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恐怖小说 > 禁域谜局 > 23、唐老板(4)

    越往上走,越让人感觉空洞寂寥,虽然是三个人走,可是那种寂寥带着一种怪异的无助,让人说不出是何种滋味。本文由  首发时常有一些从树上掉下的鸟窝散落在地上,都是空落落的,除了一地鸟毛,仿佛连一只活物也不曾有过。山路很宽,照明设施依旧运行畅通,但是,三人依旧觉得前后黑暗,无助感骤升。

    三个人又闷走了半个小时,一座精致的绿色玻璃树桩型小房子赫然立于山道边,唐老板大喜,因为这就是他先前说的电话亭。电话亭外形像一根粗壮的树桩,与周围的景合而为一很协调。它的一支架涂着绿色油漆,门窗则全数由钢化玻璃组成,内可容纳两人,有一台挂壁式绿色电话,此刻电话亭里空无一人。老板火速跑进去,拿起话机,有信号音,立刻照着电话外壳上贴的黄色号码快速播过去,此刻,他只想快一些听见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哪怕陌生人也可以,只要能让他紧张的情绪稍许能得到稳定。电话响了三声,接着转入语音台,老板按照提示,播了人工服务,电话里响了一段好听的音乐,随后又转了语音台,人工台始终没有人接。老板不甘心,又重新播了几遍号码,皆没有人接听。

    “继续往上面走吧。”冯藤卓不在意地说:“现在,除了爬上去看个究竟,也没有其它办法了。”

    “难道那电网是要阻拦恐龙的?”博克明对冯藤卓说:“这里秘密养了霸王龙?”

    冯藤卓笑:“恐龙对掏鸟窝应该兴趣不大。”

    “他们到底在两边触犯了什么?这里安静得几乎要爆炸了。”博克明抬头看头顶密密的树叶,“怎么一点阳光也漏不进来?”

    “外头,怕是已经变了天气。”冯藤卓抬头,头顶的树叶密得几乎连作一片,浓密得只有深深的绿色。“这些树叶……这些植物是假的。”他虽然知道周围的藤蔓是人工阻隔高压电的,但是从未怀疑头顶遮天蔽日的树叶。

    冯藤卓这一句也着实让其他两人吃惊不小,因为无论从质地和颜色来看,这些树叶实在是太过逼真,几乎可以乱真了。

    “假的?我来往这里好几次,从来没有发现过这树叶是假的,它可是两边大树的枝蔓,藤蔓可假,这可假不了。”老板拍一棵大树粗壮的枝干,“这手感,真的,假不了。”

    冯腾卓从不博克明处要了一把刀,随便选了一棵树,把刀插了进去,很快割下一块巴掌大的树皮,露出内部中空的树身。这个大树里不是木料,却布满了电线电缆。

    “这是人造的树,竟然造的和真的树木手感无异。”博克明摩挲这树皮,质感不是一般的好,也觉得奇怪不已。为什么,度假村要舍弃原来山道两边的植物,而重新造一些假的植物,难道,只是为了单纯的漂亮?如果说藤蔓假的是为了防触电,那么树木有什么必要造价呢?

    “这附件的树木、花花草草都是假的。”冯藤卓从地上拔出一棵野花,果然,没有根须,质地类似塑料,底部连接着电线。“造这条路的人,把原来自然的山道,改造成了完全由人工控制的假山。如若是为了好看,或者布线方便,完全可以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一些带有电线设施的植物,有什么必要,需要从山脚到山顶全部改装?”

    “钱太多了?”博克明去高压刚网附近,撕下一片假藤蔓,往看一眼护栏外的栅栏,为什么要用两层护栏?“外面的植物,不会也是假的吧?”

    “应该是真的。”冯腾卓淡然地说:“所以鸟突然不叫了,因为鸟叫也是假的,由人工控制。”他把手里的假花丢给博克明。

    博克明接过花奇道:“原来花朵里藏着小喇叭,这里便是鸟叫发源地。想得还真周到,连鸟的叫声也考虑到了,只是为什么突然又不叫了呢?”

    “只有到山顶才能得到答案了。”冯腾卓耸肩膀,答案是有山顶才能给出。他带头继续往山上走。

    三个人又走了十分钟,离山顶越来越近了,冯藤卓突然停下步子,在十分钟的路牌口,不走了。

    “冯先生怎么停了?”老板放缓速度,最后也停了下来。他虽然不想去山顶,但是一个人下山他也是万万不敢的。

    博克明回身看他们走过的山路,无尽的阶梯,两边郁郁葱葱的绿,却全部是造假的,如果是观光客,还真有受骗上当的感觉。

    “给我把刀。”冯藤卓从博克明手里拿要来一把飞刀,朝着头顶密密麻麻的树叶大力抛了上去,只听的哐啷一声响,像是砸到了金属,刀又掉到了石阶上。“原来,这茂盛的树叶是为了遮蔽上面的电网。”

    “上面,上面也有电网?”老板不可思议地叫道:“我们企不是走进了笼子里?”

    博克明看一眼头顶,找了一棵大树,三两下窜到了树顶。他倒吊在在树杈上,伸手撕扯那一整片和树杆连接的遮阳蔽日的树叶,随着一声尖锐的撕扯声,一大片眼光从上面撒了下来,同时一大片钢网也显露无疑。博克明继续撕扯掉大片假树叶树杈,钢网完全暴露眼前,原来他们的头顶也被钢网包围,头顶钢网和两边的钢网是完全焊接在一起的,从而形成一个四周包围,两头可通行的格局。

    冯藤卓看到这些,点头明白说:“这样可以理解了。除了山顶和山脚,其实我们走进的近乎是一只大铁笼子。建造者在设计之前,似乎是做了精心和充分的考虑,他有意识的复制了山林的原貌,用复制品替代了原来的植物。一方面是为了排设电路、安插设施的方便,另一方面去除原有的植物,也是为了不让人们因为原来的景,而看出这里人工痕迹的破绽。最重要的是,他们造了如此之多的参天古树和密密麻麻的藤蔓植物,是为了让它们茂密的枝叶,遮盖我们头顶和两边的钢网,同时也起到内部防电的作用。”忽然阳光没有了,起了一阵微风。冯藤卓感觉有点点凉意碰到脸上,他看一眼剩下的路说:“由于这些藤蔓、枝叶太过密集,连外头的天气都不知道如何了,估计外头就是下大雨,这里也淋不到。”

    “如果这些都是假的,刚才的那些鸟窝却是真的,它又是如何到指路牌上去的呢?附近的植物都是假的,动植物自然就会灭迹,这鸟为什么在找不到食物的地方搭窝?”老板有一脑子的问题想问。

    冯腾卓也在思考这个问题:“电网断电了,鸟可以从电网的某些缝隙里飞进山道,它也许只是误打误撞。但是我们看到很多被破坏的鸟窝,似乎的确有些鸟在这些假植物上搭窝哺育后代,这个问题还有待解开。另外我发现,我们看到的第一个鸟窝可能是有人故意放到指示牌上的,因为它并不牢固,像有人随手放上去的。”

    “但是,无论大鸟小鸟都死了。”博克明轻皱眉头问道:“这座山就只有这一条山道?”

    老板回答:“还有两条,在山体另外两面。”

    博克明说:“三条通道,如果这条山道被改掉了,那么其它两面山道为了配合这条山道势必也做过改良,说不定和它做了一样的处理。除了山道被钢网包围,钢网外还有钢网,也就是说,经过钢网的层层分割,这坐山自然而然被分割成了无数块笼子型的区域,遍布整座山的设置钢网,这山里面究竟关了什么东西?”

    老板一听更慌乱了,声音颤抖地说:“我去过另外的山道,也是这样的布局,这里层层电网拦截,那儿肯定也一样。因为这坐山没什么大风景项目,只有山顶的度假村是唯一的旅游项目,属于这里有名的高价度假村,生意向来兴隆,这山几乎让他们包了,所以,他怎么造都没有人会注意,更不会在意两边有高压电缆相围。同时他的设计的确相当巧妙新颖,设施又好的没话说,反而越来越受游客的欢迎。但是现在按照你们的说法,他们是要拦些不知名堂的东西,这……这……我看我还是不要上山去了。”说着转身便要往山下跑。

    “人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冯藤卓淡然一笑,转身继续往山上走:“这两边的高压电缆肯定是起不了作用了,下山起码也要几个小时,如果您觉得可以一口气瞬间移到山脚,那就请自便吧。”

    唐老板停住步子,回头,面露难色:“我……唉……”转身,紧紧跟上冯藤卓的步子,此刻,他的肠子早悔青了几百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