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阴胎十月之鬼夫缠上身 > 第18章 灿如嫁衣(终章,新文消息必点)

第18章 灿如嫁衣(终章,新文消息必点)

    三年后,幽都阴司。

    女阎君气鼓鼓的鸷月对望着,眼底的紫色已经有几分威严之色了,“你……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忘川水看看,我是阎君!幽都这么大,还有我不能去的地方吗?”

    她这已经是第三次偷溜出去,想要去忘川河边看一眼。

    “不行就是不行,小不点,你怎么让人这么不省心。”鸷月单手提着娇龙后颈上的衣领,妩媚动人的脸上带着一丝的无奈。

    娇龙被鸷月提着,就好像小鸡仔似的无路可逃。

    两颊上生出了一丝红晕,挣扎不过,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腰肢,“鸷月,你敢不服从本阎君的命令吗?”

    “你除了是阎君,我还是你的夫君。”鸷月抬手掐了一下娇龙的侧脸,魅惑一般的眼瞳如落入水中的月影般流转,“虽然说是包办婚姻,可是自古妇以夫为天,你当然凡事要听我的。”

    娇龙和鸷月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娇龙见骄横对鸷月半点用处都没有。

    眼眸不禁柔软下来,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鸷月,“就让我看一眼嘛,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我保证我看过一眼之后。就……就马上回来……”

    忘川河水里面封印着一个和娇龙相互冲突的意识,不然她过去就是怕二者宿命的交锋。所以一直是禁止任何人靠近,也不允许里面的东西出来。

    那里面的东西,是要永远封印住的秘密。

    “娇龙,那里很危险,不让你去肯定是有原因的。”鸷月玩世不恭的表情收敛起来,凝眸和这个小丫头对视了几眼之后,他把她放在书案边上摁着,“这么多加急文书还要等着你看呢,你要是不看,又要本大爷帮你看。”

    娇龙看到那些加急的文书,当然知道自己作为阎君的重要性。

    有些魂魄枉死,生死一线之中,全靠阎君大笔一挥才能确保生命无虞。她叹了一口气,只好用毛笔在上面批改魂魄的命运。

    鸷月端坐在娇龙身后,就像兄长一样看着她的一举一动,随着时间一长他的眸光就变得有些妩媚懒散了。

    渐渐的就靠着自己的膝盖,睡死过去了。

    娇龙批完一大堆的文书,回头看鸷月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心里面又升起了一丝想要偷跑出去的念头,小手在他闭上的双眼前轻轻一挥。

    登时,就被鸷月的手给抓住了。

    鸷月的大手握着她纤细的皓腕,笑得要多妖孽有多妖孽,“你就非去不可吗?”

    眼眸一睁,仿佛迎面袭来了的桃花瓣雨一样,媚眼如丝。

    “是啊!非去不可!”娇龙感觉自己受到了巨大的视觉冲击力,呆呆的看着鸷月的双眼,然后才羞怯的低下头,“求你了。”

    鸷月来了一记摸头杀,坏笑着摸着娇龙的头,“给我一个理由。”

    “我……我觉得守护忘川的那个神秘人,就是我爸爸,鸷月哥哥,我真的很想见他。”娇龙隐藏了三年的心事,一时间全都诉说出来。

    无论如何,她只想见父亲一面。

    至于忘川河水里封印的是什么东西,对她来说是有些好奇心,但是远远没有见父亲一面那样重要。

    她永远忘不了,父亲对她和母亲温柔入骨的一面。

    脸上红的都要滴出血来,只觉得鸷月落在自己头顶的手很温暖。

    这三年的成长因为有鸷月的守护,所以格外的开心,其实她心里清楚。鸷月更喜欢的是在阳间到处吃吃玩玩,而不是困守在幽都。

    “这个理由好像不好拒绝,不过我一个人可决定不了,得问问我大哥。”鸷月一个翻身直起身子,将娇龙小小的身子抱起,“我记得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他都会在阴司衙门里处理比较重大的事务。”

    幽都本来是要交给娇龙管理的,不过她还小,不能一下子放权。

    所以凌翊才以超然的地位暂时协理幽都事务,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会现身一次。每次也就半个时辰的功夫,此刻寻他。

    他正在殿中无所事事的扔着一颗圆形的珠子玩,这颗珠子月白的光芒将整个昏暗的阴司大殿照的通明。

    在珠子内部,居然有一只小小的鲛人的婴儿。

    “万年鲛珠!”鸷月带着娇龙进门,第一眼就认出了凌翊手中的这颗鲛人族至宝,眼睛里都放出光来了,“这颗鲛珠,你要……吸收下去吗?你要是吸收了,估计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敌手了。”

    “说什么蠢话?要是贪图里面功力,我会留到今天?”凌翊看待这颗万年鲛珠的目光,就跟看玻璃珠没什么两样。

    他一收手,这颗珠子就落到了他的掌中,嘴角扯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当然,这颗珠子也轮不到你鸷月来用。”

    “那你把它从海里捞出来干什么?无聊啊!”鸷月本想着凌翊不要,这颗珠子起码也得轮着自己。

    他那只眼睛就好像被吸住了一样,死死的就盯着那颗鲛珠。

    凌翊蹙眉,“我劝你还是别打鲛珠的主意,就你的三脚猫的功夫。恐怕还没吸到鲛珠的力量,就会被那里面的力量吸干。”

    反而被一颗珠子吸干力量?

    这怎么可能呢?

    鸷月眼睛一眯,觉得凌翊在匡他。

    就见到凌翊坐的阎君宝座后面,走出来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黑头发棕色的眼睛,却和紫幽长得有几分相似。

    鸷月眸光一眯,有些戏虐,这不是娇龙的兄长吗?

    这小子怎么也来这里了……

    当初唐小七和凌翊参加老爷子葬礼迟到,就是因为这小子在时间坐标里乱闯,不仅迷失在里面,还惹了一堆麻烦。

    最后需要他们夫妻俩,收拾残局。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如今这个小子已经长成,眼中还是一副冷淡的表情,“鸷月,你看不明白吗?这颗鲛珠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它本身就是有生命的存在。这是一颗蛋,不是任何人都能有资格吸收上面的力量的,一个不好就会成为它孵化时的能量所需……”

    蛋?

    鸷月揉了揉眼睛,仔细去看,只觉得鲛珠中的那个沉睡的鲛人族婴儿。他有那么一瞬间,睁开了诡异的眼睛。

    眼底沁着寒光,让人觉得灵魂都被刺穿了。

    可是再一看,他还是紧闭着双眼的。

    此时,子婴受到传召前来,立在殿门口,“老板,你找我?”

    “恩,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和小七要冥婚了,想邀请你一起来参加。”凌翊随手就把手中的被他视作玻璃球一样的鲛珠扔出去,刚好就落在了子婴的怀中。

    子婴站在原地愣了愣,将鲛珠握在手中,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这什么?”

    “可能是玻璃珠什么的……”凌翊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从子婴的旁边经过,拍了拍他的肩膀,“鬼域以后就拜托你了,还有幽都,也给你妹妹了。”

    给他的……

    妹妹!

    子婴眸光一闪,就落到了鸷月怀中的娇龙身上,“观用……”

    “哥哥!”娇龙本来过来时要申请去忘川河边看上一眼的,结果全程都插不上话来,恰巧就遇上了子婴的眼眸。

    一瞬间,子婴就炸毛了,“鸷月你怎么抱着我妹妹,放开你的脏手。”

    “屁,她怎么会是你妹妹,她是我老婆才对。”鸷月和子婴差点就打起来了,露出手腕上的姻缘石。

    子婴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目光呆滞的看着鸷月手腕上紫色的石头,上面刻了一个字,“娇。”

    真是晴天霹雳,有没人告诉他到底是什么情况。

    观用嫁给鸷月的事情,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他顿时就有一种想要用手里这颗鲛珠毁灭世界的冲动。

    眼睛里却是越来越哀凉,缓缓的松开了拽住鸷月的衣领,小声的和娇龙说话:“怎么都没听人说起说呢?”

    “因为是包办婚姻呀,我也不知道!”娇龙怯生生的看着子婴,身子在鸷月的怀中微微一缩,有些畏惧的看着怒发冲冠的子婴。

    她前世的记忆并未消弭,但是转生让她将前世的缘都斩断了。

    缘分的斩断,使得那些通过缘分联系在一起的姻缘,也随之变得极为的淡漠。在她自己的世界观里,她是娇龙,并不是观用。

    她的妈妈是宋晴,爸爸是……

    是那个守在忘川河边的男人,他似乎在用自己深沉的父爱,守护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可在子婴眼里,事情并非如此,那个女孩虽然和观用长相并不相同。

    可是她还是自己挚爱的妹妹,眉毛一拧,勃然大怒,“包办婚姻!他芈凌翊包办婚姻的时候,可曾问过我的态度……”

    说完就气势汹汹的追上去,他一定要把凌翊逮住,好好问个清楚。

    “娇龙,看来你要问的问题只能等下次了,好巧不巧赶上他冥婚。”鸷月搂着娇龙大步流星的往娇龙所属的阴司大殿走去,心底深处一直在发沉。

    有一个问题,他总也思考不清楚。

    那就是他……

    他对唐小七到底是因为和哥哥赌气,还是心底早就情根深种了,低眸又看到娇龙失望的眼神。

    心头微微一动,对她展颜,笑靥生花,“媳妇,我保证,下个月。一定帮你申请,你想要见父亲的心愿。他不可能不帮你达成,毕竟你是幽都的大功臣,对不对?”

    “谢谢你,鸷月哥哥。”娇龙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只知道鸷月哥哥本性极好,为人只是看似邪恶罢了,仰头在他的侧脸上吻了一下。

    鸷月的脸红到了耳根,搂着娇龙的手都僵掉了。

    在幽都的边界附近,子婴追上了凌翊离开的步子,愤懑的喊道:“你怎么能自作主张,把我妹妹嫁给别人呢!”

    他君王一般,目不斜视的前行着。

    此刻,终于顿住了脚步。

    “你觉得,她还是你的妹妹吗?”凌翊回头看了一眼子婴,眼中是若有深意的笑意,似乎早就把子婴算计的死死的。

    子婴心头一疼,低下了眼眸,“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么,你要自己觉得还是娇龙的兄长,那你可以介入。想要破坏他们的冥婚,我还可以找唐俊帮你借阴阳剪。”凌翊举起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做了一个剪刀裁剪红线的动作,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子婴反对任何事。

    子婴当然知道剪断红线的后果,哪怕他依旧是娇龙的兄长,也不可莽撞。

    面色微微恢复了正常,他蹙眉问道:“唐俊不是成了傻子么?阴阳剪怎么会在他的手里头呢……”

    “子婴,你的脑子怎么还停留在三年前,三年前唐俊就已经拿到地魂恢复灵智了。”凌翊在幽都的边界跨出了一步,直接走到了宋家所办的阴阳学堂的外面。

    学堂里的学生不到十个,主要是贵精不贵多。

    一个女子站在黑板前,用米分笔行云流水的画出一道符咒,“这是天雷地火甲胄符,是最简单也是最坚固的符箓。”

    坐在学堂里的几个学生,都全神贯注的看着。

    自从老爷子去世之后,宋氏阴派学堂就成立了,和唐门招收弟子的方式几乎一样。都是只招收内部世家子弟,当然也会教一些前来拜师学艺的。

    麟儿不过三岁大,也跟着一起画,只是画的乱七八糟没有一丁点的道术天赋可言。倒是另一个脑袋上长了荷叶一样,显得脑袋有点方的孩子,他画的符箓就要好看一点。

    那是麒儿,从娇龙身边分开的那一部分魂魄,被驯养的已经十分的温和。

    天赋最强的,居然是那个善于变化成少女的小鬼彤彤。

    她虽然会画道家符箓,可是却轻易不能用,只是在这里学着玩的。所以与其说道术天赋极强,倒不如说是美术天赋不错。

    画的都像模像样,至于能不能用,就两说的。

    教习的女教师下去巡视了一番,笑了笑,“都画得很好,大家都很有道术天赋,不妨现在就可以催动试试。”

    瑾瑜从凌翊身边走过来,不屑看了一眼大家画的,撅起了嘴,“就这种程度也叫好吗?还不如我用脚趾头画的……”

    他明显是吃醋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也画了一张和黑板上一模一样的符箓。

    女教师从讲堂正上方的位置走下来,看了一眼这个少年画的符箓,眸光微微一闪。这个少年的确是所有弟子中画的最好的,也是天赋最高的。

    “你的确画的最好,也很有天赋。”她夸赞着他,眉头却禁不住蹙在一起,这个少年虽然有很强的天赋。

    可是他和彤彤一样,都是鬼。

    鬼本身就是和道术相克的,一般是学着玩的,当然凌翊也很善于对符箓的应用。说不定以后渡劫,也能用得上。

    瑾瑜抬头,“妈妈,你教的太简单了。”

    “那以后教点难的。”唐小七顺着这个少年说话,可是看其他世家子弟,虽然都有道术基础。

    可是单单这个甲胄符,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画第一次就成功的。

    现在房间里传来的都是道家真言吟诵的声音,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符箓奏效了。她拾起瑾瑜画的符箓,自己催动了一下。

    才发现,这孩子画的符箓,力量可非同一般。

    这时,才听麟儿喊了一声:“虽然瑾瑜哥哥很厉害,不过……不过,我觉得安北哥哥是最厉害的……”

    他的小手指着角落里的安北,安北一个人没什么存在感。

    眼瞳也是蔚蓝色的,看着和大家格格不入,就跟隐形人一样的存在着。可是不得不说,他的符箓似乎已经强过了唐俊的水平。

    他是鱼人后代,精神力超强,又换上了鱼人的眼睛,有着鱼人一般敏锐的洞察力。不管是道术还是佛法,都可精通,将来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唐小七看过去了一眼,并不诧异,只是微微一笑,“那大家都要和安北师兄学习,好了,下课吧。”

    一堂课讲下来,唐小七拿着黑板擦擦去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内容,就听到几个世家来的子弟在议论纷纷。

    “老师什么时候教唐门秘术啊?”

    “对啊,都三年了,还从来没见她讲过!”

    “不会不教吧?真吝啬!”

    唐小七高举的胳膊微微一滞,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耳边就传来了唐俊的声音:“小妹,你别白费功夫了,你虽然是阴派弟子。可你办学,那来门下的,多半是为了学唐门秘术。”

    “的确,四哥,我在想干脆……”唐小七擦了擦黑板,转头看向唐俊,“干脆,你也办学堂,让人家去学唐门道术。我这里就会留下纯粹想学阴派绝学的孩子……”

    “你想害死你哥哥我啊?传道授业,那是唐大师的事,我可不要。我……我自有闲散惯了,而且你知道的,我……我在找她。”唐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鞋面,将手伸进裤兜里,又看了一眼唐小七,“等你和他成婚,我就会离开南城。”

    唐小七当然知道,天下无不散宴席,唐俊根本就不是会窝在一个穷地方的人。

    她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哦,那你打算去哪儿?”

    “世界各地……”唐俊走出教室,拍了拍凌翊的肩膀,“妹夫,以后我这个妹妹就交给你来照料了。”

    凌翊微微点头,与唐俊擦肩而过。

    微微有些冰凉的目光,落在了唐小七的身上,“上了一天的课,累了吧?”

    “不累,一会儿的课,都是宋晴来上。我刚好可以休息一会儿……”唐小七疲累的靠在凌翊高大的身躯上。

    凌翊坏笑,“既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咱们生孩子吧。麟儿真正的天赋其实是在佛法上,没必要学这些道术……”

    “凌翊,今天是三年孝期的最后一天,我想给老爷子留点好映像。”唐小七双手紧了紧凌翊的身躯,心头却在思考着,麟儿真正的天赋是佛法吗?

    妈妈姜颖到底……

    到底和佛宗有着怎样的关联,让麟儿出生便对佛法有着极强的天赋。

    凌翊并没有回答她,将她的身子打横抱起。

    翌日,黄昏时的晚霞,灿如嫁衣。

    那个女子披着夕阳一般火红的嫁衣,同那个长身玉立的男子同时在姜颖和唐国强面前跪下。

    只听一言,“夫妻交拜。”

    彼此双手而握,就好似回到了她六岁之时的冥婚。

    命运的红线重新缠绕在他们的手腕上,形成了一块至死不渝的姻缘石,那男子搂住他的冥婚妻子,“未来生老病死,我将陪着你,如今你的任务就是再给我生一个猴子。”

    观礼的人群中,站了个黑袍的男子,他仅仅只看了一眼便转头要跨入幽冥。

    这一次,她不会让他逃了。

    宋晴白皙的手直接从他的身后,抓住了他的衣袍,“有胆子来冥婚宴看小七成婚,没胆子来见我吗?你就打算一辈子,守在忘川之地不来见我吗?”

    “谁说我没胆子见你的?我只是怕你离不开我!”他猛的转头,将宋晴搂入怀中。

    一时间,沉寂了多年的情感。

    汹涌而来……

    【全文完】

    ------题外话------

    亲们,本文已全部剧终,感谢几个月以来大家对冰箱和阴胎十月的支持。冰箱的新文《孕鬼而嫁之鬼夫欺上身》即日起正式上线,欢迎各位老朋友新朋友动动小手指支持一下~一如既往的灵异悬疑宠文,存稿多多,我在新书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