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本王知错了 > 第119章 归去(大结局)

第119章 归去(大结局)

    有魏延曦挡在这里,影一他们那边轻松了许多,分出几个来帮王爷阻挡禁卫军,两人守着王妃乘坐的马车,剩余两人便护着城门,一旦发现有人靠近便毫不留情的一剑捅了。

    只是禁卫军的士兵源源不断,陆寮更是借着其他士兵与魏延曦纠缠之际硬挺着往城门这边靠。敌我悬殊,打的时间越久就越危险。

    影卫们焦急万分,眼看着护城桥就快要被全部放下了,只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庞大的嘶吼声,顺着看去,竟是东西护城军都来了!

    魏承天这次真是下了死心,坚决不放魏延曦和齐遥清出城。

    人数悬殊越来越大,影卫这边人心惶惶,只能咬牙看着护城桥一点点落下。

    “王爷,可以了!”

    等终于快落到底的时候,隐一朝魏延曦大吼一声,所有影卫开始急速抽身朝城门这边靠拢,魏延曦亦是一剑划过,甩开纠缠着他的若干士兵,飞身朝马车快速掠去。

    空气被划破,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正快速从魏延曦身后飞来。齐遥清正撩开车帘急切的等着魏延曦回来,见状瞳孔一缩,想也不想的大喊道:“王爷,小心身后!”

    魏延曦耳聪目明,自然早就感受到了,他翻身一转,与那东西擦身而过,反手抓住。待回到马车后低头一看,竟是一支顶头乌黑发亮的箭矢。

    这是淬了毒的箭!

    魏延曦眉头紧锁,死死盯着手中那支箭,半晌未语。

    没想到,魏承天……竟是真的打算要他的命!

    他手上的东西是什么齐遥清并非一无所知,联系上他的表情,一时间竟是不知说什么好。

    皇上做了那么多错事,可直到他们要离开前夕,魏延曦还是写信嘱咐梁威,要击退北狄,保住他皇兄的这片江山,可魏承天……魏承天他竟是全然不顾多年的兄弟情义,咬了牙要杀魏延曦!

    天家无亲情,果真一点都不错!

    齐遥清快速的想着安慰的话,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觉得喉咙干涩,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安慰有什么用?事实摆在眼前,只怕魏延曦的心已经彻底凉透了。

    “皇上有旨,雍王魏延曦与其王妃齐遥清抗旨不从,一律就地射杀!皇上有旨,雍王魏延曦……”

    不远处传来护城军首领的喊声,魏延曦冷哼一声,竟是一下子把手中的毒箭折断。

    “王爷……”齐遥清咬咬唇,却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马蹄声越来越近,只听见那位姗姗来迟的护城军首领大叫,“禁卫军闪开,放箭!”

    “王爷,我们现在是不是冲出去?”隐一趁乱飞身至马车边,问魏延曦。

    若是不走,那就是被抓回去面见圣上,然后赐死的结局,若是走,他们毒箭一放,生还的可能也不大。

    魏延曦也在犹豫,可就在他微微张口,正欲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听见护城军中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众人望去,只见护城军的马匹全部癫狂了一样嘶鸣乱跳,将上头骑着的卫兵甩到地上。而马群中闪过数道暗灰色的影子,很快便聚成一片。

    “他们是……”

    “暗卫!”

    魏延曦不知道他们是谁,但齐遥清却是眼前一亮,欣喜的拽住他的衣袖道:“是腰子,腰子把首辅府的暗卫都派来了!”

    那些暗卫手中掌握着能让马匹癫狂的药,只那么一洒,便让护城军溃不成军。

    “王妃,主子托属下给您带一句话,您与王爷只管走,有他在,京都便没人能拦得住您!”

    暗卫首领正是当初朱耀紫借给齐遥清那三个人之一,他高声对马车的方向喊着,齐遥清只觉得眼睛一涩,生生将泪忍回去。

    果然,无论何时,腰子都是坚决站在他这一边的!

    “王爷,我们走!”

    他有些哽咽的转头跟魏延曦说道。朱耀紫敢派首辅府的暗卫来帮他们便是有违圣命的,这份二十年的情谊他齐遥清无以为报,只盼今生有幸能再见他一面,得知他安好,也不枉今日在鬼门关走这么一遭了。

    “隐一,我们走!”

    魏延曦很快便反应过来,做出决断,低沉的声音在夜空中响起,影卫们得到命令,纷纷上马,护送着马车朝城外疾驰而去,而身后的城门内,护城军成为一盘散沙,根本没本事再拦人。

    有几个禁卫军的兵士跑到陆寮身边问他是不是还要追出城去,陆寮只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没有回话,忽然掀起衣袍跪地,朝城门方向恭恭敬敬的叩了一首,然后头也不回的骑上马朝皇宫方向奔去。

    人没能拦住,他愿意独自接受圣上的惩罚。

    “果然……被逃掉了啊。”

    崇明殿内,魏承天听完陆寮的汇报,低效一声,叹道。

    “皇上,您看……可要下通缉令?”

    身边,季宏的声音有一丝颤抖,上前恭顺的弯下腰问道。

    “通缉令?”魏承天眉毛挑了挑,“家丑不必外扬,更何况是皇家的丑闻,算了,压下吧,日后谁都不必再提。”

    季宏闻言松了口气,顿了顿,却又忍不住问:“可是皇上,老奴不明白,您若是想要雍王妃的命,早在雍王爷回来前就可以取了,却为何……为何一直拖到如今生变呢?”

    魏承天听完轻笑一声,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慢慢从龙案前站起身,负手朝殿外走去。

    “为什么呢,朕也说不准,兴许只是因为不想见他再重蹈朕的覆辙,心软了吧。”

    说到这里,他有些好笑的摇摇头,几乎是自言自语的叹道:“今日朕本来便想着,要么让他们做一对同命鸳鸯,九泉之下再相见,要么便让他恨我恨得彻骨,这一生……都别再回京都了……”

    年轻的帝王抬起头,看了眼漆黑的夜空和其中高悬着的明月繁星,喃喃发问:“淑冉,你说,朕做的对么?”

    耳边静悄悄的,只剩下风声刮过……

    与此同时,京都城外,月色下的官道上正有一架不起眼的马车快速驾驶着,周边有数个几乎与夜色融在一起的黑衣人相护。

    魏延曦撩起马车壁上的小帘子,看了眼外头越来越荒凉的平原,唇角微微扬起一抹笑意。

    “遥清,我们走了,从此以后四海为家,再不回京都。”

    对面,大难过后的齐遥清也是放松了许多,见魏延曦这样好兴致便也跟着凑过去看了眼,对他浅笑道:“是啊,四海为家,八方游学……呵呵,兴许还能遇见老师,这是一直以来的梦想。”

    “遥清,跟着我,你可觉得委屈?”

    虽然明知齐遥清的答案,但魏延曦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委屈?”齐遥清瞪大眼看他,“为何会委屈?若非王爷,我恐怕都无命活到今天。倒是王爷,因为我丢了王位,丢了军队,从此成为庶民,王爷可觉得悔过?”

    被他这么一反问,魏延曦笑了,“悔,自然是悔过的,不过……”

    他看到齐遥清脸上一瞬间凝重起来的表情,伸手将他揽进怀里拥着,这才继续道:“不过我悔的并不是丢了王位,成为庶民,我只悔自己回来得迟了,让你一个人受了那么多苦。”

    “王爷……”

    “誒,怎么还叫我王爷?”魏延曦伸手刮了下他的鼻梁,宠溺一笑:“该改口啦。”

    齐遥清愣了一下才明白魏延曦在说什么,脸颊腾起一片绯红,咬了咬牙,轻轻唤了一声:“延……延曦……”

    “嗯,不错。”魏延曦满意的点点头,却并不满足,“还有呢?”

    还有?还有什么?齐遥清不解的看着魏延曦。

    魏延曦不悦,“除了我的名字,你还应该喊我什么?”

    齐遥清歪歪头,是真不明白魏延曦在说什么,除了名字他还能喊他什么?

    “唉,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魏延曦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瞪了他一眼。

    “当然是——夫,君!”

    一路欢声笑语不断,这样的日子还很长,足够他们用一生去慢慢品尝。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