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绝品贵妻 > 其六、终

    尽管阿离已经长大,长成一个将要十五岁的少年,然他每一次发病,朱砂依旧如他还是幼时那般将他搂在怀里。【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对于这个儿子,她亏欠太多太多,加上阿离自小以来都很是乖巧听话,是以每次看他难受,朱砂总觉心痛难当,恨不得自己能为他承受全部的折磨与疼痛。

    年幼的阿离很喜欢朱砂温暖的怀抱,不过近些年来,小家伙慢慢长大,知道了害羞,虽然很喜欢娘亲的温暖,但也知自己长大了不当再这般由娘亲抱着以免让人笑话,是以每每朱砂要抱他时他总会红着脸说自己不打紧,可朱砂又怎会听他的话?

    自然而然的,阿离此时也正被朱砂抱在怀里,躺在床榻上由朱砂抱在怀里。

    服了药后的阿离似乎倦极,在朱砂的怀里沉沉睡了去,而即便阿离已经睡着,朱砂依旧不舍松开手将他放躺到床榻上。

    发病时的阿离浑身发寒,冷得可以,所以从幼时起他就很喜欢朱砂温暖的怀抱,就算他早已不会像儿时那般冲朱砂撒娇讨抱抱,但朱砂身为母亲,又怎不知孩子心里想要的是什么。

    阿离在朱砂怀里睡着了,小棠儿不吵也不闹腾,只是拿了一张小凳坐在床榻前安安静静地与朱砂一同陪着阿离而已,乖巧极了,她将脑袋搁在朱砂的腿上,小手握着阿离冰凉的手,坐着坐着也睡了过去。

    朱砂这才伸手轻轻抚抚小棠儿的脑袋,一如以往每一次阿离发病一样,就这么坐着抱着他,直到他睡醒。

    君倾曾几次让她不要这般,但朱砂不听,非坚持这般不可,君倾便也无法,只能由着她了,他直到她是太心疼这个儿子,他又何须再多言。

    现下朱砂与小棠儿在屋里陪着阿离,宁瑶则是在厨房忙活,小白站在厨房门外看她好一会儿,宁瑶走过来将他推开,他便乐得走开了,与君倾还有续断公子一同坐在院子里。

    小白将一块甜糕丢进嘴里,咽下后一脸严肃地问君倾与续断公子道:“小阿离还要多久才好?”

    “没有你的血,自然要慢。”君倾慢悠悠喝茶,连说话都是慢悠悠的,“还要再一个十年。”

    小白拧了拧眉,“我倒是愿意给我一半的血去救小阿离,只不过如今的我,就算放光我全身的血给小阿离,也没有用。”

    他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狐妖小白,如今的他不过平凡人一个,他的血,再无用处。

    君倾无动于衷,续断公子先是诧异地看着小白好一会儿,而后才温温浅笑道:“不过是年月久些而已,阿离如今的情况较以前来说已好了很多,或许也用不到再一个十年便能如常人一般了。”

    小白盯着续断公子看,只听续断公子又笑道:“白公子大可放心,小生在这儿,断不会让阿离有事的。”

    小白捏着下巴,哼了一声,道:“哼,就暂且相信你吧。”

    续断公子只笑不语。

    君倾在这时候忽然插话对续断公子道:“阿离的事情先不说了,隔壁你那儿这会儿不是缺人手?安排小白去你那儿做活吧。”

    “白公子要到小生那儿做活?”续断公子怔了一怔,而后笑道,“怕是白公子会做不习惯吧。”

    “做不习惯也得习惯,不然他娶媳妇儿我养着?”君倾将茶盏放下,看了厨房的方向一眼。

    从厨房的门窗能看见宁瑶在里边忙碌的身影。

    续断公子也循着君倾的视线望去,而后也明了了。

    小白哼哼声。

    “这倒是有道理。”续断公子浅笑,“不过让白公子到我那儿打下手,只怕是屈才了。”

    “哟,这话夸我哪?我爱听。”小白笑眯眯的,同时伸出手在续断公子肩上啪啪拍了两拍,昂了昂下巴,道,“老子就勉强委屈委屈在你那儿做活吧,不过先说好,工钱你要给我加倍。”

    续断公子笑着摇摇头,“我说君兄,日后你还是莫给我介绍人了,怕是这样的人再多两个,我就要养不起内子和小扇儿了。”

    “小扇儿……”小白又捏了捏下巴,一脸不相信地盯着续断公子,“就是方才的那个梳着双辫的小女娃娃?真是续断你的闺女儿?”

    “若非如此,白公子认为还有谁个女娃娃唤小生做爹爹?”续断公子总是温和笑着。

    “……”小白将下巴捏得更用力了,“连续断你这么个我认为会孤独终老的人竟然都有闺女了,那我岂非是最末尾的那个了?”

    “嗯。”君倾微微点点头,“若非青茵又怀了身子快要生了,这瘸子那儿也不会缺人手了。”

    “青茵?”小白拧了拧眉,“这名字听着似乎有那么一点耳熟,喂,你俩欺负我这些年不在什么都不知道,总说些我不认识的人是吧?”

    小白说完,愤愤地瞪了君倾与续断公子一眼。

    君倾视而不见,只又接着道:“青茵就是一直在这瘸子身边伺候的那个姑娘,五年前嫁给了君华为妻。”

    “……!?”小白猛地一眨眼,“小华华!?我的小华华也都已经娶妻生子了!?”

    “嗯,娶妻生子了,如今就快要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君倾一脸淡漠地补充,“还有,君华不是你的,他的妻子可是能轻而易举地打死如今的你的。”

    “……我不信小华华居然是两个孩子的爹了!”

    “呵呵……”续断公子听着小白的话轻轻笑出了声,道,“白公子你别不信,白公子可还记得小生身旁那个少年?”

    “干嘛?欺负我老了记性不好?”小白等着续断公子,“老子的记性可还是好得很,不就是那个哑巴少年嘛?”

    “正是。”续断公子微微点头,“那孩子三年前也已成家了,更何况是年长他许多的君华呢?”

    “……”小白眸中的不服更甚。

    君倾又加一刀:“总之,这里你年纪最大,可你的孩子生出来注定当小妹或者小弟。”

    “小倾倾!”小白咬牙切齿。

    君倾充耳不闻,翘起腿,靠到椅背上,悠哉悠哉地喝茶。

    续断公子一直浅笑着。

    这日的秋阳很温暖。

    *

    小白成婚那日,天很冷,且还飘起了毛毛细雪。

    但君家小院却很热闹红火,尽管只有屈指可数的十来人而已,但是小娃娃们都占了半数。

    朱砂在屋里帮宁瑶梳妆,续断公子的妻子燕燕及青茵在厨房里忙活,阿离领着一群孩子在院门外闹腾,剩下的几个大男人则是被撵到隔壁续断公子那儿去了,道是不到时辰不准过来。

    小白一身大红喜袍在身,正昂着下巴笑问面前的三个男人,“怎么样,我今天这副打扮够不够英俊?”

    君倾只是默默喝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小白直接放过君倾不理,转而问续断公子道:“我的小老板,你说。”

    续断公子微微一笑,夸赞道:“白公子自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就差直引得人神共愤。”

    “呵呵呵呵……”小白得意地将下巴抬得更高,“这话我爱听。”

    “噗——”怀里抱着堪堪满月的儿子的君华忍不住笑出了声,小白立刻转头瞪他,“小华华,你笑什么,难道你认为我不够英俊?”

    “不不不,不是。”君华忍着笑。

    “那你笑什么?”小白愤愤地等着君华。

    “我是笑,笑——”君华说着,抬手指了指小白背上的红绫大花,憋着笑道,“我是笑白公子的大红花,那是挂在胸前的,不是背在背上的啊。”

    小白立刻转头瞪向悠哉喝茶的君倾,恼道:“小阿倾!你告诉我这花是背在背上的!”

    “我说过吗?”君倾轻轻眨一眨眼,竟是一脸无辜莫名的模样,“我怎么没记得我说过?”

    小白又转头去瞪续断公子,“你这瘸子为何也不告诉我我戴错了这玩意儿!?”

    小白说着,将从背上扯下的大红花直往续断公子面前凑。

    续断公子无辜笑道:“白公子可没有问小生啊。”

    “……”小白咬牙切齿,一边将红绫编花挂到自己胸前边气鼓鼓道,“哼,你俩小样儿是想等着看我的笑话是吧,偏不如你们的意!哼!”

    就在这时,小扇儿牵着一个四岁左右大小的小女娃娃跑过来,还未进院门就先开心地大声叫道:“爹爹爹爹,倾伯伯华叔叔,砂砂娘和娘亲叫白伯伯过去和新娘子拜堂了哦!”

    小扇儿说完,拉着那小女娃娃转身就蹦蹦跳跳地跑了。

    君华见状,忙冲上前去,着急道:“小扇儿小扇儿慢着些跑,妹妹可跟不上你啊!”

    感情那小女娃娃是他闺女。

    君倾与续断公子这是来到小白身边,君倾在他肩上拍了一拍,续断公子则是在他手臂上轻轻一拍,同时道:“新郎官,走吧。”

    小白笑吟吟地用手肘各撞了君倾还有续断公子一下,走出了门,走向了等待他十年之久的良妻。

    当小白与宁瑶行完最后一礼,站在君倾身旁的朱砂忽然握住他的手,抬头看他,笑问他道:“开心吗?”

    “嗯。”君倾点点头,低下头,在朱砂额心上落下轻轻一吻。

    他很开心,很满足。

    有妻儿有家有兄弟,胜过拥有全天下。

    此时在这屋里的,谁人又不是如此?

    ------题外话------

    番外全部完结,新文9月中旬或者下旬开更,欢迎姑娘们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