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美人思华年 > 214|番外二

    番外二:

    那女子从穿着看,像是番邦女子,容貌不算迭丽,却也是清秀佳人,未施米分黛,进门之后,目光一下子就搜到了萧齐桓,然后便舍不得挪开,走到他身边之后,笑若春花般灿烂,挽住了萧齐桓的胳膊,声音甜美的问道。

    萧齐桓回头看了看她,亦是回以温柔的笑,与他黝黑的坚毅外形有些出入,说道:

    “来见过哥哥嫂嫂,我之前与你说过的。”

    那女子这才将目光放到了萧齐豫和宋玉汐的身上,尤其是在看着宋玉汐时,眼眸中有一种通透的感觉,然后便踮着脚在萧齐桓耳旁轻声问了一句话,萧齐桓也看了一眼宋玉汐,然后就点了点头,那女子更是一副了然的神态,这才走过来,盈盈一拜,竟像是练习过多回般。

    “拜见哥哥嫂嫂,我叫桑榆,是我家相公的妻子。”

    桑榆的话中,不乏对萧齐桓的敬重,不过这有些语病的话还是让萧齐桓不好意思的打招呼:“大哥大嫂别介意,桑榆的汉话说的不是很好,她的意思是,我是她的相公,她是我的妻子。”

    宋玉汐和萧齐豫对视一眼,萧齐豫开口说道:“你们什么时候成亲的,怎的少了我的一杯水酒?”

    萧齐桓咧嘴一笑,大言不惭的说道:“大哥就别跟我计较了,待会儿回去,咱们夫妻俩给您敬酒不就得了,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大哥又没有让我和亲的意思,那我娶谁自然可以自己做主的,桑榆单纯可爱,我愿意与她共度一生。”

    桑榆听了萧齐桓的话,满足又娇羞的低下了头,不过她显然是知道萧齐豫身份的,所以有些担心萧齐豫会为这件事而为难他们夫妻,眼中还是有点担忧之色的,萧齐豫还想说什么,宋玉汐扯了扯他的衣袖,在他耳边说了一句:“难得回来,你就少说两句。”

    萧齐豫看着她,到底是没说什么,只用手指了指萧齐桓,萧齐桓便知道这件事情算是揭过去了,对萧齐豫又是一笑,萧齐豫转身往楼梯上走去的时候,萧齐桓又对宋玉汐拱了拱手,宋玉汐故意缓了两步,对他们夫妻说道:

    “哎,这回得谢谢我吧?”

    萧齐桓和桑榆对视一眼,桑榆有些好奇宋玉汐想说什么,萧齐桓一下子就明白她的意思,却是爽朗一笑,说道:“大嫂想要咱们怎么谢?”

    宋玉汐眼前一亮,搂着桑榆的胳膊说道:“我听说边境那儿的葡萄酒很是好喝?我开了家奇货居,葡萄酒的销量很不错呢……”

    桑榆这下终于明白宋玉汐想干嘛了,回头看了一眼萧齐桓,只见他正无奈的摊手,桑榆也不是笨的,立刻回道:“大嫂算是问对人了,我家在边境就是开的酒庄,专酿各种葡萄酒,大嫂若是喜欢的话,等我回去之后,就派人给大嫂送进京城来。”

    宋玉汐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对,多送一些,人手不够我去自取,到时候我和你们大哥说一声,就用送军备的那条路,多运些,多送些,再多酿些,赚了钱,咱们五五分。”

    桑榆怎么也没有想到,从前她夫君口中的白月光居然是这副调调,要说随夫君来京城之前,她心里还觉得那白月光是很讨厌的人,可是如今一相交,竟是这样让人讨厌不起来,爽直又漂亮,再加上有那样一个大哥宠着,桑榆现在终于可以把一颗心放到肚子里了,这么说,不是埋汰自家相公,只不过,各花入各眼,她就喜欢相公那闲云野鹤般的性格,还有那直起来,可以噎死人的臭脾气。

    顿时和宋玉汐亲近了,两人手挽手上了楼,萧齐桓看着她们,顿时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当年他费了多大的心思,都没能让宋玉汐对他亲近,可如今桑榆不过三两句话,两人就跟十多年的知己一般,果然感情这东西,也分性别呀!女人的友情,真让人难以理解。

    不过,他在回来之前,脑海里还在想着一些其他事情,桑榆是个好女孩,他不想辜负,但又怕自己管不住心,所以那些年一直躲在边关,不敢见她,可如今见了,心里的那个坎儿终于过去了,欣喜的发现,自己对她已经没有了从前那种执着,就像是多年的好友见面般,脑中想着无数回尴尬,可真当见了,也就没那感觉了,朋友还有朋友,兄弟还是兄弟。

    萧齐桓和桑榆回了王府,萧齐豫和宋玉汐打算步行回镇国公府,两人这回也是因为镇国公大寿,才得以从宫中忙里偷闲跑出来两日,昨日寿宴过后,今儿一天都在外面,宋玉汐就像是脱缰的野马般,再不肯回去,总要让她玩儿的高兴才行,和萧齐桓他们夫妻吃完了饭,萧齐豫干脆拉着宋玉汐在大街上消食,后面跟着护卫和马车,幸好此时夜已深了,街上没有多少人,所以他们这阵仗倒也没有引起旁人的侧目。

    “这事儿还是不能就这样算了,好歹他也是个王爷,就算我不打算让他政治联姻,可娶谁总要知会一声吧,他倒好,一声不响的就成了亲,还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吗?”

    萧齐豫捏着宋玉汐的手说道。

    宋玉汐还在心里盘算着从边关运送葡萄酒回来到底有多少利润,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回头看了看萧齐豫,说道:“那你想怎么样?人家夫妻好好的,你还想拆了不成?”

    萧齐豫冷哼一声:“拆了又如何?”眼睛盯着宋玉汐,就知道她先前是心不在焉的,惩罚一般捏着她的手到胸前。

    “拆了……你就是混蛋!”宋玉汐挑衅般对上他,说道:“萧齐桓多好呀!身为王爷,自己成亲,都没让国家负担什么,没动用你国库里一分银子,没给国家和人民造成损失,你凭什么拆散呀!再说了,我觉得桑榆不错,配你萧齐桓挺好的,你说,你要是拆散他们是不是混蛋?”

    萧齐豫被一连串的话说的哑口无言,干脆停下了脚步,居高临下看着宋玉汐,眼神如刀,宋玉汐却是不怕,踮着脚,攀着他的肩膀和他对视,还挑衅的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然后手就被萧齐豫给抓住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别闹,大街上人看着呢。”

    然后,两人就十分有默契的笑了起来,萧齐豫将宋玉汐拥在怀中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道:“你这道理倒是新鲜,不过也对,他也没让我费神,我就大人大量,不和他计较了。”

    宋玉汐在他的手掌心刺了刺,然后看见一个还没收摊的馄饨摊儿,一下子就甩开了萧齐豫的手,往馄饨摊儿奔去,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就对萧齐豫招手,萧齐豫过去之后,坐下说道:

    “这刚吃晚饭,你不是又饿了吧?”

    宋玉汐摸摸肚子,说道:“好像最近特别容易饿……嗯,其实也不是饿,大概是馋了吧,好久没吃这个了。”

    说着话的功夫,馄饨就端了上来,色香味俱全,宋玉汐给萧齐豫加了香葱,送到面前,萧齐豫却是摇头说道:“不吃了,再吃就积食了,你也少吃两个,待会儿晚上睡不着,我可有事做了啊。”

    对于萧齐豫的好心‘提醒’,宋玉汐以翻白眼回应,不过很快就被美食吸引,埋头吃了起来,刚吃过晚饭的她,居然连吃了两碗,还不带打饱嗝的,还想吃第三碗的时候,终于吓坏了萧齐豫,将她给拉走了。

    回到镇国公府之后,萧齐豫去书房和宋逸说了一会儿话,回到雨桐院中,看见宋玉汐又在吃林氏桌上的点心,给林氏问了好,就把宋玉汐给拉扯回房了,洗漱过后,歇到床上,宋玉汐倚靠在萧齐豫的肩膀上,说道:

    “夫君,咱们能缓两日回宫吗?我还有好些地方没去玩儿呢。”

    萧齐豫抚着她的香肩,看着上方的承尘,说道:“不成,宫里政务积压,两日已是极限,乖,等再过两个月,岳母生辰咱们再回来,争取多住两日。”

    宋玉汐还是不死心,问道:“那又得好几个月呢……要不,你先回去,我再待两日?”

    她这样试探的问了一句,萧齐豫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伸手在她的臀部拍了两下,有意无意的摸着,说道:“这回不行,你跟我一起回。”

    宋玉汐翻身压到萧齐豫的身上,嘟嘴说道:“为什么呀!就两日,我待了两日后,一定乖乖的回去,好不好?”

    萧齐豫扶着她的腰肢,目光深邃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吐出两个字:“不好。”

    宋玉汐大着胆子在他的胸膛上掐了一下,萧齐豫也是不动,任她施为,宋玉汐掐了两下,见他都没反应,干脆将范围扩大,又是掐,又是捏,最后变成了挠痒痒……两人抱着闹了一会会,萧齐豫就把她反压到了身下,宋玉汐做好了准备,可是萧齐豫却是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宋玉汐等了一会儿后,才问道:

    “怎么了?”

    萧齐豫在她唇瓣上狠狠的咬了两口,然后就翻过身去,淡淡的说了一句:

    “今儿算了,早些睡,明儿咱们早起就回宫去。”

    然后便将还想说什么的宋玉汐给拥入了怀中,将宋玉汐想回头问他的脑袋给拨正过去,宋玉汐总觉得有什么事儿,可是萧齐豫不说,她也没办法问,想着他总归要告诉自己的,便不去想了,闭着眼睛,很快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