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恐怖小说 > 养只女鬼做老婆 > 第949章 904实验室

第949章 904实验室

    连我自己其实也并不知道我这具不灭身体的来龙去脉,但这并不代表我老妈不知道,我怀疑我老妈很有可能一开始就什么都清楚了,只是她是个道行太深的人,我和她在一起相处的那段时间都不知道她的底细,没准从好几年前她就已经开始研究这具不灭的肉身了。【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想到这里我心里更加没有把握了,我该不会这么倒霉吧,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具不灭的肉身,这还没用几天呢,就再次被人给破掉了。

    我心里正怀疑着,这个时候昏迷的苏小烨终于苏醒了,他的脸色挺难看的,但是好歹呼吸均匀,看着没有啥太大的问题,如果我们能逃过这一劫,找到鬼门,成功回去之后,我帮他好好疗理一段时间,他没准能完全恢复,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苏小烨醒过来之后,看了看四周的情况,也有些迷茫了:“老大,这是哪啊?”

    “说来真是话长了,我估计我跟你讲完,你又得迷糊过去。”我很真诚地说。

    苏小烨狐疑地看着我,很显然他觉得我是在骗他。

    “先说说你吧,你到底都去哪了?”孙凯很感兴趣地问。

    “我也不知道,我的意识一直是迷迷糊糊的,大部分我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只知道有人在对我做实验。”

    “做实验?”我不禁一惊:“你知道是什么人么?”

    “不知道,我就记得有一次我清醒过来了,然后想要逃跑,我发现我在一个实验室里,外面的人都穿着那种跟宇航服一样的白色的衣服,我挺害怕的,就想赶紧离开那个地方,我就沿着一条长走廊一直跑,跑到尽头的时候,我就看到一面很大的镜子,在镜子里我看到了我自己的脸,那根本就不是我的脸,分明就是一张怪物的脸,我吓得够呛,直接就叫出来,结果我的叫声把实验室里的人给引过来了,他们向我射击,估计是那种麻醉枪什么的,我很快就再次失去意识了。

    但是在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我听见有人说,这小子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咱们904是个什么地方,这里根本就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去,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在904的试验基地里。”

    “真没想到,我们当时炸掉了新村,竟然904还存在这。”齐佩雅说。

    “梅姨,你知道904的底细么?”

    梅姨摇摇头:“具体的我也不算太清楚,很之前904和我们伏魔会关系很密切,可是后来,904渐渐从伏魔会里分离出去了,主要是904的目的和我们不相同,而那些人更加心狠手辣一些,里面的头目是一个姓宋的女人。”

    我点点头,这个女人我们当初在新村里见过,确实领教过她的厉害。

    “不过你为什么会在904,我还以为是我妈把你给带走了呢?”我心里暗暗吃惊,难道说我一开始的想法就是错误的,难道说这里的一切并不是我老妈做的。“

    “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接受了我老爸的异兽纹之后,我的身体就已经不听我自己使唤了,每次我听到那个奇怪的笛声,异兽纹就会爆发,然后我就会直接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而且神智会不清醒,异兽纹会彻底占领我的全身,让我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反抗,一直到今天,可能是你消耗掉了异兽纹的力量,才让我重新清醒过来,并能控制我自己了。”苏小烨回答。

    “我虽然不知道我老爸为什么要把这个异兽纹传给我,我以为异兽纹会是一个特别可怕的东西呢。”苏小烨的声音低了许多:“不过在我昏迷的时候,有一天我迷迷糊糊的,就感觉我好像是离魂了,我的魂魄从我的身体里游离了出来,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然后我看见了我老爸,他就骑在一头非常巨大的异兽的身上,然后在看着我,他的表情十分开心,然后告诉我,他终于掌控了异兽,他说我可以和他一样也掌控我身体里的异兽纹。”

    苏小烨眼巴巴地看着我:“老大,你说我是不是也能和我爸一样,想办法镇住我身体里的异兽纹。”

    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苏小烨,因为在这个放面,我也确实还没有什么特殊的心得,毕竟我自己有的时候身上的鬼纹还会失控呢,毕竟鬼纹要比异兽纹的力量小很多,而异兽纹本身就是会脱离肉身而存在的一种非常霸道的力量,如果只使用控制鬼纹的力量来控制异兽纹的话,只怕还是会被异兽纹夺走意识。

    “行了,我看现在也不是讨论这些理论知识的时候,你们有时间研究什么异兽纹,我看还是先想想眼前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吧。”

    我看向远处的黑暗,这个时候,狼群似乎有了变化,远处的狼开始蠢蠢欲动,它们估计又要开始新一轮的进攻了,这个时候天上的星星已经慢慢地暗淡了下去,我们身边除了那些莹亮的绿色眼睛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什么光芒了。

    “我看咱们还是先生一团火吧。”齐佩雅说。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毕竟狼是野兽,肯定怕火,只是我们这个地方压根就没有树,更没有木头,我看还是让高猛没事放几个大火球给咱们看看吧。”

    高猛瞪了孙凯一眼:“行了,别瞎出馊主意了,想要木头,这里到处不都有现成的么?”

    “这里哪有木头。”当孙凯的视线落到四周,他不禁恍然大悟,我们四周这些破败的图腾就是木头。

    我们几个捡起四周的图腾,我知道,这对当地人来说可能是非常大的不敬,但眼下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升起了一堆火,我靠在天葬台下面的这座怪石的边缘,大口地喘息着,我感觉我身上的伤口越来越疼了,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忽然我的胸口猛地抽动了一下,一股子剧烈的疼痛感一下子蔓延了我的全身,我低头看胸口的伤,并没有什么变化啊,怎么会有这种剧烈的疼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