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贵婢 > 第421章 恰舜国势

第421章 恰舜国势

    听见李太后理所当然的提议,皇帝眉头紧皱,“母后!”

    “怎么,皇帝可是有什么看法?”

    “不是。;”皇帝摇了摇头,方才缓缓说道,“朕对于母后的提议并无其他意见,只不过此事恐怕要让母后失望了。”

    “怎么?”太后有些惊讶,抬头问道,“皇帝可是有其它打算?”

    “母后请看。”皇帝把方才放下的卷册递给太后,道,“这几年我朝虽与恰舜的关系僵硬了些,但还不到非战不可的地步。或许其他可能也未可知,而这是朕方才接到的来自恰舜的书信,说明两国关系确实为道兵戎相交的地步。”

    太后大为惊讶,有些激动的接过来。然看完之后面上虽然有着失望,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甚至还带着几分笑意,看着皇帝道,“和亲是吗?恰舜这个要求倒是提得正巧,这是算着咱们镜朝的公主回来了呢。”

    皇帝心里咯噔一下,太后这是什么意思?

    “母后多虑了,这只是恰舜方面的意思,朕还没同意,也没打算同意。”

    “皇帝这说的什么话。”李太后道,“能以如此和平的方式解决与恰舜的争端,还给百姓一个天下太平,岂非天大的喜事?难道皇帝还想开战不成?”

    “战争一但开始,必定是民不聊生的结局。”皇帝道,“朕自然不作此想法,然我镜朝乃一泱泱大国,怎能屈服于一个边境小国,任之予取予求?”

    “皇帝此言差矣。”李太后不以为意,劝道,“这怎么算是屈服?恰舜每年上供可非小数目,这笔金银对我国民生可是大大的好处。”

    “太后不必多劝。”皇帝态度有些强硬,“朕的阿姊流落民间数年,已吃尽无数苦,如今方才回宫,朕怎忍心再让她颠沛流离?”

    “皇帝可不能这般任性”太后看着皇帝的眼里带着些许探究,慢慢说道,“东阳公主与陛下并非亲生姊弟,如今皇帝愿意给她一个封号已是天大的荣幸,此番公主能用一己之身换取一国平安,这可是她的荣幸……”

    “母后。”皇帝打断了她,“在朕心里,阿姊胜过亲生,朕意已决,母后不必多言。”

    “皇帝你……”太后气极,见皇帝丝毫没有服软的迹象,怒气冲冲转身离去。

    殷暖等人此次恰舜之行行程匆匆,翁家家主大为遗憾。只是也知殷暖需要拿药救人,也挽留不得。

    “翁老无需再送。”殷暖抱拳道,“他年若有机会,仆自当前来拜会。”

    翁家家主一直把人送到边界,见确实不好再往前,方才满心遗憾的驻足,而后挥退家人,独自上前对殷暖道:

    “殷郎君德才兼具,以信而立,是可以长久结交的人,老朽也不妨给你交个底,鄙国大王子尹琮有明君之才,两国交战或不成立,甚至往后交好亦是可能的。”

    而只要两国交好,贸易便不可能断。而镜朝富饶,翁家若想开拓镜朝商路,依翁家家主多年看人的经验,殷暖便是最好的人选。

    殷暖确实也感激他的直言,翁家主几句言语,已道明翁家归向,若最后大王子真能握得大权,依翁家财力,或可称为恰舜国商。确有长久结盟的必要。

    而这个信息或许对现在的殷暖无甚益处,但对翁家目前的形势而言的确是至关重要,毕竟恰舜朝堂形势现在并未明朗。

    殷暖郑重回道:“仆谢过翁老直言相告,若真有两国贸易繁荣之日,仆与殷家,望有荣幸再与翁老把酒言欢。”

    殷暖在商道上向来以诚信为立,翁老得了他的承诺,心满意足离去。

    手执马鞭,抬头看向镜朝方向,殷暖归心似箭。

    自那日太后气急回转之后,敏锐些的大臣已隐约看出朝堂暗潮涌动。而与下边人心惶惶不同,皇帝端坐龙椅,对近日情势并无多大意外,不过有些事情,确实是再等不及了。

    太后或许没有谋朝串位的想法,但是为了留住权势,手却也伸得太长了些。

    一下朝还未出宫门就被一个不打眼的小宫奴留住,宋兆直到站在御书房,看见那个立在屏风后的身影时,都还觉得有些玄乎。

    “臣宋兆参见陛下!”

    “宋侍郎不必多礼!”皇帝回过身来,赐了座,便直接开口,“不知宋侍郎对如今朝堂、恰舜情势如何看待?”

    宋兆不知道皇帝突然问起何意,想了想,直接滤过前一个问题,恭敬回道,“回禀陛下,臣以为,恰舜战事或不会起。”

    “哦?缘何因由?”

    “回禀陛下!”宋兆道,“恰舜国王昏庸,国力已大不如前。而近日更听闻恰舜国王染了重病,三位王子内斗尚且不及,出兵我朝应是分身乏术。”

    皇帝道:“既照你的意思,那么恰舜近几年蠢蠢欲动甚至偶尔几次扰我边境国民是为何?”

    “回禀陛下,臣听闻恰舜二王子母妃深得恰舜国王宠幸,这二王子是极为弑杀之人,多年来也是此人一直致力于挑起两国争端。”

    皇帝又问道:“既然如此,若是国王薨,此人得握大权,两国争端不是必起?”

    宋兆道:“然此人有勇无谋,不得民心。恰舜真正具有大统之才的,乃是大王子尹琮是也。此人之前顾忌国王宠妃以及二王子势力,面上平庸碌碌,实在暗中培植势力,若臣猜测无差,恰舜朝中表面上顺从二王子者,大半亦归大王子。”

    皇帝倒吸口气,“既然你敢说出来,想来已不是猜测这么简单。如此重要消息,之前怎能知情不报?”

    “回禀陛下,陛下传召之前,臣已准备请求拜见!”

    皇帝想起先前宫奴回报确实说过此人下朝之后特地暗中留步,想来未曾道假。

    “身居庙堂,尽知天下,你确是大才,看来他的眼光的确不错。”

    宋兆拜道:“陛下谬赞,臣愧不敢当。”

    “何必自谦。”皇帝突然又道,“朕且问你,你既然因他缘故入了庙堂、身居高位,可算谁的人才?”

    宋兆闻言,慌忙起身跪下,附身说道,“回禀陛下,臣是陛下的臣。”

    “当真?”

    “回禀陛下,臣不敢欺瞒。”宋兆道,“臣一朝在朝,便是陛下的臣,此乃臣肺腑之言,也是……五阿弟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