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我家凤灵不靠谱 > 第二五一章 大结局

第二五一章 大结局

    路小暖在拿到焚血剑的那一刻就知道了,自己可能会死。

    在墨痕出现的那一刻她就明白了,想要拥有杀掉黑龙的力量只能以自己的身体为媒介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可是人类的身体是脆弱了,是有限的,而天地间的灵力是没有限制的,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会死。

    她很舍不得白凤祈,可是看到他还活着,又觉得这没什么好舍不得的。

    只要他活着,她就觉得这比什么都好。

    灵气被墨痕通过她的身体一点点吸收,墨痕的光芒越发强烈,墨痕也变得越发强大,围绕在她身侧的墨痕渐渐长大,另一侧的曼珠沙华却也在同样的长大。

    灵力太充沛了,而她似乎已经无法控制了,或者说她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黑龙的眼里杀气四溢,可是他无法靠近路小暖,路小暖身侧的墨痕盘旋飞转,他一靠近,墨痕便冲了过来,像是要夺走他的力量。

    这个女人太疯狂了,疯狂到以自身为媒介来接受天地灵气,这样下去,她势必筋脉寸断而死。

    她也太傻了,这样下去,不用等她来杀他,她就会自取灭亡。

    黑龙讽刺的笑了:“太傻了!等你拥有足够杀死我的力量的时候,你自己也就死了!”

    路小暖微微抬眸看着黑龙,她的眼睛仿佛一口深深的井,幽深而黑暗,无波无澜。

    长剑指向黑龙:“你才是太过天真!”

    话音落,路小暖伸手在焚血剑上一拂,焚血剑上染了鲜血,墨痕似是被什么牵扯,尽数飞向了焚血剑。

    曼珠沙华亦在同一时刻变成了无数飞针,层层覆盖在焚血剑上,一时间焚血剑的光芒更盛,天地间,红色成了唯一的颜色。

    “暖暖!”许舟舟下意识的就想跑过去,可是她没能挪动脚步。就跪坐在了地上:“暖暖!”

    “许舟舟。”梁诺亚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她,他们的灵力都没了,全部被路小暖一个人吸走了,这种情况太诡异了。

    魔小鼓已经醒了过来。可是她依旧无力的靠在哮天犬的怀里,看到天地间这一片血红,她无力的笑了笑:“暖暖,终究还是去了。”

    去了。

    义无反顾。

    路小暖长剑一挥,径直冲了上去。体内充盈的灵力让她的经脉都扭曲了起来,让她的身体疼的像是要散架了,可是她感觉不到。

    手中的剑重若千斤却又轻如鸿毛,看似轻飘飘的一剑划在黑龙的龙鳞上,一下却是皮开肉绽。

    黑龙怒吼一声,巨大的尾巴扫了过来。

    路小暖如今吸收了灵气,身体的力量早已暴涨,速度也比平时快了不止一倍,闪身躲开,持剑继续左砍右砍。

    她恨黑龙。更兼之她知道自己生命无多,便将自己心中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到了黑龙的身上,她要他死,要他不得好死。

    黑龙痛的大叫,身体急剧缩小,转眼间已经恢复了人的样子,他的身上被路小暖割了多个口子,哗哗的流血,可是他更生气。

    魔气在这一刻汇聚过来,钻入他的身体。身体表面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小着。

    “路小暖,我会让你不得好死。”

    路小暖微微一笑,笑容浅淡:“很巧,我也是这样想的!”

    黑龙抽出魔剑。径直冲向了路小暖。

    魔剑与焚血剑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焚血剑上包裹的那层红色玉质一般的东西瞬间碎裂开来,然而黑龙还没来得及得意,就见那东西居然化作一根根的红色长针刺向了他,黑龙慌忙收剑躲闪。可是由于离的太近,并不能完全避开,一部分红针刺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红针一下穿透了他的身体,黑龙只觉得身体剧痛,居然比焚血剑刺入身体的时候还要痛。

    路小暖微微笑了笑:“很不好受吧?不要以为它小,你就可以小看它!”

    黑龙面色狰狞,咬牙切齿:“路小暖,你给我去死!”

    叮叮叮,一剑快似一剑的向路小暖砍过去,路小暖持剑连连格挡,她其实是不会用剑的,是以只能在他打过来的时候凭着本能挡一下,可是这一次快似一次的格挡,反倒让焚血剑表层的东西越来越碎。

    一剑又一剑,黑龙剑剑不停,不给路小暖操纵红针的时间。

    忽然听到一声轰鸣,焚血剑表面的那层玉质,一下碎裂开来,露出了焚血剑本来的样子,轰然一声,火焰茂盛,蹭的蹿了出来。

    黑龙本是想将焚血剑打断是以刚刚用力的压制着路小暖,却不防火焰轰然出现,疯狂反扑,一下烧着了黑龙的衣服。

    黑龙慌忙后退,手在身上连连拂动,将衣服上的火焰打掉。

    黑龙离开,路小暖顿觉周身压力一松,同时手一挥,漫天红针已经将黑龙层层包围,转眼向着黑龙刺了过去。

    黑龙刚刚吃过亏,怎么肯让自己再吃亏,手上连连挥舞,一道道结界出现在身前。

    蹭蹭蹭,红针穿透了三四层的结界却在最后一层结界上化作了一片片涟漪。

    路小暖心中一沉,想不到黑龙布置结界的速度居然这么快!

    持剑径直冲了上去,墨痕化作一个个墨点散入空气之中。

    叮叮叮几声,长剑相撞。

    路小暖现在已经是退无可退,她只能一路闷头向前,她来不及思考,只凭着本能一般的去打斗,去砍他,想着将焚血剑刺入他的身体,一剑又一剑!

    路小暖的速度越来越快,可是始终无法快过黑龙。

    “暖暖,我帮你。”狐小白的声音出现在耳侧的同时,折扇打着旋飞了过来,带起一阵阵的旋风在她的脚边形成。

    路小暖左动右动,绕着黑龙不断的进攻。

    黑龙渐渐不敌,不禁狠狠咬牙,轰然一声化作了龙形,巨大尾巴一甩将路小暖逼退,径直向着远处飞走。

    路小暖哪里肯让他离开,慌忙追了上去。

    黑龙的速度快。路小暖的速度也不慢,更兼之有狐小白的帮忙,她的速度更上一层楼。

    很快就追了上去,路小暖纵身一跃跳到了龙背上。足尖轻巧一点,径直向着龙颈奔去。

    宋希曾经说过,黑龙的的弱点就在逆鳞之下,而逆鳞就在龙颈上。

    路小暖很快就看到了逆鳞的位置,径直飞扑了过去。

    黑龙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意图。身形翻转,想将路小暖摔下去。

    路小暖紧紧的扒住他身上的龙鳞,可惜龙鳞太过光滑,情急之下路小暖一剑刺了进去。

    黑龙发出一声凄厉龙吟,身体扭曲起来。

    红针形成锁链将黑龙整个束缚住,路小暖直接将自己绑在了黑龙身上。

    蹭的一声拔出焚血剑,黑龙又是一阵扭曲。

    路小暖顾不得自己身形不稳,径直向着黑龙刺去,鲜血迸飞溅了路小暖一身。

    路小暖身上的衣服被黑龙溅上去的血液烧出了小洞,可是她自己恍然不觉。只顾一剑一剑的刺向他。

    带着恨意,带着释然,带着身体由内而外的疼痛感,她好恨他。

    身体又好疼。

    她什么都顾不上,只有一个信念,她要杀了他。

    黑龙在空中腾飞着,翻滚着,终于他没了力气缓缓的落地,巨大的身体缩小成了人形。

    而路小暖还绑在他的背上,手中的焚血剑更是毫不犹豫的刺入了他的脖颈。

    黑龙的脑袋一下被削了下来。

    鲜血流了出来。

    路小暖扑通一声摔在地上。缠绕在她和黑龙身上的曼珠沙华瞬间碎裂开来。

    黑龙的身体刚刚落到地上,身体中就飞出了一个虚幻的人影,那人影转身欲逃。

    路小暖握紧焚血剑一下丢了过去,正戳在人影身上。一下将虚幻的人影钉在了地上。

    “放开我,放开我!”人影发出凄厉的喊叫。

    路小暖却全然不顾,她曾经说过,她要让他死,要让他永不超生,让他生生世世都被禁锢。

    路小暖没力气了。身体上到处是血污,她一点一点的向他爬了过去,用力的握住焚血剑,深深的如此地上,鲜血顺着她的手流了下去。

    焚血剑上的墨痕闪闪发亮。

    “黑龙,你以后就做焚血剑的剑灵吧,以后生生世世都被禁锢在这里,永远都不能得自由!”路小暖充满恨意和释然的声音在黑龙的头顶响起。

    黑龙的心里只觉得一阵绝望,为什么,他不甘心,明明他是要为他的族人报仇,明明他没有错,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为什么他们杀了他的族人还要生生世世的禁锢他!

    不甘心,不甘心!

    灵魂发出一阵波动,四散欲逃。

    墨痕发亮,从四周汇聚过来,一下又将他的灵魂收住,带着他的灵魂覆盖上焚血剑,墨痕的光芒之中,黑龙渐渐的收紧,渐渐的印入了焚血剑之中,再也无法脱困。

    路小暖缓缓瘫在地上,身体的疼痛让她受尽了折磨,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被撑爆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疼的。

    身体渐渐的发飘,身体中的力量正缓缓的流逝。

    咔嚓咔嚓,落叶碎裂的声音传来。

    路小暖循声望去,白凤祈缓缓的走了过来。

    在她的身前停下,他的眼中有责备有心疼,在她身边坐下将她搂在怀里:“为什么?”

    他的声音明明那么冷静,可是路小暖却仿佛从里面听到了惊涛骇浪。

    “我爱你。”

    “暖暖,屠龙好玩吗?”

    路小暖回头看着他,微微一笑:“好刺激。可是,没有你,一点也不好玩。”

    “你知道你很狼狈吗?狼狈到我不想看你。”白凤祈口口声声说着无情的话,可是声音却越发的哽咽了。

    “可是你还是抱着我了,这样挺好的,我死而无憾。”

    白凤祈说不出话来,他以为自己可以为她遮风挡雨,可是最后,他什么都没做,他甚至眼睁睁的看着她去送死,却无法阻止她。

    寻到她的唇吻上去,吻那么苦涩。

    “白凤祈。”路小暖觉得眼前的他越来越模糊了,她的声音也一声一声的低沉了下去:“你的怀里好温暖啊,我好喜欢,你别放开我……”

    “我不放开你。”

    耳边好像听到了很多声音,好像听到了许舟舟在叫她,好像听到了哮天犬的声音,好像听到了狐小白的声音,还有很多很多人的声音,可是又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了。

    身体上的痛楚渐渐远去,心里的痛楚也渐渐远去,所有的声音都没了。

    好安静。

    ***********

    那一年,下了很大的雪。

    A市经过短暂的破败之后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学校重新开学了,许舟舟、梁诺亚和苏睿都按部就班的回去上课了。

    许舟舟和梁诺亚之间依旧吵吵闹闹的。

    苏睿和尹鹊依旧没能捅破那层窗户纸。

    学校里来来往往的人群,没有人记得以前这里有个叫路小暖的女孩。

    魔界和妖界、神界都恢复了平静,神界又恢复了以往的高高在上,魔界和妖界终于达成了共识,以后互帮互助。

    狐小白做了妖王,魔小鼓得偿所愿做了魔尊,只是许舟舟听说,妖王貌似要娶亲了,可是魔尊居然大怒,一怒之下冲去了妖王的洞府,据说要砍了他,然后……再也没回来,魔界又成了群龙无首。

    时间无声的溜走。

    许舟舟和梁诺亚毕业了,结婚了,生了孩子,可是他们再也没有提起过路小暖。

    只是孩子偶尔会指着路小暖的照片问,这个阿姨是谁?

    许舟舟看着照片抽抽鼻子,笑着说:“这个阿姨是妈妈最好的朋友,她现在在很遥远的地方,应该过得挺幸福的。嗯,应该吧。”

    丹穴山上好多年没有下雪了。

    今冬的第一场雪是很美的,树上都落了层层的雪花,还有晶亮亮的树挂。

    雪下了两天,这天晚上,雪花飞舞,可是尚未到达地面就化作了点点雨滴,雨滴一颗一颗的砸在透明的结界上,结界上荡起一片又一片的涟漪。

    “我想看雪。”女孩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话音未落却被人敲了一下。

    男人怒气冲冲的声音响了起来:“想泡温泉还想看雪,事这么多,干脆去死好了!”

    女孩斜了他一眼,倔强道:“死就死,我以后再也不修炼了”

    男人瞪眼:“你威胁我?”

    女孩靠在光滑的岩石上,热气氤氲渐渐的模糊了面前的景色,轻声哼了哼:“哪有威胁你,我只是觉得生无可恋罢了!”

    男人邪气的笑了笑,将她搂进怀里:“哦?生无可恋?那我得趁你死之前好好的补偿一下自己才行。”

    温热的身体覆盖上去,却换来女孩惊呼:“不对,你这个时候不是该安慰我吗?白凤祈,你怎么不按剧本来啊!”

    “剧本?老子就是剧本!以后不好好修炼看我怎么收拾你!”

    “混蛋,你还我温柔疼人的白凤祈!”

    “不好意思,他已经死了!”薄唇印上去,带着霸道带着怜惜。

    此夜旖旎,少儿不宜。

    本书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