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娇女含羞 > 第77章 完结

    微心暖闯入书房的姿势不是那么的美好。

    “摔疼了?”战将挑挑眉,撑着下巴,笑道。

    微心暖趴在地上,揉着下巴,龇牙咧嘴。

    “呲,真疼。”

    战将笑,起身把微心暖抱到桌子上,打开医药箱,给她擦了些消肿的药膏。

    “这东西管用不?”微心暖对疯子提供的药膏持质疑态度。

    战将不离微心暖的疑问,如果东西不好,他又怎么会给她用。

    微心暖在镜子面前,使劲照了照,确定不会留下伤疤,才满意地去做午饭。

    “疯子最近一直没来蹭饭,他是打算攒钱娶媳妇了?”微心暖嘴里嚼着东西,含糊不清地问道。

    “把嘴里的东西吃完再说话。”战将皱着眉头,嫌弃地扔给微心暖一个湿巾。

    微心暖用湿巾擦擦嘴角,咽下嘴里的东西,又一次问道:“疯子最近干啥子去了,老长时间没见他来咱家玩。”

    “正在攒钱。”

    战将一说攒钱,微心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疯子这是要娶媳妇了。

    帝星男多女少,便有了个不成文的规定,男方若想娶走女方,需要上交数十万的礼金,这礼金便是女方的了,无论是以后发生什么,这笔钱都是女方的私人财产。可以说,这项墨守成规的政策彻彻底底地说明了,物以稀为贵。

    “我的礼金呢?”家里没有大人主持婚礼,但该有的礼数不能少。

    战将抬头瞥了微心暖一眼,重新低下头,继续优雅地进食。

    “我的礼金……我的礼金……我的礼金……。”微心暖惦记着礼金,饭也不迟了,摇着战将的手臂索要。

    在她的概念里,礼金就是她的零花钱,大笔的零花钱!

    “什么时候还债?”

    “……”

    微心暖乖觉地继续吃饭,钱,她都用来买好玩的机甲了,被她拆坏三个后,债也还不了了。

    手头没钱,微心暖落落寡欢了三天,呆在自己的小花房里,看着鱼缸里的七彩鱼发呆,一发呆便是一天。

    被人总是粘着,战将嫌烦。不被人缠着,他又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冷冷清清少了平日的三分热度。

    战将靠在软椅上,揉着额头,无奈地笑了起来。

    以前,不曾觉得,如今,他的生活里是真的缺不了这个小丫头了。

    来到小花房,一眼便能看到小丫头正趴在软榻上对着七彩鱼发呆。

    “怎么了?”战将明知故问。

    微心暖不吭声,翻身不让战将看到她的眼睛。

    战将心中闷笑,小丫头这是难过了?

    “不是有了金卡吗?”战将把人抱起来,自己坐到软榻上,把小人放到自己的身上。

    “不一样!”微心暖小声道。

    “怎么不一样了。”战将悠悠然地问道。

    微心暖也不知道哪里不一样,她就是高兴不起来。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王子梦,她也不例外。之前,无论她如何想要嫁给战将,等婚礼真正地安排入日程后,她的心里又慢慢地生出一种恐慌。

    难道她一辈子都要生活在这个地方,直到死?战将是如何看待她的,是亲人,还是爱人?结婚后,战将会不会因为她身份的转变而改变对她的态度?

    总而言之,微心暖患了婚前恐惧症!

    微心暖的生活环境简单,从出生到现在,虽然经历过别人一辈子都不会经历到的事情,但因为一路上,都有人护着,心理方面没有受到过伤害,心思纯澈,一眼便能让人看到心底世界。

    微心暖自以为掩饰的很好的小恐惧,又怎么会瞒得住战将。

    战将再厉害,也不理解女孩子的小心思,他知道她在害怕,却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他本打算等她想告诉他的时候,他再帮她解决,只是,看到小丫头这幅茶饭不思的样子后,他心疼了。

    “在害怕什么?”像小时候一样,战将亲亲微心暖的头顶,轻轻地拍着微心暖的背安抚。

    这个惯常的小动作让微心暖红了眼眶。

    “我喜欢你多?还是你喜欢我多?”

    战将手上一顿,看着微心暖的眼睛,“比你的喜欢多很多。”

    微心暖看着战将的眼睛,心里的恐慌全部消散,此时此刻,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战将眼中的坚定与炽热。

    微心暖趴在战将的怀里,傻傻地笑了起来。

    “有一个词特别适合你,这个词是这样形容的——沉默而不失优雅的小性感。你知道是什么词吗?”

    战将不语,单听意思到是个褒义词。

    微心暖跳离开战将的身上,跑到三米远的安全距离,掐着腰,哈哈大笑道:“闷骚!”

    ……

    “他们这样是不对的!”尉迟小胖两眼含着泪,愤愤不平地控诉着。

    尉迟小胖虽然是在倍受大姐与二姐的长期压迫下长到六岁的,但他也是在众多长辈的呵护下长大的;虽然他偶尔凭借壮硕的身板欺负一下漂亮的小女生,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恃强凌弱过;他的心灵是质朴善良单纯的。

    而,这么优秀的他竟然因为长相问题,被拒绝在娱乐公司的大门外!

    微微儿看着委屈的小儿子,特别的愁,“儿子,你只有十三岁,现在还小。”

    “组合平均年龄也就是十三岁。我现在十三岁了,进了娱乐公司,培训年的,正式出道的时候,年龄正好。”尉迟小胖有充足的理由说明,他这个年龄进娱乐圈是刚刚好的。

    微微儿更愁了……。

    想法是好的,关键是,娱乐公司得愿意培训他呀……

    “什么本事都没有,凭什么要你。”

    犀利的话砸向尉迟小胖,发泄了一大早被吵醒的暴躁感。

    尉迟惜冕的这一句话刺激住了尉迟小胖,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开始在健身房疯狂地跳舞。

    “小舅舅,你在做什么?”一个四岁的小女孩,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脆生生地问道。

    “我在为梦想奋斗!”尉迟小胖的话里是满满的正能量。

    “我也有梦想,我的梦想就是拥有一个糖果屋,整个的屋子都是用糖果做成的。你的梦想是什么?”小女孩眼睛里是满满的渴望。

    “糖果屋?你想满嘴都是虫吗?”微心暖吓唬着自己的女儿。

    小女孩捂着嘴,露出惊恐的神色。

    尉迟小胖停下来,走到投影仪前,气喘吁吁地说道:“小丫,别信你那不靠谱的妈,尽管吃,反正是乳牙。”

    “三胖!再这样教坏我女儿,小心我让老姐削你!”

    “老姐忙着呢,才没空搭理你。”尉迟小胖已经咨询过老爹了,老姐这个月都不会有机会回家。

    投影仪黑屏。

    尉迟小胖坚持了三年,成功地从一个僵硬的胖子蜕变成了一个柔软的胖子。

    无疑,对一个想要进入娱乐圈的人来说,这是一件悲惨的事情。

    尉迟小胖是个坚强的孩子,在全家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闷不吭声地出了趟国,来到了以全民娱乐着称的h国。

    不出意外,因为尉迟小胖的体型和长相与大众审美观有着遥远的距离,纷纷地被拒之门外。

    尉迟小胖拿着回国的飞机票,咬咬牙,一口气跑到三十层楼的顶棚,对着对面的高楼喊道:“你要是不接受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对面的高冷女总裁默。

    “对面的人是个什么玩意?”素有女魔头之称的boss对着秘书冷冷地问道。

    旁观全程的助理默默地摸了把汗,以同情的眼光看向秘书,boss生气的后果很可怕……

    秘书长期处在冷空气之下,早已锻炼出了金刚不坏之身,淡定地说道:“三万名淘汰者之一。”

    女boss打开窗户,冷冷地看着对面的胖子,不语。

    尉迟小胖吼完,对着boss傻傻一笑,转身,下楼。

    他刚才也只是喊喊,既然之前被拒绝了,他这样威胁也没有用。他只是发泄发泄郁结的心情。现在,他的心里又是一片艳阳天。话说,对面的boss真漂亮。

    尉迟小胖被h国的大小娱乐公司都拒绝后,终于死心了,开始大包小包地疯狂购物,他深刻地了解,礼物的多与少直接决定着他被老姐削的深浅。

    办理完托运,尉迟小胖坐在候车室里开始啃菜团。

    “咦。是你呀!”尉迟小胖从来不委屈自己,做飞机买的也是头等舱,他刚坐下,就发现自己旁边的人正是漂亮boss。

    女人有点不舒服,瞥了一眼尉迟小胖,点点头,便闭上了眼睛。

    “你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晕机呀。”

    女人无力地摆摆手,脸色因为飞机的起飞更加的苍白。

    “我帮你按按穴位。”尉迟小胖小时候就爱黏在微微儿的身后,别的本事没学到,但认穴位,一认一个准。如果他愿意,他能成为顶级的按摩大师。

    女人点点头,把手腕递给了尉迟小胖,她十八岁接管公司,如今已经二十三岁,这个男孩子才十六岁,比她的弟弟还小,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一团孩子气,也没有必要忌讳什么。

    这一按,便让尉迟小胖心想事成了,靠着这么个金大腿,进入了一个组合。

    在前期,组合里除了他之外的高颜值的男孩子吸引了大批的粉丝,尉迟小胖这个颜值很接地气的组员慢慢地展示他独特的嘻哈风格,渐渐地有了独属于自己地奇葩粉丝团。

    若干年后,尉迟小胖成了着名的实力唱将,在娱乐公司里带出了一批一批的一线明星,而比他大六岁的boss成了他的妻子。自始至终,没有人知道尉迟小胖进入娱乐圈决心的最初,是在他听完微微儿的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