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农家有喜之豆腐小西施 > 第一百幸五十九章 幸福的结局(完结章)

第一百幸五十九章 幸福的结局(完结章)

    幸福的时光过得格外的快,十年的时间转眼间就过去了,年近三十的古月如今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娘了。如果说要对过去十年做一个总结的话,古月最大的成就无疑是顺利的生下了四个儿子,而她最大的遗憾就是,努力了十年也没能生出一个女儿出来。

    “娘,我大哥又逃学了。”三儿子张宇森跑到古月的书房告状。

    “什么?这个小兔崽子,看老娘怎么收拾他。”古月一听立刻把手上的笔放下,挽着袖子就奔了出去。

    “唉,娘的语言就不能美一点儿吗?真是浪费了那张脸。”张宇森边叹息边摆头,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娘长得那么美,却说不出好听的话来呢?

    张皓轩一进家门,就听到大儿子凄惨的哭爹喊娘,中间还夹杂着女人的吼叫声。看来这小子又惹事儿了,他向前迈的脚步立刻停下,并把方向从进门调整成出门,这个时候他还是不在场的好。可惜他还没有走出家门,就被身后的小儿子给叫住了。

    “爹,娘说让你抓紧进去,不然的话就永远也别进去了。”小儿子笑得甜甜,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苦得有如黄连一般,张皓轩叹了口气,将小儿子抱在怀中,向院子里走去。

    刚一进二门,就看到古月气喘不已的坐在院子中央的椅子上,而是他们的大儿子张宇木则是跪在她的面前,从他现在还在抽泣的样子看来,定是没少挨揍。这小子可是皮得很的,不打得狠些他都不会皱一下眉的。

    “要是小四儿不去叫,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进来了?”古月没好气儿的看着满脸笑意的相公。

    “看你说的,我回到家才想起来,你早上让我卖的绿豆糕给忘在车上了,刚想去取回来就被小四儿给叫住了。”张皓轩可是早有准备的,就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他才故意把绿豆糕放在车上的。

    “哼,这招都用过一百遍了,你不腻我都腻了,小四儿去把绿豆糕取回来。”古月真是想不明白了,别的男人成了亲当了爹,都会把教育孩子当成自己此生最大的事业,他可倒好完全撒手不管。

    “张宇木你又惹啥事儿了?”张皓轩见古月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要是不出面教训一下儿子,那么他自己就得被古月教训,于是他立刻选择牺牲儿子来成就他自己。

    “误信小人。”张宇木咬牙切齿的说,眼神凶狠的盯着在一旁吃着柿子的老三。

    “月儿,这中间还有事儿啊。”张皓轩故做惊讶的说,他心里十分清楚,自己的这四个儿子当中老三最聪明,他与古月的聪明不同。

    古月是想法奇特,而老三刘宇森却是计谋型的,他最喜欢的就是让老大上当,而老大这个性格冲动的小子,总是三言两语就让老三给算计了。相对于他们两个,老二就要正常一些,除了性子闷了些,倒是个省心的好孩子。而这个小四儿就是他们当中最机灵的,才五岁不到的年纪,就懂得见人下菜碟儿了。

    “哼,少在那儿装聪明,他自己逃学关老三什么事儿?”古月真是气得不行,她也知道这中间定是有老三的事儿,但是她就要让老大明白,什么事是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做,而什么事情是决不能做的。

    “娘,我真的没想不去,是老三说……”刘宇木见爹回来了,这才敢说出实情来,因为他知道爹是站在他这一边的,而且爹从来不打他们,也不许娘打他们。

    “住口,男子汉敢做敢当,做了就是做了,不要去强调理由。我说过多少次了,做为一个人,心里要明确,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看来我刚才说的话全都白说了,那好你就在这里反省好了,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起来。”古月气得起身回了房,张皓轩给儿子使了个眼神儿之后,就追了上去。

    “大哥,起来吧。”老二张宇林走过去,将大哥拉了起来。

    “你刚才怎么不帮我说话?”张宇木一副大哥的样子,老三见爹娘都走了,这才将满是柿子汁的小手擦干净,一副胜利的模样来到了大哥和二哥的面前。

    “二哥就算是帮你说话,娘也不会听的,现在你认输不?”

    “不认。”

    “大哥,你可是从来不会耍赖皮的,二哥,你说大哥是不是输了?”刘宇森笑得像个小狐狸一样。

    “嗯。”老二在老大乞求的目光下点了点头,见状老大张宇木如同那泄了气的气球一般,耷拉着又肩对老三说。

    “我认输,从明天开始的一个月,我都听你的。”说完就气呼呼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他一直都知道老三聪明,可是他就是不服气,都是一个爹娘生的,他也不比他笨。

    所以他总是想要证明,自己比他聪明,可是每次自己都会栽在那个臭小子的手里,这一次他们打了个赌,谁赢了就可以指挥那个输的人一个月。只是让张宇木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一个月被老三变成了无数个一个月,以至于到了后来,他们三个很自然的听从他的话。

    张皓轩见古月是真的生气,就上前安慰她。

    “儿了们还小,你怎么真和他们生气啊?和别人家的孩子比起来,他们算是不错的了,你看见裴世博那小子被他家的那一对双儿,气得都快白了头了?还有方仲黎家的那个小丫头,就喜欢玩那些个蛇虫鼠蚁的,咱们的孩子和他们比起来,不知道可爱多少倍呢。”张皓轩说得是他的心里话,在他的眼中,谁家的孩子也比不上他家的这四个宝儿。

    “你别说话,你一说话我就来气,这四个孩子是我自己的啊?你就不能当个严父?”古月真是气得不行。

    “月儿,家里头只能有一个严的,你都当了严母了,我当然要成为慈父,不然的话孩子们还有活路吗?”张皓轩嘻皮笑脸的说。

    张皓轩也很无奈的啊,古月的性子谁不知道?这是他没有参与孩子的教育问题,要是他参与进来,那他们两个就得天天吵,与其是那样,还不如全权交给她的好,反正她也不放心让自己来管教儿子们。

    “哼,每次都这么说,就不能换点别的?”古月很清楚自己这是在迁怒,可是多年来她早就习惯了。

    “好了,别生气了,明天可是东子大婚的日子呢,咱们一家可得乐呵呵的。”张皓轩说着,也不管现在还是大白天,就把古月抱到了炕上。

    “你干嘛啊,这天还亮着呢。”古月真是无语了,这个男人怎么了这是?

    “我想过了,咱们总是等太阳落山,所以才会一连生了四个臭小子,所以我打算白天试试,兴许就能迎来一个贴心的闺女。”张皓轩无耻的说着他自己都不信的理由,强拉着古月进行了深入而彻底的讨论。

    整个平安县的人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裴家的十四小姐终于顺利的嫁进了古家,说起她千里追夫的事迹,那真是脍炙人口啊。他们的故事不知道成就了多少的说书先生,本以为这注定是一个悲剧结尾凄美的爱情故事,谁想到他们居然跌破众人眼镜,在一个月前向外公布了今日成亲的消息。

    “娘,你这是干啥啊?这别人不知道还以为咱家办丧事儿呢。”古月见齐氏哭得死去活来的,真是看不下去了。

    “滚一边去,这大喜的日子,说什么屁话呢,快去外面吐三遍口水。”齐氏本来哭得是肝肠寸断的,听了古月的话,立刻就精神的拍她的背。

    “娘,你别再哭了,快敷敷,不然的话眼睛消不了肿。”古西将一块用冰凉的井水浸过帕子,递到了齐氏的面前。

    “唉,你说我能不哭吗?古东这个冤家总算是要成亲了,我还以为这辈子看不到他成亲呢。”齐氏的激动也是正常的,想想今年古东都二十八岁了,对于这个十七八岁成亲就算是晚婚的年代,他的年纪都晚到太平洋去了。

    古月心里很明白齐氏的苦,这么多年来,古东把豆制品作坊开得到处都是,不只是他们华夏国,就连周边的四国也都有他的产业。事业是越做越大,可是他的婚事却是一波几折,也就是裴锦秀这个丫头,换了另外一个都不行。除了胆子比天大的她,谁会追着古东五国之内的跑?

    不只不在乎外面的流言,还自己有事儿没事儿的向外界透露他们之间的小细节,让他们的事儿传遍五国四海,估计随便抓一个小娃娃都能说出一件两件他们之间的事儿。别人不说单单是古月就找古东谈过上百次,他的回答每一次都十分的统一。

    ‘姐,再我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是不会娶任何人的。’

    ‘能告诉我,你要准备啥不?’

    ‘准备一颗能够百分百爱别人的心。’

    谁都没有想到古东这一准备就准备了十年,他开始被裴锦秀算计无奈与她定下了约定,后来却小人的毁约不止没有去提亲,还跑到了宣羽去开展他的豆制品事业。他以为这事儿就算是结束了,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裴锦秀离家出走,带着丫环从此踏上了追夫之路。

    看着眼前那热闹的场面,古月的眼睛也湿润了起来,曾经那么爱吃又可爱的古西,现在是平安县里最有名的女人。她是五国之中第一个开办女学的创始人,就连皇上都封她为女学先人,现在她的女学开遍了华夏的各大城市。只要是家里稍稍过得去的人家,都会把女儿送去女学,因为在那里不只可以学到知识,更多的是可以学到技能。

    将来就算不是嫁入大富之家,也有可以生存的一技之长,这让长久以来做为男人附属品的女人,有了别样的人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女人的地位在逐渐的提升,相比较没有进过女学的女人,这些从女学出来的,要好嫁得多得多。也因为这样,越来越多的人把女儿送到女学中来,各大城市的女学都有着充足的生源。

    除了女学之外,古西名下的锦绣坊正式成为了皇宫特供绣坊,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荣誉,古西并没有变得不可一世,反而比之前更加的努力,她手下的绣娘们各个都有着自己的绝活绣法。就连别的国家也都以能买到锦绣坊的绣品为荣,更有许多的人将那些绣品当成工艺品一般收藏起来。

    而最让她骄傲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她拼死生下的一对双生儿子,他们长得不只可爱,还十分的健康。因为她先天有心悸之症,怀孕期间可说是险象环生,裴世博不只一次的让她把孩子打掉,可是她却十分坚定的把孩子保了下来。虽说她以后再也不能生育,但这对于她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因为她已经拥有了这世上最好的相公,和最最可爱健康的一对儿子。

    裴世博成为了济世堂的主人,不只如此他还和张皓轩、方仲黎开了一个保育院,专门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老人和孩子。为了让他们有事情可做,还特意开办了木器厂,刘宇森自然是厂长,刘一刀和刘二刀分别在保育的分号担任厂长一职,多年一起生活的三人,也终于分开各自生活了。

    古月的目光从古西的脸上慢慢移到了张三宝的身上,他现在是威远镖局的总镖头,全国所有的镖局都由他来管理。当年因为中毒而忘记的前事,也在后来慢慢的恢复了,画眉原本是将军养的死士,却在执行任务当中爱上了三宝。因为她身体里有将军喂他们吃下的毒而不得不把腹中的孩子打掉,后来太子的人给她解了毒,本想招她进入太子的死士营。

    她却选择功夫被废,从此成为一个普通人,就是为了留在张三宝的身边。现在他们夫妻育有一儿一女,生活得十分甜蜜,过去那个画眉随着将军的死,也跟着死去了,现在的画眉只是一个一心相夫教子的贤淑妻子。

    看完了张三宝夫妇,古月的目光落到了肖仁富一家的身上,古彩云因为生了三个孩子而身材走样,虽说不是太胖,却也是珠圆玉润的。从她的身上完全看不到当年那个自卑而懂事的影子,现在的她就是一副贵妇模样,无论是举手投足都是大家风范。

    这么多年来,她把肖仁富的儿子当成自己的儿子一般,认真的抚养着,肖振邦也是个争气的,不管是秀才还是举人,都是一次就考过。再过两天就要进京面圣了,因为他又是一次就考中的进士,若是他面圣顺利的话,说不定还会中个状元什么的呢。

    肖仁富现在不再是鱼羊鲜的掌柜了,他现在是全国最大的鱼老板,不只是自己手上有多个鱼塘,还与南方的渔民合作,开发鱼制品。国内的市场他点了很大的份额,就连周边的两个内陆国,也都从他这里进口鱼产品。而这许多的大胆设想,自然是咱们的古月提出的。

    因为是古家的大事儿,所以今天可以说是宾客云集,所有的亲朋几乎没有缺席的,就连多年来一直没有办法离开李家村的古来富一家,也出现在了喜宴之上。他们是所有人当中变化最大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多年没有回来了,他们显得处处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哪里出现什么闪失。古月可是放话了,只要他们好好表现,她就把前树村儿的房子和地送给他们,让他们可以回到故乡生活。

    十年的时间,说起来不长,可是真的经历却也是不短的时日。在这十年当中,古氏离世,她走得十分的安详,享年七十八岁。张大宝在南方的生意做得风声水起,还得了两个儿子,然而就在他最为交意气风发的时候,突然中风因失救含恨而终,享年三十岁。邢氏在听到他离世的消息当天晚上,就在睡梦中与他一起走了,这个病了半辈子人终于得到了解脱。

    张宝琳也在爹娘离世一百天后,也就是五年前被古月接到了自己家中,并把她送到了女学里学习,现在已经是个十五岁的大姑娘了。都说歹竹出好笋,张宝琳与她的爹娘完全不同,而让古月最为头痛的是,这个丫头太过于善良,几乎每天都会把自己身上的银子,甚至是衣物送给那些可怜的人。古月倒不是心痛那些身外物,而是怕哪天这丫头被人骗,于是她让小翠跟在她的身边。

    老村长的身体现在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他今天没有来,他的大儿子带着全家过来贺喜。听他的意思,老人家怕是也熬不过几年了,古月至今还记得村长爷爷当年的样子,要不是他的话,自己也不会有今天,想到那搞笑的祭祖,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干娘蒋念思和干爹刘宇森两人抱着他们的女儿,一脸幸福的坐在主宾席上,想到他们的事情,古月的心里都有些好笑。两个三四十岁的人,却像是情窦初年的少男少女一般,经过了八年之久,才在古月等人的帮助下结成了连理。于是古月的孩子们有一个比他们四个都小的小姨,这让张家的四个小子十分不满,总是趁着大人不注意的时候,欺负那个还不到两岁的小奶娃。

    坐主宾席上的还有一位不得不说的人,他是所有人当中最为威严的,就算他现在满脸的笑容,却还是有一种与在场的人格格不入之感。他就是当年的太子,当今的圣上,只是除了古月他们这些小辈儿的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只当他是京城来的富家老爷,而王氏虽说知道他是谁,却完全不加理睬,就当像不认识他一样。

    看着表情有些僵硬的王氏,古月真心感慨,这个世界太小了,谁能想到身世可怜的王氏,居然是太子的私生女。因为一些十分狗血的原因,她的命运发生的天翻地覆变化。所以王氏拒绝相认,她觉得他出现的太晚了,在她需要的时候,他没有出现,那么在她不需要的时候,又何必出现呢?

    于是这一对别扭的父女,历经十年也没有相认,今天看王氏的表现,她这认祖归宗的事儿,似乎会相当的久远。其实古月觉得,现在这样子挺好的,他们虽不能经常见面。但只要知道对方很好就可以了,以王氏的情况来说,认了亲爹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儿,这半路上出来的皇亲可没有普通百姓过得轻松自在。

    想必这其中的道理,他们两个都清楚,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只要是对于王氏来说,重要的时刻,他都会以各种形势出现地她的身旁。同样坐在主位的还有姑姑及二伯夫妇。姑姑一家自从分家之后,就举家搬到了平安县,赵大刚和古来福一起搞起了农庄,开始只是为了消磨时间的,后来却越做越上瘾。两人现在有十来个大小规模的庄子,平安县境内范是适合的地方,他们几乎都有庄子。

    别的不说,他们这几家吃的米粮及青菜,都是庄子出产,前年他们更是在平莱县卖了一座山。那里全是各种果树,明年就可以收果了,古月想到这里真心有些汗颜,她说是随口说句果脯好吃而已,没想到姑父和爹就以为她这是在为他们指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山头就卖了下来,又用不了到三个月就把山上种满了各种果树。

    因为他们两个对于这方面完全不懂,无奈之下还是王氏在某个大神级人物面前,装作无意的提了这么一提,果然不出几日就有果树方面的高手主动上门求职。这才救了他们,不然的话别说是果子了,就连那几千棵果树能不能活都是问题。这件事之后,古月痛定思痛,下定决心,以后说话一定要经过大脑。家里人太把她的话当回事儿,也是一种负担啊。

    坐在姑姑身边的是二伯和二伯娘,他们现在也与之前不同了,因为王氏的关系,他们得到了黄豆油的生产许可。现在他们不只是开豆腐房,还开了几家黄豆油坊,两个儿媳分别打理豆腐房和豆坊,而他们二老就负责照顾孙子孙女。古明古亮现在也身居要职,古明是古月所有产业的总帐房,而古亮则是全国各个鱼羊鲜火锅铺的总帐房。

    最后古月将目光看向正在和裴世博说话的张皓轩身上,这个几乎与她一起长大的男人,将自己的镖局全权交给了张三宝,除了有什么大事儿,否则别想看到他的身影儿。看起来偷懒的他,却甘愿当起了古月的副手,打理起全国二十几家的鱼羊鲜。

    “月儿,你的信。”张皓轩将一个粉色的信封交到她的手上,看着上面画着那个五彩的蝴蝶,古月唇边露出了微笑。

    她起身来到了无人的地方,将信打开,果然是钱米儿亲笑所写。信的前半部表达她如何的遗憾,这样的日子没有办法出席,后半部虽说是抱怨,但却难逃炫耀之嫌。她这个蝴蝶谷主可说是名扬五国,大家都为她的风采所折服,却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这并不影响许多青年才俊为她而倾倒,其中数大衍国的一位闲散王爷为最。

    为了让他死心,钱米儿把自己的身世合盘托出,原以为他会就此放手,却没有想到他完全不为所动。正所谓好女怕缠郎,被他缠了五年之久的钱米儿,终于点头嫁给了他,婚后的两人整日游走于五国之中的大好河山。就连两个孩子也是在不同的国家出生的,而现在她们正在齐国的最南边,没有办法赶回来的她,为此感到十分的遗憾。

    而她家王爷为了让信如期而至,更是动用了兵方的力量,这才在一个月之内将信从齐国的最南边送到了华夏国的最北边。古月完全不想知道他是如何做到这个,不可能的任务,但是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他对钱米儿的重视,对于古月来说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娘,你怎么在这儿啊?姥姥姥爷让我来找你,就要开席了。”小四儿拉着古月的手,一边说一边往酒席而去,他可是得快点,要是去晚了好吃的就被他们给抢没了。

    古月拉着小儿子胖胖的小手,心里甜甜的,她现在真的很幸福,感谢那个男生把她砸到这里。希望他也得到了属于他的幸福,看着不远处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的亲人们,古月脸上的笑纹更深了,就让他们这么幸福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