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农女福妻当自强 > 第三章 虐渣,生子

第三章 虐渣,生子

    她忍不住端起一杯茶水,喝了一口,平复一下心情。

    苏家真的是图谋甚大啊,一个苏梦白还不保险,又送了一个苏安河过来。

    她眉头紧紧皱起,看着苏梦白,“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苏梦白咬着下唇,神情倔强,“我娘只是苏家三房二老爷的小妾,我从小便见惯了她在嫡母手下兢兢业业的日子,从小时候起,我便发誓绝不为妾!”

    她言之凿凿,掷地有声,显然这是她发自肺腑的想法。

    安宁看着她,说道:“所以你这算是向我投诚?”

    苏梦白道:“我并不求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倘若夫人愿意为我寻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那么小女定会铭记于心。”

    这对于安宁来说,并不困难,倘若她出面为苏梦白介绍的话,有的是愿意娶她的人家。

    安宁并不讨厌苏梦白这样的人,至少她想法通透,看得清自己的身份,也没有想要算计他们的意思。比起苏梦白,反而是那苏安河让人厌恶不已。从对方经常遇到邵卿,还让邵卿评论诗文这点来看,他还真有这个心思啊。

    难道是因为她丈夫长得太好,连男的看了都会动心?还是因为苏安河本来就喜欢同性?

    安宁略一沉吟,便觉得两个都有可能。苏安河那副做派,还真的挺符合她前世看过的一些耽美文中的小受形象。安宁并不会歧视同性恋,可是对于苏安河这种觊觎她丈夫的男子,她打从心底感到厌恶。

    更令人厌恶的便是将苏安河送过来的苏家。苏家在知道她怀孕的情况下,还将两人送来,简直是恶意满满啊。

    恐怕苏家是见到蔚家一直对他们不冷不热,他们根本没办法依靠蔚邵卿这层身份作威作福,所以才打着枕边风的主意吧。他们不曾考虑到,倘若蔚邵卿真的收了这两人,怀孕之中的安宁受到的打击会有多大。或者说,他们巴不得如此呢。

    安宁的俏脸上笼罩着一层的寒霜,显示着她十分不悦的心情。

    苏梦白在旁边垂眉顺眼,没有说多余的话语。

    半晌之后,安宁开口问道:“苏安河断袖的流言,在苏家很有名吗?”既然要送人过来,肯定得送心甘情愿的人来,不甘不愿的话,哪里能够成功爬床。可见苏安河一开始就打着这样的念头了。至于苏梦白,只怕是想要利用这个机会逃离苏家。

    苏梦白眼中闪过一丝的讽刺,“苏安河,之前可是同我哥哥两情相悦。我那嫡母知道这件事后,恨极了苏安河。恰好苏家之前有人来京城,听到国公爷龙阳之好的名声,回去便提了一下。我那嫡母便说服其他人将苏安河也带上,好双管齐下。”

    “这也算是废物利用了是吗?既可以隔开他和你那哥哥,又可以利用他攀附上蔚府。”从苏梦白的话语来听,之前和苏安河谈恋爱的肯定是她的嫡兄长。

    “苏安河那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苏梦白道:“他喜欢皮相好的男子,国公爷可是大周有名的美男子,又位高权重,我那兄长同国公爷一对比,自然是云泥之别。在见过国公爷后,我便知道苏安河的心思只怕要落空。任谁见到国公爷看夫人您的眼神,都不会相信他会是个断袖,会舍得做出让夫人伤心的事情。”

    安宁听了,心中越发厌恶苏安河。不过她也不可能苏梦白说什么,她就信什么,终究得让手下人去调查一番。反正横州距离这里来回也就是十来天功夫。

    苏梦白继续道:“事实上,那嬷嬷之所以同我们一起进京,打的是照顾苏震这个举人的名号,实则是来督促我们的。”

    安宁道:“你这些天的表现恐怕那嬷嬷看在眼中,对你会很不满意吧?”

    苏梦白掩唇轻笑,笑容之中透着几分的狡黠,“不,她还夸奖我聪明呢,说我知道用这种方式要降低夫人您的戒心,还说我先讨好了你后再接近国公爷,是明智的选择。苏安河太过急功近利,反而被她训斥了一回。”

    安宁觉得苏家最大的错误,便是将事情详详细细地让苏梦白知道,这丫头卖队友卖得实在利索。只是她却可以理解苏梦白的想法,她不想为妾,但倘若她违背族内的意思,说不定到时候反倒被送给十分糜烂的人为妾,还不如隐忍下来。

    她淡淡地看着苏梦白,说道:“倘若你说的是真的,我到时候便收下你当义妹,帮你寻一个好的人家。”

    这对她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多谢夫人。”苏梦白即使城府再深,终究只是十六岁的姑娘,眼中忍不住溢出了欣喜。

    安宁见苏梦白之前事情打探得十分清楚,忍不住试探着问道:“你可知道,为何作为我那婆婆的母族,苏家却同蔚府鲜少走动?”想也知道,以苏家这种爱攀附的性子,怎么可能不会利用这一层关系?除非她那婆婆苏焕云有足够的理由,让苏家不敢登门。只是这样的隐事,随着那一代人的离去,渐渐被掩盖了。

    苏梦白略一沉吟,咬了咬下唇,说道:“这个,我曾经听我姨娘说过一二。”

    安宁原本只是试着问问,却没想到苏梦白还真的知道,她脸色严肃了几分,“你且将这事慢慢道来。”

    苏梦白说道:“当时姨母父母早逝,又有一笔不菲的嫁妆,所以在族内被不少长辈盯上。当时族长那房,甚至仗着身份,想将姨母许配给富商做小妾,这样不仅可以得到昂贵的聘礼,还可以顺理成章吞了姨母的东西。”

    安宁越听越是气愤,这苏家都是什么烂人家啊!等蔚邵卿回来,她一定要告诉他这些!

    苏梦白说道:“却不曾想到,当时的蔚侯爷爱上姨母,不顾一切,娶她为妻。那时候的苏家可吓坏了,甚至为了讨好姨母这位侯爷夫人,苏家的族长也换人了。后来苏家想要同姨母重修旧好,便派了族里的几个姑娘过来,想要交好姨母,想说她们同龄人比较会有共同语言。”

    “其中一个却贪恋侯府富贵,想要爬上蔚侯爷的床。姨母知道这事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小产了,修养了好几年后才生下了国公爷。从那之后,姨夫便不许蔚家上门,差点要让姨母同苏府断绝关系。”

    安宁脸色越发黑了下来。苏家这一代代下来,还真没什么改变啊,都想利用枕边风这一套。只怕当时苏家送那姑娘过来,也有抱着这个意思吧,毕竟她那婆婆显然怎么样也不可能同苏家重修旧好。

    从苏梦白毫不避讳将这些告诉她来看,对方还真的是铁了心要离开苏家啊。她顿了顿,对苏梦白说道:“到时候,我便让人偷偷将你姨娘从苏家带出来,如何?”

    她对苏梦白观感颇为不错,因此也愿意帮她。

    苏梦白的眼睛红了红,说道:“多谢夫人好意,只是我姨娘在一年前便去了。”

    她的语气还带着一丝的悲愤,显然这其中有什么内情。

    她嘴角勾起讽刺的笑意,“现在的我准确来说,还在孝期之内,只是世上并没有为姨娘守孝的说法。”

    安宁现在也明白为何苏梦白的一些服饰打扮都是素雅类型。她没办法明着为自己的生母守孝,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一些心意。

    苏梦白同她说了这些后,很快就回去了。为了向那嬷嬷表达对苏梦白的喜爱,安宁时不时就让人送绫罗绸缎和首饰给苏梦白。不过她很注意,都选用一些素雅的颜色,首饰大多是银饰。

    偶尔厨房做了她喜欢吃的点心,她也会送一盘给她。很快的,苏府便都知道苏梦白十分得安宁这个当家主母的喜欢。底下人见状,对苏梦白也奉承了起来。因为这个缘故,跟着苏梦白他们来的那位苏嬷嬷也不敢再对苏梦白甩脸色,态度变得殷勤。

    至于苏安河,则是同苏梦白形成了鲜明对比。蔚府的人对这位明明身为男子,却比女孩子还要矫揉造作的人完全没有好感,爱理不理的。

    安宁从苏梦白那边得到这些消息后,也没忘记派人去横州的苏家,调查一下苏梦白说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若是真的,她再将这些事情告诉蔚邵卿。

    没等调查的人回来,坐不住的苏安河已经找上了安宁。

    当然他是打着要谢谢的名义。

    说起来,苏安河能够被苏家的人选上,那相貌也的确是十分不俗,加上他行动之间,自有一股柔弱的体态,倘若现在的腐女看到,恐怕会高呼小受吧。

    苏安河在坐下之后,视线便往安宁旁边的桂圆和玉容转了转,意思是有私下的话想同安宁说。

    安宁装作没看到,把玩着一块的玉佩,神色漫不经心。

    玉容笑容甜美:“苏公子毕竟是男子,所以即使是为了我们夫人的名声着想,我们也不能离开呢。”

    等玉容说了后,安宁才淡淡道:“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就直说吧。”

    她对于苏安河这个觊觎她丈夫的人一点好感都没有。这些天,有书蓝看着,苏安河倒是不曾再见过蔚邵卿一面。按照书蓝的说法,他每日都在写那些情啊爱啊的诗词。书蓝虽然不知道苏安河的性向,却也对于这种软趴趴又造作的男子半点好感都没有。

    苏安河看着安宁身上清雅却在细节处彰显繁复的服饰和头顶精致的钗子,眼中闪过了一丝的羡慕和嫉妒,他垂下那比女子还长的睫毛,低声道:“夫人对梦白看法如何?”

    安宁微微一笑,“梦白温柔沉静,是个十分不错的女孩子。”

    苏安河一副为安宁担忧的样子,“夫人可别被梦白这样子给欺骗了,她在家中,最常用这幅姿态哄骗长辈。”想到苏梦白已经取得了这周安宁的信任,甚至还被对方所喜爱,很有可能借此被蔚邵卿收入房中,他心中便是一阵的嫉恨。他原本以为他对苏林的爱会天长地久,甚至当族长让他来京城都十分不甘愿,直到族长拿出了蔚邵卿的画像。

    只是一张画像,便轻而易举地夺走了他的呼吸。同蔚邵卿相比,苏林连他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过。在听到蔚邵卿有龙阳之好的情况下,他更是欣喜不已。苏林以前喜欢的是女子,但还不是爱上了他,因此苏安河在来到京城之前,是很有自信的。

    蔚邵卿也比画像上更加俊美无涛,他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对不起周安宁。

    他是男子,无法诞下子嗣,威胁不到周安宁这个当家主母的身份,不是吗?是他总比苏梦白好,他这也算是帮了周安宁一把呢。这样一想,在面对安宁的时候,苏安河原本那点心虚的情绪都消失了,取代而之的,是一种帮助了对方的优越感。

    安宁对人的情绪一向敏感,多少也察觉到苏安河的心思,她只在心中冷笑,面上依旧是平静无澜的样子,“梦白可没有在我面前说你坏话,只说你性格柔顺。”

    言外之意便是苏梦白说他的好话,他这个人却反过来说她坏话,高下立判。

    桂圆即使成婚了也不改性格,快言快语道:“就是,你一个大男人,比女的还喜欢说人是非。”至于苏梦白,人家说的是实话!不算说人是非。

    苏安河这样讽刺,自然过不去,偏偏又不能当着安宁的面发作,他心中暗恨。心道:等成功收服蔚邵卿的心,他定要让蔚邵卿休了这女人,让他成为全天下的笑话。

    成功将苏林这个直男迷得神魂颠倒让苏安河对自己的魅力充满了自信。

    他知道现在的自己要做的便是离间苏梦白这个情敌和周安宁的关系,连忙压下那些负面的情绪,说道:“其实苏嬷嬷他们将苏梦白送到京城,便是打着要让他成为国公爷妾室的主意。”

    安宁似笑非笑看着他:“苏震是为了会试而来,那么你呢?”

    苏安河的第一反应便是安宁发现了他的心思,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正常人怎么样也不会想到居然有人送男子过来这事。他强装镇定,说道:“我只是陪同堂兄苏震一起过来。”

    安宁哦了一声,神色淡淡的,“我累了。”这是直接下逐客令了。

    苏安河也只能离开。

    让他失望的是,他明明都点出了苏梦白的不妥,周安宁却依旧时不时将苏梦白叫去谈话,还送了不少的礼物。

    和苏梦白截然不同的是,他的日子似乎越发不好过了起来。他倒是想要到蔚邵卿面前告状周安宁苛待他这个客人,凸显一下周安宁的恶毒,顺便表现一下自己,只可惜他连蔚邵卿的一面都见不到,更别提告状了。

    安宁对他采用的法子很简单,那就是软禁。

    她之前派遣过去的人也已经将事情打探清楚了。他们所探得的那些消息,都证明了苏梦白所说的是实话。

    包括她那婆婆苏焕云曾经小产的事情,若不是那次小产伤了生子,苏焕云哪里会二十五岁以后才生下蔚邵卿。

    同时负责这件事的苏大和丁菱还告诉她一件颇为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被苏安河勾引弯了的苏林对苏安河居然还是真爱。在苏安河进京城以后,居然就人事不省了。

    丁菱更促狭一点,给苏林下了那种脉象上来看,会越发虚弱,其实身体没有多大影响的药物。因此在苏家其他人看来,那就是苏林为了苏安河已经药石无医,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了。

    丁菱用一种颇为愉快的语气对安宁说道:“苏梦白的嫡母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宝贝儿子就这样去了,只怕会真的点头同意这件事。我回来之前,看她已经打算派遣自己身边的嬷嬷,将苏安河重新接回来。”

    安宁对于这位苏夫人一点好感都没有。这女人为了断绝苏安河和他儿子之间的关系,居然将苏安河送到京城来,真当她家邵卿是捡破烂的不成?什么脏的臭的都想往他这边塞。

    不过她心地善良,决定还是成全苏林和苏梦白这一番深情厚谊,至于苏夫人会不会没孙子,那就不关她的事情了。

    在所有事情调查清楚后,她也将这些事告诉给蔚邵卿。

    嗯,安宁还是第一次看到蔚邵卿的脸黑成了这样,倘若苏安河这时候出现在蔚邵卿面前,只怕要小命不保。任谁知道自己被一个恶心的男人惦记上,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

    他冷着声音道:“以后年礼不必准备苏家那份了。”

    安宁心领神会,邵卿这是打算同苏家彻底断绝关系啊。同时她内心也有点小心虚,蔚邵卿之所以有这断袖的名声,还是因为她的缘故。明明她和蔚邵卿经常在外头秀恩爱的,偏偏有些见不得她好的,依旧言之凿凿地表示蔚邵卿是断袖。

    似乎想要以此证明安宁过得并没有表面上那么舒服。

    想到这里,安宁忍不住想摇头,她之前男装只是个引子,说到底终究还是因为人们的嫉妒。蔚邵卿位高权重,俊美无涛,偏偏对她又一往情深,再对比一下自家丈夫后院那堆莺莺燕燕,也莫怪那些夫人们死命抹黑蔚邵卿了。

    想到这里,安宁忍不住用温柔的目光凝视着自己的丈夫。

    蔚邵卿在面对心爱的妻子时,再多的戾气也不会表现出来,他反握住安宁的手,“怎么了?”

    安宁眼睛微微眯起,语气充满了占有欲,“你是我的。”所以无论是谁,无论是男是女,她都不可能将面前这个男人拱手相让。

    蔚邵卿难得看见安宁表现出这么一面,心情那叫一个畅快。他唇角含笑,眼神温柔得足以将世上任何一个女子沉溺在其中,他额头抵着安宁的额头,低沉沙哑的嗓音蕴含着所有的情感,“是,我是你的,只有你一个人的。”

    他的额头抵着他,身体的温暖传递了过来,两人近到可以数着对方的睫毛玩耍。现在的安宁也不是那种一被蔚邵卿调戏就要脸红的人,她反倒凑了过去,轻轻啄了他嘴唇一口。

    她啄了一下,就想要移开,蔚邵卿眼神幽深了下来,显然不会那么简单放过送上门的美食。原本只是一个浅尝辄止的轻吻很快就进化成为了缠绵悱恻的深吻。

    只可惜在蔚邵卿想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安宁还是制止了他的行动。虽然大夫说过,在胎相稳当的情况下,进行一些不太激烈的房事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为了以防一旦解禁了的某人会太过肆无忌惮,她还是压了下来。

    不过让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禁欲了那么久的确有些不厚道,所以她还是做出了其他的补偿的。

    至于补偿的内容,那显然是不可描述了。

    在三月中旬的时候,苏夫人所派遣的嬷嬷过来便来到了蔚府。

    她第一时间,便想要拜见安宁这位国公府女主人。不过安宁对于苏家十分厌恶,所以晾了她好几天。她作为国公夫人,即使在京城中,那些达官贵族面对他也不会有丝毫的不敬,这苏夫人派过来的王嬷嬷就算心中再焦急,再不忿,面上也不敢流露出丝毫的意见。她服侍的主子也就是六品诰命而已。

    在没有安宁允许的情况下,她都别想在蔚府中走动,更别提是见到苏安河了。

    等晾了她三天后,恰好蔚邵卿也休沐了,安宁这才同意让人将这王嬷嬷带了过来。

    王嬷嬷被晾了好多天,心里挂念着在横州依旧躺在床上起不来的少爷,她被人带领着来到安宁面前。

    那屋子是她所从未见过的富丽堂皇,只是再华贵的摆设也无法夺走屋内女主人身上的光华。其容貌如明月皎皎,眉目如画,眼波流转之间是说不出的娇艳动人。她小腹凸起,手中正拿着一本书在慢慢翻阅。

    王嬷嬷飞快地扫了一眼便猜出这位定是蔚府的当家主母蔚夫人。她心头划过淡淡的担忧,有这样容貌绝世的妻子在,那位国公爷真的看得上其他人吗?转念一想,她又觉得自己的担忧多余。这世上哪有不偷腥的男子,有不少男子家中有着如花美眷,依旧在外头寻花惹草,所享受的便是那份新鲜和偷情的感觉。

    王嬷嬷进来后,便跪了下来,“见过夫人。”

    安宁依旧翻阅着手中的书本,仿佛彻底沉迷在其中,没有听到她声音一样。

    王嬷嬷也是个人精,再结合自己这些天受到的冷遇,她哪里不明白这是下马威。只是她不明白,安宁究竟为何对她们会是这个态度。她跪得久了,膝盖酸疼到不行,虽然想要出声表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但是又害怕自己被直接赶出去,最后只能咬牙忍了下来。从这点来看,王嬷嬷的确对她主子忠心耿耿。

    等安宁看完这本书后,半个时辰也过去了,安宁放下书本,仿佛这才看到王嬷嬷一样,漫不经心说道:“你来了。”

    王嬷嬷只觉得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她再次请安,“老奴见过夫人。”

    等安宁说了后,她才站起身。只是她之前跪的太久,乍一起来,身体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只可惜平时称得上尊老爱幼的安宁这回一点都不同情她,只是冷眼旁观,都懒得开口让王嬷嬷坐下。

    毫无疑问,在王嬷嬷心中,她对安宁已经恨到了极点,心中巴不得最好苏梦白能够成功勾引蔚邵卿,让周安宁立刻失宠了才好呢。

    “你特地从横州赶来,难道是横州苏家出事了?”

    王嬷嬷连忙道:“只是我家夫人想念安河公子了,所以想请安河公子回去罢了。”

    若不是苏林的命现在吊在苏安河身上,王嬷嬷恨不得苏安河死了才好呢,这人将他好好的公子勾引成现在这个样子。

    安宁冷笑一声,“你们苏家还真的是不将国公府看在眼中啊,肆意欺骗,试图将我们玩弄于你们手掌之上,真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王嬷嬷心中一慌,连忙道:“老奴不敢,我们苏家——”她还想辩解,安宁却不想同她继续废话下去,“只怕想念苏安河的不是你家夫人,而是你家少爷吧?”

    王嬷嬷没想到蔚府居然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脸色一白。

    安宁语气冰冷,“最可恶的是,像苏安河那般水性杨花的人,你们居然还想将他推到我丈夫这里,真以为我们蔚府是收纳垃圾的场所。既然苏家对我们蔚府如此看不上,以后我们两家还是别走动了。你也别说一切都是误会,若是惹恼了我,我不介意在大周月报上发表几篇文章,好帮苏家扬名一把。”

    她话语说的那叫一个坚决,打算趁这个机会,彻彻底底地断绝了苏家这一门关系。日后若是再有人打着苏家的名义上门,她便来一次打一次。

    王嬷嬷这才知道安宁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脸上满是大势已去的颓败。她嘴唇抖了抖,脚一软,啪的一声,再次跪倒在地上。她的膝盖已经麻到没有所谓的知觉,颤颤巍巍道:“还请夫人让我将苏公子带走。”

    安宁唇角勾起讥讽的弧度,“自然是要带走,不然岂不是脏了我们家的地。”

    她转头吩咐桂圆去把苏安河带过来。

    “你和何必同这起小人生气?没得气坏了身体。”蔚邵卿缓缓走了进来,身子挺拔如青竹。

    安宁看到丈夫,原本那股心头火才消散了一些,“我这可是为你抱不平呢,他们还真将你这里当做垃圾场了。”

    蔚邵卿道:“你觉得,我像是会那种白白受气的人吗?”他漫不经心说道:“苏家的几位老爷因为政事上的一些纰漏,在昨天早上便已经被御史弹劾了,若是没有别的意外,只怕都要被贬职。”

    蔚邵卿显然是故意当着王嬷嬷的面说这些的。事实上,苏家之所以被弹劾,也有他的手笔在其中。那几个人原本就贪污了不少的银钱,之所以那么急着将人送到京城里,不乏也有利用这点取悦蔚邵卿,好让蔚邵卿帮忙转圜的意思。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这样的做法,却换得了自身的灭亡。

    想到这些人那些阴暗的心思,蔚邵卿就仿佛吞了苍蝇一样恶心。他可没打算那么简单就放过苏家,特别是在得知他娘曾经因为苏家小产过后。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只怕日后苏家就要沦为平民,无法再自称官宦人家了。

    王嬷嬷作为苏家的下人,与苏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听到这样的消息,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晕厥了过去。

    就在这时,桂圆也将苏安河给带了过来。

    苏安河没注意到晕了的王嬷嬷,眼中只有蔚邵卿。在见到蔚邵卿的时候,他的眼睛亮的惊人,恨不得与他更加亲近一点。

    不看路的下场,就是他直接被王嬷嬷给绊倒了,嘴巴直接磕到了地上。他摔跤的姿势太好,直接将最中间的一颗门牙给磕了下来。

    苏安河忍着嘴上传来的痛楚,站了起来,他低头一看,发现绊倒自己的人模样分外眼熟,分明就是王嬷嬷。苏安河之前同苏林好过一场,自然对于王嬷嬷也很熟悉。

    他甚至来不及摆好姿势,心中因为某种猜测忽的一慌,忍不住问道:“她怎么来了?”

    安宁默默喝水,她喝的是蜂蜜水。自从她怀孕后,就比较少喝茶这种较凉的饮料了。

    蔚邵卿第一次看向他,目光不同于以往的冷淡,反而带上了淡淡的厌恶,这种厌恶直接刺痛了苏安河,他心中的不安越发的严重。

    蔚邵卿语气平静,“我听闻苏家少爷同你两情相悦,因为你的离开,所以相思成疾,这位嬷嬷正打算将你带回去呢。”

    苏安河怔了怔,在面对这种戳破了他过去的话语,他一句辩解的言语都说不出。显然在这种时候,辩解什么的都是没有用的。

    安宁脸上挂着笑意,眼神却是同蔚邵卿一样如出一辙的冰冷,“恭喜你了,等你们两个成亲的时候,我和邵卿会送上一份的贺礼。”

    苏安河脸色像是开起了染坊一样,青白交接,他嘴唇蠕动了一下,“我,我现在已经不爱他了。”

    蔚邵卿神情清冷,“你真让我恶心。”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语,便打下了苏安河心中所有的侥幸和希望。在这一刻,他的脑子从所未有的清醒。

    这个他只见了画像就忍不住向往的男子是知道他心中所有龌蹉的心思的,并且他看不起他的存在。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因为只是苏家的旁支,因此被受欺负。自己的容貌更是成为了一种罪过,不少人觉得他太过女子气,没有所谓的男子气概。

    他不甘心被人踩下,便攀附上了苏林。等知道蔚邵卿的存在后,更是努力想要得到这个人。或许是在苏林身上太过顺利,导致他以为他能够轻松获得蔚邵卿的心。

    蔚邵卿在安宁旁边的座位坐下,说道:“等下你便同王嬷嬷和另一位嬷嬷一起离开吧。”

    苏震的为人他看在眼中,性格虽然有些书生气,但也算得上天真浪漫的好人,加上他对苏家的计划还真的是一无所知,单纯地以为只是进京赶考而已,所以蔚邵卿也不打算将火气发泄在他身上。

    至于苏梦白,看在这个小姑娘如此识相的份上,看在妻子的面子上,他也愿意给她留下一些体面。

    安宁只是微笑着看丈夫处理好这些琐事。

    蔚邵卿一旦行动后,那叫一个雷厉风行。很快的,该送走的人都被送走了,而且从这之后,蔚府同苏家再也半点关系。不过为了不让临近会试的苏震知道这些腌臜事后失了平常心,蔚邵卿倒是让人将这些对他隐瞒了下来。

    苏震也真以为是苏夫人想念苏安河,所以才让人带他回去,加上他看不惯苏安河的做派,倒是没多问什么。

    安宁自然没有忘记苏梦白,她直接向王嬷嬷传递了打算让苏梦白同苏家断绝关系的信息。她还当着她们的面,表示要收苏梦白做义妹。

    那两个嬷嬷一看安宁护苏梦白到底,哪里还不明白事情是在苏梦白这个她们以往不曾放在眼中的庶女身上出的纰漏,恨不得将苏梦白给咬杀了。

    只可惜行事不由人,安宁直接表明,倘若他们不愿意的话,她不介意写一篇缠绵悱恻的文章,好好宣传一把苏林和苏安河之间感天动地的爱情,顺便再普及一下当年苏家做过的事情。

    在这样的威胁之下,苏家唯一能选择的便是妥协了。更让苏家痛苦的是,他们族里唯二两个做官的男人都被罢职,蔚邵卿又摆明了这只是他回收的一点利息,整个苏家顿时陷入了愁云惨雾之中。

    他们直接将事情怪罪到苏梦白的嫡母身上,觉得若不是她因为自己的私心,将苏安河送过去,彻底恶心到蔚邵卿,蔚邵卿也不会做得那么绝。

    丈夫被罢职,儿子又摆明了要和一个贱人双宿双飞,她最瞧不起的庶女还成为了国公夫人的义妹,这一桩桩事情让她直接垮了下来,卧病在床。因为大家都认为这是她的过错,所以她在家中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甚至过得比小妾还不如。

    这也算是恶有恶报了。

    在知道苏夫人的惨状后,安宁可谓是大大出了一口气。

    苏梦白也在蔚府中以安宁的义妹这层身份留了下来。这个小姑娘或许有些心机,但心思却还是挺正的,从不找借口到蔚邵卿面前,甚至还会避免两人单独相处的场合。

    她这样的做法落在人眼中,不由对她产生了几分的好感。

    在观察了半个月后,安宁便将苏梦白给带回周家。毕竟这也是她的义妹,得同她娘说一声。

    周李氏一向喜欢漂亮乖巧的小姑娘,苏梦白这种类型的显然投了她的喜欢,还送给了苏梦白一套不菲的首饰作为见面礼。

    苏梦白看着那一套的红宝石头面,顿时觉得有些烫手。

    安宁笑道:“你就收下吧。”她若有所思道:“说起来,我也该给你准备结拜的礼物呢。”她那边好东西甚至比周李氏这里还多。

    等回去后,安宁便从自己的库房中翻找出了一套冰种头面,又选了几样金钗,送给了苏梦白。苏梦白将来出嫁后,嫁妆有这红宝石头面和冰种头面,也足够体面。

    因为安宁怀着身孕的缘故,所以基本都是周李氏带着苏梦白出去见人。很快的,京城中便有不少人都知道周安宁多了一个义妹,而且她对这个义妹还颇为上心。

    一些家中儿孙还没对象的夫人便对周李氏旁敲侧击了起来,其中也不乏几家还不错的对象。

    安宁让人将这些人收集成名册,并让底下人好好调查一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她自己则是继续安安静静地养胎,另一方面,她也让她娘带着苏梦白,教她一些管家的事情。原先的苏夫人肯定不会教她这些。

    这样的日子毫无疑问是苏梦白不曾想象过的美好,她小心翼翼地珍惜着这一切,丝毫不敢做出破坏这种生活的行为。

    平日闲着的时候,她也会做一些给小孩子的针线活,手艺倒是颇为出众。

    每个人都喜欢会感恩的人,安宁也不例外。

    在今年的会试之中,苏震直接成为了一进进士。安宁最关注的两个侄子也双双上榜,两人也都在二甲的位置。聪哥儿排在二甲五十多名,金宝则是一百多名。

    周李氏喜得直接大摆筵席,安宁也去坐了一会儿才回来。

    不过成绩最好的却是沈以南,沈以南直接成为了探花。据说他的文章甚至比状元还好,只是凌青恒觉得他相貌生得好,很适合探花这个位置,才点了他。沈以南成绩好,模样更是俊秀,京城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家看上了他,想让他当自己的乘龙快婿。在一堆送上来的人选中,沈夫人可谓是挑花了眼。

    安宁觉得这样挺好的,昔日的小哑巴也成长成别人眼中的良人,她甚至还让人送了贺礼到沈家。

    等她的肚子越来越大的时候,她就越少出去走动了,只有每天会在花园之中走一圈路。蔚邵卿更是恨不得请假陪在她身边,只是被安宁给拒绝了。她可不想继续在京城中拉仇恨了。

    六月二十一的时候,安宁发动了,经过了三个时辰的煎熬,她生下了蔚家下一代的继承人。周李氏更是喜得直夸孩子会挑选时间,直接在灵宝天尊的圣诞出生。

    这位蔚家的大公子一出生便注定是万千宠爱于一生,蔚邵卿为他取名为蔚珺,珺,美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