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韩娱之最萌年龄差 > 第75章 在香港的24小时(下)

第75章 在香港的24小时(下)

    夜深,工作人员和各位嘉宾已经停止了录制,纷纷回到预定的酒店。

    酒店长廊里依旧安置着能捕捉到各个角落动静的摄像头,9个人拿着各自的房卡寻找房间,未语的房间是9个人中最里面的那个,其他人还在对着镜头慢慢问候,但是她白天玩的太high,如今太累太困了直接进房,倒头就睡。

    天还没亮,未语就醒了,半醒半睡间本想着去洗漱,但是听到走廊里好像有脚步声,便打开门去偷看。

    “啥?这是啥?”未语拿着刚从房门手柄上取下的纸牌标志,问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她抓了抓头发,自言自语道,“真?哦,想起来了,昨晚的指令,这个牌子在我的房门前,也就是说,我的奖牌是真金的咯?”

    中文繁体字对她而言一点难度都没有,很快便反应过来了。

    “那这牌子就不能挂在我这里了,别人都知道我的奖牌是真的了,肯定都会来抢,那怎么行?再说明天可是个人战,我一个人可对付不了那么多人……”未语自言自语的时候,已经绕着其他八个房间走来走去,“挂在谁那里好呢?”

    “这个游戏就是要引火烧身,不过是引自己的火,烧的别人的身。”

    不过……她转念一想,其实现在自己纠结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自己把牌子转移到别人的房门上也不见得就是最后大家看见的结果,要是房门的主人率先醒了,看到牌子其实会将牌子转移到其他人的门上,从而让自己脱离‘危险’,也就是说,自己现在选择的房间,理论上不是最危险,而是最安全的。

    未语思忖了许久,最后挂在了距离自己最远的那个房门手柄上,还对着头顶上那个摄像头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既然要祸水东引,那么选的如果不是最强的话,就很容易被抢夺,到时候大家都知道牌子被人换过了,所以,一定要选最强的人。”

    她指了指那门牌上金鈡国三个字。

    反正她可不能说,只是因为她确信他一定会最先起床,发现这个牌子,从而转移到别人门上,确保自己安全,才不是她所说的什么‘祸水东引’这种欺骗观众的话呢。

    清晨,这一层楼突然热闹起来了。

    “你们在吵什么啊?”未语揉着眼睛,装作才睡醒的模样,慢悠悠踏出房门,果不其然看到李光株、池石振、金鈡国还有刘载石围在一起讨论些什么情景,“uncle刘,你那鸡冠头是怎么了?”

    刘载石轻轻拍打了一下她的后脑勺,惹得她叫出声,说道:“刚被鈡国吐槽是头发上长出了翅膀,现在倒好,你直接说是鸡冠头了!”

    未语打着哈哈,故作惊讶的指着光株手里拿的‘真’字纸牌,说道:“这是什么呀?怎么写着中文的‘真’字!”

    “昨晚的指令说,会在我们有真金奖牌的人的房门上挂有标志,估计这就是真金标志。”金鈡国以为她真的什么都没参与,于是向她解释道。

    未语在心里偷笑,但表面还是要戏演足:“那这牌子是挂在哪里的?”

    “我看到是在石振哥房门上挂着的。”光株连忙回答。

    看来已经被转移好几次了,未语心里想着,因为她注意到金鈡国的脸上也是不明所以的表情,看来自己选择的没错,她选择挂在他那里,果然是帮助两人一早就撇清了嫌疑。

    收拾了行李,所有人去大堂办理退房手续。

    “请选择一个信封。”

    “任务吗?”

    未语随便拿了一个信封,任务什么的不重要,反正最后需要的真金在她手上,她打开来看,上面一行字:“在九龙公园内找到runningman横幅,大家的地点都不一样,看来真的是个人战了。”

    每个人只和自己的vj单独行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是很快,没有语言障碍的未语完成了猜拳上台阶的游戏,她的估计是最简单的吧?

    未语拦下了出租车,时间余裕充分,虽然知道最终任务地点是昂坪,但是并不是那么早就去:“我是最快完成的对吧?”

    vj点点头,才离开酒店不到半个小时。

    “那现在昂坪那边可没有其他人了,在其他人还在做任务的时候,我可要拉个队友来,说是个人战,但是一个人肯定会吃亏啊……”做着盘算的未语迅速拿出了手机,打电话出去,“荣和啊……嗯,我任务做完了,你在哪里?我现在去找你……黄大仙?哦,好,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就队友而言,不管是实力还是默契方面,荣和都是最值得信任的人,所以,她几乎没有犹豫,关键的是,今早所以人在走廊里议论真金奖牌在谁那里的时候,他不在,所以没有嫌疑,和她一样,是最安全的。

    未语到达黄大仙庙的时候,郑荣和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几个摄像机跟着,倒是相当惹眼,她连忙跑过去跟他汇合。

    “你任务还没做吧?”

    “嗯,还在找任务地点。”荣和点点头。

    “那得赶紧了,现在还算早人不太多,等再晚一点儿这儿就都是人了。”毕竟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常年的香火鼎盛。

    绕着偌大的黄大仙祠转来转去,才在算命一条街找到rm横幅,其中的一间小算命铺子,便是他的任务场所。

    “哦?你的任务倒是新鲜啊!”未语和荣和坐在算命先生的对面,调侃道。

    他主动伸出手去,穿着白色中袖衬衫,带着眼镜的花白头发的老人托着他的手掌,认真看起手相来。

    “事业线很平坦,身体也很健康,想要女朋友的话得再过几年,一定不要早早结婚。”

    “哦?真的吗?我爸妈也这么说!”荣和惊讶的说道,看来是有些准的,“我爸妈也说让我晚点结婚。“

    “这么神奇?”未语本来是不太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但是听到他这么说后,心里也有些好奇了,“能不能给我看一下。”

    她也主动伸出手去。

    老人说着她听不懂的话,旁边的工作人员翻译道:“他说未语xi不管是事业线还是感情线都很好,与刚刚荣和xi不同的是,未语的婚姻应该来的很快,另一半最近应该也已经出现了。”

    未语睁大了眼睛,不同于一旁荣和有些许失落的表情,倒是喜不胜收:“真的吗?”

    “老先生还说你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来的非常早。”

    “咳,对于未语来说,现在谈这个是不是有些早了……”荣和轻咳了一声,提醒道,她毕竟是个青年演员,这时候不管是感情生活还是更甚之的婚姻都是目前所不该提及的东西,尤其还在镜头前。

    “没关系啦!宁信其有!”她倒是认真把算命先生的话记在了心里。

    婚姻生活来的非常早啊……

    最终任务这才开始进行,抽签决定能否完成,荣和很快便通过了。

    “走啦,走啦!最终的任务地点是昂坪。”

    必须得乘坐缆车才能到达的高山上的地方,两人坐进去后,才发现缆车的地板原来是透明的玻璃,能看到越来越远的地面风景,就像漂浮在空中一样。

    “他们几个要吓死了,尤其是uncle刘。”一点也不恐高的未语看着清晰的下面的大海,不仅不害怕,还踩了踩玻璃。

    她已经能想象出来自家舅舅坐在这缆车里蜷缩着身体的搞笑模样。

    “你们还真是会选地点,就只是为了折磨他吧哈哈哈!”虽说有点同情自家舅舅,但是心里仍然有一丝幸灾乐祸。

    “等一下,山路上有字!”郑荣和拍了拍她的肩膀,提醒道。

    未语这才从镜头前移开目光,转而望向脚底,每隔一段距离的山路上,都有个蓝底黄字的路贴。

    “这真的就是针对uncle刘吧?”未语一边看着,一边笑道,“你们老是欺负他恐高啊喂!”

    终于到达目的地,而两人也将山路上的路贴全部看完了。

    上午,昂坪人声鼎沸,已经聚集了相当数量的市民。

    “那个纸牌……我其实今早的时候和光株哥看到了,”两人走在路上,郑容和突然与她谈起奖牌的事情,“其实一开始并不在石振哥的门上。”

    没想到他会跟自己说这件事,未语有一瞬间的惊讶。

    “我会告诉你,但是未语你从现在开始就要跟我一组了,一起完成最终任务。”

    “额,你真的看到了?”她心里有一丝不安,到底是从谁的门上看到的?

    他小声的凑在她的耳边:“是鈡国哥。”

    未语的表情刹那间僵住了,居然被他跟光株看到了,不对啊,按照她的想法,金鈡国起床很早,应该早就发现自己门上的牌子而转移啊!可是……居然被他们俩抢了先!

    “那个,有没有可能是别人更早起来,把自己房间门前的牌子挂在他的门上的?”转移怀疑对象。

    “不可能的,我醒的很早,应该没有人能够在此之前转移纸牌的,而且,光株哥也看着呢!”他摇摇头,肯定的说道。

    未语默了,她的思虑不周,最终还是害了他,没想到荣和和光株为了守‘真’字牌居然起床的那么早……

    “我已经告诉你了,从现在开始你要帮我了,虽说是个人战,但毕竟还是要联盟。”

    未语只能点点头,心里却在嘀咕,她即使想帮你也没办法诶,真的奖牌就在她的身上,除非她自觉的将它送给他,他才能赢,不过节目也不能这么做,拼的就是一个勾心斗角。

    两人最终分开行动,各自去寻找路贴中给出指示的那个能鉴别奖牌真假的人。

    才走了几步,未语就被刘载石拦下了。

    “说实话吧,你肯定看到路贴了对吧?”

    未语不怀好意的笑道:“难道不是除了恐高的uncle刘你,其他人都看到了?”

    “咳,既然你看到了,就告诉我吧,”刘载石说道,“我跟你联盟!”

    “哎呀,刚刚才和荣和联盟了呢……”

    “那就三个人一起嘛!你们两个人现在分开,很容易被别人撕名牌的,我跟你一起,绝对能护住你。”

    未语低头想了想,确实,即使现在没有人知道真奖牌在她身上,但万一有人要撕她可怎么办呢?荣和分开去找指示的人,她一个人很危险,有刘载石在身边的确能增添保障。

    “好吧,我告诉你。”

    不能跟着节目组一起,光欺负她恐高的舅舅诶。

    寻找白发的mr.成,做多了节目的舅甥两人肯定不会是普通路人,而且辨别真金这种重要且危险的工作一定是在室内隐蔽的进行,所以只寻找店铺。

    很快找到传说中的mr.成。

    未语率先独自一人进去,当然只是走个流程,装装样子,真奖牌不可能不是她身上这块,她走出来的时候,刘载石连忙询问。

    “不是我身上这块啦,那个‘真’字纸牌根本没有挂在我的房门上好吗?”一副无可奈何的认命表情。

    “真的吗?”刘载石狐疑的说道。

    “骗你干嘛?要不然咱俩换!现在就换!”未语烦躁的将自己的奖牌塞到他手上,转而抢夺他的奖牌,满脸嫌弃失望的模样。

    刘载石当然护住自己的奖牌,不肯换,完全相信了,毕竟自己的奖牌是否真金还不确定,她的完全没可能是了。

    未语趁着他不注意,对着镜头露出计谋得逞的笑意。

    人生在世,全在演技,果然是真理。

    “我们俩现在是联盟,所以我才告诉你,真奖牌是在石振哥身上,除了纸牌挂在他门上这一条线索外,石振哥的‘振’字,和汉字的‘真’字是一样的。”确定了自己的奖牌也是假的后,刘载石将自己的怀疑告诉了未语。

    未语一听就笑了:“谁告诉你‘振’和‘真’在汉字里是一样的?”

    “就算字形不一样,读音也是一样的啊,他最有可能了。”

    “……我没有告诉过你汉语读音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种吗?”她抽搐着嘴角,这两个字字形读音都不一样好吗?

    不过,要转移怀疑对象的话,让他们都怀疑池石镇是对的啊!

    “咳,你说的也有道理,等一下找到荣和,得跟他说一下这事儿。”她连忙改口。

    三人会和,刘载石把刚刚的话又重复给了郑荣和。

    “那就是先去撕掉石振哥的名牌了,如果并不是,再另行推理。”

    此时,其他人都围了过来。

    包括haha、李光株还有金鈡国在内的六人,一致决定先撕掉证据最明显的池石振,而就在这时,池石振刚好过来撞上枪口,无论再怎么呼喊,还是逃不过被撕名牌的结局。

    名牌背后并没有‘真’字,可见并不是他。

    大家都在相互猜测,她倒是一直没说话,置身事外,郑荣和和李光株虽然也说着谁有可能,但是目光却一直在瞥着毫不知情的金鈡国。

    唉,当初就不该自作聪明的挂在他的门上了,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

    不过,还好的是,两人都不敢轻易对能力者下手。

    随着刘载石被haha撕去名牌后,战况越发激烈了,未语为了不让自己成为受瞩目的怀疑对象,也主动的向李敏廷发起攻击,撕去了她的名牌。

    拼凑出背后的提示字:智慧路。

    未语告诉了郑荣和,这可能是最终任务场所只要在路标指示牌上找到就可以,但是荣和却决定在前往最终任务场所之前,一定要拿到金鈡国身上的奖牌。

    奖牌在她身上啊在她身上!但是她不能说!

    亭子里坐着haha、刘载石、池石镇和gary,四个被淘汰的男人,还有唯一一点红的李敏廷。

    最后的四人,未语,李光株,金鈡国和郑荣和四人聚在了一起。

    “奖牌肯定就在我们四个人身上了,”金鈡国淡然的说道,“现在是不是到了最后撕名牌的时候了?”

    “鈡国哥,其实今早我和光株都看到了那纸牌挂在你的门上了。”李光株在刚才已经和他结盟了,所以郑荣和敢直接说出来。

    两人直接撕起来,也没有其他废话。

    “喂,光株你不要过去!”未语拦住正准备冲上去帮荣和的李光株,而他以为未语的意思是让两人坐观其变。

    亭子里休息的五个人也跑出来看,都没想到郑荣和敢和能力者金鈡国直接单挑,两人动作敏捷,攻击的同时也时刻防备着,围观的人都一同紧张万分。

    就在一刹那,两人的手同时触摸到对方背上的名牌,离得最近的未语紧张的心脏提到嗓子眼儿了,害怕一秒后得出的结果。

    几乎是同时!

    “未语xi你看到谁先摘下了吗?”pd问向离他们最近,看的最清楚的未语,因为两人的角度实在太巧妙,离得远的工作人员们谁也没看到两人谁的动作更快。

    未语纠结犹豫了大半天,她站的地方,只能看到金鈡国的后背,捕捉到的是郑荣和撕下名牌而迅速抬起的手,虽然是在问她,虽然她现在所说的极有可能成为最后的结果,但是:“对不起,我也不确定。”

    “那就只能算两个人同时了。”

    “两人同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rm史上头一次出现的戏剧性情况,也是第一次有人和能力者势均力敌。

    “这样一来,未语和光株真是渔翁得利啊!”

    两人同时out,得到的奖牌全部平分给仅剩的未语和光株。

    虽然离光株很近,但是金鈡国把自己的奖牌给了未语:“或许我这个是真的。”

    未语拿着奖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这种情况,她就算得到了最终胜利也并不开心啊。

    “走吧,未语,就剩我们两个了。”两人在路标指示牌上找到‘path’字样,决定一起走上去。

    未语自金鈡国和郑荣和同时out掉之后,情绪就一蹶不振了,尤其在接了金鈡国的奖牌的时候,她还是觉得这个结果跟自己凌晨的决定有关。

    “光株,你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牌子是挂在mr.kim的房门上对吧?”她突然提到这事。

    “对啊,今天早上我确实看到了,虽然不确定是不是第一个,”李光株反应过来,“不过,鈡国哥的那个牌子交给你了对吧?”

    “……嗯。”她吞吞吐吐的点头。

    李光株想了想,说道:“这么说的话,真金奖牌极有可能在你身上啊!”

    未语本能的往后躲了躲,个人战就是即使是同盟,最后也有互相猜疑的可能,毕竟最后只有一个胜者。

    “刚刚载石哥跟我说了,你们去验过真金奖牌,未语你是不是……”他看到她躲闪的模样,心里便更加怀疑了。

    未语没说话,表情有些尴尬。

    “那没办法了,这真的就要撕你了,看样子,真金奖牌要么就是鈡国哥那个,要么就是你的那个,都在你身上。”

    “这样吧!”未语离他一米远,“我把所有的奖牌都拿出来,让你选一个走,然后你就不能撕我了。”

    光株想了想,还是答应了,毕竟她还是一个女生,最后留点悬念总是好的。

    未语把口袋里所有的奖牌拿出来,让他随便选一个:“你也别挑了,我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哪个是谁的。”

    奖牌长的都大同小异,光株确实也是随便抽走了一个。

    而未语心里终于松了口气,他拿走的正是她原本的那块奖牌,她心里的负担减轻了一些,刚刚说的话,故意装出来的紧张感,都是在刻意提醒光株,真的奖牌在她身上,她确实已经没有早上那么的想拿最后的胜利了,让光株获得胜利,自己心里也好受些。

    “最终的胜者,李光株!”

    结束后,李光株自己也是懵的,其他人都在问,真的奖牌究竟在谁手上,未语默默的举起了手。

    “我拿走的那块是真的?”李光株惊讶的问道。

    未语点了点头,还故意说道:“我也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拿走的竟然就是我的那块。”

    “所以今早我和光株哥看到鈡国哥门上的纸牌也是你放的?”郑荣和也问道。

    未语继续点头:“说实话,我很早就醒了,具体的事情,大家在放送中确认吧。”

    “哇,我们居然都没有发觉!未语你果然演技了得!”haha感叹道,不愧是他们几个当中最职业的演员。

    “放在鈡国哥门上也实在是聪明,即使有人看到了,也不敢轻易动手,毕竟是能力者啊,”gary也感叹道,“要不是荣和最后和鈡国哥同时out了,还真不知道结果如何!”

    未语只是尴尬的笑着,对一旁的金鈡国投去歉意委屈的目光,你要相信她,她真的没想到在你之前还有两个不睡觉的人看到了牌子!

    “只是游戏而已。”他无奈的微笑。

    有什么重要的呢?

    而真正重要的是——

    “那个,这期播出的时候,你一定要死守放送!”

    “为什么?”

    “反正你看了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