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千岁嫁到 > 第四章

    海天一色,满眼都是蓝色,根本分不清楚什么是海,什么是天,在这样的情景下,穿着婚纱的男女,格外的引人注目,很多欣赏的目光都集中了过去,云歌自然也不能免俗。

    “虽然那个女人穿着孝衣,但站在哪儿,还挺像回事的。”见云歌的关注度永远不在他身上,孟栩苒顿时不高兴了,语气都带着一丝讥讽,更是带着一丝戳之以鼻。

    孝衣?云歌的脑门子黑线闪过,还带着一阵电闪雷鸣,怎么就和孟栩苒解释不清楚呢,不是白色的衣服就是孝衣啊,人家这是婚纱好,怎么和孝衣扯一起去了,也幸亏孟栩苒刚才的话没让人听得,要是让人听得了,估计那对新婚夫妇,都有上前来揍孟栩苒的意思了。

    “她身上的那叫婚纱,婚纱懂不懂,就是结婚的时候穿的,和喜服是一样的。”

    云歌还没说完,孟栩苒就牵着云歌的手:“咱们结婚的时候,我给你画一套衣服,咱们不穿孝服。”

    看到云歌无语的表情,孟栩苒终于笑了,当他没看出来吗,云歌这是羡慕人家结婚了,只是眼前这衣服,他是真的不喜欢,透皮漏肉的不说,还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再说,谁见过结婚就两人啊,三媒六证都哪里去了,他才不会委屈云歌的。

    在HL一玩就是一个多月,云歌硬是等冬日过去了,才准备回去,当然,这次也不是回T省,而是准备先在沿海城市住着,毕竟HL这地方,万一要遇上超强台风一类的,其实也满恐怖的。

    第二次做飞机,孟栩苒明显比第一次好了很多,这次更是特意坐在了靠窗位置上,眼睛更是一直看着窗外的云层。

    云歌坐在孟栩苒旁边,看到他一直看向窗外,连忙扯了一下孟栩苒:“你看什么呢,有什么好看的?”

    ?“当然是看天啊,我以前也有想过,这天上是什么样子的,有没有漫天的神佛,甚至还想过有没有仙人从天上飞过,但是现在一看,全是骗人的。”

    云歌噗嗤一笑:“我却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有这么单纯的一面了,我还当你一生下来,尽会算计人去了。”

    孟栩苒的表情顿时不好看了:“什么叫我一生下来,就尽会算计人了?”

    见孟栩苒面色不善,云歌却是有心无语的解释道:“你还好意思说,从我们见面开始,你敢说你没算计我,还有在京城咱们遇到的那些人,那些人可一个个都是老狐狸,可是和你一比,我就呵呵了。”

    “别说脏话”

    云歌一噎:“我什么时候说脏话了,我话里面那里有脏话。”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呵呵)的意思,以往你这样说,我只是觉得你表情不对劲,还不太明白什么意思,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你嘴里就没有一句好话。”

    云歌顿时被堵的不行,以往云歌可是真没少说这词,现在孟栩苒在这里生活了两月,虽然有些人情世故还不太明白,但却是已经学习了不少东西了,不得不说,有时候聪明这个词,还真是要看天赋的。

    下了飞机之后,云歌和孟栩苒就在这块暂时安顿了下来,因为不知道能在这里呆多久,云歌和孟栩苒还是租房子住,不过云歌钱够花,所以即便是租的房子,也是十分豪华。

    整整两百平米的复试房屋,每年的租金都要十几万,但是拿到孟栩苒这边一看,直接撇撇嘴,说这屋子,还没他家的厕所大。

    云歌想了想孟栩苒在京城的宅子,随即点了点头,的确没有他家的厕所大,可是问题是,在z过,就没谁能住那么大的地方,其实也没谁会闲着没事住那么大的地方。

    又是一觉睡到自然醒,云歌洗漱完毕后,转身就准备叫孟栩苒一起吃早饭,结果门一打开,屋子里面竟然没人。

    本来还有些睡眼稀松的云歌,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孟栩苒竟然不见了,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孟栩苒都是很少出门的,即便出去,也不会一大早出门,云歌看了一眼客厅的摆钟,早上七点。

    云歌连忙拿起手机,就准备给孟栩苒打电话,就在此时,大门想起了门铃的声音。

    难道是孟栩苒回来了,云歌连忙放下手里的手机,直接往门口跑去。

    “你这一大早的,干什么去”云歌的话猛然停住了,因为来人并不是孟栩苒,而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这个女人穿着一件短袖的淡黄色旗袍,看起来很有气质。

    “你是?”云歌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个女人,最主要的是她不认识这个女人啊,话说她在这里似乎也没朋友啊。

    还没等云歌问完,就听到这个女人说话了:“我是妙传街的,你可以叫我王姐,你是赵云歌,我是来给你送衣服的。”

    送衣服?送什么衣服,云歌有些莫民奇妙,最近自己似乎没有在网上买衣服啊,再说送衣服不应该是快递的事情吗?怎么老板还亲自来送,难道是为了省那几块钱快递费?

    云歌有些狐疑的看着这个王姐手里的盒子,话说,这盒子有点太大了,不会里面装个炸弹,只是看了看这个王姐的身后,云歌发现她身后还有两个人,这两人也是女人,且年岁也才二十多一点,三个弱女子,想必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人。

    “那你们进来”云歌将这三人请了进屋。

    当这三人都进屋之后,云歌才发现她们三人其实手里都拎着东西,只是没有王姐手里的那个巨大的盒子显眼而已,不过东西也很多就是了。

    ?王姐一进屋,就直接将盒子放到了桌上,随即从身后的两个学徒手里接过她们手里的盒子,来到云歌面前。

    云歌看着王姐手里的盒子,这个盒子虽然没有王姐刚才拿的那个大,但也觉得不小,天知道这里装的什么?

    “王姐,你这拿的是什么东西?”

    王姐见到云歌有些疏离,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就自行的将手里的盒子举到云歌面前:“这是您未婚夫送您的礼物,您不打开看看?”

    未婚夫?云歌有些懵,自己什么时候有未婚夫了,自己怎么不知道,不过随即云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看向这个王姐:“你们说的是不是孟栩苒?”

    王姐一愣,随即还是点了点头:“是叫孟栩苒,就是他让我将东西送过来的。”

    “他叫你们送东西,那他人呢?”云歌有点担心孟栩苒,最主要的是这外面车水马龙的,别跑丢了,真在这里跑丢了,那可真是麻烦了。

    王姐只以为云歌是平常的询问,当即就回答道:“他去买东西了,大约也要不了多久,要不您先看看盒子里的礼物,这可是孟总专门给您的,可是花费了不少功夫的。”

    听到王姐这么说,云歌才看向了盒子,见盒子上还带着彩带,云歌只能先拆彩带,心里还腹诽孟组苒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招了,可等彩带拆开,在将盒子打开之后,云歌的双眼里,只剩下金光闪闪的衣服了,是衣服,应该是衣服。

    大约是看云歌站在哪儿久久不说话,还以为是太过惊喜高兴坏了,为了客户的需要,王姐自然就更加不遗余力了:“这是孟总特意画的图,然后专程安排去苏杭定制,这件衣服光是做,都费了四个老手艺,十几天的时间,还有上面的刺绣,更是请了大家,还有这布料,更是天蚕丝织出来的,摸在上面像是云朵一样,你看着上面绣着的这腾飞的金凤凰,更是让人压了金线,也就是因为颜色的问题,才用了点白金和彩金,但也绝对是花足了本钱。”

    云歌瞪大双眼,看着这个王姐盒子里的东西,简直闪瞎了云歌的双眼,最主要的是孟栩苒虽然说过他会画,但云歌从来没想过,他真的会画,还让人制了出来给自己,这得花多大的功夫啊。

    云歌还在这里敢看,边上的王姐又开始说话了。

    “这服装还是其次的,看看这凤冠,这做工可真绝,上面的凤凰像是要真的一样,这一颤一颤的,像是要飞起来一样,上面还有镂空的金珠,颗颗都是0.99克,这一共是九十九颗,可谓是长长久久。昨夜老师傅将东西最后归置好的时候,看的所有人眼睛都直了,也就在您未婚夫能花这么多功夫和价钱,不然哪里能弄来这么多的东西”王姐一边说,还一边盯着这凤冠,满脸的羡慕,也就是云歌当面,不然估计都有带在自己头上试一下的想法了。

    相反,云歌吞了吞口水,这东西得多重啊,这东西带在脑袋上,脖子受得了吗?这不是要人命的东西吗?

    就在云歌对着这凤冠霞帔发呆的时候,只听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个略带粗喘的人走了进来。

    这人径直走到云歌的面前,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捧火红色的玫瑰,另一只手更是拿着一个盒子。

    这是准备求婚了,看着孟栩苒的脸,看着他一步步的走了过来,随着孟栩苒越靠越近,云歌莫名的感觉浑身发热起来。

    云歌甚至已经准备好,等求婚的时候,要怎么样回应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孟栩苒,云歌眨巴了一下眼睛,随即就感觉手指上多了一个戒指。

    这剧本似乎不太对啊。

    面对还有有犯傻的云歌,孟栩苒微微一笑:“没有三媒六证,但是凤冠霞帔爷已经准备好了,不仅如此,按照你们这里的风俗,爷将钻戒也给你了,好了,咱们可以订个日子,到时候就可以去结婚了。”

    云歌的牙齿都快咬碎了,这是求婚吗,这是求婚吗?这是逼婚,说好的单膝跪地,说好的浪漫求婚,结果就是这样。

    “你就是这么跟我求婚的,你这是跟谁学的啊,谁告诉你是这样的?”

    面对云歌略显激动的神情,孟栩苒却是拍了拍云歌的肩膀:“我在网上看的,不过我研究了之后发现,求婚只要是将戒指戴在女方手里,这事基本上就定下了,所以我还专门去给你买戒指,就是这戒指真心不咋样,这么小一颗,要不是店员说拿着这个戒指求婚,肯定能成,爷都不稀要。”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戒指,上面的钻戒在这里,自然是不小了,但是对于见过“世面”的云歌来说,还真不觉得有多值钱,至于旁边这位,什么珍宝古玩没见过啊,皇宫内库都能当成自家菜园子的,还会在乎这东西?

    突然间,云歌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问题:“孟栩苒,这些东西可不便宜,你哪儿来的钱?”

    孟栩苒一瞬间有些不自在,不过还是瞬间就回复了原样:“就是将我以前一件不值钱的东西给卖掉了,好了,不说这些,你看我画的衣服怎么样?”

    云歌却没有被孟栩苒给糊弄走,不值钱的东西,孟栩苒身上怎么可能有不值钱的东西,云歌连忙看向了孟栩苒的手指,墨玉扳指还在,云歌又看向了他的脖子,上面的黑珍珠也还在,不对啊,孟栩苒身上似乎也就这两样值钱啊,难道孟栩苒还有什么东西,是自己不知道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不说,我怎么有心思去看那些东西,那些东西也就是个形式,花费无数功夫,结果就只能穿一天,到时候放时间长了,人还心疼。”

    孟栩苒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不过随即却是摇摇头:“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就是一个令牌而已,也就是上面刻着文字才值点钱,我手里的扳指人都说才值几百万而已。”

    令牌?云歌猛然一愣,她终于想起孟栩苒身上什么东西没了,原来是令牌。

    “那令牌可是你的督主令,你”云歌说不出话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