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毒妃驭邪王 > 第128章 归隐

    “岳辰,知道为什么现在你还没有娶亲,而本王已经有了王妃了吗?”欧彦皓挑眉问道。

    岳辰抱拳,声音平板又认真的说道:“因为王爷为了王妃,经常不做事,将事情都推到属下这里。属下忙得没有时间娶亲。”

    欧彦皓唇角抽搐了两下:“你这是报复?”

    “不,属下不过是实话实说。”岳辰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手下?

    “这个跟忙不忙有什么关系?”欧彦皓干咳一声,决定好好的教训教训岳辰。

    “你刚才也知道说本王的反差大了,知道为什么吗?”欧彦皓冷笑一声,得意的说道,“这女人啊,天生就心肠软,本王‘可怜一点’,王妃对本王就更好一点。你懂什么?”

    “这没成亲的人啊,就是不能理解成亲之后的好处。”欧彦皓故意的气岳辰。

    岳辰点头:“王爷说的有礼。”

    “哼,知道就好。”欧彦皓得意的说道。

    “不过,王妃是心肠软的人吗?”岳辰不解的问了一句。

    “当然了。”欧彦皓点头,“你见过没人惹她,她发飙的吗?”

    “哼,魅儿心太软了!”欧彦皓说完这个之后,又笑了笑,“尤其是对自己在意的人,更加的心软。”

    “没看到魅儿对我这么心软吗?”欧彦皓呵呵的笑着。

    岳辰无语的瞅着他家的王爷,笑得……好贱……

    真应该让王妃看看王爷这个模样,估计,王妃直接一巴掌就能拍过去了。

    “军中的事情要处理一下。”欧彦皓笑容陡然一收,沉声道,“安国公的人也渗透进军中,那些人不拔出,早晚是个祸害。”

    “想颠覆朝廷?真是痴心妄想。谁想搅乱天下,本王就要了谁的命。”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话,这才是驰骋沙场战无不胜的七王爷该有的气势。

    当然,这样的杀戮气息让岳辰感觉到熟悉。

    但是,若是非要比较的话,他还是觉得他家王爷在王妃面前那样比较好,至少像个人,不是一个只知道杀人作战的兵器。

    “属下收拾一下,这就过去。”岳辰说道。

    “谁让你过去了?”欧彦皓看了岳辰一眼,“收拾行囊,本王亲自去。还有王妃。”

    “王爷,那边的事情……您需要亲自过去吗?”岳辰皱眉不解的问道。

    那边的问题是有点多,但是,也不需要王爷亲自出马,他绝对可以解决。

    “快点解决完,江山稳定了,本王才能放心。”欧彦皓沉声说道。

    “你先收拾,本王进宫找陛下。”欧彦皓说完,直接的换了衣服进宫。

    对于别人来说,进宫还要事先的通报看个时辰什么的,对于欧彦皓,那就跟进自己王府似的随便。

    欧彦皓进了皇宫之后,并没有立刻去找欧彦清,而是到了太上皇的寝宫。

    里面伺候的太监见到了欧彦皓赶忙的行礼。

    “都退下。”欧彦皓吩咐道。

    太监宫女全都退了出去,欧彦皓这才坐到了床边,看着消瘦了不少的太上皇。

    欧彦皓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安静的坐着,坐了一会儿,见到太上皇的手指在弹动。

    欧彦皓微微一笑说道:“现在你别说不能说什么,就算是能说,我也不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太上皇的手指僵硬在半空,似乎是被欧彦皓的话给打击了。

    “父皇,难道你忘记了,当年是怎么对待我的母妃的?后宫佳丽三千,你可以不宠爱我的母妃,但是,你不能在别人对付她的时候,你不闻不问。你是我母妃的夫君,你就这么看着你的妃子被人随意杀害?你还是人吗?”

    欧彦皓质问道:“就因为太子的外戚强大,就因为,你要保住你的皇位稳妥,所以,你就任由太子的母妃为所欲为。”

    “这样的皇上,有什么存在的必要?”欧彦皓笑道,“既然你不配当皇上,就选出一个适合的人来当皇上。”

    “你不是在乎皇位吗?最后这皇位还不是变成别人的?还不是你最‘喜欢’的太子的。”

    “父皇,你失望吗?”欧彦皓心里郁闷的恶气终于可以全都说出来了。

    他忍了这么多年了。

    每一次上战场的时候,面对凶悍的敌人,他想的只有两个字——变强!

    他只希望可以让自己早日的变强,可以扳倒父皇。

    “你不就是打着那样的主意吗?想着,只要你的驾崩之后,就算是太子登基了,社稷变成什么样子,也都无所谓了,因为你看不到了,你不知道了。”

    “就算是国家亡了,改朝换代了,那也是太子的无能,与你没有半分关系!”

    “父皇,你还是如此的自私。”

    欧彦皓看到了太上皇的手指在微微的颤动,他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意:“可惜了,你有你的打算,我跟五哥也有我们的打算。”

    “有五哥在,你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你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你会知道外面的事情,你就好好的听着吧。”

    欧彦皓说完之后,起身,也不管太上皇的手指如何的颤动,转身,大步的离开。

    去了御书房之后,往椅子上一坐,拿过了桌子上的茶水,咕嘟咕嘟的灌进去半壶。

    “去看他至于说那么多的话吗?”欧彦清一边看着奏折一边随口的问道。

    “憋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可以说个痛快,当然要多说一点。”欧彦皓放下了茶杯,看着欧彦清,“别告诉我,你没有说过?”

    让父皇活着,不就是让他知道如今的天下是个什么样子的吗?

    “有太监可以传话,不用朕跟他亲自去说。”欧彦清轻描淡写的说道。

    欧彦皓直接的就笑喷了:“到底是陛下啊,就是厉害。”

    “跟他没有必要说这么多,看到他,朕的心情就不好。朕怕看他时间长了,会忍不住,直接的结果了他的性命。”欧彦清翻着奏折,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他不见太上皇不过是因为他怕直接克制不住。

    “你这性子啊,真的是亏得你装了这么多年的云淡风轻。”欧彦皓感慨道。

    “为了最后的目的,不过是忍一时罢了。”欧彦清根本就不在乎。

    只要可以达到目标,小小的忍一时,算得了什么?

    “就算是当了皇上,你是不是也忍一忍?”欧彦皓的话让欧彦清翻阅奏折的动作停下。

    将手里的奏折往旁边一放,欧彦清看向了欧彦皓:“他们是不是找你去说什么了?”

    他登基之后的行事,确实是激烈了一些,让他以前的手下担忧,他也能理解。

    “还用他们去说?我也是有眼睛,会看的。”欧彦皓轻哼了一声,“安国公的余党都处理得差不多了,你也就收敛一点。”

    “你难道不知道这全国上下很多的问题吗?个个地方都是有很多积压的事情,各种隐患不除的话,会很麻烦。”欧彦清皱眉说道。

    “肯定会很麻烦。”欧彦皓点头,“他在位的时候,什么事情是能拖就拖,拖不下去,才会找一个最不费力的方法去办。”

    就这样的处事方法,导致的结果就是,让很多的事情都是看起来解决了,其实,不过就是表面上解决了罢了。

    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让很多问题多年叠加,遗留下来之后,让现在处理起来更加的难办。

    “所以,朕只能是快刀斩乱麻。”欧彦清按了按的额头说道。

    “那也没有必要这么着急吧?才刚刚登基多久?慢慢来。”欧彦皓劝道。

    “你知道我的性子,那些事情摆在那里,我若是不处理了,整日都会难受。”欧彦清轻叹道。

    “这些年,我假意依靠在太子的身边,已经就够压抑了,好不容易可以放开手脚,你还让我放慢速度?你这是想憋死我?”欧彦清好笑的看着欧彦皓。

    “得了得了,我这好心,还被你当成驴肝肺了?”欧彦皓不耐烦的摆手,“你这样大刀阔斧的处理事情,容易留下一些恶名。”

    欧彦清笑了,看着欧彦皓说道:“老七,我等了这么多年,费尽心思的坐到这个位置,为的就是可以随心所欲,而不是听别人怎么说我的。”

    欧彦皓挑起了大拇指:“像我哥!”

    欧彦清只是笑着:“我只是不想成为他那样的皇上。”

    “嗯,肯定不会的。”欧彦皓符合的点头,“对了,过几天我要外出。”

    “怎么?有事?”欧彦清有些意外。

    “你也知道,在国都之外,安国公还有一些余党。我的人是可以处理一部分,但是有的,还是要我去处理。”

    欧彦皓笑着说道:“你都这么干脆利落的处理朝政了,我总要为你分忧不是?尽早的解决,等到以后,就更加的方便了。”

    “时间时候走?”欧彦清问道。

    “收拾收拾就走。”欧彦皓说道,“顺便带着魅儿一起出门。”

    “嗯?”欧彦清奇怪的看着欧彦皓,“你去办事,带着王妃做什么?”

    “路上顺便带魅儿游玩一番。”欧彦皓笑着说道,“我跟魅儿成亲之后,还哪里都没有去玩过,顺便了。”

    欧彦清无奈的摇头,开始“叫苦”:“我这里还有这么多的麻烦事,一件接着一件,你倒好,带着王妃跑到外面去游玩。你这个王爷,当得也太清闲了。”

    “嗯,谁让我有个有能力的兄长,我就不用操心了。”欧彦皓笑着摊开了双手,“你要知道,从小到大,我可是最讨厌麻烦的。”

    “就知道躲懒,早晚有一天你是躲不了的。”欧彦清笑着说道。

    “到那一天再说吧,我可是相当会躲的。”欧彦皓笑着起身,“哥,我先回去了。”

    “嗯。”欧彦清点头。

    “别总是看这么晚的奏折,国事重要,身体也重要。”欧彦皓并没有立刻的离开,而是嘱咐了一句。

    “到底是成亲的人了,知道关心人了。”欧彦清好笑的调侃着欧彦皓,“也变得啰嗦了。”

    欧彦皓微微的仰头:“我也就对有限的几个人啰嗦,你就知足吧。”

    “荣幸之至。”欧彦清笑着看着欧彦皓耍宝,“行了,快去吧。”

    “好。”欧彦皓微微的点头,对着欧彦清一拱手,“哥,我走了。”

    “走吧!”欧彦清笑道。

    欧彦皓这才转身离开。

    欧彦清并没有多想什么,继续的批阅奏折,朝中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他要是想快点解决,就只能这样大刀阔斧的处理。

    欧彦皓回去之后就打点行装。

    准备了几天之后,这才出发。

    一路上直奔了目的地,先是将安国公的余党全都给处置了,解决了那些隐患之后,欧彦皓则是带着林魅与岳辰游山玩水。

    至于,欧彦皓带出来的人马,也都回到了驻地,并没有陪在他们的身边。

    每日,都有人将欧彦皓的行踪传回来,欧彦清在处理完朝政之后,都会看一看。

    见到欧彦皓跟林魅去了哪里,吃了什么东西,欧彦清双眼含笑。

    他在这御书房中处理朝政,自然没有办法脱身离开,去游山玩水。

    看着欧彦清的足迹就跟看到了他自己在走似的,多少也算是个安慰吧。

    就这样天天准时送来的消息,在某一天突然的断了。

    欧彦清看着太监,问道:“今日的消息怎么没有送来?”

    太监吓得赶忙的躬身行礼:“陛下,那消息没有送来,奴才已经派人去了书信询问。”

    “嗯。”欧彦清应了一声。

    后面的话,不用欧彦清说,太监也知道要尽快的去办。

    陛下别看平日里不会轻易发火,但是做事实在是太干脆利落了。

    办事绝对是雷厉风行,眼中不揉一点沙子。

    现在让朝中的大臣可是人人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谁都不敢敷衍了事。

    别说,朝中办事的效率果然是真的好多了。

    等了几天之后,太监战战兢兢的双手奉上了一个锦盒。

    看到这个锦盒,明明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欧彦清心里陡然的咯噔了一下,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出去。”欧彦清摆手,让太监宫女全都退下。

    看着桌上的锦盒,欧彦清一个劲儿的皱眉,深深的呼吸了两下之后,这才伸手,放在了盒盖上,猛地打开。

    看到里面躺着一封书信,看着信封上熟悉的笔记,欧彦清的眉头越皱越紧。

    刚才心里的纠结全都不见了,欧彦清快速的打开了书信,看了起来。

    看完了之后,欧彦清气得一拍桌子,随后,又笑了出来,只是那笑容中带着太多的情绪,复杂得让人无法辨认。

    只是,看到欧彦清这样的笑容有着一种奇怪的心酸感觉。

    笑了半天之后,欧彦清这才打开了锦盒的第二层,看着里面的东西,重重的叹息:“老七啊老七,我计划了这么多年,最后反倒被你给算计了。”

    “有本事你躲朕一辈子,别让朕找到,不然的话……一顿罚是绝对不会少你的!”欧彦清说完,靠在了椅背上,单手捂着眼睛,低低的笑出来声。

    难怪当日辞行的时候,欧彦皓嘱咐他那么多。原来就是先跟他辞别吗?

    并非是出门处理安国公的余党,而是远远的躲开他了。

    要不说还特意的去看了看太上皇,说了那么长时间,原来,欧彦皓再次回来,就不知道太上皇还活着不活着。

    “臭小子!”欧彦清骂了一句,这声里含着太多的情绪与只有他们兄弟才知道的意思。

    ——

    “这里还真不错。”欧彦皓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寨子。

    “是吧。”林魅笑着说道,“这里不会有人发现,就算是有人发现,也过不来。”

    周围的毒雾可不是假的。

    田源以及他的族人在她的授意之下,一直在大力的培育那些毒植,此时,周围毒雾愈发的浓郁。

    这里可以说是这次弄个一方天地。

    天然的屏障,阻隔了外面人的视线。

    再加上这样的有毒雾气,让偶然误入靠近的人也会心生忌惮,长此以往,这里就会成为一处死地。

    不会有人靠近的。

    绝对是适合隐居的好地方。

    “魅儿,当初你来边境来处理那些土匪的时候,就给自己留了一个退路了?”欧彦皓笑问道。

    “当然。”林魅当然不会避着欧彦皓,“那个时候谁知道你会什么时候抽风,我当然要给自己留个退路。”

    “一个人的能力再强,也不能跟一个朝廷抵抗。”这个简单的道理,林魅还是知道的。

    直接的灭了蛮夷那边,她可以肆无忌惮的这么做,那是因为背后有一个国家在支撑着。

    个人的力量永远是没有办法跟一个朝廷对抗的。

    那个时候,她当然要考虑,直接的解决了林博源那些人之后,自己要去哪里生活。

    这里有田源照顾着,再说了,这个也是田源他们的老家。

    正好田源他们的族人被土匪给控制了,她救了田源一族的人,想来,她来这里生活也不至于被排挤。

    “你一直没告诉我。”欧彦皓郁闷了,“魅儿,你是不是一直将我当外人呢?”

    看着又开始抽风的欧彦皓,林魅一巴掌就拍了过去:“你身边保证没有你家五哥的人吗?”

    欧彦皓顺势的握住了林魅的柔荑,美滋滋的捏了捏,笑着说道:“肯定有。”

    “不过,我一直假装不知道罢了。”欧彦皓耸肩。

    “对啊,我要是告诉你了,万一被你的五哥给知道了,怎么办?”林魅理直气壮的说道。

    “不过,你也够阴的啊,就这么的摆了你五哥一道。”林魅斜睨着欧彦皓,“想不到你还这么的腹黑。”

    “魅儿,我的本事你不会才知道吧?”欧彦皓笑呵呵的说着,“好歹你的夫君也是赫赫有名的七王爷。”

    他的威名绝对是家喻户晓,这个绝对不是他吹的。

    “嗯,以前知道。”林魅点头,只不过,她的下一句话,彻底的打击死欧彦皓了,“最近你经常犯蠢,都忘了你高深莫测的模样了。”

    欧彦皓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嘴巴张了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委屈又憋闷的模样,让林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傻样儿。”林魅笑骂道。

    “见到你才变这么傻的。”欧彦皓凑到了林魅身边,求安慰。

    “五哥从小被太子的母妃下过药,他的身体有问题。平日里看不出来,但是曾经有人断定过,他的寿命也就在这几年了。”欧彦皓轻叹一声说道。

    “我当时也是无意之间知道了,就是担心让五哥知道了,他会难受,一直瞒着他。”

    “这么多年,我除了征战沙场之外,也趁着出征的机会遍寻良方。当初那个人说过,有一个方子可以解决五哥的问题。”

    “方子我是得到了,只可惜,那药材极难寻找。”欧彦皓长叹道。

    “想不到魅儿这么容易就找到了。”这才是让欧彦皓最惊讶的地方。

    “谁让那药方需要的药材都是带毒的。”林魅耸肩。

    若是其他的东西,她找起来可不会这么容易。

    但是带毒的东西,对她来说,就相当的容易了。

    只要给出大致的位置,那么,她就能准确的找到。

    “反正送过去了,五哥看到了,他一定会使用的。只要等个一年半载的话,应该会解决掉五哥身上的问题。”欧彦皓笑呵呵的说道。

    那些药材的地点,他在书信上全都写上了。

    他送去的药材用完了,五哥只要派人去找新的就好了,地点都标注明细了,很容易就能找到。

    “你五哥早就知道他身体有问题了,这么多年还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他也是不容易。”林魅轻叹着。

    现在想来,欧彦清可真的是不容易。

    不仅在太子的身边当个影子,而且还是数着日子过日子。

    “嗯。”欧彦皓点头,长长的叹息。

    “这么多年,五哥就是想着将皇位给夺过来。耗费的心力实在是太多了,我怕他的身体坚持不了最开始预测的时间。”欧彦皓皱眉。

    这么多年,欧彦清的情况,他都看在眼里,心里实在是太难受了。

    所以,他在战场上的时候,从来都不会退后,跟疯了似的立战功。

    就为了可以让父皇看到他的能力,成为牵制安国公的一个势力。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的身上,才能让五哥更好的在暗中行事。

    “魅儿到底是聪明,这么轻易就发现了。”欧彦皓笑了起来,搂着林魅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得意极了。

    这就是他的王妃,他的骄傲。

    “当初你那么的信任欧彦清,我就觉得奇怪了。等到欧彦清登基之后,他的行为就更加的奇怪了。”林魅笑着说道。

    “一般来说,同为皇子,要想结成联盟的话,不应该会有你们的那种不可摧毁的信任。”趋利避害这是人的本能,更何况是皇位这个诱惑。

    就算是欧彦皓相当的信任欧彦清,欧彦清就真的相信欧彦皓会放弃皇位吗?

    这样的猜忌,多多少少都会有的。

    而欧彦皓跟欧彦清之间,却一点这样的怀疑都没有。

    最开始,她想不明白。

    后来看到欧彦清登基之后的情况,她就明白了。

    欧彦清是真的没想要那个皇位。

    大刀阔斧的处理朝中的毒瘤,这样必然会留下恶名。

    对于一个长久坐在皇位上的皇上,是相当不利了。

    正常的做法应该是恩威并施,绝对不是欧彦清这样不管不顾的做法。

    前后一联想,就明白了。

    欧彦清根本就不想要这个皇位,而是在他的有生之年将朝中的所有事情都理顺。

    等到他驾崩,欧彦皓登基之后,让欧彦皓来当个仁慈的明君。

    恶名,欧彦清担了;美名,留给了欧彦皓。

    “五哥的打算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我也有我的打算。”欧彦皓轻笑着说道,“我只想与你轻轻松松的在一起,才不要去当什么皇上。”

    “这么累的事情,还是交给五哥来做吧。”欧彦皓得意的说道,“我可没有那个天分。”

    “你的五哥要被气死了。”林魅掩唇轻笑。

    明明是想着要将皇位彻底的处理好,交给欧彦皓的,反倒被欧彦皓给“坑”了一把。

    皇位这个重担还要落在欧彦清的肩上。

    “你还是相当的聪明的。”虽说在她的面前越来越笨了,这不过是因为爱她。

    在别的事情上,七王爷依旧是那个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鬼将。

    “那是。”欧彦皓得意的说道,“魅儿,咱们生几个聪明的孩子,怎么样?”

    “等咱们生了孩子,过几年,再回国都去,到时啊,五哥的这个皇位就是想送都没有办法送了。”欧彦皓自然是有他的打算,皇位他是坚决的不要的。

    他只要魅儿,他只要跟魅儿做一对逍遥自在的神仙眷侣。

    “随你。”林魅轻笑着,凝视着欧彦皓。

    这个男人纵然有千般计谋,万般策略,但是,对她,只有满满的爱。

    有这样一个人相伴一生,此生无憾。

    欧彦皓眼睛一亮,抱着林魅直接的回房。

    皇位那种东西,哪里有魅儿重要?

    孩子?

    过几年再说吧,他可不想要几个小萝卜头出来跟他抢人。

    嗯,明天问问魅儿,有什么药可以他服用了之后,暂时不会有孩子的。

    就这么办了!

    ------题外话------

    完结咧,完结咧O(n_n)O哈哈~最后推荐偶朋友滴美文,文字功底比偶强多咧——夜纤雪滴《种花得良缘》快十万字咧,可以开啃啦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