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科幻小说 > 九针神医 > 第二零六章 杨家修道者

第二零六章 杨家修道者

    连续一个星期,我跟姐姐一有机会就会进入念头之海吸收念头里的传承,经过这几天的吸收,我已经接近对这个修真文明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而姐姐也自然吸收了大量宝贵的知识。虽然我在语言方面可能比姐姐更有天赋,但是姐姐在文字研究上面却比我更执着。在任何一个行业,想要获得更高的成就,除了需要天赋,还需要执着甚至偏执。偏执的人最容易走向一个行业的最是因为学校里成了一次蝴蝶会的聚集点,教室里、操场上、还有学校周围的树林上面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蝴蝶。我那个时候还让班上同学不要迷信。那不过是普通的蝴蝶会而已。这种蝴蝶会在自然界里本来就是正常的。”姐姐说道这里,猛然张大了嘴巴。用手指着我说道,“那一次蝴蝶会不是自然发生的。而是你做了手脚,是不是”

    “其实也不能算是我做了手脚,那个时候我对于修炼也是懵懵懂懂的,偶然找到了一个诀窍,情不自禁地就把四周的元气引了过来。动物对于灵气是非常敏感的,而蝴蝶更是对灵气极其敏感。因为我将四周的灵气聚集在我的周围,自然将各处的蝴蝶全部吸引了过来。”我将那个时候的情况说了说。

    “但是刚才我还想没听见你念什么咒语,也没有什么怪异的行为啊”姐姐不解地问道。

    “姐,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才入道,什么都不懂。又怎么能够跟现在相比呢我现在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够引动天地之间的元气。自然不需要像那个时候一样,念怪异的咒语,其实那个咒语也很简单,其实就是a、o、e。也不用跳大神。”我笑道。

    我猛然撤去四周的元气,慢慢地周围的元气又慢慢恢复到正常水平,原本停留在这里的蝴蝶再一次翩翩飞舞,向四周飞去。姐姐看得痴了,竟然忘记了拍摄照片。等到那些蝴蝶快要散开的时候,姐姐才猛然醒悟。

    “哎呀,我竟然忘记了拍照片了。景阳,要不你把它们重新叫回来。让我给它们拍一张照片,好不好”姐姐拿着相机不停地拍,一边拍摄还一边跟我说话。

    “当然不行。偶尔一次数量不大的蝴蝶会或许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但若是蝴蝶反复集会,可不是件什么好事情。”我连连摇头。

    姐姐也只是一时冲动,只要动动脑筋想一想,肯定能够明白这个道理。

    姐姐打算第二天就去上班的,没想到刚刚将数码相机的照片拷到电脑里,就接到了纪洪泉的电话。

    话筒里面的声音虽小,却逃不过我的耳朵。

    纪洪泉在电话里说道:“林博士,你现在在燕京吗”

    “我就在家里看资料。这一阵看的资料不少,就没来中心上班。”姐姐不屑于骗人。

    “那你下午到中心来一下吧。这里有一件事情需要你来处理一下。”纪洪泉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平静,但是我却似乎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姐,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我问道。

    “能有什么事情丁升国与李胜明的事情,整个中心的人都是有目共睹,就算有人庇护他们两个,他们敢在中心明目张胆地找我的麻烦”姐姐不屑地笑道。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总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这样,下午我还是跟你一起过去一趟吧。”我想了想说道。

    “那这些书籍放在家里可不安全。这里每一本书都是价值连城。真要是被人偷走了。我的责任可大了。”姐姐看了看堆放在茶几上的书籍。

    “带过去就是了。反正你现在开车去上班。”我说道。

    我跟姐姐一起来到研究中心。我稍微留意了一下姐姐的同事看姐姐时的眼神。总感觉到他们的眼神里有内容。可惜我读不出来。

    “别疑神疑鬼了。你总觉得他们有问题。就越是看着他们有问题。其实都是你的心理作用在作祟。”当我把我的感觉告诉姐姐时,姐姐不以为然地说道。

    “林博士,你来了啊。去会议室吧。”纪洪泉今天似乎特别的心急,与往日迥然两人。

    “那我先带我弟弟去我办公室。”姐姐地点点头说道。

    “我也去会议室。”我连忙说道。

    “别闹。我们有事呢。你在办公室等我。”姐姐悄悄地瞪了我一眼。

    我却态度坚定,“你以为真的是公事啊我告诉你,肯定不是。我跟你去会议室。谁要是敢算计我姐姐,我要教教他怎么做人”

    我说话的时候,扫了纪洪泉一眼。我说话的声音不小。纪洪泉自然能够听得清楚。

    “林博士,既然你弟弟也想过去,就让他过去吧。今天的事情并不是中心的事情。而是有点别的事情。”纪洪泉有些尴尬。

    “哼”我冷哼了一声。

    姐姐知道我预见未来的能力,自然知道我是看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也没再勉强我去她的办公室。

    “待会有什么事情,你别说话,一切有姐姐。”姐姐说道。

    我点点头,“嗯,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

    走进会议室,会议室已经坐了几个人。除了纪洪泉之外。另外的人中间也有我认识的。这个人就是杨牧。

    我早就知道杨牧在会议室里了,冷冷地看了杨牧一眼。再顺便扫视了一眼杨牧身边的两个人,一个人大约是杨牧家的长辈,五十多岁的男子,与杨牧有几分相似,穿着却极为考究,左手手腕上戴着一块手表,看起来金焕焕的,应该比较名贵。

    当我的目光转向杨牧身边另外一个人的时候,我的心中猛然一震。我在这个人身上竟然感受到一股同类的味道。他也是修道者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元气的波动这个人看起来是四五十岁的年龄,但是他的真实年龄,却很难看得出来。

    那人似乎也看出了不对,不过他的目光只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下,就紧紧地盯着姐姐。他应该已经感觉到姐姐是修道者的身份。他应该还没有察觉出我也是同样是修道者。因为他的修为比我要低得多。我已经能够很好的控制身上的元气波动,以他的修为自然无法看得出来。

    “纪教授,你先出去一下吧。我们有点事情想跟林博士说一说。”与杨牧很想象的中年男子说道。

    “好的,杨处长。”纪洪泉看了姐姐一眼,欲言又止。快步走了出去,然后将会议室的门带上。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向我杨家后人施展术法”杨牧身边的修道者猛然将气势压向姐姐。

    姐姐哼了一声,虽然受到一点压迫,却并没有什么大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别装糊涂,我在牧儿身上感受到术法的痕迹,你别说你一点都不知情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我算是同道中人。但是你不该向我的后人出手。这件事情,你得给我一个说法”那个修道者依然是咄咄逼人。

    “你要什么说法杨牧是你后人那你也是姓杨了你们姓杨的不会做人,有人养无人教,那我就教他怎么做人。就你这三脚猫的修为,也敢问我来要个说法”我自然不能看着姐姐吃亏。我也是将身上的气势展露出来,直接向那个修道者碾压了过去。

    那个杨家的修道者立即大惊失色,想往后退,却连站都站不起来,直接仰头往后面倒去,连着椅子直接倒在了地上。咔嚓一声,他坐着的木椅竟然断掉了。

    “噗”那个修道者的口里喷出一口鲜血。

    “景阳。”姐姐冲我摇摇头。我这才将我的气势收了回来。

    “住手”那个被纪洪泉称之为杨处长的男子严厉地说道。

    “这里可是谁都没有动手。要说动手,刚才只要那个喷血的家伙拍了桌子。真是厉害啊,拍桌子把自己拍得吐血。这功夫,真是令人佩服啊。”我笑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搞鬼告诉你,你要想你姐姐在文字研究中心待得下去,你就给我老实一点。”杨处长气急败坏地说道。

    “你威胁我”我冷冷地看着那个杨处长。

    那个吐血的男子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扬起手就给了那位杨处长一巴掌。

    “三叔,你这是”杨处长抹了一下嘴角流出的血丝。吐血男子这一下还真是下手比较狠。

    “你要是想死,别连累家人。还有你儿子,好好管管,不然哪天死到外面,连个尸体都找不到。”吐血男子教训了杨处长一顿之后,又很是畏惧地向我哈了哈腰,“这位前辈。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前辈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怪罪。”

    “刚才,你可不是这态度啊。还准备向我姐姐问罪呢。今天我要是不在这里,那吃亏的可就是我姐姐了。”我冷笑着说道。

    吐血的修道者竟然直接跪到了地上,“前辈,求求你饶了我吧。其实我根本算不上修道者。我刚才一时糊涂,以后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再犯。”

    “那你这个侄孙要是还来胡搅蛮缠怎么办”我问道。

    “这混蛋要是还敢胡搅蛮缠,你想怎么处置他都可以。”吐血修道者连忙说道。

    这混蛋这么没骨气,我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景阳,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姐姐说道。

    “多谢多谢。”杨家的吐血修士连忙感恩戴德。

    杨处长用手抚摸着脸颊,现在都还感觉到脸是火辣火辣的。却也不敢说什么。

    “你们两个还不给我快点滚“吐血修士知道杨处长与杨牧是双方发生矛盾的源头,生怕他们两个引起我的反感。连忙将杨处长与杨牧全部赶走。

    杨牧与杨处长狐疑地相视一眼,根本弄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