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渔娘 > 389 大结局

    大结局

    389

    直到月儿下了花轿了,那送花瓣的鸟儿和翩翩飞舞的蝴蝶还都迟迟不肯离开,这也让守在洛家大院里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场奇观。【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皇上,你看,我就说小月儿能给咱们惊喜吧,这回看到了吧?”

    欧阳奕铭也是一副满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一对新人缓缓走了过来,在那空中飘落的花瓣衬托下,这俩个人好像从仙境走入凡尘的璧人。

    礼官看俩个人到了喜堂,开始高声唱赞礼,月儿虽然蒙着盖头,可是也听妹妹提醒过皇后和皇上都来了,这不礼官赞礼唱完了,新人跪拜,没有高堂在,所以礼官直接给改成了拜见皇上和皇后。

    这一下,一屋子的人不只是新人连所有的宾客可都坐不住了,皇上啊,即便是微服出来的,那也是皇上啊,所以在月儿他们跪拜的时候也有一大帮人陪着他们俩个,这让小夫妻俩个心里多少感到点平衡了。

    “好好好,都起来吧,今天是博暄和月儿姑娘大喜的日子,我祝二位新人举案齐眉,琴瑟和鸣,早生贵子,以后就算是不在这里生活了,也请你们记得,朝堂上还有我这么一个皇上在祝福你们——”

    欧阳奕铭话说的不多,但是这话里话外所透漏的信息也足够让在场这些聪明人去体会的。

    皇上都来参加婚礼,而且还说了这么一番话,以后还是多巴结点好。

    欧阳奕铭和皇后一人给了一个礼物,算是新婚祝福。

    礼毕月儿被送进了他们的新房,剩下的事情跟她都没有关系了,拿掉头上的盖头,月儿总算是能好好的喘口气了。

    “我的天呐,这哪里是成亲啊,简直就是遭罪啊——”

    白秀梅忙不迭的要把盖头给她重新盖上,“你这丫头净说傻话,哪个新娘子不都经历这一遭,怎么到你这就不同了呢?

    这已经都给你简化了不少了呢,博暄就怕你不耐烦,赶紧的把盖头盖上,哪有新郎不揭盖头你自己拿下来的道理——”

    月儿却不以为然的拦着“娘,这里也没别人,让我透透气吧,你是不知道这头上的东西都快把我的脖子给压弯了,就咱们自己人,没人会知道这事的。”

    宝儿在一旁看了有些心疼自己的姐姐“我去门口守着,要是有外人来了,我给你们通报一声。”

    说着拉着有些看呆了的小猫儿就出去了。

    “小舅舅,那个是小婶婶吗,怎么跟之前的不一样啊?”

    小孩子还不太明白这女人要是装扮起来会变成啥样,尤其是月儿这样的,平时根本就不注意打扮,怎么舒服怎么来的人,冷不丁的装扮上,哪里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宝儿摸摸猫儿的头,递给他一块点心“当然是我姐了,不过我姐今天是新娘子,新娘子就是最漂亮的,所以咱们得守好了,不能让坏人进来了。”

    跟猫儿多解释也没用,干脆宝儿就当是任务交给了小家伙。

    猫儿小胸脯一挺“是,保证完成任务——”

    小家伙听了宝儿的话,以至于董晓婉她们过来给月儿送吃的,都让小东西给拦住了。

    董晓婉疼爱的摸摸儿子的小脑袋“你这孩子,娘是给你小婶婶送吃的来了——”

    得到宝儿的允许了,小猫儿这才让开了路,不过眼睛巴巴的看着她娘手里端着的东西。

    “娘,猫儿也想吃了——”

    小家伙这一上午跟着月儿他们巡游了一上午了,这会儿肚子早饿了,幸好有宝儿给的点心垫肚子,现在看到好吃的,这肚子就开始叫唤了。

    宝儿其实也是不想让猫儿出去,外面太乱了,一旦有什么事情,他们救都来不及,尤其是猫儿还是洛家唯一的一个长孙,已经经历过那么多的磨难,他可不希望看到这个比自己小一些的外甥再出什么状况。

    “这些是给你小婶婶吃的,猫儿和宝儿跟我一起出去吃,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屋里就剩盼儿在陪着月儿,小丫头什么的都让她给打发出去了,今天家里人多也忙活,白秀梅不可能一整天都陪着闺女在屋里待着,所以这姐妹俩个倒是很放松,边聊天边吃这点心呢,听到宝儿的说话声,知道是董晓婉进来了,她也没紧张,而是拉着董晓婉直接坐下了。

    “嫂子,你可来了,光听到院子里的香味了,馋的我差点都要流口水了,还是你好,来来来,咱们一起吃点。”

    董晓婉无奈的摇摇头“我也想啊,可惜外面那么多人呢,咱们家里人手少,我还得出门去招呼呢,你啊和盼儿慢慢吃,不够让盼儿再去拿。

    咱们别的不敢说,吃的肯定不缺,一会儿,你收拾一下,说不定那些女人要过来看新娘子了,唉,就是个过场,估计也没人敢说什么。”

    月儿拍拍手“大嫂,你放心吧,就算有人想说,估计也没那个胆子了,皇上的话那可不是白说的呢,你去忙吧——”

    董晓婉临走的时候把俩个孩子带走了,留着盼儿好随时通个话,她也知道这个弟妹不太喜欢身边跟着丫头,或许是跟生长环境有关系。

    还别说她现在也有些不太习惯,你说夫妻俩个好好的说个话,身边站着个丫头怎么看都觉得别扭,以前还没觉得有啥,自打跟白秀梅他们相处下来,她更喜欢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

    月儿是不知道外面都成啥样了,皇上在这里并没有待很久,人家吃了几口就带着人先回去了。

    没有皇上在这里,剩下的人可就放开了,洛博暄即便是有很多人帮忙,可是这酒到底也没少喝。

    主要是今天他开心,总算是把媳妇给娶回家了,以后他可以放心了,就算月儿要去哪里他也可以跟着了。

    没人能知道俩个人分开之后他们经历过什么,可是他明白,青木那几个跟他一起的人也都懂。

    与月儿能够走到今天,那是他天大的福气,差一点就差一点他都要回不来了,所以大喜的日子他比任何人都开心,不仅仅是因为娶到媳妇,而是庆幸老天爷能给他这么一个机会能继续陪在月儿的身边。

    了悟和欧阳毅可有些坐不住了,晚上这小子还要洞房呢,就这么喝下去还不得人事不醒啊。

    所以欧阳毅做配合,了悟做手脚,这酒是喝了,可是洛博暄感觉自己越喝越清醒,再看看了悟冲自己眨眨眼睛,心里还有啥不明白的。

    冲两位长辈感激的微笑之后继续招待其他的客人,直到日头快西沉了,洛博暄才被送进了洞房。

    此时月儿刚吃过饭,瞅着有些脚步踉跄的新郎官不由的苦笑。

    “你这到底喝了多少啊,快洗洗,我的天呐,一身的酒气,早知道这样,我就出去看看了,估计大家伙要是看到我,没几个人敢灌你酒吧——”

    还没等她的话说完呢,洛博暄直接就堵上了她的樱桃小嘴,口腔中的酒气让月儿都觉得昏昏欲醉,想挣扎来着,可惜浑身都没了力气,好像醉的是她。

    看着一脸酡红的月儿一副痴痴醉醉的样子,就好像掉落人间不懂世俗的小仙女一般,洛博暄感觉自己的心此刻是满满的幸福和甜蜜。

    *一刻值千金,这一点洛博暄绝对是认同的,现在的他恨不得就一直长夜漫漫下去,积攒了这么多年的精华好容易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地方,这家伙哪里肯轻易罢手,饶是月儿体力很强的人,也被他抽干了力气,只能被动的承受着,红被翻浪,这一夜*直到月儿沉沉睡去还有一个人在埋头苦干呢。

    等日上三竿的时候,月儿这才悠悠醒转了过来,看着有些陌生的地方,她还没醒过神来,不过一动身子,身上传来的疼痛和酸楚提醒她,昨天她成亲了,今天她就是新妇了,以后的生活她又多了一个至亲的人,那就是她的男人洛博暄。

    不过一看身边,竟然没人,盯着空空的枕头她还有些纳闷呢,这人哪去了?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洛博暄神清气爽的拎来了一桶热水,看到月儿半支棱着身子,雪白的香肩露了出来,这家伙好像浑身又开始燥热起来,尤其是下半身。

    月儿看他的眼神就觉得不对劲,赶紧的打了个手势“停,停,暂时休战,我军需要休整,话说,你这是怎么回事,这么精神,跟打了鸡血似的,不会是吃啥药了吧?”

    洛博暄有些腼腆的笑了“就咱这身体还用吃药啊,我寻思你还没醒呢,先出去锻炼了一圈,这不烧点热水让你洗洗,娘说了,让你不着急起床——”

    月儿哪好意思继续在床上待着,别人笑不笑话的她倒无所谓,家里也没个正头婆婆在上面看着她,问题是这一大院子的人呢,怎么着也得起来给长辈见礼啊。

    等一对小新人出来的时候,差点都要到午饭的时间了,好在大家伙谁也没说啥,很是谅解这一对小夫妻,主要是昨天他们也都累乏了,起来也都不算太早。

    给长辈见礼拿了礼物,月儿单独给弟弟妹妹她们也准备了礼物,主要是洛家就这几头人,干脆她把自己的弟弟妹妹都算进去。

    “唉,总算是忙活完了,博暄这一成亲,我们这大事算是办完了,博辰,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洛振川还是不太放心自己的大侄子,这封赏令都下来了,能在家里待的时间并不会太多。

    洛博辰看了一眼有些不舍的妻儿,无奈的点点头“过几天我就出发了,家里这边还靠小叔你多照应一些——”

    有太多的无奈,可是他不能推卸自己身上的责任,不过月儿此刻却开口了“大哥,不如让嫂子跟你一起过去得了,你说你这常年驻守,留嫂子在家里也不像那么一回事啊——”

    董晓婉心里也犯愁,丈夫自己过去,她也不放心,牵挂的事情太多了,而且这家里这头也不能没有女主人在这里,她是两头为难,月儿的话她倒是挺感激的,至少这个妯娌理解她。

    洛博辰摇摇头“暂时还是不行,咱们家毕竟才聚齐了,有些人情往来还需要人走动,我看不如这样,反正你那边有船,婉儿没事的时候带孩子做船过去看看我也方便。”

    其实他更希望小叔能够再娶,可惜昨天晚上叔侄俩个人谈过话,暂时这个可能性不太大,一家出了两个将军,已经够惹人眼了,那就更不能再这边娶有任何连带关系的女人,对小叔的观点他也持赞同态度。

    董晓婉当然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没事,等空闲的时候我就带孩子过去看你大哥去,这样家里也不耽误什么——”

    洛博暄在一旁点头“也是,等我得空了,我们就回来,这样你们俩个也能有团聚的时候。”

    了悟边喝茶边点头“是这个道理,博暄虽然远离了,但是经常回来看看也是个好事,人头熟悉了,以后办事也能方便一些。

    师弟,宝儿暂时先交给你教一段日子,我带猫儿出去游历一段时间,然后我们在岛上再见……”

    闺女这婚事也办完了,白秀梅他们倒是不想在这里多待,大家吃饭的时候就商量好了归期,这里最不舍的得恐怕就是董晓婉,冷不丁的家里就剩她一个人,总觉得有些孤单和寂寞,好在家里还有一个长辈帮着支撑着。

    饭后收拾完了,董晓婉又开始忙活给丈夫准备行囊,洛博辰这次打算跟月儿的船一起走,这样方便一些。

    月儿这头也开始收拾她的那些嫁妆,这边能用上的她给董晓婉送了一些过来,剩下的带走一部分,另外一部分锁在库房里,这地方她以后还会再来,慢慢倒腾吧,要不然东西太多,来回弄太麻烦了。

    相聚的时间总是太匆匆,在第五天后,月儿他们一行人就离开了,过去送行的除了洛家这边的人还有欧阳一诺和八王爷,看着月儿他们一个个都上船了,欧阳一诺都能感觉以后的日子又多枯燥。

    边冲船上的人挥手边跟八王爷感慨“我都恨不得也跟着过去了,有这小丫头和这一家人在,好像日子过的很快,人也跟着轻松起来,好像一家人就应该是这样过日子的——”

    八王爷看着远去的船只,叹口气,搂着侄子的肩头拍拍“别说你想,我也想体验一下这平民百姓的生活,可是我们做为欧阳家的人,我们肩上的责任不能推卸,皇上都担起了他的责任,你啊也别逃避了,赶紧的回去做事去,金龙国的以后可就指望你们了——”

    正午的太阳正盛,照欧阳一诺有些睁不开眼睛,远处的船只已经跟海融为了一体,眼里只剩下海天一色的苍茫大海了。

    洛振川过来拍拍他,“走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次分开,那就代表着下一次的相聚,以后咱们多努力,至少让远离的人能过的安心一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