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傲娇丫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凌楠,你还好吧?”落雪追上凌楠的时候心简直要提到了嗓子眼,走路有些摇晃也就算了,可是脸色白的都有些吓人了,额角还有冷汗流下。落雪扶着凌楠的胳膊关切的问,其实不问她也知道凌楠现在很不好。

    “滚!”凌楠毫不留情的推开落雪,落雪被推得一个踉跄,可是她也来不及抱怨,她现在更担心凌楠的身体,所以站稳之后就又来扶凌楠,“别耍脾气了凌楠,你先在这待一会,好些了再走也不迟。”

    落雪焦急的语气毫不作假,可是到了凌楠耳中却成了讽刺,凌楠眼里闪过一丝杀意,右手直接掐住了落雪的脖子,语气里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本王还轮不到你来管。”

    “疯子,你疯了,你放开我!”落雪开始用手去掰凌楠的手,可是凌楠却加重了力道,眼里的杀气更甚。

    “凌楠你放开我,咳咳,你放开我。”落雪脸色涨红,呼吸愈发不畅,脚尖逐渐离地,落雪只盼着萧傲天能赶过来解救自己,再迟一会儿,怕是萧傲天来了也是给自己收尸了。

    凌楠突然松了手,捂着胸口大口喘气,额头上冷汗大滴大滴的流下,模样极为痛苦,落雪得了自由,也贪婪的呼吸着空气,余光瞄到凌楠心里忍不住一抽,顾不得刚才的惊吓就去扶凌楠,凌楠却还想挣扎,落雪本来就心烦,凌楠一挣扎落雪的火就更大,忍不住怒了一声,“够了别闹了!”然后手指一捻,银针直接没入凌楠的皮肤。

    “你……”凌楠只说了一个字就昏倒了,落雪承受不住和凌楠一起倒在了地上。

    “我说他都这样了你就让他自生自灭得了。”萧傲天满脸的不爽,看见落雪和凌楠都倒在地上也不去扶。

    “你是故意的吧?对你有好处么?”落雪怒了,“说风凉话也不是现在吧?你不来帮忙能不能去帮我叫人?在这里看热闹好玩么?!”心情不好落雪的话简直像刀子,萧傲天嘟囔了一句就过来帮她扶凌楠。

    把凌楠扶到客房的床上,落雪抽出藏在靴子里的匕首就要往胳膊上切,结果被萧傲天拉住了,“你的身子会受不住的。”

    “可是凌楠怎么办?”落雪看着凌楠苍白的脸色别提多难受了。

    “他现在还死不了,可是你现在的身体真的不能再放血了。”萧傲天正色道,落雪叹了口气,“刚刚对不起,我只是心情不好,你别介意。”

    “额,没事。”萧傲天有些意外她突然转换话题,但还是不在意的摇了摇手,结果却发现落雪趁他摇手的功夫划破了手腕,匕首是夜送的那把,很锋利,落雪一直随身带着用来防身,想不到第一次用居然是用来自残,冰冷的刀刃划过皮肤,初时甚至没有痛感,鲜血涌出来的时候落雪才感觉到痛,如果萧傲天有胡子现在肯定被落雪气的吹胡子了,他说的不明白么?这丫头怎么这么不听话?

    “你当我犯贱吧。”落雪自动忽略萧傲天被气的有些扭曲的脸,把伤口递到凌楠嘴边,凌楠下意识的就咬住了开始吮吸。

    “你说凌楠疯了,我看你才是疯了。”萧傲天无奈的摇摇头,感觉时候差不多了,就强行拽出了落雪的手。

    落雪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一个没站稳直接扑到了萧傲天怀里,声音里带着掩不住的虚弱,“萧老头,你看我不是没事么。”

    “就这样还没事?”萧傲天又好笑又心疼,却也不忍心再责备她擅做主张。

    “没事啦,真的没事,我就是有点困了,我先睡一会儿。”声音越来越小,落雪头一歪,就在萧傲天怀里晕了过去。

    “这丫头……”萧傲天无奈的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头发,把她抱回了自己的房间,其实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她输血,可是他的身体不允许,至于萧傲霖,算了吧还是,他可不想让萧傲霖有机会有理由接近落雪,嗯,还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开始炼制灵蛊,用错了血液,啧啧,下场会什么样萧傲天也不知道,毕竟还没有人练成过,不过估计不会太好就是了。

    落雪又做了噩梦,电闪雷鸣的黑夜,一辆疾驰而来的车将她撞飞,然后巨大的电流从她的身体穿过,身体是被撕裂的痛,好像每个细胞都一点一点爆炸开来,然后是浮浮沉沉的黑暗,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只能无力的挣扎。

    落雪被惊醒的时候冷汗出了一身,抬眼就看见萧傲天还守着她,只是萧傲天站在窗口背对着她,落雪也不知道萧傲天是在想什么,当然萧傲天也不知道落雪醒了。

    “凌楠呢?”落雪看萧傲天想的出身半天也没有看她一眼只能出声询问,虽然她很不想说话,也不知睡了多久,嗓子干的很。

    “你那麻药药效够烈的,他现在还睡着呢。”萧傲天很细心的给落雪倒了杯水,落雪也不客气,接过来直接一饮而尽,然后就跳下床往凌楠的客房跑。

    “你身子不好就别乱跑,他比你好多了,不用你惦记。”萧傲天拉住落雪,言辞间毫不掩饰自己对凌楠的不满。

    “额,我就去看一眼,看完就回来。”落雪没有萧傲天力气大,挣脱不开就只能好声求他。

    “我估计他还要睡一会,你过一会再去也不迟。”萧傲天忽略掉落雪可怜兮兮的眼神毫不留情的说。

    “早一会晚一会也没差什么,我现在也睡不着,你就让我去看看他,这样我也能放心啊。”落雪无耻的偷换概念,只盼着萧傲天能松开她让她赶紧过去看看凌楠。

    “你说的对,早一会晚一会确实不差什么。”萧傲天似是有些松动,落雪面色一喜,却听萧傲天继续说,“所以你晚一会也没什么,何况现在他不醒你也是着急,与其在他那里着急你还不如在自己房里修养着再着急。”

    落雪哀怨的看着萧傲天,哀怨道,“我觉得你对凌楠有成见。”

    “嗯。”萧傲天很大方的承认,落雪顿时泛起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为什么啊?”

    萧傲天诧异的看了落雪一眼,似乎是不理解落雪为什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然后就酷酷的回答,“就是不爽。”

    “萧老头,萧前辈,萧大侠,您高抬贵手让我去看看他行么,我真的很担心他。”落雪还真拿不准萧傲天到底吃软还是吃硬,反正就是萧傲天吃硬的她也打不过,现在只能来软的。

    “算了算了,真是服了你了,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吧。”萧傲天一对上落雪可怜巴巴的眼神就头痛。

    落雪得了赦令,屁颠屁颠的就去看凌楠,萧傲天在后面寸步不离的跟着。

    蹑手蹑脚的进了客房,落雪坐在凌楠的床边,看到凌楠的脸色红润,她也放下了心,可凌楠微皱着眉头,莫不是做了噩梦吧?

    落雪轻轻替凌楠抚平了眉头,凌楠却又皱起来,落雪突然想起凌楠和她说起过自己睡觉时的模样,忍不住勾唇一笑,拿着凌楠的手放到唇边亲吻,“你还记得我们在金陵的时候么,那时候我噬心蛊发作,疼的死去活来的,后来我昏迷了,一直做噩梦,你也是这样在我床边陪着我,我还不小心拽掉了你的玉佩呢,唔,算起来我们快认识一年了呢,其实六年前的宫宴上我就见过你了,可是那时候我不喜欢你的,想着离你远点才好,可是后来怎么就动心了呢,凌楠,以前总是我给你惹麻烦,你居然也不嫌弃我,还对我这么好,我真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啊,真想再看到你对我笑一笑,这次,该换我来守护你了,凌楠,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我能做到的对不对,等你病好了,我们就离开燕京好不好。”落雪温柔的低喃,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此时此地,岁月静好。

    新年快乐哟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