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红妆名捕 > 647 修仙结局

    佛尊、道尊等人一个个面露喜色,“这是什么人?”

    道尊道:“从未见过这样收集东西的,你打劫的是什么人?”

    江若宁努力地回忆,摇头道:“你问妖帝和精灵王,我现在怎么也忆不起他的长相,妖帝说很可能与他是一样,是某界的妖帝,可妖帝能有这么富有。【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请搜索f/h/xiao/shuo/c/o/m】”

    江若宁拾了一枚戒指,“哈哈,这个有趣,这里面收了一戒指的魂血,古魔、古妖、古神、古魂、古精、仙人的魂血全都有,一应俱全,这次发大财了!”

    佛尊一脸凝重,“你打劫的不会是哪界的天道吧?”落音又否定,“天道也没他的东西齐,一界天道只管一界,莫不是哪域之主?”

    江若宁认真地想着,“识海里都是规则,丹田里有一个架子,架子上全像是中药铺子中的药屉,我想搬那架子,结果收不走,就只能把里头的戒指全拿走了,光是开小屉,我就开了大半个时辰,几个个药屉,快要累死我了……”

    佛尊道:“你打劫的极有可能是哪域之主,此人修为如何?”

    “化神后期,驾云时紫雾很重。”

    佛尊听是化神后期,拍了拍胸脯:“不怕,只要我们和平域的仙人联手,就一定能打得过。”

    江若宁问道:“娘,你看看这些仙人是不是都打劫完了,爹不是给你名单了。”

    雪曦拿出簿子,第一页就写着“斗罗帝君”。

    江若宁道:“莫不是我刚才打劫的便是他?”

    雪曦笑道:“你爹说此人乃是斗罗域的帝君,在那一域就属他最厉害,他是斗罗域的天道,修为极高。”

    她一一看过名字,在打劫过的人上都做了标识,“域外仙人请了十六人,都被打劫了,没了。”

    江若宁点了点头。

    菩提宗、太虚宗的内门弟子整理了所有宝贝,书籍会分出等级送往四方书院,由先生抄录后送菩提、太虚、雪家各一份,原本照规矩留在四方书院。

    灵石大家平分,灵草除了稀罕的交给江若宁,其他的也是平分,只这斗罗帝君着实太富有了,几百只的储物戒指啊,光是分门别类的整理就得用些功法,再要拿出来,有专放摆件的、专放灵宝的、专放各式漂亮庭台楼阁的、专存丹药的……一看这斗罗帝君就是个很有规律的人。

    江若宁道:“恐他生疑,我在每个抽里都放了一二样的物件,若他取用,也不会有差。”

    又两日后,外出的人陆续归来,而乾坤殿已经整理出来,众人开始按各自干活多少、人数参与进行分赃。

    魔帝、妖帝、精灵王这次各分了好几个储物戒指的东西,一储物的灵石、一储物的灵草、一储物的宝器灵器、一储物的毛皮、一储物的丹药……

    众人商议了一番,到时候看到那些外域之人,要故作淡定,热情,还要扮出相识的样子,即便没有贺礼,也要谦恭有礼。

    又一日,江若宁与道尊云少游大婚。

    整个和平修仙界的元婴真人都赶来道贺,贺礼堆放乾坤殿外,如一座偌大的小山,什么珍稀灵草,什么宝贝皆有。

    冥帝与雪曦立在乾坤殿中央:“今小女与太虚宗道尊结为夫妇,有各位仙友、真人见证,愿小女与道尊永世好合,永生幸福!”

    江若宁牵着道尊的手,两人相视而笑。

    来贺的宾朋里,除了外域的仙人,其他诸人更是个个欢喜。

    蓝眼魔帝满腹疑惑,他不是把另一个魔帝给吞了,他怎么大摇大摆出现在乾坤殿,还有那个圣魔体小孩,不该出现在这里,此刻见他立在冥帝与魂尊夫妇的身侧,方才知晓,他是这对仙侣的儿子。

    有仙人揖手,道了声“恭喜”后,朗声道:“这和平修仙界真的和平吗?我等进来吃喜酒,不远百万里之遥,竟被人打劫了!”

    佛尊忙道:“这位仙友,话可不能乱说,你瞧大殿之上皆是有头有面的人物,仙友也是化神修为,谁能打劫于你们?”

    蓝眼魔帝问道:“仙友是如何被打劫的?”

    能说他是因吞食一个小孩子,然后就遭遇了奇怪的事。

    实在太丢人了,吞小孩子不成,还丢了宝贝。

    外域仙人没脸说,揖了揖手:“听闻和平仙界冰玉草、续骨草颇多,能否送在下一些。”

    东林真人道:“这位仙友,一切好说,不知你们那界又有什么宝贝,我们可以互通有无,冰玉草、续骨草届时都能给你一些。”

    蓝眼魔帝道:“听闻你们这界的灵宝空间多得和储物戒指一样,只是不对外卖,能否也送我两个。”

    东林真人又道了声:“好说!”顿了片刻,“灵宝空间虽多,可我们这里的灵土、灵泉越来越少了,若是仙友能拿一些灵土、灵泉出来,我们可以换你几个灵宝空间。”

    有仙人道:“我们那里也无冰玉草、续骨草,还求赠予一些。”

    东华真人道:“我和平修仙界,每过几年会有一次拍卖会,届时那上面卖的皆是宝贝,各位若是感兴趣,不妨来参加,下届拍卖在三年后的八月初一至八月十五,足足半月呀,在那里你们只要带足了灵石,都可以买到。”

    雪曦低声问冥帝:“听说有八个人二十多日前就进来了。”

    “他们在此界停留时间不长,时间一长,天道就会将他们送走,他们离开必经冥界,我已令冥仙注意,出冥界之时,只留足他们路上花销的灵石、灵果和所赠的礼物,其他的全都留下。”

    一家子坏蛋!

    越来越坏了,连雪曦也学会了算计。

    吃喜酒的仙人离开了。

    修仙界里又恢复了平静。

    江若宁在自己的神戒空间里整理自己的宝贝,东西越来越多了。“少游,以后我不会再设局了。”

    “这是为何?”

    “这次打劫够多了,让晚辈们去折腾吧,我们双修吧?”

    “好!”

    相爱相杀,互相折腾……

    又三年后,魔帝、妖帝、精灵王进了修仙界,这一次先找了太虚宗的东华真人合作,太虚宗让他们觉得可靠。

    他们此次的目的就是借着拍卖大会,打劫外域仙人,这些仙人不仅带有宝贝,还有若干的灵石,就连他们的儿女都教成了演戏的高手,就为了骗人入局。

    于是,在拍卖开始前:

    “快追啊!那是半古魔体小孩,吞了能提升修为!”一个扎着双髻的七八岁小姑娘然后嘶心裂肺的惨叫着,逃跑着。

    空中的仙人们俯视着大地,“果然此界最富裕,竟然有古魔体小孩。”

    “吞不吞?”

    “遇上了不吞是傻子!”

    旁边上过一回当的仙人瞥了一眼:只有傻子才吞,这些小孩都古怪得紧,吞下去炼不完,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宝贝,总之不能吞,一吞就会丢失所有积蓄宝贝。

    人界的天道正在空中看着大地上发生的一切,看着喝得醉熏熏地的修仙界天道:“你这些年就是这样过的?”

    “今朝有酒今朝醉,我醉了也能涨修为,我这界又出了几个化神仙人:雪城的魂尊、太虚宗的东华、东林;菩提宗的无为、无相。我现在的修为也涨了,是……是蓝阶八成的天道,三千天道,虽不是紫阶天道,可也不远了,每多一个化神仙人,我就涨一级,呵呵,我瞧雪城老祖也要晋级了,还有东苍真人也快了……嗝……睡着也能涨修为,谁有比我更幸福!”

    人界天道轻叹一声,他怎变这样了,早年还是意气风发,很有正义感的,而今居然天天醉生梦死,他闻了又闻。“你这儿的酒不错。”

    “冥帝、魔帝、妖帝、精灵王几人轮流给我送酒喝,修仙界的佛尊、道尊也时有孝敬,好东西多着呢,现在我这界的宝贝最多。”

    这些仙人在干什么?连那四界的帝君、天道也送酒给修仙界的天道,这赤果果就是贿赂、买通,还故意把和平域修仙界的天道养成个醉鬼,人家还很快乐,更为满意的是,他醉了,这界的仙人数量却在不停的上涨,哪想他这人界天道,办事最认真,只有自己拼命修炼才能长,他就是个劳碌命。

    人界天道问:“你就由着那些仙人胡闹,如此算计他界的仙人?”

    “甚……甚么胡闹了?他们要不是想吞那些小孩子,怎会上当?若他们不动心,人家也不会有机会打劫。这……不是……嗝,是他们罪有所得,先生贪念,后被教训,你看看那些上过当的仙人,现在多规矩呀,中规中矩地守本分,老老实实地来此界做易物做生意。就算见到有妖魂血、魔魂血的人也见怪不怪,你看多和平啊!”

    和平吗?

    满大地的骗子。

    还专骗外来的。

    连冥、魔、妖、精灵都变坏了,跟着一起骗外域仙人,人家还是一套一套的,一学就通,魔、妖、精灵三帝君更是带着儿女一起行骗,那小孩子才多大,怎么就变坏了,个个为帮着父母赚来宝贝而得意,甚至小孩子聚在一处还能交流经验,哪种哪种人好骗,哪种哪种人用什么手段。

    人界天道抓过一只酒坛:“你们这界的宝贝越来越多,还用灵草酿酒,也就魔帝、妖帝、精灵王这样的暴发户能想出来,你说若儿那孩子,在人界的时候多善良啊,怎么就变了呢。”

    “你说仙尊这孩子,她很好,嗝……就是她想出用灵草酿酒的主意,还把酿酒方赠给了另三界的帝君,否则本天道哪来的好酒喝。嗝……”修仙界天道倒在铺有玉石的地上,“别叫我,我要睡一觉,睡一觉又晋级,好啊!睡着睡着就成紫阶天道了。”

    人界天道想道:难道还是要糊涂些的好?

    可他是天道,是维护天地法则之魂。

    罢了,各有各的道。

    人界天道又饮了一口酒,太虚宗的方向,在五彩仙阁之内,江若宁正一身慵懒地躺在道尊的怀里。

    “少游,这里好闷的,要不你陪我去云游三千界吧?与其等着人送宝贝,不如我们自己云寻宝,把更好的东西带进来,也算是为我们离开此界对晚辈们的一点意思。”

    “是我连累你了。”

    “不,为了你,我愿意等,你等我三千年,我等你几年算什么。少游,云游一圈,许再回来你就能晋级了,我等你超脱六道轮回,飞升仙境……”

    道尊亲吻着她的额头,“我一定尽快修炼。”

    “顺其自然就好,有你相伴,无论是修仙界还是他处就是我的天堂。”

    “我们再不分开!”

    “再不分开!”

    两人紧紧相依,两脸摩梭,一脸幸福。

    以前是他等她,这次换她等他,她会一直一直这样陪伴在他身边,就如他会陪伴着她走向永生。

    (全文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