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聊斋]兰若寺 > 149.第一百四十九章、破戒

149.第一百四十九章、破戒

    VIP章节购买比例百分之四十以下显示随机章节三小时, 晋江防盗  由嗔生恶。

    因恶沉沦。

    也是一桩奇事。

    天下的母亲, 对孩子若不是溺爱过头的,都会希望望子成龙。

    容娘的怨怼若能经由白献之化解, 再反过来化解白献之的嗔恶, 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到底如何,还要看后续了。

    槐序转头离了僧舍,回了藏经阁。

    藏经阁的围墙已经被槐序指使山精树怪拆了,露出巨大的槐树的本体。

    粗壮根须纠缠盘旋, 把整座藏经阁都托在树根上,就好像活着的虬龙, 虽然已经凝固, 但是那种庄严的力量感,却也原封不动的留存了下来。

    槐树枝叶如同华盖, 一层层撑开,青气萦绕,看起来贵不可言。

    阳光从槐树上方照射下来,从枝叶的缝隙里流下来, 在地上积蓄出黄色的斑点。

    槐序准备把藏经阁附近的废墟全部夷平, 只留下这一座藏经阁。

    然后重新打理, 以他的本体为阵基, 把这附近全部化作森林, 在林子里建个私塾, 教新生的妖怪识文断字。

    对于妖怪而言, 灵智开启的程度通常和他的知识量有关。

    知道得多, 自然也就眼界更宽广些,未来发展也好些。

    造福后代,持久发展的事情,可以多做一些。

    柔软的树藤从槐树上垂落,感受到槐序靠近,几根树藤相互纠缠,编织成一个藤床。

    槐序坐上去,藤萝收紧,把他带到树上。

    阳光暖洋洋的,醉人得紧。

    虽然是夏天,但是山中的气候本就不同人世。

    对于一棵树来说,晒太阳就是另一种意义。

    槐树上新生的嫩枝上,挂着一簇簇槐花,堆积起来仿佛烟云白雪。

    清淡的香气沁人心脾,带着淡淡的甜味。

    也许改找个厨娘用槐花做些点心吃食?

    槐序身上长出来的槐花也不仅仅是槐花那么简单,蕴含着最纯粹的灵气。

    姥姥一向不肯开花,因为开花会损失灵气,纵然开花有开花的好处,她也绝对不肯为此损伤自己的实力。

    但是槐序并不太在意。一棵树,长叶开花是天生自然,何必强行压制,违背天性?

    槐序心里想着,感受着体内十二因缘转轮经修出来的温和的法力,有些微醺了。

    槐序享受着午后微醺的日光,白献之却过得煎熬。

    不得不说,容娘是个好母亲,容貌身段无不上品,学识品性无不出众,但是白献之不是真的孩子啊。

    他虽然是孩子的模样,心智也不成熟,但他毕竟不是真的三岁还在冒鼻涕泡的烟火童子。

    被容娘当孩子哄着,他真的感到不爽快。

    容娘身边跟着黄十九,手上抱着白献之。

    被女人的温暖体香包裹着,稍微不小心还会被一对雪白的酥胸攻击,白献之纵然一肚子小心思,也化作满腔的羞臊。

    “干娘,姥姥是个什么样的人啊?”白献之努力把头从容娘的胸怀里抬起来,红扑扑的脸蛋上挂着疑问,眼睛里水汪汪得好似被人欺负了一般。

    容娘不知道他在打探姥姥的消息,琢磨着怎么能把阴敕符授从姥姥那里夺回来,顺便把姥姥制住,或打或杀,要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

    那个丑妖怪夺走了他的阴敕符授,坏了他的大计划,起码没办法让他在短期内成长起来,恢复法力。

    等到夺回阴敕符授,非得把那丑八怪扒光了吊起来,让人人都瞧瞧他有多丑。

    白献之在心里想着把姥姥这般那般的百般□□,竖起耳朵从容娘那里收集信息。

    容娘迟疑了一下,想了想道:“这话我本来也不当说,不过我瞧姥姥比以前宽厚了不少,说说,应当也没什么关系。”

    “姥姥的过往我知道的不多,不过听姥姥自己说过几次,她原是这兰若寺里听经的树,只不过后来经历了什么变故,入了魔道,性情大变,狠厉了许多。

    不过只要不违逆姥姥,姥姥也不会怎么样。黑山上的阴界都是姥姥在维持,没了姥姥,我们这些鬼物也没法过得那么自在。

    姥姥不喜欢外人,尤其不喜欢人。当年兰若寺烟火鼎盛,香客络绎不绝,但是兰若寺遭逢大劫之后,不但没有得到香客丝毫帮助,反倒被香客洗劫一空。

    你看到的残垣断壁,都是香客做的。推倒了大雄宝殿,砸烂了如来金身,把佛像上的金漆刮走,稍微值点钱的东西,都被搜刮一空。”

    容娘抱着白献之走到了兰若寺的废殿上,坍塌了一半的宫殿上生满了青苔和藤萝。

    这座废殿上布满了斑驳的黑色痕迹,是烈火舔舐过后的狼藉。

    “兰若寺的方丈是被活活烧起在这里的。老和尚那时候身受重伤,在殿中休养,殿前只有两个武僧看护。

    嘿,和尚不打人,但是香客打人。把武僧打倒了,砸开殿门,破了老和尚的禅功,把值钱的东西抢走了,临走时打翻了香烛,整座宫殿都烧了起来。

    老和尚不能行走,就念着金刚经,在火里圆寂了。殿外的武僧进去想把方丈抢出来,最后也陪着老和尚死在里面了。”

    “你别动!”

    白献之从容娘身上滑下去,翻开藤萝要往废殿里钻,被容娘一把揪住。

    “老和尚是有法力的,死后留下了舍利子。对我们这些心怀执怨的厉鬼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小心一些。”

    白献之嬉笑一声,道:“干娘~人家想看看嘛。”

    容娘瞧着他气血充盈,知道他是个人,许是不怕舍利的,却不愿意让他冒险,强行把他抱起来,任他小短腿怎么蹬也不能落地。

    “你要去看舍利,也要先问过姥姥。”

    容娘瞧他扭得厉害,一巴掌轻轻地拍在他屁股上,说道。

    白献之叫了一声,伸手捂着屁股,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有趣。

    他自己是觉得生无可恋,居然被一个女鬼打了屁股,即使这个女鬼是他干娘。

    在容娘眼里看来,还以为他是委屈。只好哄着他道:“你不是想听姥姥的事情吗,我继续给你说。”

    在被打了屁股没有尊严和打探姥姥消息两者之间,白献之微微犹豫了一下,就选择了后者。

    容娘看他乖了,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看着他目瞪口呆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

    黄十九郎拖着大尾巴跟在身边,从兜里拿出油纸包,从纸包里拿出一块芙蓉糕递给容娘,道:“容姨,给小少爷解馋。”

    容娘赞许的看了黄十九郎一眼,拿了一块芙蓉糕,喂到白献之嘴边,道:“献之,来,尝尝。”

    白献之怎么会看得上这点糕点,张口就要拒绝,却不妨干娘已经把糕点塞到他嘴里。

    ……

    出乎意料的松软和美味,甜味充斥这味蕾,白献之下意识的咬了一口,开始咀嚼。

    吃完一块,白献之才反应过来,心里也不知道是怎样的百感交集。

    我一定是太久没有吃东西了,一定是这样。

    容娘一手喂糕点,一边继续给他说姥姥的事情。

    “姥姥是兰若寺里长大的,自然恨透了那些山下人。

    干娘也不喜欢那些既险恶又贪婪的山下人。

    姥姥后来在黑山的一个石窟里得了机缘,开始修行,时常以山下人的心头热血为饵,以增进法力。

    我是姥姥收留的第二个厉鬼,第一个就是泉上人。

    姥姥把我的尸骨从小虞溪渡口收敛,烧成骨灰,把骨灰埋在了黑山里,我就跟着姥姥到了黑山。

    泉上人来得比我早,知道得事情可能比我多一些。

    外界都说姥姥凶恶,其实姥姥真的不算凶恶。

    姥姥狠是狠,但真正凶恶的人是不会收留我们这群孤魂野鬼的,也不会在意这山中的生灵到底是个什么光景。

    东去绿兰山有个绿兰鬼王,你若是去过绿兰山,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人间地狱了。

    姥姥脾气不好,动不动罚人,但是却不会冤枉人。

    也就只有那些不懂事的小崽子,没有吃过外面的苦头,才会叫嚷着姥姥凶神恶煞。

    真正明白事理的聪明人,却是真的拥戴姥姥的。

    你是姥姥捡回来的,不要去惹姥姥生气,姥姥其实很好相处。

    对了。

    那边的藏经阁不要过去,姥姥把那里划为禁地,不许别人过去。

    还有,当着姥姥的面,不要说她的容貌。姥姥是生得极美,不过最近可能是练功出了岔子,因此不好看,但你不要说,小心姥姥打你。

    姥姥神通广大,黑山上的草木都是姥姥的耳目,有什么东西,也轻易瞒不过姥姥,你要对姥姥诚实。

    姥姥讨厌谎言。”

    容娘絮絮叨叨说了许多,白献之也在脑子里渐渐勾勒出一个姥姥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