也一直有人在做局,看不清局势者以为我时家死了人,云中府必然有人在做事,短视之人提前下注,这本是常态,有人挑拨,才是变本加厉的因由。”

    “自远济死后,从上京到云中,先后爆发的火拼不计其数,七月里,忠胜候完颜休章甚至因为参与私下火拼,被强人所乘,全家被杀六十一口,杀忠胜候的强人又在火拼之中死的七七八八,官府没能查出端倪来。但若非有人作梗,以我大金此时之强,有几个强人会吃饱了撑的跑去杀一郡侯全家。此事手法,与远济之死,亦有共通之处……南方那位心魔的好弟子……”

    老人的目光平静如水,说这话时,看似寻常地望着陈文君,陈文君也坦然地看过去。老人垂下了眼帘。

    “我大金内忧外患哪……这些话,若是在旁人面前,老朽是不说的。‘汉夫人’菩萨心肠,这些年做的事情,老朽心中亦有钦佩,去年即便是远济之死,老朽也并未让人打扰夫人……”

    老人说到这里,话中有刺,一旁的完颜德重站起来,拱手道:“老大人此话有些不妥吧?”

    陈文君朝儿子摆了摆手:“老大人心存大局,令人钦佩。这些年来,妾身私下里确实救下不少南面受苦之人,此事谷神亦知。不瞒老大人,武朝之人、黑旗之人私下里对妾身有过几次试探,但妾身不愿意与他们多有来往,一是没办法做人,二来,也是有私心,想要保全他们,至少不希望这些人出事,是因为妾身的缘故。还往老大人明察。”

    “人之常情。”时立爱的拐杖柱在地上,缓缓点了点头,随后微微叹气,“一人之身,与家国相比,实在太过微渺,世情如江海汹涌,冲刷过去,谁都难以抵挡。远济是我最疼爱的孙儿,本以为能继承时家家业,忽然没有了。老朽八十有一,近来也时常觉得,天命将至,未来这场风雨,老朽怕是看不到了,但夫人还得看下去,德重、有仪,你们也要看下去,而且,要力挽狂澜。很是艰难哪。”

    老人说到这里,几人才知道他话语中的尖锐也是对完颜德重完颜有仪的提点,陈文君让两人道谢,两人便也起身行礼。时立爱顿了顿。

    “五百俘虏匆促押来,为的是给众人看看,南面打了打胜仗了,我女真的敌人,都将是此下场,而且,也是为了将来若有摩擦,让人看到西边的能力。因为此事,夫人说要放,是放不掉的,我云中城要这些俘虏游街,要在外头展示给人看,这是罪人家眷,会被打死一些,说不定还要卖出一些。这些事,总之都得做出来。”

    话到此时,时立爱从怀中拿出一张名单来,还未展开,陈文君开了口:“老大人,对于东西之事,我曾经询问过谷神的看法,众人虽觉得东西两边必有一场大乱,但谷神的看法,却不太一样。”

    “哦?”

    “谷神曾言,大帅心思高傲,一生行事只为女真而计,不为权利地位。即便真有一天,局势有变,大帅也不会参与这番争夺。此次南征,大帅便是想以战绩,压下这些隐患。”

    “……那若是宗辅宗弼两位殿下发难,大帅便坐以待毙吗?”

    “若大帅此战能胜,两位殿下,或许不会发难。”

    “……”时立爱沉默了片刻,随后将那名单放在茶几上推过去,“便真如夫人所言,那也是西面有胜算,天下才无大难。这五百俘虏的游街示众,便是为了西面增加筹码,为了此事,请恕老朽不能轻易松口。但游街示众过后,除一些要紧之人不能放手外,老朽列出了二百人的名单,夫人可以将他们领过去,自行安排。”

    五百俘虏给出四成,这是希尹府的面子,陈文君看着名单,沉默着并未伸手,她还想救下更多的人,老人已经放开手掌了:

    “……不止这五百人,一旦大战结束,南边押过来的汉人,仍然会数以十万计,这五百人的命与十余万人的命相比,谁又说得清楚呢?夫人虽来自南方,但与南面汉人蝇营狗苟、胆小如鼠的习性不同,老朽心中亦有钦佩,但是在天下大势面前,夫人纵是救下千人万人,也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有情皆苦,文君夫人好自为之。”

    陈文君缓缓伸手拿过了名单:“就如老大人所说,一人之身,太过微渺,世事如江海大河冲刷过去,我等渺小之人除了做些事情告慰自身,还能如何呢。毕竟我自南面而来,无可更改,嫁了女真人,此生怕也不会改变了……这些任性请求,令老大人难做,妾身心知不该,还往老大人谅解一二。”

    她籍着希尹府的威势逼上门来,老人必定是难做的,但时立爱也是智慧之人,他话中微微带刺,有些事点破了,有些事没有点破譬如陈文君跟南武、黑旗到底有没有关系,时立爱心中是怎样想的,旁人自然无法可知,即便是孙儿死了,他也不曾往陈文君身上追究过去,这点却是为大局计的心胸与智慧了。

    两百人的名单,双方的面子里子,就此都还算过得去。陈文君收下名单,心中微有苦涩,她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或许就到这里。时立爱笑了笑:“若夫人不是如此聪敏,真任性点打上门来,未来或许倒能够好过一些。”

    陈文君苦笑着并不回答,道:“事了之后,剩下的三百人若还能留有余地,还望老大人照拂一二。”

    时立爱点头:“一定。”

    话说到这,接下来也就没有正事可谈,陈文君关心了一下时立爱的身体,又寒暄几句,老人起身,柱着拐杖缓缓送了母子三人出去。老人毕竟年事已高,说了这么一阵话,已经明显能够看到他身上的疲倦,送别途中还不时咳嗽,有端着药的下人过来提醒老人喝药,老人也摆了摆手,坚持将陈文君母子送离之后再做这事。

    尽管从身份来历上而言各有归属,但平心而论,过去这个时代的大金,无论女真人还是辽臣、汉臣,实际上都有着自己强悍的一面。当年时立爱在辽国末期亦为高官,后来辽灭金兴,天下大变,武朝全力招揽北地汉官,张觉因此投诚过去,时立爱却意志坚决不为所动。他虽是汉人,对于南面汉人的习性,是从来就瞧不上的。

    投靠金国的这些年,时立爱为朝廷出谋划策,很是做了一番大事,如今虽然年事已高,却依然坚定地站着最后一班岗,算得上是云中的中流砥柱。

    去年汤敏杰杀了他的儿子,暗中搅风搅雨各种挑拨离间,但大部分的阴谋的实施却挪到了云中府外,不得不说是时立爱的手腕给了对方极大的压力。

    今年七月里云中府东面参与人口生意的几拨人大火拼,过去曾在军中为将的忠胜候完颜休章一家六十一口被波及,男女老幼几乎被屠杀殆尽。这类事情,纵然不曾当面询问,但陈文君也能猜到,只有那疯子一般的汤敏杰能做得出来。

    若非时立爱坐镇云中,说不定那疯子在城里兴风作浪,还真的能将云中府大造院给拆了。

    她心中想着此事,将时立爱给的名单默默收好。过得一日,她偷偷地约见了黑旗在此地的联络人,这一次卢明坊亦不在云中,她再度见到作为负责人出面的汤敏杰时,对方一身破衣邋遢,眉眼低垂身形佝偻,看来汉奴苦力一般的模样,想来早已离了那瓜菜店,近来不知在谋划些什么事情。

    陈文君希望双方能够联手,尽量救下这次被押解过来的五百英雄家眷。由于谈的是正事,汤敏杰并没有表现出先前那般油滑的形象,静静听完陈文君的提议,他点头道:“这样的事情,既然陈夫人有意,只要有成事的计划和希望,华夏军自然尽力襄助。”

    “丑爷不会还有但是未提吧?”陈文君笑了笑,刺他一句。过去一两年里,随着汤敏杰行事的越来越多,小丑之名在北地也不仅仅是区区悍匪,而是令许多人为之色变的滔天巨祸了,陈文君此时道声丑爷,其实也算得上是道上人接头的规矩。

    汤敏杰目光平静:“但是,事情既然会发生在云中府,时立爱必然对此有所准备,这一点,陈夫人想必心中有数。说救人,华夏军信得过您,若您已经有了万全的计划,需要什么帮忙,您说话,我们出力。若还没有万全之策,那我就还得问问下一个问题了。”

    “这五百人过关北上到云中,牵动方方面面,但是押解的军队都不下五千,岂能有什么完全之策。丑爷擅谋划,玩弄人心炉火纯青,我这边想听听丑爷的想法。”

    “那就得看陈夫人做事的心思有多坚决了。”

    “什么意思?”

    “我是指,在夫人心中,做的这些事情,如今到底是看成闲暇时的消遣,告慰自身的些许调剂。还是仍旧当成两国交战,无所不用其极,不死不休的厮杀。”

    眼下的这次见面,汤敏杰的神色正经而深沉,表现得认真又专业,实际上让陈文君的观感好了不少。但说到这里时,她还是微微蹙起了眉头,汤敏杰并未在意,他坐在凳子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当然,对于夫人的心思,在下没有别的想法,无论是哪种预想,夫人都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够做到的一切,身为汉人,必然视你为英雄。这些想法,只关系到做事方法的不同。”

    汤敏杰道:“若是前者,夫人想要救下这五百人,但也不愿意过度损害自身,至少不想将自己给搭进去,那么我们这边做事,也会有个停下来的分寸,一旦事不可为,我们收手不干,力求全身而退。”

    “……若是后者。”汤敏杰顿了顿,“若是夫人将这些事情当成无所不用其极的厮杀,若是夫人预料到自己的事情,其实是在损害金国的利益,我们要撕碎它、打垮它,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将金国覆灭,让你丈夫建立起来的一切最终付之一炬我们的人,就会尽量多冒一些险,会考虑杀人、绑票、威胁……甚至将自己搭上去,我的老师说过的止损点,会放得更低一点。因为如果您有这样的预想,我们一定愿意奉陪到底。”

    汤敏杰低着头,陈文君盯着他,房间里沉默了许久,陈文君才终于开口:“你不愧是心魔的弟子。”

    “只是为了做事的互相协调,要是事情闹大了,有人朝前冲,有人往后撤,最后是要死一大群人的。做事而已,夫人言重了。”

    “……你们还真觉得自己,能覆灭整个金国?”

    “我们就是为了这件事到这里的,不是吗?”

    “……你们,做得到吗?”

    汤敏杰抬头看她一眼,笑了笑又低下头看手指:“今时不同往日,金国与武朝之间的关系,与华夏军的关系,已经很难变得像辽武那样平衡,我们不可能有两百年的和平了。所以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你死我活。我设想过整个华夏军败亡时的情景,我设想过自己被抓住时的情景,想过成百上千遍,但是陈夫人,您有没有想过您做事的后果,完颜希尹会死,您的两个儿子同样会死。您选了边站,这就是选边的后果,若您不选边站……我们至少得知道在哪里停。”

    陈文君的拳头已经攥紧,指甲嵌进手心里,身形微微颤抖,她看着汤敏杰:“把这些事情全都说破,很有意思吗?显得你这个人很聪明?是不是我不做事情,你就高兴了?”

    “……恰恰相反,我佩服您做出的牺牲。”汤敏杰看着她,“您走到这一步,太不容易了,我的老师曾经说过,大部分的时候,世人都希望自己能蒙着头,第二天就可能变好,但实际上不可能,您今天避开的东西,将来有一天找补回来,一定是连利息都会算上的。您是了不起的巾帼英雄,早点想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往后……都会好过一点。”

    他的话语刺痛了陈文君,她从座位上站起来,在房间里走了两步,随后道:“你真觉得有什么将来吗?西南的大战就要打起来了,你在云中远远地看见过粘罕,看见过希尹,我跟希尹过了一辈子!我们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我知道他们怎么打垮的辽国!他们是当世的人杰!坚韧不屈睥睨天下!如果希尹不是我的夫婿而是我的敌人,我会害怕得全身发抖!”

    陈文君语气压抑,咬牙切齿:“剑阁已降!西南已经打起来了!领军的是粘罕,金国的半壁江山都是他打下来的!他不是宗辅宗弼这样的庸才,他们这次南下,武朝只是添头!西南黑旗才是他们铁了心要剿灭的地方!不惜一切代价!你真觉得有什么将来?将来汉人江山没了,你们还得谢谢我的好心!”

    “若真到了那一步,幸存的汉人,或许只能依存于夫人的善心。但夫人同样不知道我的老师是怎样的人,粘罕也好,希尹也罢,纵然阿骨打复生,这场战斗我也相信我在西南的同伴,他们必定会获得胜利。”

    汤敏杰不为陈文君的话语所动,只是淡然地说着:“陈夫人,若华夏军真的一败涂地,对于夫人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但若是事情稍有偏差,大军南归之时,便是金国东西内乱之始,我们会做许多事情,即便不成,将来有一天华夏军也会打过来。夫人的年纪不过四十余岁,将来会活着见到那一天,若然真有一日,希尹身死,您的两个儿子也不能幸免,您能接受,是自己让他们走到这一步的吗?”

    “若您预想到了这样的结果,您要合作,我们把命给你。若您不愿有这样的结果,只是为了告慰自身,我们当然也尽力襄助救人。若再退一步……陈夫人,以谷神家的面子,救下的两百余人,很了不起了,汉夫人救苦救难,万家生佛,大家都会感谢您。”

    汤敏杰说到这里,不再言语,静静地等待着这些话在陈文君心中的发酵。陈文君沉默了许久,忽然又想起前一天在时立爱府上的交谈,那老人说:“即便孙儿出事,老朽也并未让人打扰夫人……”

    这句话含沙射影,陈文君起初觉得是时立爱对于自己逼上门去的些许反击和锋芒,到得此时,她却隐约觉得,是那位老大人同样看到了金国的风雨飘摇,也看到了自己左右摇摆将来必然遭遇到的两难,因此开口点醒。

    当然,时立爱点破此事的目的,是希望自己从此认清谷神夫人的位置,不要捅出什么大篓子来。汤敏杰此时的点破,或许是希望自己反金的意志更为坚决,能够做出更多更出格的事情,最终甚至能撼动整个金国的根基。

    聪明人的做法,纵然立场不同,方式却如此的相似。

    “……你还真觉得,你们有可能胜?”

    “我不知道。”

    “……”

    陈文君闭上眼睛,无从抉择,云中府的繁华脉动正从脚下、从风里隐隐传来,这是大金立国二十余载的积累,无数人征战厮杀,富有天下,才变成这样的庞然巨物,还没有多少人能够想象它的崩塌。

    “……我要想一想。”

    “应该想一想。”

    汤敏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