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三十六章 颠倒

二百三十六章 颠倒

    龙剑及无疑是聪明人。

    他身份尊贵,亲自下场,赢了也没什么,他已不缺名声,若是输了,便成笑柄。

    让文斌和樊星云二人下场,作壁上观,自然是最好的主意。

    当然,他也不愿完全置身事外,必定这场比斗极有可能载入史册,作为命题者正好。

    除此外,龙剑及的文学素养当真极高,他对文斌和樊星云的分析深以为然,几乎认定许易的文名是偷盗而来。

    但要拆穿许易的真面目,关键还在命题上。

    “王爷出题,我自信得过,还请王爷别出机杼。”

    樊星云拱手道。

    “正是,尽量生冷偏僻,到时候才好看戏。”

    文斌盯着许易冷哼道。

    龙剑及摆摆手,“何必如此,这样吧,本王有首旧作,诸位仿写一首便是,诗词不限,格律无论,得其神髓即可。”

    话音方落,龙剑及掌中现出一张白纸,数列文字落于其上。

    却是一首短诗:

    阳春艳曲,丽锦夸文。

    伤情织怨,长路怀君。

    惜别同心,膺填思悄。

    碧凤香残,金屏露晓。

    入梦迢迢,抽词轧轧。

    泣寄回波,诗缄去札。

    “献丑,献丑!”

    龙剑及抱拳道,“为了不耽误时间,半盏茶为限吧。”

    文字写得极大,满场皆见,却无人叫好,龙剑及却无尴尬之色,微笑看着雪紫寒。

    “妙妙妙!妙不可言。”

    文斌猛地一合掌中折扇,对樊星云道,“不知樊兄可看出此诗妙在何处。”

    樊星云沉吟片刻道,“文字清妙,意境隽永,当真是好诗……”

    口上如是说,心中却不以为然,平心而论,这诗连应景之作都算不上,极为平庸,忽的,他心中一跳,“不对,大大不对,原来如此。”

    随即,他冲龙剑及深深一躬,“王爷此诗绝伦,在下甘拜下风,半盏茶的时间,恕樊某作不出来。”

    “文某也甘拜下风。”

    文斌重重一抱拳,“王爷心思巧妙,世所罕见,堪称当世第一。”

    文斌、樊星云文名极盛,他二人这一唱一和,顿起轩然大波。

    可偏偏这样一首平庸之作,无论如何当不起这般高的赞誉,事出反常必有妖。

    终于,有人看出端倪来,却听一声喝道,“明白了,原来如此,这首诗可以倒着读,从最后一个字往回读,同样是一首诗。”

    “什么!”

    “这不可能!”

    “天!”

    “…………”

    “当真!”

    “果然如此!”

    “负尽狂名十四年,永东王不负狂名”

    “…………”

    惊呼声,尖叫声此起彼伏。

    实在是妖族中的诗文,从不曾有人这般做过诗。

    龙剑及的这首诗,正读倒读皆可,实在是别出心裁。

    满场嘈切中,文斌和樊星云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遗憾。

    以他二人之才,自问只要时间足够,这样一篇诗作,应该不成问题。

    奈何却让龙剑及夺了头筹,成了大名。

    不过这样也好,如此别出机杼的命题,难住了自己,姓许的也输定了。

    当下,文斌朗声道,“诸位都静一静,我和樊兄都自问在半盏茶的工夫,做不出这样一篇颠倒诗来,但人家问情郎还未认输,诸位安静,别惊了问情郎的诗魂,免得到时间了,人家做不出诗来,埋怨诸位。”

    龙剑及笑道,“以问情郎的诗才,我这点玄机,应该难不倒吧。”

    “若是问情郎也做不出来,岂不是算打平,哈哈,要知道我们的问情郎以前作诗,不管什么题材,可是挥手立就,且字字珠玑,宛若生辉,如此捷才,定不会被难住的,否则,我辈不得不怀疑,问情郎的所谓捷才,到底是捷还是借,哈哈……”

    文斌哈哈大笑,好似这场比斗,他已大获全胜。

    岂料,他笑声未落,许易掌中现出一张白纸,瞬间,一排文字落了上去,但见他写到:落雪飞芳树,幽红雨淡霞。

    薄月迷香雾,流风舞艳花。

    诗文方现,便有人立时反着去读:“花艳舞风流,雾香迷月薄。霞淡雨红幽,树芳飞雪落。”

    轰!

    “真的能颠倒读,半盏茶的时间啊!”

    “不对,才数十息,数十息就能创作出这颠倒诗,简直是诗鬼。”

    “不攻自破,不攻自破,谣言就是谣言。”

    “这下看谁敢说问情郎欺世盗名,这颠倒诗可是今日才问世的,抄谁的去?”

    “…………”

    文斌、樊星云面色如土,心中简直开了锅。

    尤其是樊星云,他是真的逐字逐句分析过许易的诗文,从微观角度证明了那些诗词绝不可能出自一人之手。

    可如今许易瞬息写出颠倒诗,完全推翻了他根深蒂固的逻辑思维。

    毕竟,诗能抄,颠倒诗如何抄。

    若非龙剑及,连他都不知世上有人这般玩弄诗作。

    当然,他打破头颅也想不到许易背后,立着的是个完整的文明。

    诗词文章繁衍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在那个灿烂的文明,几千年文学史上,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没发生过?什么玲珑心思的天才不曾诞生过?

    满场轰动不知多久,终于渐渐歇止。

    龙剑及冲许易抱拳道,“问情郎果然不凡,不过,此诗仿得极为仓促,算不得佳作,和问情郎以往的才情,似有不符,虽胜了文斌和樊星云,但还配不上我的两心知。”

    龙剑及敢拿出两心知来赌,根本就没想到许易会赢。

    因为他的颠倒诗,根本就不可能在短短半盏茶时间复制,许易只要做不出来,不管他和文斌、樊星云的比斗,分不分得出胜负。

    问情郎的名号,便不攻自破。

    可现如今,许易竟然真的在半盏茶内做出来了,更麻烦的是,樊星云和文斌上来就怂了,如此一来,局面就尴尬了。

    但不管怎么说,他真不想将两心知赠与许易,可众目睽睽,他也不好直接收回,总要说些场面话来。

    “仓促之际,的确质量不高。”

    许易微微笑道,龙剑及心头一喜,接道,“已然不凡,已然不凡,龙某写就此篇,也花了一个时辰。”

    事实上,他不知憋了多少日夜,才勉强弄出这么一篇来。

    岂料,许易接下来的话,便叫他彻底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