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娇女含羞 > 第74章 幺子

    累如狗。女凤小说网全文字 无广告

    这句话的精髓之处,微心暖有了深刻的体悟。

    天上还挂着明晃晃的大月亮!战将就把她从被窝里掏出来。

    动词没有错,就是“掏”!

    还有什么比缠成蛹状的睡觉姿势更美好了?木有!

    况且,被窝是辣么地暖洋洋,枕头是辣么地软绵绵!

    被迫跑早操的人生有什么活头……

    “小爹!耶稣大大曾说,人生来有罪。”微心暖气喘吁吁。

    “所以?”

    战将气定神闲,左臂上拖着一只扒拉着他胳膊不放的树懒。

    “及时行乐!想睡的时候就睡到自然醒,想吃的时候吃到撑,想完的时候玩到疯。”

    兴致勃勃的话还没有说完,战将就给了她一个脑嘣。

    微心暖一只手攀着战将的胳膊,把全身的重量压在他的身上,一只手摸着自己的额头。

    使劲一按额头,就泛起丝丝的疼痛。

    “女人的头碰不得!我这里一定肿了。”

    嘴巴撇着,眼睫毛上挂早晨雾气下来的水珠,整长脸都在叙述一件事——她委屈!

    战将被微心暖的这幅小样子逗笑了,揉了把她的小脑瓜,笑道:“行了,是我没掌握住力道。”

    微心暖咧嘴傻笑,“你背我。”

    战将毫不费力地用一只手拎起微心暖,甩到背上。

    “驾!”

    静……

    一视同仁的上帝会无奈地告诉信徒:作死的人都这样找死的。

    呕……

    头朝下,肚子支撑着全身的重量,微心暖就这样被扛回了家,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一进客厅,战将就把干呕的某只扔到地上,脚尖踹了下肉最多的地方,“洗澡去。”

    “不……。”

    微心暖软趴趴地趴到地上,再也不想多走一步了。

    如果只是累就算了,直到第二日早晨,她才发现,起床的瞬间才是最特么痛苦的瞬间,她只感觉全身的骨头与肌肉都错位了。

    更让人郁闷的是:丫丫个呸的,她正攒劲起床呢,谁在偷袭她!

    “给你的。”

    直接闯进卧室的疯子把红果砸向趴在床上起不来的微心暖。疯子对男女概念的模糊直接导致了他一点都不认自己闯入女孩房间是不妥的行为!

    自小,微心暖就被自家的美妈普及着“男女七岁不同席”的思想观念,虽然成果不大,但微心暖还知道卧室是自个的地盘,外人不得闯入!况且是这种不敲门的粗鲁闯入法。

    不过……

    咩~

    有好处,一切都好说。

    “从哪里弄来的?”微心暖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捧着红果,语气中是满满的惊喜。

    ‘“改进了对方的远距离连击轰炸机,换来这一个红果。”

    疯子洋洋得意,心中藏着暗喜。他只改进了一个小部件,花费的时间不足十分钟就让对方答应了他的交换条件,果然,政将说的对,多产矿石的山石星球上的人都是钱多人傻型。

    “够哥们!”

    微心暖随手擦了擦红果,一边啃一边举着大拇指。

    “早餐……。”

    “小事。”

    “午餐……。”

    “多做你一份。”

    “晚餐……。”

    “不用多说,直接来就能吃上香喷喷的饭。”

    “零食……。”

    微心暖啃完红果,擦擦嘴,斩钉截铁地回复:“自己买!”

    即使没有零食,三餐有了保证,疯子也很乐意。

    时间滴滴答答地走,疯子兴致勃勃地观察微心暖的身体变化。十分钟过去了,他没有看到任何可见的变化,失望。

    微心暖慢慢地下床,缓缓地走出卧室。

    咔嚓!

    屋门一锁,微心暖疯狂地跑向战将的房间。

    她的脸色正有米分红慢慢地变成惨白。

    战将早有所觉,在微心暖刚进屋的时候,就接住了扑过来的人。

    “我给你守着。”

    微心暖听到这句话,就安心地闭上了眼睛,以前白舱出于维护,会扭曲时空,让外人看不到她形态的变化,所以安全是能得到绝对保证的。

    这一次,她只是修复完善体内系统,白舱舍弃了扭曲时空这个步骤,把省下来的能量储存了起来,如果这次她能一下子完成,这储存下来的能量便能够然白舱得到进一步的升级。

    白舱是智脑的先进体态,它的自我升级改造能力超乎想象,即使是在这个先进的后时代,人们也无法渗透白舱的原理。

    这就是尉迟惜冕给妹妹的最大依仗,与其说是一个科学性智能机械,不如说,这个白舱是她用功德换来的有了自我意识的法器,只是这个法器披了一层科学制造的外皮。

    话说回来,在进行自身改造的时候,微心暖会五官封闭,陷入绝对的昏迷当中,无法感知外界的任何变化。

    白舱进行时空扭曲,暴露在外满的微心暖会是最脆弱的时候,即使遇到一个小小的意外,她都有可能永远醒不来。

    无疑,战将是她最为信赖的人。

    身为一个全才,门锁怎会挡住疯子这颗来去自如的心,他从灯罩上扣下来一根塑料条,就轻巧地撬开了门锁。

    “这就睡过去了?”

    疯子戳戳微心暖的手臂,一个坑下去,半天才恢复过来,脸上没有任何的血色,看起来还真有些吓人。

    战将小心地抱起微心暖,放到床中间,让她的姿势更有助于血液流通。

    疯子瞅着战将这幅温柔小心的样子,心中一阵狂风暴雨。离开别墅,回到自己的老窝,他还处于恍恍惚惚的状态中。

    一个大头觉下去,等清醒过来,疯子只一个想法——战将竟然也有温柔的时候!

    小妮子有福了……

    微心暖在渐渐恢复过程中,白舱剧烈地运行着,在无人岛训练新一批暗影的尉迟惜冕心有所感地停下了脚步。

    “表姐,家里来信息,舅妈要生了。”

    不等表弟说完,尉迟惜冕就大跨步地向飞机场走去。

    也许是在肚子里的感觉太美好,宝贝疙瘩舍不得出来了。微微儿疼了整整三天,也不见这团宝贝疙瘩有出来的征兆。

    凌晨三点,一阵絮乱,手术灯亮起,走廊里归于平静。

    男人坐在门外的长凳上,不动如山。

    尉迟惜冕靠在墙上,看着手术室门上代表手术进行中的绿灯。

    正如生前面的两个女儿,微微儿选择了她最认可的自然生产。

    可这都五个小时过去了,接生医生的手段都用尽了,肚子里的这团肉还不舍的出来。一声都开始怀疑,在羊水不断减少的情况下,这团肉到底在留恋什么!

    尉迟惜冕穿上白大褂,全身消毒完毕,黑着一张脸走进了手术室。

    力量快要枯竭的微微儿看到尉迟惜冕,心里多了底气。

    尉迟惜冕直接接管医生的工作。

    微微儿在尉迟惜冕的示意下,一鼓作气,这团肉顺着尉迟惜冕的力道滑了出来。

    尉迟惜冕嫌弃地捏着这只丑八怪大的脚丫子,一巴掌怕在他的屁股上。力道比医生的力道大了三分,这只在母亲肚子里不安分、出生的时候又闹腾的婴儿——哭声甚是嘹亮。

    这个瞬间奠定了以后两人的欺压与被欺压的交流方式。

    微微儿看了一眼刚出生的儿子,露出心愿得偿的满足笑容,片刻后,便累的陷入沉睡中。

    等护士处理完婴儿,尉迟惜冕用一只手臂托着八斤重的肉团。

    一打开门,等候在外的众人蜂拥而至。

    尉迟老爷子一看是一个健健康康的大胖小子,笑出了满脸的褶子。活的这个年龄,看到自己地重孙子,他死也能死的安心和乐了。

    微母顾不上看大胖子小子,两只眼只盯着医生,询问微微儿的身体情况。

    在这临生产的最后一个月,微微儿几乎是躺在床上度过的,肚子大的让她走不了路。看着就让人揪心,再加上临产的时候,娃子没日没夜的折腾。微母是实打实地担心小女儿的情况。

    微母看着昏迷中的微微儿,满心的担忧。她想着,小女儿的身体本来就虚弱,生微心暖的时候,就惊险的让人捏了把虚汗,她好吃好喝地伺候着,才让微微儿恢复过来,这次生产,可别落下什么病根才好。

    “母子都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尉迟惜冕在手术室的时候,就为查探过她家女人的身体情况,再活六七十年是完全不成问题的。

    说起尉迟惜冕对中医的造诣,还要追溯微心暖身上。

    微心暖身体渐渐虚弱,尉迟惜冕嘴上不说,却在行动上证明了什么叫做“姐姐”。

    早在微心暖六七岁的时候,医生就对她的病情束手无策了。在其后接近十年的时间里,是尉迟惜冕在照顾妹妹的身体,费心地钻研医术,只为让妹妹减少些痛苦。

    灵魂多年的飘荡,不只是一句话的事。她曾见证过中医最为鼎盛的时代,再加上这十几年的积淀,如今,即使这个时代的中医界泰斗级人物也无法与她媲美。

    可能是气场上的原因,微母对尉迟惜冕的话,很是信服,听了她的话,心里的大石彻底地放下了。

    在全家还沉浸在婴儿出生的喜悦当中时,完成修复的微心暖对着投影手了一句大实话。

    “长咧了。”

    默……。

    都说女肖父,儿肖母,母亲美若天仙,父亲气势凌人。两个姐姐也长的如妖精般精致,就这个刚出生的大胖小子长却有些——不尽人意。

    胖的瓷实,黑的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