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伪村姑的锦绣田园 > 番外四:罗府,盛夏荷池

番外四:罗府,盛夏荷池

    六月天气,正是盛夏酷暑,日头晒得人犯晕,荷池边却凉风阵阵,长势茂密的荷叶肥硕碧绿,如伞倾华盖,也罩不住一枝枝蓄劲待发的饱满荷箭,其中更点缀千万朵盛开的荷花,米分白、浅红、深红,姿态优雅清丽如仙,那座直直延伸至湖中的三层水亭子便被这浓翠娇红包围住,恍如仙境阆阁,美不胜收。

    水亭二楼上大敞轩窗,美景尽在眼底,叶氏正手执细毫专注描画,案桌宣纸上,朵朵荷花生动娇美,荷叶田田似随风晃动,可见她画技非同一般。

    案桌一侧,罗松负手而立,背后手中还拿着一卷翻到一半的兵书,他本是坐久了起身走走,却被叶氏的画作吸引,禁不住赞叹:“夫人画技如此精湛,可与大家媲美!”

    叶氏莞尔一笑:“多谢夫君夸奖!为妻当年师从楝子先生,先生也曾说为妻天赋有好,若能潜心修习,将来必成大家!只可惜……”

    “夫人!哎呀夫人不好了哟!”一个仆妇咋咋呼呼,噔噔噔从木梯子攀上来,老远就听见她的粗喘声。

    罗松喝斥道:“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那仆妇上来看见罗松,呵呵傻笑:“原来老爷在这啊,哎您咋不在前院呢?怪不得方才前院寻不见老爷您!”

    罗松气得没话说:本老爷在哪里,还得跟你禀报不成?

    叶氏皱起眉头:身边留个这样的人,她也是无奈啊,谁叫这齐娘子是她奶娘唯一的女儿呢?奶娘待她恩重如山,临终前特地托付,要她无论如何照看年轻轻就守寡的奶姐姐,这齐娘子自小在村子里长大,是个大嘴巴爱惹事的,放到别处总不消停,叶氏就想着让她呆在自己眼皮底下,既给了她体面,自己也好不时地镇镇她,指点指点她,谁知牛牵到哪里还是牛,这么久了,齐娘子硬是屡教不变!也是烦了,看来还是得另行找个适当地方安置她罢!

    “何事啊?”叶氏放下笔问道。

    齐娘子忙答:“是咱们宁五爷,又叫那边府三个打成黑瞎子,哭着回来了!”

    “混帐东西!”罗松忍无可忍,怒道:“什么那边府这边府?东府西府还分不清吗?说过多少次,是大熊不是黑瞎子!你才今日到这府里吗?连个话都不会说,留你何用?”

    眼见齐娘还还想张嘴分辩,叶氏忙摆手制止她,刚好楼下又上来一个婢女一个婆子,都是喘着气,满脸急色,婆子拉住了齐娘子,那婢女是叶氏贴身大丫头紫苏,朝罗松和叶氏施了礼,气息不稳地说道:“奴、奴婢们在那边柳荫下坐着乘凉,这、这齐姐姐跑得太快了,一个不留神就被她闯进来,追都追不及!打扰了老爷太太,是奴婢失职,请老爷太太责罚!”

    叶氏道:“罢了!五爷从东府回来了么?出什么事了?”

    “回夫人:五爷是从东府回来了,三位少爷跟着过来,他们先去延安堂给老太太请安,刚刚延安堂陈妈妈才走来说,老太太赏他们点心吃呢,吃过了点心再来见老爷、太太!五爷今儿在练武场又挂花了,右边眼眶青黑,左边嘴角红肿……”

    叶氏轻吸口凉气,罗松生气地骂了句:“几个臭小子,下手没个轻重,一会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诶,这怎么能怪他们呢?老爷往日也常说,千锤百炼方成钢,练武场上被自己人打伤,总好过战场上被敌人打死!再说了,他们叔侄每次切磋受了伤,真儿媳妇都亲自察看过,给用上好药,三几天就能愈合如初不留疤痕,并无大碍。”

    叶氏说着,示意紫苏领着那婆子和齐娘子退了下去,自己上前来拉着罗松走到湘妃竹榻上坐下,柔声道:

    “一会他们过来,爷可不能发脾气哦,爷也是知道的,我喜欢那几个孩子,为了哄好小祖宗们,可花费了不少心力呢!”

    罗松轻哼一声,揽住叶氏丰腴的腰身:“别人只道我真的年老体弱,事实如何,你清楚得很,我比之那些二三十岁的男人可丝毫不逊色!你年纪轻轻,又这么喜欢娃娃,咱们就生,再生他十个八个,热热闹闹多好,何苦节制自己,吃那劳什子避子药?”

    叶氏抬手温柔地抚摸着罗松面颊,笑道:“我有丈夫,有一儿一女,我这颗心,只够分成三份,两份给儿女,一份给爷,这辈子就刚好合适!若多生几个儿,热闹是热闹了,可就我这一个亲娘,只有一颗心,精力有限,心不够分,做不到一视同仁,就有偏心之说,儿女们就会与我离心,就变成各种各样我不熟悉或不愿看到的性情……那又何必呢?”

    罗松皱眉:“这是哪里听来的奇谈怪论?”

    叶氏笑:“上次东府里办花宴,我过去帮忙待客,偶然听到真儿媳妇与方二奶奶谈说这话,我觉得很有道理的。你不是奇怪真儿媳妇怎么生下这三个孙儿后,一直不再怀上?她是不肯再生了!我吃的避子药丸,还是跟她讨要的呢,她这是古方子,药效好,还滋补身体!”

    罗松瞪起眼:“什么?真儿媳妇她……她岂有此理!她不给我罗家生育子嗣,那要她这宗妇何用?”

    “老爷!”叶氏赶紧捂住罗松的嘴,嗔怪道:“你这么大声做什么?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

    “话是我说,关你什么事?”

    “虽说知道真儿媳妇吃避子药的人不止一两个,可我是你枕边人,真儿媳妇信任我才不避嫌,你却给大喊大嚷出去,还要责怪于她……没的让她记恨我!”

    罗松看着叶氏,微叹口气:“你好歹也是她婆母,何须怕她?当日若不是我听从父亲的话,借口身体不好辞了世子之位,今日的她如何能跟着真儿,承袭了成国公及国公夫人之爵?他们该感激我们、感激宁儿才对!”

    “不,老爷,我如今可不这么想!”

    叶氏认真道:“以前金氏在时,我确实想争口气,有过一些想法。现在,我觉得我是心想事成,该知足了!正所谓有得有失,爷用一个世子位,换来我继妻之位,咱们的宁儿、云儿不至背负庶子庶女身份,光是这点好处,我已经做梦都要笑出声来了!若是爷固守着那世子位,即便老国公退下让出爵位,您承袭了,那我们母子也上不了台面啊——金氏已是妾扶正,再将我扶一次,爷您还有什么颜面立足于世?所以如今这局面,是再好不过了!爷对我、对一双儿女的疼护爱惜,自当铭刻于心,我愿生生世世,报答爷!”

    罗松将叶氏搂进怀里,阖起眼帘:“逝去的如烟消云散,活着的,当我是陌路人……如今我也只有你和宁儿、云儿了,你们就是我的命啊,我只有尽力,不使你们受委屈!”

    “爷,我们不委屈!我们一家人幸福得很呢!”

    叶氏伏在罗松怀里,也微笑着闭上眼睛:怎么会委屈呢?她只是一个妾室,不需要经过勾心斗角你争我夺,就得了正室之位,儿女系嫡出,还拥有这样美满幸福的日子,庆幸都来不及!

    十五六岁家中遭遇变故,她以长姐身份挑起重担,二十五岁才嫁给罗松,彼时的她已脱离青涩天真,贤良无害的外表下藏着机心,不乏野心,那时想掌握国公府的目的,无非就是拥有一份可以自主的、宁静安逸的生活!还不敢妄想能够晋位妻室,儿女由庶成嫡!

    在成国公府、在罗松的世界里,她是后来者,毫无根基连个体面身份都没有,拿什么跟前头的人争抢利益?

    好在她还有点运气,她生了儿子,两年后又生了女儿,罗松失去与金氏生的那五个子女,罗真过继二房对他爱理不理,罗松遂将全副心力全部倾注于她母子身上,在罗老太爷半逼半劝下,以世子位,换来了母子三人的光明前景!

    不做国公又如何?罗松还有别的功名,一等上将护国将军,可是他在战场上用命拼来的!从此她叶氏不仅是堂堂正正的罗三夫人,还是将军夫人,一品诰命!她的儿女,是嫡出贵公子、贵女!

    当叶氏在祠堂看到罗真第一次用正眼打量罗宁,小小的罗宁毫无怯意,昂首挺胸,手执一柱香,理直气壮地站到罗真身旁……叶氏捂住嘴险些痛哭出声!

    只有嫡子,才能站在最前排往祖宗牌位进香!

    那一刻,叶氏充分体会到做为母亲的骄傲和幸福!

    相比较被罗老太爷发配出京,最后全部死在外头的几个罗家子嗣,自己的儿子何其幸运!

    所以,对于罗松尚有不甘的那个成国公世子位,叶氏半点不眷恋,每每好言开解,以柔情蜜意夫妻情事分散他那点郁抑。

    她记着祖母的教诲:人,要知足常乐,才会常有乐事相随!

    祖母说的,真是太对了!

    不久之后老太爷大刀阔斧,将成国公府分了家:大太太郑氏因罗方遇难而悲伤过度病逝,小郑氏愿意大归,国公府奉送一份丰厚产业,具文书将其送还郑府;

    成国公府一分为二,东府大,西府小,东府依然是成国公府,西府另开府门,是为“护国将军”府,三房罗松带着老母、妻儿入住西府,东府自然就是成国公住着。

    罗松以身体不好为由辞了世子位,老成国公分家只将国公府一分为二,这等于告诉世人:二房罗真将承袭成国公爵位!

    果不其然,老成国公接二连三上表,请封罗真为成国公世子,再以年老体衰为由,直接将成国公爵位给了罗真!

    皇上很快颁下两道旨意:罗真幼子罗绍子袭父爵,为保定侯;罗真承祖传爵位,是为成国公,长子罗煜,为成国公世子!

    明知这个结果,罗松仍是满心苦涩:二十几岁当世子,直到将近五十岁,一朝夺了世子位,转眼连国公爵位一起送到罗真手里,小小的孙子都承了侯爵,自己这个做祖父的……一世英名就这样变成一世碌碌无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