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婚意绵绵,误惹亿万继承者 > 287:重生(四爷番外开始咯)

287:重生(四爷番外开始咯)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张爱玲

    那年,少雪的南方连城,天空中雪花洋洋洒洒。

    大街上都是欣喜若狂与雪花拥抱的男男女女,对于也许从出生到长大都未曾见过雪的南方人来说,雪,是一种好奇特的东西。

    “快看!外面下雪了!”

    “是啊!好美的雪!”

    “我们去外面拍几张照片吧?”

    “这……不好吧?我们还要看着这位病人呢。”

    “他都已经死了,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了,拍几张照片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叫嚷的声音终于消失,房间里归于了沉静。

    这是一种,死一般的静。

    淡蓝色的病床上,白色的布下盖着一个已经失去了任何生命特征的男人,他今年四十岁,其实过了几天,他就四十一岁了。

    他叫聂平新,A城聂家家主的小儿子,人称四爷。

    “雪?”

    安静的房间里陡然响起一声轻咦,幸好房间里此时没人,否则绝对会吓死人的!

    这对于那些生来就住在雪上的人来说,雪,早已见惯不惯了。

    病床上白布的下面,有东西动了动。

    聂平新努力地动了动手指,没想到竟然还能动!

    刚刚发出那一声就已经令他吃惊不小,这下又发现手指还能动,他几乎要欢呼雀跃了。

    他试探着又动了动胳膊,能够抬起,伸展。

    很好,这是一个好的预兆。

    接着是脚和腿,能屈能伸,甚至浑身也没觉得有地方是疼痛的。

    这个认知,让那颗原本已经停止跳动近二十个小时的心脏,“砰砰砰--”地跳了起来。

    声音很大,像敲鼓似的。

    还活着,他还活着!

    聂平新清晰地记得在那场残酷的杀戮之中,他斩杀了所有的妖族,却在最后一刻被嗜血剑刺中心脏,他甚至连玉儿最后一声都没能叫出来,灵魂便离开了柔体……

    这是劫后余生吗?

    在惊喜过后,心跳渐渐归于了平静。

    这是哪儿?

    聂平新缓缓睁开眼睛,触目是一片白,离眼睛很近,阻挡了视线的传播,他抬起可以活动的手,慢慢地掀开遮挡在脸上的白布……

    视线里全是陌生,这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压根就叫不上名字。

    “这是个什么鬼地方?”

    聂平新掀开身上的白布,皱眉,睡觉就给盖这么单薄的一层吗?为什么他觉得这是给死人用的东西?

    他甩手将白布扔在地上,从床上下来站在地上,光着脚打量着这个新奇的地方。

    “呃?”

    他被吓了一跳,连忙朝后退了两步,盯着眼前墙壁上的镜子,可他并不知道这是镜子。

    镜子里有一个穿着怪异,发型更怪异的男人。

    他问:“你是谁?”

    “……”

    嘴动着,可却没有声音,“你是哑巴吗?为什么发不出声音?”

    “……”

    “喂,你要是再不说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老实招来,你到底是什么妖怪变的?”

    “……”

    “不出声是不是?”聂平新抡起拳头,用力地朝那人的脸上砸去。

    “咔嚓--”

    “哗啦--”

    紧跟着两声之后,地上全是玻璃碎片,而每一个碎片里都有一个刚才那个怪异的人。

    会分身术?

    聂平新打算毁掉这些东西,外面这时候传来说话的声音--

    “你看我拍的,美吧?”

    “我的也不错,等晚上回去做电脑的桌面用。”

    “那是必须的,咱们这里难得见到雪,又这么美,必须做桌面。”

    简单的几句对话,聂平新提取到了一个陌生的东西:电脑。

    电脑是什么?

    人脑他知道,这电脑又是何物?

    思考间,只见从外面进来了两个也穿着怪异的女人,见到他先是眼睛一瞪,随即跟见了鬼似的,尖叫着转身就跑。

    “出什么事了?”接到聂平新死亡的消息从A城匆忙赶来的聂霆炀跟从病房里出来的护士撞了个满怀。

    “鬼!鬼!”

    聂霆炀皱眉,虽然他不信这世上有那玩意儿,但还是问了,“在哪儿?”

    护士害怕地不敢回头,手指着身后的病房。

    聂霆炀怔愣片刻,宋楠告诉他小叔就在这间病房,难道是?

    小叔还活着?

    这个猜测令聂霆炀激动不已,顾不上去管被吓坏的护士,他迅速地朝病房走去。

    一到门口,便看到了站在病房里的聂平新。

    “小叔!”他大步走过去,用力地抱住了聂平新,他就知道,小叔不会死。

    “你是谁?”

    聂平新不悦地一把将抱着他的男人推开,看似没用多大的力气,却一下子就将聂霆炀甩出去,撞在了墙壁上,然后摔在地上。

    他瞪着眼睛打量着地上哼哧的人,又是一个奇装异服的人,这里到底是哪儿?为什么这里的人都这么奇怪?

    聂霆炀吃痛地从地上爬起来,好个老四,不让他抱就算了,下手还这么重,疼死他了。

    哎哟,他的腰,简直被撞断了似的。

    “小叔……”

    若不是这人是他小叔,聂霆炀真想骂人。

    “小叔?”聂平新皱眉,这人有问题吧?

    首先,他没有兄长,故而也就没有这样的侄儿。

    其次,他没有弟弟,即便是有弟弟,也是弟弟的媳妇问自己叫小叔,一个男人叫自己小叔,什么意思?

    聂霆炀这时候也发觉了聂平新的不对劲,聂平新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全是陌生。

    他试着问:“小叔,你怎么了?”

    “谁是你小叔!闭嘴!”聂平新冷声打断他的话,围着他转了一圈,“你叫什么名字?”

    “……”

    小叔竟然问他叫什么名字?

    看来他的感觉是没有错的,这个小叔有些怪,就放佛他虽然长得跟小叔一样,可却是另外一个人。

    “我问你话呢,你叫什么名字?”

    一巴掌落在了聂霆炀的脑袋上,力道很大,打得聂霆炀的懵了半天才缓过来劲。

    “聂平新,你是不是有病!”

    聂霆炀再也顾不上什么叔侄关系,转身使劲地推了聂平新一把,不解气,又要上前,却被聂平新躲开。

    “你知道我的名字?”

    聂平新一脸疑惑地盯着他,这个人知道自己的名字,那他是谁?这里又是哪里?

    不会是失去记忆了吧?

    聂霆炀皱眉,脑子转了几圈,也就能想出这么个理由来解释这令人诡异的事情。

    “聂先生,你可算是过--”

    “啊--”

    宋楠接到聂霆炀已经下飞机的电话后就匆忙从公司赶过来,没曾想到,眼前这一幕彻底的将她吓昏过去。

    一个已经死了近二十个小时的人突然又活了过来,这能不吓人吗?

    将宋楠安排在一个病房后,聂霆炀决定跟聂平新聊聊,看他到底还记得什么。

    前段时间他们叔侄见过一面,聂平新给聂霆炀看了医生给他下达的病危通知书,是癌症并且已经到了晚期。

    聂平新恳求聂霆炀不要将这件事告诉聂广义和刘淑静,并且找来自己的律师立下了遗嘱。

    所以接到宋楠电话的时候,聂霆炀并没有特别的震惊,这是觉得时间太快了。

    然而这个被医生已经宣布死亡的人,此时此刻却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失去了记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

    抑或是,起死回生?

    病房里,聂平新在床上坐着,盘着腿,像个打坐的和尚。

    聂霆炀关了门走过来,“叔,我们聊聊。”

    “我不是你叔,我没侄子。”

    “我叫聂霆炀,是你大哥的儿子。”

    “我没有大哥!”

    聂平新敢以自己的项上人头发誓,他没有兄弟,没有姐妹,他只是一个被师父收养的孤儿,确切说,他是由一枚蛋孵化而成的。

    聂平新用了三天时间来接受一件事--

    他的灵魂从幽界的柔体上离开之后,在天地间飘荡,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来到了这个叫做连城的地方,附在了一个跟他重名重姓得了绝症死了的男人身上。

    如今他活了,用那个男人的身体。

    他甚至闭上眼睛,还能够看到那个也叫聂平新的男人临死前发生的一些事情……

    “聂总,外面下雪了,您不出去看看吗?”

    助理宋楠敲了门进来的时候,聂平新正立在窗边,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斜插在裤兜里,望着外面若有所思。

    连城下雪了,也不知道A城是什么天,这段时间家里一连发生了好些事情,父亲和母亲都已经操碎了心,若是自己……

    聂平新不敢设想自己的死会给父亲和母亲带去怎样的打击,只是一想起父亲母亲流泪的样子,他的心都无比的生疼。

    “聂总?”

    宋楠见他没应声,朝前走了几步,又叫了一声。

    聂平新这才听到身后有声音,愣了下,转过身。

    宋楠面色一惊,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一步,脸上是遮掩不住的惊恐。

    对宋楠这如同见到了妖怪一样的表情,聂平新有些不悦,剑眉蹙起,声音虽是一贯的毫无温度,但却让人不寒而栗,“有事?”

    “……”宋楠跟着聂平新工作已经有八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老板的脸色这么难看过,他是生病了吗?

    哦,对了,这有一周了,老板的脸色一直都不怎么好,有些苍白,可那也不及现在的十分之一!

    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宋楠鼓起勇气,“聂总,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聂平新的眉微不可查地抖了抖,“我没事!”

    随即转回身,面对着窗户,声音跟着响起,“给我订今天晚上回A城的机票。”

    “好的,聂总。”

    宋楠离开后,聂霆炀来到隔壁休息室,站在盥洗室的镜子前,看着自己这张没有任何血色白得真如白纸一样的脸,他倍感陌生。

    后天是他四十一岁生日,昨天母亲打来电话,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必须回家过生日。

    一个四十一岁的男人了,还回家让父母给过生日,想想都觉得好笑。

    电话里他拒绝了母亲,依然以工作忙走不开为由,可是就在刚刚,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这个生日也许是他人生最后一个生日了,他,要死了。

    窗外雪花越变越大,漫天飞舞。

    聂平新没有像往常那样晚上九点才离开公司,今天他提前下班了,而且是提前了不止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是整整六个小时。

    路有些滑,从公司到住处平日里30分钟的车程今天愣是用了一个小时。

    到家是下午四点多一点,推开门,一股冷风迎面袭来。

    他蹙眉,钟点工离开的时候没有关窗户?

    走进屋子关了门,换鞋子的时候他才恍然记起,他已经在一周前辞退了钟点工。

    人生最后所剩无几的日子,他想没有任何人打扰,一个人度过。

    可他毕竟是个男人,粗枝大叶,拖地板还行,打扫房间里的卫生,他还真做不来,还好现在有个免费的临时工,一个20岁的小女孩,她叫宋久久。

    屋子打扫得很干净,对于洁癖龟毛的聂平新来说,还算满意。

    中午没有吃饭,所幸冰箱里还有一些食材,他简单地煮了一碗面条,吃完后感觉浑身暖和又舒服。

    困了,这么多年他平均每天的睡眠不超过5个小时,难得有困的时候,所以今天,他打算躺沙发上眯一会儿。

    这一睡聂平新就再也没有醒来。

    后天就是他四十一岁生日,他原想着能够陪父母一起度过他人生的最后一个生日,可一切却都在这一天终止。

    他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在自己的梦里,安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是宋楠第一个发现聂平新死亡的,她订了机票,是晚上六点的,可一直到晚上五点半也没接到老板的电话,她只好主动打来电话,却是无人接听。

    聂平新的家,宋楠知道,下午他提前下班,按照她对老板私生活的了解,他肯定是回了家。

    按门铃没人开门,宋楠就掏出了备用钥匙。

    宋楠手里的这把备用钥匙说起来还有些故事。

    宋楠有个妹妹叫宋久久,去年,暗恋的学长表白太兴奋就去酒吧喝了酒,醉得一塌糊涂,差点被人非礼,被同样在酒吧喝酒的聂平新所救,带回了住处。

    宋久久为表达谢意,主动提出来给聂平新打扫一周的卫生,以此来还欠下的人情。

    可聂平青一直没让她还这份人情,直到一周前,他辞退了钟点工,而自己又搞不定家里卫生的时候,他记起了这份债权。

    本来这件事跟宋楠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可她这个妹妹却是个做事龙头蛇尾的人,打扫了两天卫生后就不愿意打扫了,苦苦哀求将钥匙给了宋楠,让宋楠代替打扫。

    今天是最后一天,宋楠原打算打扫完卫生就把钥匙留在屋里,可上午走的时候匆忙给忘了。

    这会儿这钥匙却正好派上用场。

    刷了卡乘坐电梯来到24楼,站在门口,宋楠犹豫了一下,这才打开门。

    聂平新在沙发上躺着,像是睡着了。

    宋楠松了一口气,外面下着雪,屋里也没开空调,温度比较低,而他睡着却没盖东西。

    宋楠去房间找了条毯子过来盖他身上,掖毯子的时候手无意间碰到了他的脸,好冰!

    手猛然缩回去,宋楠怔了几秒钟,开口叫道,“聂总?聂总?”

    聂平新没有应她。

    不知为何,宋楠只觉得周身寒意,冷风直从脊背袭来。

    她颤抖着手去探聂平新的鼻息,尖叫着猛然抽回手,惊恐地蹲坐在地上。

    他没有呼吸!

    惊惶无措的她打了急救电话,然后又给远在A城的聂霆炀打了电话。

    那时候,A城聂家刚刚经历了一场变故,而这件悲事却接踵而来……

    聂平新轻叹了一口气,这个身体的聂平新也真够倒霉的,才四十岁就死了,关键是活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没碰过女人,可真是够悲惨的。

    看着跟前这个叫聂霆炀的男人,聂平新当然不可能跟他一起回那个什么A城聂家。

    “我真不是你小叔,虽然我也叫聂平新,但我跟你小叔聂平新,不是一个人。”

    “小叔,我知道你是忘记了一些事情,没关系,只要你还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

    “……”聂平新很是头疼地挠了挠头,这一头短发他还真不适应,后来他才知道,原来他打碎的那个叫做镜子,就跟幽界的铜镜差不多,不过这可比铜镜清晰多了,镜子里的那怪人就是如今的自己。

    虽然这副身体外表看起来还行,但是里面真是糟糕透了,大概是长期生病的缘故,哪儿都是问题。

    幸好是遇上了他,算是他们聂家祖坟风水好吧。

    不对,他也姓聂,这天地间还存在这么个地方,遇到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人,算是缘分吧。

    “我最后再跟你说一次,别叫我小叔,我不是你小叔,好了,没事了我要走了。”

    聂平新说着就要离开病房,被聂霆炀拦住。

    “你想干什么?你知道你拦不住我的。”

    “你现在还在生着病,你不能离开医院。”

    “你才有病呢!”聂平新推开聂霆炀,朝门口走去。

    这还没走几步,后脑勺一疼,就昏了过去。

    然而等聂霆炀好不容易将人高马大的聂平新弄到床上放好打算去叫医生的时候,他就已经醒过来了。

    “聂霆炀,你干什么去?”

    聂霆炀一愣转过身,“你……怎么醒了?”

    他那记手劈是用了大力气的,怕的就是一次打不昏他,却没想到真没昏。

    聂平新从床上坐起来,哼哼一声,“就凭你还能打昏我?愚蠢狂妄的人类!”

    愚蠢狂妄的人类?

    聂霆炀皱眉,这会儿已经不能用怪异来形容他这个三叔了,得用脑子有病来形容。

    不会是短暂的心跳之后,大脑出问题了吧?

    看来必须赶紧找来医生赶紧给他看看。

    “实话跟你说了,我不是你小叔聂平新,我确实也叫聂平新,但我来自幽界,说白了,就是灵魂附体,你小叔聂平新已经死了,我只是借用了他的身体。”

    聂霆炀愣了下,看来是病得不轻,匆忙就出了病房。

    没多久叫来医生,却发现刚才那生龙活虎的人此时竟然毫无反应地躺在了床上,浑身冰冷。

    医生给聂平新做了检查,根本就没有任何生命特征,他就是一个死人。

    怎么回事?

    聂霆炀茫然地看着床上躺着的人,若不是腰到现在还在疼着,以及刚才手劈用力手掌也疼着,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刚刚再跟小叔说话那只是他的一场梦。

    可摆在眼前的一幕却又让他不得不相信,小叔已经死了。

    聂平新死亡这件事聂霆炀犹豫再三还是给A城那边去了电话。

    聂广义和刘淑静接受不了儿子死亡的打击,双双陷入昏迷之中。

    聂霆炀从连城将聂平新的运回了A城,埋在聂家陵园。

    葬礼那天,聂广义和刘淑静依然还在昏迷之中,葬礼是由聂霆炀一手操办的,因为是英年早逝,父母尚在,所以十分的低调。

    转眼已是四年后,所有的悲伤也渐渐地在时间的长河中被慢慢地冲淡,直至消失。

    那天为了摆脱聂霆炀的纠缠,聂平新选择了诈死,之后又用易容术制造了假象,这才得以脱身。

    这四年里聂平新几乎跑遍了世界的各个角落,用他的话来说,这是学习,人类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他去学习。

    如今,学成归来,他选择定居连城,大概这是他重生的地方吧,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连城,如同聂平新这些年周游世界所到达过的很多城市一样,是座不夜城。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整个城市在灿烂的霓虹灯下,显得格外妖娆迷离。

    酒吧,是这些年聂平新经常光顾的地方。

    寂寞在迷离的暗夜里侵入,交错的酒杯,摇曳的舞裙,还有那一双双痴呆的眼睛,这个灯红酒绿的地方,注定是让人疯狂的。

    “久久,你不能再喝了,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我就要喝酒!我没醉!”  宋久久一把推开扶着她的好友张萌,爬上桌子,扯着嗓子喊道:“谁敢陪我喝酒!我就……我就陪谁睡觉!”

    周围的嘈杂声在这一刻瞬间安静下来,众人纷纷朝这边看过来。

    只见站在桌上的宋久久开始脱身上的衣服,格子衬衣被她扯掉随手扔在地上,露出了她白色的无袖低胸打底衫,那傲人的胸器呼之欲出。

    “哥哥陪你喝,怎么样?”一年轻的小哥拿着一瓶酒走过来。

    宋久久眨着迷离的眼睛看他,然后笑着一拍大腿,“好啊,今晚你是我的!”-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