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天价弃妇娶一送二 > 219 兄弟重逢

    随着时光流逝,天下四大名医渐渐淡出江湖。

    神医张阙与西门若雪隐居宫中,不问世事,仙医云子熏成了家,整日围着媳妇孩子打转,没精力管其它事情,魅医向晴当了皇后,料理后宫,相夫教子,其徒弟吕明轩得了她的真传,回了东鹰国统理太医院,名医药馆的农百草与陆九也赚够了养老的钱,归隐山林去了。

    虽然风流双医仍旧在民间游走,但行踪不定,百姓得了疑难杂症想要寻医问药,成为了一件难事。

    名医慢慢减少,民间大夫供不应求,出现了大量的庸医,为了牟利而草菅人命,百姓一时间对大夫防备甚深,特别是许多人打着风流双医的名号行事,百姓真假难辩,渐渐对风流双医避之唯恐不及。

    是时,北狼国有一大户周老爷之子周铭患了不治之症,群医无效,还被庸医坑了不少银子,并累及病情加重,周老爷列下悬赏通知,谁若治好父亲的病愿将周家所有的家产相赠,但若治不好,不但不会付银子,还要将人送至官府究办。

    周家这是被庸医坑怕了,但又想救儿子,这才出此下策。

    通告贴出去数日仍旧无人敢来,而周铭的病却日益加重,周家上下急得团团转,周老爷更是食不下咽,整日在家唉声叹气,还扬言儿子死了,他也不要活了,其夫人更是急得病倒了,周家无疑雪上加霜。

    又过了几日,周公子吐了血,整个人陷入昏迷中,周老爷急得胡子都白了,正求救无门之时,下人匆匆来报:“老爷,外面有位年轻的公子说能治少爷的病。”

    “快请进来!”一连半月都无人上门,今日终于有人来了,想来是有真本事的人,周老爷是什么也顾不得了,赶紧让人请进来。

    人被请进来,周老爷一看是位身着黑色锦袍,俊美不凡的少年,通天的贵气让人不敢直视,一看就是达官显贵家的公子哥。

    富贵之门多纨绔。

    周老爷顿时就怀疑起他的本事来,这样一个长相气质衣着出众的少年儿郎真的能治病吗?

    未等周老爷问话,又有下人来:“老爷,外面又来了位年轻公子,同样说能救少爷。”

    周老爷沉思起来,来的都是年轻的公子哥儿,有多少本事并不得而知,很可能是年轻气盛,自负吹虚,是不能让他们医治儿子的,可是现在儿子已经是奄奄一息,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这样吧!

    周老爷对黑衣少年道:“公子若不介意,我想请那位公子也进来为犬子医治,你们谁若医治好犬儿,周家的家产就归谁。”

    “大夫行医问药乃是本职,略作酬劳即可,周老爷爱子之心在下感动,在下并无意见,周老爷可设纱帘一双,将令公子遮挡其中,我与另一位大夫隔纱诊治,是否能医治令公子即刻见真章。”

    周老爷闻言连连道好,立即让人去准备。

    一刻钟后,一切准备妥当。

    黑衣少年已入纱帘后,周老爷请其另一少年入内,是名身着白衣的少年,翩然而入,贵气天成,众人见其样貌骤然一惊,皆往纱帘后看去。

    白衣少年也入了纱帘后,周老爷命人将子抬出,以两根细丝线圈住周铭左右手腕,悬丝诊脉,而后写下症断结果及医治之法。

    仅过一刻钟,两名少年都已诊断完毕,周老爷命府医看过两人所书结果顿时喜笑颜开,连称神医,只是两人的方子都能救活周铭,用谁的方子才好呢?

    用谁的方子,这周家产业就归谁,虽然黑衣少年已先言不要周家产业,周老爷只认为他是客套话,若用了他的方子是必须给他产业的。

    一时间,周老爷陷入两难之中。

    没大夫的时候着急,有大夫了为难,周老爷哀叹不已。

    “闻听周老爷叹气,料是不知用谁的方子,烦请周老爷将另一名大夫的方子给在下过目,在下为你二选其一。”黑衣少年突然说话了。

    白衣少年亦说了同样的话。

    周老爷赶紧将方子对调交给对方辩看。

    片刻后,纱帘后传出两人笑声,齐道:“妙,妙哉!”

    “没想到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不及他。”黑衣少年从纱帘中走出,一脸的敬服。

    白衣少年亦走出来,同样佩服不已:“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心甚悦。”

    一屋子的人都看着走出来的两名绝色少年,惊在了那里。

    一黑一白两名少年见了面,一脸如我所料的神色,相视一笑,抱拳一揖:“好久不见!”

    “你们果真认识?”周老爷吃惊问。

    两名少年笑着点头,齐道:“这是家兄(家弟)。”

    众人恍然大悟,一样的长相,一样的气质,若不是兄弟岂不是太让人震惊?

    白衣少年是大宝,黑衣少年是小宝,兄弟俩个分别多年首次重逢竟是这样一番场景,兄弟俩觉得人生真是妙不可言。

    大宝道:“周老爷用我弟弟的方子医治令公子,保管令公子明日便可下床行走。”

    “周老爷用我兄长的方子,令公子必定药到病除,虎虎生威。”

    周老爷闻言更加为难起来,但两人是兄弟,还是双生子,无论周家产业给谁都是一样的,便拿过方子让府医做主择一人方子使用。

    一贴药下去,周铭果然活了过来,能说话也能吃东西了,周夫人听说儿子活了,病也好了,周家乌云散去,喜笑满堂。

    周老爷执意要赠周家产业给两人以报恩情,两人自是不会接受的,若都像周老爷这般馈赠家产,他兄弟二人早就家产满天下了,这岂不是成了唯利是图的商人,有违他们行医的初衷,而且父皇母后知道也定不同意。

    周老爷见对方执意不肯收,也不再强求,准备了丰厚的酬金相赠,兄弟俩大方收了,告辞离去。

    “敢问两位神医名讳,好让周家上下心中常念恩公。”周老爷送出门口后,问道。

    兄弟俩个相视一眼,小宝道:“现今天下,常有歹人冒充我们兄弟二人的名号招摇撞骗。”

    周老爷闻言念头一转,惊呼:“你们是风流双医?”

    过往百姓闻听周老爷之言,立即停下步子,风流双医之名可谓是家喻户晓,但真人却没几个人见过。

    百姓们议论起来。

    “这两个好看的少年就是风流双医吗?”

    “我看是真的,这年龄,这长相,就该是他们。”

    “他们的母亲可是我们北狼国的嫡公主,你们瞧他们长得多像长公主呀,就是他们没错!”

    “他们不但医术高明,还是西鹤国的皇长孙,哎哟,参见皇长孙殿下!”

    百姓都跪了下来行礼。

    周老爷领着全家也磕了头。

    兄弟两个招呼大家起来,大宝道:“大家放心,我们已经转告各国国君,以后但妨有打着我们兄弟名号行骗者,严惩不歹,很快就会有大批的良医来民间为大家治病!”

    这些年他们在外面行医时收了不少徒弟,这些人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学成后都留在民间医治百姓,这也算是造福天下的好事。

    “风流双医,风流双医……”百姓们围住兄弟俩欢呼起来

    兄弟俩无奈一笑,看来这辈子是无法摆脱‘风流双医’的名号了。

    离开周家,大宝小宝想回西鹤国看父母,离家数年,那只出生时见过的妹妹估计都长得亭亭玉立了,他们现在是归心似箭。

    两人刚准备上马离去,这时一道云色身影闪到了他们面前,二人一看,笑喊:“云叔叔。”

    “两个小兔崽子,以前小的时候没大没小不叫师傅就算了,现在都长得人模人样了还不叫师傅,为师真是宠坏了你们!”来人正是云子熏,挡了兄弟俩的去路,很是不满。

    那次在汪洋岛中了毒,本以为要把小命招待了,谁知陆九急时赶到救了他,然后他就和乐灵成亲了,几个月后生下一个儿子,整天被娘俩缠着,出门透口气都不行,今日听说二宝来了北狼国,他以接徒弟为由跑了出来,但出来之后他是没打算要回去的。

    “云叔叔,小时候你教我们医术和武功,我们都没有叫你师傅,你已有数年未曾教我们本领,这声师傅岂能再喊,还是叫云叔叔亲切,你说是吧?”小宝仍旧像小时候一样爱抢到大宝前头说话,却已有一副老成模样,声音也沉稳了许多。

    大宝点头应喝,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云子熏看着长得极像向晴的兄弟俩,本能地没有反驳他们,这兄弟俩的长相气度医术武功身份皆在他之上,若真叫他师傅,还贬低了他,不如就叫叔来得自在,他摆摆手,问:“你们准备去哪?”

    “回西鹤国,多年未归,甚是想念。”二宝答。

    这一路来,他们拜见诸葛宁,东方硕,慕容紫等人,勾起了他们强烈的思乡之情,且他们已作出一番作为和成绩,也长大成人,该回家了。

    云子熏咧嘴笑道:“我跟你们一起回去,想你们娘亲了,还有贝儿那小丫头,不知道长成什么样的美人胚子。”

    大宝小宝相视一眼,小宝道:“云叔叔,你要跟我们一起回西鹤国呀?”

    “是啊?难道你们不愿意?”云子熏板起脸来,过了这些年,他的长相也没多大的变化,应该与他没心没肺有关。

    大宝笑道:“我们是愿意,我们怕她们不愿意。”说着看了看他身后。

    云子熏一边转身一边嚷:“我爱去哪就去哪,谁敢不愿……”看到身后站着的母子,话就这样卡在了喉咙里,一脸的神气立即就怂了。

    “云子熏,你不是说来接人吗?这是要去哪?”乐灵带着儿子云心走过来,揪住了云子熏的耳朵。

    云心的名字是云子熏取的,向晴的三个孩子不是宝贝吗,他就希望和他们的孩子凑成心肝宝贝,所以再生一个孩子的话,云子熏打算叫云肝,乐灵为此与他打了数架。

    云子熏一边叫唤一边推开乐灵:“当着小辈的面儿,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面子是自个挣的,不是别人给的。”乐灵虽这样说,还是放开了云子熏,朝二宝笑道:“两位长孙殿下好。”

    “婶母好。”二宝以晚辈的身份行了礼。

    乐灵很高兴,又拉来云心介绍:“叫殿下。”

    “哥哥。”云心却甜甜地这样喊。

    二宝揉着云心的头,觉得这孩子聪明,将来必是可造之才。

    乐灵邀二宝去家里吃饭,二宝拒绝了,再说了几句就上马离开了。

    一家三口往回走,乐灵瞥了怂拉着脑袋的云子熏一眼,道:“我知道你嫌我们母子烦,可这孩子是你的,亲是你要成的,你现在没有资格嫌烦,好歹你都得给我受着。”

    云子熏陪着笑:“你想多了,我哪有嫌烦了?我粘你还来不及呢!”

    “爹爹说谎,刚我还听见你小声地说娘亲坏话。”云心毫不给他留面子,戳破了他的谎言。

    乐灵横眼瞪着云子熏。

    云子熏立即道:“哪能啊,是小心听错了,我是夸你待人热情周道。”

    乐灵哼了一声,“我告诉你云子熏,你给我好好待在北狼国,哪也不许去,家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都会你去做呢……”

    妻子絮絮叨叨不停,儿子也不尊重他,云子熏觉得人生晦暗,了无生趣,直想买块豆腐撞死,他当初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会成亲的呀?

    前面有人牵着马而来,云子熏灵机一动,飞身向前抢了人家的马,驾马追着二宝而去。

    乐灵飞身追上去,却没追上,气得直跺脚:“云子熏,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