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天下第一地主婆 > 第一百二十八章怀孕

第一百二十八章怀孕

    为了防止发生更大的事情,夜云菲派人先一步将消息传回去,让长公主好做准备,最少不能让王晓雅伤心过度。现在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只有等大哥醒来才能问清楚。

    长公主这边接到消息,那是完全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了。对宫中的那位自然怨恨更深,在她看来,这不过是皇上光明正大地往王府里添人,是他的人而已。

    自从夜云菲的秘密,他们就已经将王府里皇上的眼线全部都斩断,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行为,让那个高高在上的人加重了怀疑才做出了今日的事情。

    长公主还是单独见了王晓雅,这是她们第一次相见。在王晓雅的心中,完全不知道长公主见她是为了什么,难道是要劝说她离开吗?现在的夜瑶润已经成了郡王,这在以前那是根本不敢想的。

    这样的他可以娶到更好的大家闺秀,她不过是一个小小财主的女儿。这也是她想要回到周家村的原因,在周家村,他们会是门当户对。

    长公主从未单独见过她,在心底她是害怕长公主的,更有着浓烈的自卑。

    “祖母!”王晓雅低着头,不敢抬眼看。

    “坐下吧,别站着了。花嬷嬷你去看看燕窝粥可好了!”长公主直接将所有人全部都支开,这小两口的感情好,她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她跟王爷这辈子不是没有碰到类似的情况,但那都是王爷非常坚决地将那些女人推出去,甚至还不许他人说她善妒。

    正是因为懂得爱情,所以她才不愿意让这一对新人有芥蒂。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不管夜瑶润有没有宠幸那两人,在外面看来,那都是真的。

    连夜云菲都不敢肯定,他们更不能肯定了。

    长公主不说话,王晓雅那更不敢说话,但是心中那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她不愿意离开夜瑶润,这是她的大头哥哥,不惜拒婚也要嫁的人。这辈子那都是要在他身边的,不管其他人怎么说,她都要坚持到底。

    “晓雅,如果瑶润做错了事情,你要原谅他。这不是他的错,是有心人故意做出来的。”长公主还是直接说明,免得等会看见那两个宫女,她气出好歹来。

    这皇后宫中的人,那就得做贵妾,而不是一般的妾,否则那就等于不给皇后娘娘面子。

    相公做错事情呢?王晓雅一下子抬头看着长公主,“祖母,相公不是进宫了吗?究竟怎么呢?”

    为什么让她原谅呢?王晓雅完全是迷糊的状态,究竟发生了什么。

    “皇上赐给瑶润两个妾,但你永远是正妻,祖母跟你保证!”虽然不是真正的孙媳妇,但是夜瑶润本身就是儿子认可的,再加上他为王爷做的,那就是亲孙子,这也就是亲孙媳妇。

    两个妾?那也就是说,他们的日子再也不是夫唱妇和,他所有的夜晚不再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吗?

    王晓雅的心好痛好痛,她到了京城是曾想过有这样一天,但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皇上不应该是日理万机的吗?为什么还关心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呢?是不是因为她没有给相公生一个孩子。

    第一反应,那就是自己不合格,没有去怨怪其他人,这也就是她。

    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反应,让长公主心疼之余,也很无奈,这样的事情已经造成,最少短期内不能将这两个宫女怎么样?只能看他们夫妻自己修复。

    “祖母,孙媳知道了。定不会亏待她们,也不会让相公难做的!”王晓雅不知道自己怎么患得患失地会回到房中,那眼泪再也止不住,身边的丫鬟虽然安慰着她,却更多的是劝她忍耐。

    因为这就是男人,这也是她的选择,不管如何,她都是他的妻子。真到一天,他要休妻,她都无力反抗。

    等夜云菲带着夜瑶润回到府中,直接将那两个宫女找了个院子装起来。无需说得再多,她都不许要这两个人出来到处流窜,既然皇上一定要将人送进来,那就直接好吃好喝地让她们呆着,就算是养了两个闲人。

    王晓雅正在抹着眼泪,就看见夜云菲指挥人将相公抬进来,这立刻擦干眼泪,“怎么呢?相公究竟怎么呢?”

    不是说被赐了两个妾,这人就算不高兴,那也是走进来,怎么变成了被人抬进来,难道是出事呢?这样一想,王晓雅立刻就奔过去,闻着一股酒味,这才放心下来。

    可是这心中的酸味就冒出来了,他这进宫一趟就纳了两个妾,这要是多去几次,是不是要搬满一个房间。

    “大嫂,大哥是被人陷害的。那两个女人你不要在意,我已经让人将她们关起来了,大哥这醒来估计还要两三点,你多给他补补水!”夜云菲也很抱歉,她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早知道的话,定不会将大哥一个人丢在皇后宫中的,究竟是谁在主导这件事。

    皇上,还是皇后还是贵妃报仇?现在她很累,都快站不住必须要休息了。

    感觉到大姑子这脸色不舒服,王晓雅还是强打着精神,挤出笑脸,“云菲,你赶紧去休息,你大哥这我来照顾,放心吧!”

    就算再难受,她也放不下床上的冤家,吩咐别人打水来,给他脱下衣衫,擦洗一番。那衣衫全部都扔掉了,因为上面有别的女人味道。那口红印子,还有胭脂水米分,王晓雅恨不得一把火烧了。但是烧的话,就落人话柄了,所以只能扔掉。

    痛,反正哪哪都觉得很痛,这种感觉就好似有人拿着刀,在一点一点地刮着她的心,做完这一切,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吃,什么也不想说。

    可以说夜瑶润睡了两天,她也睡了两天,没有吃喝。

    而到王府中的两个丫头也不敢太放肆,老老实实窝在院子里,门都不敢说,只有照顾她们的下人,才见过她们的样子,不过都不敢乱传。

    夜云菲借着生病,直接在家休息了两天,好好整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翼王魏怀安的人却送来了消息,让夜瑶润事情露出了端倪。将手中的纸条烧掉,没想到有人居然打得这样好主意。

    难道大哥的身世外面传得还不够清楚吗?也许他们看长公主的态度,摸不准消息的真假,反正能够拉拢那不是最好吗?再说对宫女而言,能够嫁给一个郡王做贵妾,这可是天大的福气。

    不用伺候别人,还有人伺候,这对她们来说,成功地翻身了,至于被谁破身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皇上已经认定,是大哥要了她们,就算是大哥自己也不能明确地否认。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一个月后,禹王终于要回京城了。翼王却遇袭伤重也要回京城疗养,这让安静的京城突然沸腾起来了。很多人都在押宝,如果禹王知道宠溺的孙子是别人家的,那会不会直接拿着刀剑砍过去。

    最关键的是,这个郡王可是让夜承乾跟夜承恩两兄弟气死了。这禹王也是个老糊涂,正儿八经的儿子不要,却要别人生的孙子,这会不会直接是他的私生子,却放在已经死去的大儿子身上。

    总之各种流言蜚语的版本全部都出来了,但是禹王府却没有任何动静,不过对王爷的平安归来,长公主那是早晚一炷香,对神佛表示感谢。

    夜云菲是等着禹王回来,要来一个大的送给那坐在宝座上的人,对他来说,这辈子一直都是在祖父跟祖母的保护下坐稳了皇位,现在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算计。

    “怀孕呢?两个都怀呢?”长公主听到这样的话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替他们担心,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这不过就是从宫中回来而已,就算那啥,也就一次,哪有这么凑巧两个都怀孕了。

    王晓雅直接红了眼圈,这一个月她一直都是拒绝跟夜瑶润同房,当然他也笨嘴笨舌地完全不知道怎么解释,对那两女人也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关心,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两人怀孕了。

    这有了孩子,还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不能!

    放下碗筷,掉着眼泪,都忘记跟长公主告退,直接就走了。

    “晓雅!”夜瑶润立刻就追出去。

    “这大夫确认了吗?”高雨欣一直都很少在餐桌上说话,但是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太让人不知道说啥,这一晚上就能够让两个女人怀孕,年轻真好。

    现在夜承恩在房事上,很少有,就算有,也不过是瞬间的事情。

    “没有,不过两位姨娘月事都没有来,婆子说怀了,奴婢正要请示让府医去确认下。”本以为报喜会得到一点打赏,现在看来,什么都没有。这两个姨娘果然是用了手段才爬上了郡王的床,让人看不起。

    这点上,禹王府的丫鬟都不一样,虽然二房三房以往在王府里住的时候,虽然人员庞大,但是没有一个是丫鬟安上床。在这方面管得比较严格,当然也得益于长公主跟王爷对丫鬟们的婚事,比较放开,基本上愿意婚配的,都会给一份嫁妆。

    “那基本上差不多,老三家的,你跟着去看看!”长公主很是头疼,看着夜云菲那阴森的眼神,突然有些害怕,这丫头打算做什么,不会是想将那两个孩子都给弄没吧!

    那可是她的亲侄子,虽然这来路不怎么正,可到底是夜瑶润的孩子,长公主还是没有这样的念头。

    夜云菲却转脸冲着长公主笑,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至于夜瑶润跟王晓雅之间的事情,她也不打算管,就算没有这一次,也会有下一次,就算是对他们感情之间的一个考验。

    “翼王是不是一直都有书信给你,云菲,你跟皇长孙的婚事,如果你不愿意祖母可以给你退。翼王你还是别招惹了,虽然他不是皇上的亲子,但却依旧不适合你!”长公主突然的话,让夜云菲惊讶到极点。

    这件事,也是她最近才查清楚的。她能够查清楚,皇上有没有查清楚就不清楚了。既然要保护王府,那自然就要跟皇上对着干,为儿子报仇,这哪一个她都不想放下。

    “他不是皇上的儿子?”夜云菲恍然大悟,这就解释了为何后续他明知道彼此的身份,还在纠缠。确实他们一直都有书信来往,但是一般都是魏怀安写的多,她回得特别少。

    听到这个消息,夜云菲的内心是欢喜的,不知道为了什么。也许那个男人一次又一次用生命为她遮挡,求雨的那一幕,她没有亲眼所见,但是球球仔细说了当初的情景。

    “对,他不是皇上的儿子,这件事迟早会被皇上知道,那定是诛杀。所以祖母不能让你去冒险。你明白吗?”皇上的为人,长公主是不愿意再多说。

    “包家的胆子这么大,难道要扶持一个假皇子登基吗?”夜云菲觉得这件事太大,完全脱离轨道。如果是这样,那么魏怀安得面对多大的敌人,还是说,他本来就是包家扔出来的炮灰。很显然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