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下岗判官再就业 > 第173章 番外二

    半夜,张宅,依旧鸡飞狗跳中。

    “我还是觉得让蚕豆和菀菀去参加这个什么国际学校的夏令营不太妥当。”

    张庶虽然这么说,还是拗不过陆寒,两个人一起协作,给蚕豆收拾换洗的衣裳。

    “嘿,好不容易抽中了大奖,不去白不去嘛。”陆寒是小家子出身,为人鸡贼,有点儿爱占小便宜。

    上次带着蚕豆出去遛弯儿,正赶上家附近的商贸中心在举行国际学校家长体验活动,陆寒那天好死不死穿了个one-off套装,蚕豆被张庶宠得一向都是帝都名少的打扮,就被主办方误认为是条大水鱼,生拉硬拽着去抽了个奖。

    张庶有点儿阴谋论,一直都觉得是人家故意让他抽中了一等奖,放长线钓大鱼,好让蚕豆念他们的学校,一年学费就是八万美元。

    张庶不是心疼钱——反正他们家花的是纸钱,只不过以蚕豆的知识储备,就算谢耳朵来了也教不会他什么啊,这个智商,基本上可以告别人类教育了。

    “你说的都对,不过这次抽中了亲子游,买一送一,不去白不去,蚕豆和菀菀也挺长时间没有在一起玩儿了。”陆寒平时虽然对蚕豆挺严厉的,但是说到底其实比张庶的性子软,张庶虽然疼爱蚕豆,原则上的事情决不让步,一般都是陆寒从中和稀泥,维持家庭内部的和谐。

    “让菀菀去合适吗?不是说亲子游吗?”

    “没事儿,菀菀的个子那么大,就说是哥哥吧,虽然说是亲子游,但是上面写着呢,需要一位成年亲友陪同就可以。”

    确实,虽然菀菀的内心是个婴儿,但是表面看起来跟纨贝勒和陆寒都差不了几岁,陆寒比起他来看着还面嫩一点,毕竟是停留在十七岁的相貌上,虽然他十七岁了一千年,但是那张脸依旧该死的洋溢着虚假的胶原,唔,天猫新风尚不知道腊梅打折不打折……张庶心里暗搓搓地想到。

    “你在想什么呢?”陆寒很不会挑时候地把一张嫩脸贴了过来。

    “没什么,今晚你睡书房吧。”

    “卧槽?!为什么啊?不公平啊……”

    陆寒在书房里干嚎了一个晚上,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忽然被打入了冷宫,也完全不知道张庶把他打发走了之后,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去敷了个小黑瓶的面膜。

    ……

    “蚕豆,要听老师的话,知道吗?还有……”

    在国际学校的校车外面,张庶正在对蚕豆进行临行前教育。

    “好好照顾菀菀。”张庶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我造!”蚕豆挺起了小胸脯点了点头。

    阴胎的成长速度比一般的小朋友快一些,蚕豆实际上还不到两岁,但是看起来已经是学龄前小朋友的模样了,小身子长的很结实,头小小的,肩膀倒是挺宽,脸上斯斯文文的跟张庶有七八分相似,身材比例倒是很像陆寒,一搭眼就知道长大了肯定是个宋仲基。

    菀菀在旁边等候着,安静如鸡,因为金文玲和纨贝勒恶趣味,小孩儿基本上不是穿黑西装就是蓝色帽衫工装裤,走到哪都自带cosplay场景,有不少年轻的孩子妈妈隔着校车的车窗一个劲儿地看着他,七嘴八舌地小声议论着这个小帅哥,不知道她们如果发现自己yy的对象是个婴儿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校车终于发动了,菀菀抱着蚕豆坐在了同一个位子上,旁边是个年纪不大却打扮得挺成熟的小姑娘,一个中年女士抱着她,两个人可能是祖孙的关系,时不时地打量菀菀和蚕豆两眼。

    因为上次陆寒带孩子出去惹了麻烦的关系,张庶这回也明白出门在外不能露白的老话儿说的没错,特地去优衣库给两个孩子买了平价舒适的衣服和装备,只求干净整洁,适合户外运动就好,不过以菀菀的气场,还是把一件普通帽衫穿出了国际大牌的节奏,毕竟亲爹是影帝,遗传基因碾压全世界99.999999%的人类。

    “哎,你叫什么呀?”

    隔壁的小姑娘虽然吃穿用度都挺高档的,但似乎有些缺乏教养,一上手就推了蚕豆一把,小孩儿正在跟兜儿里的麻薯较劲,没注意,被女孩子不小的力气推了一个踉跄,手里的麻薯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蚕豆气定神闲,从菀菀的膝头爬了下去,捡起麻薯在唇边吹了吹,一扬脖子,吃了。

    相比之下,菀菀就没有那么高深的道行,他立刻别过头去,楞呵呵地瞪着那小女孩儿,因为逆光的关系,女孩子一抬眼,恍惚之间觉得菀菀的眼中红光崩现,他的脸冷酷俊美,可是在几岁的孩子眼里,活像个吸血鬼的模样。

    小女孩儿哇地一声就哭了。

    “哎哎哎,你干什么欺负小孩子啊?”

    中年妇女看见孙女儿哭了起来,马上就不干了,扯起嗓门儿大喊大叫了起来,听口音好像是煤山人,怪不得只有小姑娘打扮时髦,这位女士自己却穿得像个土大款,可能儿子是开小煤窑的,把父母和子女安排到了帝都生活,车上的其他家长窃窃私语,纷纷猜测着。

    “这位女士,很抱歉,我哥没有恶意,他是个智障,眼神儿就那样。”

    蚕豆很有礼貌,慢条斯理地说道。

    “菀菀……不是……”

    “给我闭了,妈的智障。”蚕豆附在他耳边悄声说道,还在微笑着看着那对祖孙,似乎只是在跟自己的哥哥说悄悄话撒个娇什么的,阳光少年,眼神忧郁。

    “唔。”菀菀唔了一声,低下头安静如鸡。

    “对不起啊,小妹妹,我的麻薯分给你一颗吧。”

    蚕豆笑得像个小暖男,从兜儿里掏出了一颗带着包装的麻薯,递到了小女孩儿的手里。

    “别!”菀菀刚喊了半句,忽然被蚕豆暗搓搓地掐住了大腿,后半句好像公鸡打鸣儿时被人掐住了脖子,直接没音儿了。

    “哼,你哥真小气。”

    女孩子可能生活条件很好,但是被父母教育得却不怎么样,还是挺爱占小便宜的,剥开了包装纸就把麻薯放进了嘴里。

    那中年女士看是个孩子给的,也没在意,由着她吃了进去。

    “会……死吗?”菀菀刚才吃了暗亏,学乖了,很低的声音跟蚕豆咬着耳朵。

    “不会,会不舒服,放心,检查不出来。”蚕豆话音刚落,小姑娘就捂着肚子乱滚了起来。

    ……

    妇幼医院。

    “就是这个熊孩子,给我孙女吃了一个麻薯,人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医生,你一定要替她主持公道,把这个投毒犯给抓起来!”

    中年妇女的最后一丝矜持也没有了,在医院的走廊里抓着医生大喊大叫,丝毫没有顾及到医院里不可以大声喧哗的社会良俗。

    一车人都很无语,原本高高兴兴去露营的,没想到被这位大姐哭着喊着都给弄到了医院里,说是要让大家替她做个见证,实际上谁也没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妈妈带着孩子参加活动的,一群颜狗当然自动地站在了菀菀他们一边。

    “这位太太,您别激动,我们正在替小朋友检查,应该很快就会出结果的。”

    “医生,洗胃吧。”蚕豆忽然说。

    “这样比较快一点,也不耽误大家的时间。”

    “这位小朋友说的对。”

    “是啊我们还要赶时间,而且洗胃确实又快又安全的。”其他的孩子家长也都纷纷复议。

    菀菀盯着蚕豆看,不说话,心里有点儿怕他,他从小就觉得蚕豆不是好惹的,他爸也说过,陆寒一家子都是鸡贼,就算以后长大了要处对象,也得多长个心眼儿。

    可是菀菀觉得纨贝勒对金文玲就不留什么心眼儿,不过也有可能是他根本就缺心眼儿。

    “那……好吧。”

    医生其实通过初步检查并不觉得女孩子是食物中毒,所以有些犹豫着没有马上洗胃,毕竟大人都挺受不了的那种感觉,小孩儿就更不用提了,但是现在既然家长也点头了,自己没必要冒险耽误救治的时间。

    过了一会儿,处置室里响起了小女孩儿杀猪一样的嚎叫,和医疗器械被打落在地上的声音。

    又过了一段时间,医生出来了。

    “不是食物中毒,实际上您孙女胃里只有几个小时之前吃下的早餐,没有什么问题。我们认为腹痛是神经性引起的,至于原因还需要再做进一步的检查。”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亲眼看着小孙女吃下了那个熊孩子给的麻薯,你们也都看见的啊。”中年女士不可置信地说道。

    “哎,大姐,您可别这么说,座位那么高,我们怎么看得见啊。”有个孩子妈妈马上就站出来反驳她。

    “就是,不会是想碰瓷儿吧?昨天微博上不是还说了吗?有个大妈碰瓷小孩子开的电动车,真是什么人都有。”

    “这位女士,现在医生已经说明不是投毒案了,我们没有权力控制这位小朋友的人身自由,如果没有别的问题,我们现在就撤警。”被大妈打电话叫来的警察叔叔也有点儿莫名其妙,觉得这女人可能是被害妄想症,说明情况做好笔录之后就撤警了。

    “既然没什么事,其余家长请跟我回到车上去吧,大姐,那您就辛苦点儿,留下来照顾孩子,希望我们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带队老师一看事不关己,立刻高高挂起,带着一票小朋友和家长回到了校车里,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大妈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老师心里也着急得很。

    “哎,你们不能走!熊孩子不能走!投毒犯!”

    大妈可能是怕儿子媳妇怪她带不好娃儿,收回帝都的房子,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一把扯住了蚕豆的书包,把小孩儿往后拽了一个踉跄。

    “住手。”

    她的手腕立刻就被菀菀给握住了,他的力气并不大,但是中年女士立刻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点儿都动弹不得。

    “你的孙女没事,一会儿就好了,明白吗?”

    菀菀低声下气地说着,他的眼内红光崩现,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显得冷酷而迷人,远远的看过去,好像只是在劝慰那个女士,并没有半点儿粗暴的举止。

    “明白了……明白了……”

    中年女士的瞳孔倏忽放大,机械地点了点头,重复着菀菀的话。

    “没事了,我们走吧。”

    菀菀把蚕豆抱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返回了校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