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恐怖小说 > 怪探断案 > 第十五章 最终篇

第十五章 最终篇

    看到景然因为秦敏的原因慢慢挪动步子,吴辉心中终于放心了。

    景然看到吴辉慢慢的靠近自己,难道这会是他们最后的见面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她真的希望时间过的慢一些,再慢一些。

    当吴辉走到她身边,一脸不舍得看着景然时,他也希望时间可以定格在此,可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他看到景然一点一点的从他面前走过。

    “再见了,景然,再见了我最爱的人!”吴辉心中想着,他想再抱抱景然,可是一切都不可能了。

    当吴辉的脸慢慢离开她的视线,景然的脚步越来越慢,她再也不想往前迈一步,看到秦敏走在她的前面,张强正站在那边等着她们。

    她看着张强,笑了笑,这个世界上有两个男人疼她,她知足了!

    想到这里,她猛然转过身,堵到吴辉面前,一下将他撞到。

    吴辉没有想到景然会那么做,摔倒在地的他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景然,她到底要做什么。

    原来当她准备和吴辉一起死的时候,她看到陈国栋拿着枪对着吴辉,她知道陈国栋绝对不会让吴辉活着。

    就在陈国栋开枪的瞬间,景然挡在了吴辉面前。

    吴辉看到景然的胸前阴出了血迹,再想到刚才的枪声,难道那一枪打在了景然的身上。

    看到景然微笑着慢慢倒了下来,吴辉急忙伸手将她抱在怀中。

    抱着景然的手碰到她的后背,一股热流流到吴辉的手上,吴辉抬起手,看着满手的鲜血。他终于肯定,那一枪打在了景然的身上。

    “景然,景然!”吴辉将景然口中的毛巾拿了出来,将她抱在怀中。

    张强没有想到陈国栋会开枪,他也顾不得自己,冲上前去将秦敏扑倒,冲着陈国栋开枪。

    陈国栋见第一枪没有打倒吴辉。心中不甘。正要再补一枪,不曾想张强竟然冲了上来,不得已他只能躲在那些人后面。一步一步后退。

    吴辉根本不顾周边的枪声,他将景然抱在怀中,心痛的看着她,“景然。你为什么这么傻!”

    景然看着吴辉,没有想到她还能躺在吴辉的怀中。想到可以在吴辉的怀中死去,心中不免感到一丝丝的幸福,“我不想你死,我不想!”

    吴辉抱着景然痛苦道:“可是我不让你为了我而死。我欠你那么多,你现在又让我欠你一条命,你让我如何偿还!”

    “那就还我……替我好好活着……我要你好好活着……”景然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有些看不清楚吴辉的脸。

    吴辉看着景然的视线开始涣散,他害怕。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害怕过,“没有你在身边,我怎么好好活,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之前是我的错,我不该摇摆不定,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不想再一个人!”

    “有人会替我照顾你,我在天上会守护着你们,你和思婷要好好的过……下辈子,下辈子你只爱我一个好不好,我不想……不想你的心里还有别人……这辈子,这辈子我把你还给她……”景然还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已经不可能,黑暗在慢慢笼罩着她,她已经说不出任何话。

    看到景然慢慢闭上了眼睛,吴辉心痛到说不出话,只能仅仅抱着景然,他不要放手,他死都不要放手,如果可以的话,谁过来,现在就杀了他,这种心痛的滋味他受不了,他真的受不了。

    “啊!”吴辉真的受不了这种痛苦,这种比死亡还要让他承受不了的痛苦。

    王思婷从杨蓉那得到消息,知道陈国栋会去找吴辉,于是她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王局,王局听后急忙召集人,往吴辉住的地方赶去。

    当他们快到达吴辉住的地方时,便听到传来枪声,听到枪响,王思婷顾不得其他,将车的油门猜到最底。

    张强和他的人步步紧逼,陈国栋不得不回到周浩他们身边。

    陈国栋看到李朗和周浩,极为生气,“还不给我上,不管死活,一定要把账本抢过来!”

    李朗将手枪上膛,带着几人对着张强他们就是一阵开枪。

    王思婷赶到时,看到张强几人正躲在山石后面,急忙弯腰跑过去。

    张强看到王思婷跑到她身边,“你怎么来了?”

    “我在杨蓉那听到你们的事情,便带人前来支援,吴辉呢,他去哪里了?”王思婷左右看去,并未发现吴辉。

    张强指了指躺在不远处的吴辉,“在那里!”

    王思婷顺着张强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吴辉和景然躺在那里,时不时有子弹从他们身边飞过,着急的喊道:“他们怎么在那里,快点把他们带过来。”

    张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杀了陈国栋,他要给景然报仇。

    王思婷见张强不说话,她起身想上前将吴辉拉回来,可是起了几次也没有过去,子弹太密集,她过不去。

    陈国栋和李朗虽然带的人多,可是却顶不过王局的特警,很快他们的子弹便打的所剩无几。

    李朗看到自己带的人所剩无几,便产生了撤离的念头。

    陈国栋看着吴辉身边的账本,就那么近,他真的不愿意这么离开,无论如何他都要把那本账本拿过来。

    李朗见陈国栋不走,他也不愿意理他,带着自己的人悄悄撤走。

    陈国栋身边的人一个一个被特警打死,只剩下他和周浩,后来他的子弹也打没了,只能躲在车后面不出去。

    “陈国栋,我知道你在,缴枪出来,我保证你的安全!”王局知道陈国栋此时已经没有子弹,便对他喊道。

    陈国栋现在确实已经走投无路。不过他还有别的办法,虽然他现在被王局抓了,但是他手里握着太多人的秘密,只要其中一件,他就可以让他们将他救出去。

    “好,我出来,你们不要开枪。我手里没有枪!”陈国栋将手里的枪放下。慢慢走了出来。

    周浩知道即便陈国栋被抓了起来,他还是会想办法逃脱,而他肯定会成为替罪羊。想要李朗之前说的话,他不知道李朗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现在是他唯一可以脱离陈国栋的机会。

    他看到陈国栋慢慢往警察的方向走去,周浩从后面也走了出来。来到陈国栋的身边,拿出枪对着陈国栋的脑袋便开了一枪。

    听到枪声的特警冲着陈国栋和周浩就是一阵扫射。

    陈国栋到死也不相信周浩会在背后开枪。即便他再不相信一切都已经晚了,他的时代已经过去。

    当子弹打倒自己身上时,周浩感觉到了解脱,他这一生发生的事情就像是放电影似的。一点一点从他脑中飘过,他这大半辈子都被陈国栋操控着,最后他用自己的手拜托了他的控制。他终于可以自由了。

    王局带人来到陈国栋的尸体旁,看到躺在那里的陈国栋和周浩。没有想到他们会是这个下场,命人前来将他们的尸体抬走。

    一切恢复之前的安静之后,王思婷想起了吴辉,当她跑到吴辉曾经躺着的地方时,却并没有看到吴辉和景然,王强和他的人也消失不见了。

    王局来到吴辉躺着的地方看着放在那里的账本,将他拿在手里,那是他留给他的吧。

    “他去哪了?”王思婷来到吴辉住的房子,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影,难道他真的离开了?

    王局在房子的地下室里看到昏睡的杀手,将他们一一带回去审问。

    这次的案件实在太大,震惊全国,王局还有很多收尾的工作要做,无暇顾及王思婷。

    自从吴辉消失以后,王思婷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一年过去了,案子终于结束,账本上出现的人全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这件案子最大的功臣吴辉却消失在人的视线里。

    王局抬头看了看墙壁上的表,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王思婷还没有回来。

    自从吴辉失踪之后,王思婷每天都是这个样子,早出晚归寻找吴辉的下落。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王局虽然了解自己女儿的身手,但是作为父亲,怎么会不担心自己的孩子,一遍一遍拨打着她的电话,还是没有人接听。

    王局想着,也许他该出去找找,当他穿好衣服准备出门时,却停住了脚步,因为他不知道该去哪里找王思婷。

    可是总是这么坐着也不是办法,还是下楼看一看。

    王局所生活的小区是一个年代有些久远的小区,基本设施已经破旧不堪,路灯也有很多已经坏掉,物业早就已经不管这些事情。

    王局站在单元门的门口,时不时的往小区大门口看去,他希望王思婷能够出现在那里。

    此时的他不再是白天干练果敢的公安局局长,而是一个焦急等待孩子的年迈父亲,此时的他背已经稍微有些驼,曾经打理过的头发,因为晚风被吹的有些凌乱。

    当王思婷拖着失落的身躯走回家时,远远的她便看到站在路灯下的王局,他真的老了,“爸。”

    听到王思婷的喊声,王局悬着的心算是落了下来,“回来了,饿不饿?”

    看到王思婷脸上的表情,王局便知道,今天又是空跑一趟。

    “我不饿!”王思婷摇了摇头,她真的没有心思吃东西,此时的吴辉不知道怎么样,是不是没有吃饭,是不是在挨饿。

    “唉!”王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疼的看着王思婷,“总是这样也不是办法,你要是不照顾好自己,哪有力气去找吴辉那孩子,听话,锅里还给你热着菜,多少吃一点吧。”

    王思婷本想拒绝,可是话到嘴边看到父亲的眼神,还是咽了下去,“好!”

    听到王思婷答应,王局急忙走上楼回到家里将一直热在灶上的菜端了出来。

    王思婷将包放下,坐在桌前,看着桌上的菜,全都是她喜欢吃的,“爸……”

    有些话想说,可是一开口王思婷有些控制不住的痛哭出来,这些日子,她真的压抑了很久。

    王局知道王思婷心里难受,将她抱在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他的女儿极为倔强。

    在一个小镇上的一个院子里,一个男人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瘦弱的女人。

    男人把轮椅停好后来到轮椅前面,蹲在那里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伸手给他盖了一下腿上的毯子。

    虽然现在已经进入五月,但是还是有些许的凉意,男人担心女人受凉。

    他抬手摸了摸那女人的脸说道:“你看这里的风景多美,等过段日子天气暖和一些,我带你去看看怎么样?”

    轮椅上的女人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男人的脸。

    “我知道一个地方,你肯定会喜欢,到时候我带你去。”女人虽然没有回答,但是男人并没有不高兴,继续说道:”你知道吗,其实我真的想在院子里种一些虞美人,你还记得虞美人吗,那时你说过,那花真的很美,名字也是那么美。“

    男人一直在那里自言自语,坐在轮椅上的女人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那么安静的听着。

    这时,从远处开过来一辆车,车子在小院的门口停下,推门进来,看到那男人推着轮椅,走上前说道:”今天怎么样?“

    两个男人好像极为熟悉,“还不错,你看我和她说话的时候,她现在已经回看我了!“

    说到这里推轮椅那个男人极为高兴的说道。

    “那就好,你也别太累了,照顾好自己,只有把自己照顾好了,才有精力好好照顾景然!“说话的人正是张强,这些年他一直陪在景然身边。

    “放心吧,之前医生说她一辈子都不会醒过来,你看,她现在不是醒过来了吗,我相信终有一天,她会开口和我说话。“吴辉宠爱的看着景然,他没有想到景然还能捡回一条命。

    原来那天,张强趁警察的注意力都在陈国栋身上的时候,他命人将吴辉和景然偷偷背走,吴辉不想让景然再受到任何伤害,三人便来到这个镇子上住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