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女帝穿越之现代娱乐圈 > 第十一章节 再见,如陌路

第十一章节 再见,如陌路

    夏伊看着男人傲娇的背影皱了皱眉头,心中隐隐生出不满来,抿了抿嘴巴,抬步向前走去。

    她倒要看看这个狂傲的男人到底是谁?

    紫辰翻开病历看着,夏伊走进来,他眼也不抬,冷冷地说道:“坐吧!”

    夏伊闻言在紫辰的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静静地打量着他。

    冷,这是紫辰给她的第一个感觉。他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冷,同样说话面无表情,毛建国给人的感觉是威严,紫辰的身上却带着一股死亡的冷意,让人忍不住直想打哆嗦。

    帅,这是紫辰给夏伊的第二个感觉。她在心中感叹一声,她的后宫美男胜不可收,但是在现代她才发现,美男同样是随时可见。他的皮肤很白,白似如雪,眼睛细长微挑,嘴巴是性感妖娆的薄嘴唇,他人很瘦,衣服穿在他的身上就像是挂在他的身上一样。

    有些惹人疼惜。

    “毛建军和你说过了吗?”紫辰抬眼看着夏伊,面色冷然。

    夏伊突地笑了,背靠在椅子上,双手抱着胸看着对面的男人,腿并不翘在一起,她前世是女帝,自小学习宫规,恪守礼仪,身上自带着一股端庄大气。

    “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句?另外,可否请你做一个自我介绍?莫明其妙地跟你来到这里,莫明其妙地听你突然冒出一句话,让人的感觉很不好。”

    夏伊缓慢地说道,脸上在笑,眼中没有一丝笑意。

    紫辰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眼前的夏伊果然不同于一般人,身上的尊贵气势由然散出,这是一种长期的浸然,而不是凭着记忆而做出来的。

    紫辰心中快速地闪过一丝疑问,却并不张口问,他看了一眼夏伊,冷声说道:“我是紫辰,是一名医生,你的手术主要是由我负责。”

    “哦!”夏伊恍然,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只是对于紫辰这个名字这个人她知道的很少。看他这个样子想必医术一定很高超吧?一定是的,如不然,毛建军也不会请他来为贝朵和她做手术。

    “那请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紫辰继续对夏伊说道。

    夏伊有些好笑,这个男人太傲了,可惜的是,她不喜欢太傲的男人,这令她很不悦。

    挑眉看了一眼紫辰,夏伊开口说话了,“刚才的问题我没有听明白,麻烦你重新再说一遍。”

    “毛建军同你说过吗?”语气平淡无波,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你指的是哪件?”风轻云淡,应对自若。

    “关于你手术的事情。”终于紫辰有些忍不住了,眼中快速闪过一丝不耐烦。

    “原来你指的是这件事啊!提起过,没有细说。”夏伊故作一脸恍然样,心中却是冷笑,与她斗,嫩了一点。

    在后世给她的评论中,其中一个是政治家,论口才,她少有对手,在言语上紫辰想要与她斗,他占不上上风。

    “一会儿有护士带着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因为手术牵扯到记忆神经,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次的手术会很凶险,手术风险也非常大,手术后会有各种意想不同的后遗症,你暂时要有一个心理准备。”

    紫辰机械地对夏伊说道。

    “什么后遗症?”其他的夏伊没有听清,她唯独记住这一点了。

    “最大的可能,你有可能像新生儿一样大脑一片空白失掉全部的记忆,丧失一切能力。”紫辰缓缓地说道,脸上一片冷清。

    夏伊的眉头一挑,脸上有几分凝重,这倒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她本是一缕异世灵魂附在夏伊的身上,夏伊的记忆就是遭受损害,与她并不任何的影响,主要是她该如何去演失去记忆的夏伊呢?

    这对夏伊来说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夏伊陷入沉思之中。

    “你可以走了,回去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待一下。”紫辰看了一眼夏伊,面无表情地说道,按了一下桌面上的呼叫器,不一会儿一个护士走了过来,很礼貌地对夏伊说道:“夏小姐,请跟我来。”

    夏伊回过神来,抬眼看了一眼护士,微点一下头,起身随着护士离开,临走进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紫辰。

    紫辰心里微感到有些诧异,什么也没说,继续低着翻看着手中的病历。

    各项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紫辰拿着脑片,冷清的脸上一片凝重,与他猜想的一样,影响夏伊记忆的芯片插在记忆神经上,改变了夏伊的记忆。而且还不止一个,是两个,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取芯片不可避免一定会伤到神经系统,如果说贝朵会选择性地失掉一部分记忆,那么这个夏伊的记忆有可能会全部丧失,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

    紫辰拿起电话给毛建军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让他尽快地来一趟。

    半个小时后,紫辰与毛建军在医院见面。

    紫辰把夏伊的脑片递给毛建军,又把会出现的最坏的结果告诉毛建军,末了,他说道:“这个手术还做吗?”

    一直惯用笑容伪装的毛建军此时一丝笑容也没有,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与凝重,“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紫辰看了一眼毛建军,缓缓摇头,“没有办法。”

    毛建军握片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这是他无法预料到的,这样的结果让他没办法接受。现实生活中他看到很多失去记忆的人,他们会忘了所有的一切,喝水刷牙穿衣服等等一切最日常的生活动作,对他们来说却是要从头学起。

    他们几乎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所有的事情。

    这个事实让毛建军完全无法接受。

    “我让你尽可能的不要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毛建军忽地抓住紫辰的手,两眼通红地对他说道。

    脸上一片扭曲,狰狞地让人可怕。

    紫辰冷冷地看了一眼毛建军,从他手中把手抽出来,“我会尽力的,这是我的职业。”

    毛建军怔怔地看了一眼紫辰,什么也没有说,起身踢开椅子离开。

    站在医院的大门口,毛建军抬头看着天,天空很蓝,太阳很大,毛建军的心情此时却是阴云浓布。这样的结果是他不想看到的,也是最不能令他接受的。

    如果夏伊真的成那个样子,他一定会照顾她一辈子的。毛建军在心中默默地对自己说道。

    夏伊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了,从紫辰的办公室出来又去看了看贝朵,说了几句话和谈美就走了。她要去找邓导商量一下,能不能赶在她手术之前,尽可能地把她的戏份拍完,余下与程宇的对手戏在程宇身上的伤好了以后再拍。

    这是她的第一部戏,她不能就这样放弃了。她也绝对不会轻言地放弃。

    邓导一头两个大,他都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倒霉,男主角莫明其妙的受伤住院一直未好,这女一号又要动手术,他这戏到底还拍不拍了?片中男女主都住院了,他这个剧组还不如索性停了下来。

    “邓导,这事出突然,夏伊姐的脑子里长了东西,必须得取出来。”谈美一脸职业笑容对邓导说道。

    邓导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关切的笑容来,“有病看病,身体最重要,反正程宇身上的伤还要一段时间恢复,毛总也打电话过来了,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待了,拍戏的事不要挂在心上。”

    夏伊听到毛建军出面了,眉毛只是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向邓导报以一笑,起身告辞。

    “夏伊,你等一下。”邓导叫住了夏伊。

    “邓导还有事吗?”夏伊转过脸看着邓导,眨了一下眼睛。

    “夏伊,我在娱乐圈混了很长时间,我呢有些话想和你说一下,新戏还在拍摄,还未上映,这个时候你和毛总分开是不是有些不妥?当然了,这肯定是报纸捕风捉影瞎报道出来的。不过,这不管是不是真的,我劝你,暂时不要和毛总闹别扭。”

    邓导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向夏伊苦苦劝说,昨天毛建军脸色不好地离开,他看到了,心里想着肯定这两个人闹别扭了。本来夏伊能够这么迅速地窜红完全是靠绯闻,如果她和毛总分手了,这部戏还有什么看点?大家可都是冲着毛总绯闻女友来的。

    “谢谢邓导指点,我知道该怎么做。”夏伊丝毫不提与毛总之间的事情,向邓导说了一声谢谢,与谈美一起离开了。

    在车上,夏伊接到了毛建军的电话。

    “夏伊,我们有必要见面认真地谈一谈。”毛建军在电话里用少有认真的语气对夏伊说道。

    “好吧!”夏伊想了想同意了与毛建军的见面,毛建军想要谈什么,她心知肚明,想必他也已经知道了她的事情,如果是因为愧疚,其实大可不必,她觉得有必要和毛总说一说。

    谈美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夏伊,“夏伊姐,毛总其实还是挺关心你的,你还是给他一个机会吧!”

    谈美的心里自始自终都认为夏伊与毛建军是最般配的一对,她真的不想夏伊与毛建军分开。

    “谈美,有些事情你不懂。”夏伊轻叹了一口气,犹豫着要不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谈美。

    因为如果是她的话,她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夏伊姐,这只是我心中的想法,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无条件地支持你。”谈美表明自己的立场。

    夏伊笑了,她没有收获到爱情,但是却有一个最忠心的伙伴,值了。

    缘是一生咖啡馆,夏伊与毛建军面对面坐着。

    明明才分开没有多长时间,可是现在的两人感觉却是如此的陌生。

    夏伊拿着勺子轻轻地搅动着咖啡,对于这个黑糊糊的玩意,她一点也不爱喝,太苦。

    毛建军的视线一直落在夏伊的脸上,从她的脸上他找不到任何一丝慌乱和紧张,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

    “紫辰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了吧?”毛建军缓缓开口问道。

    “嗯!说了。”夏伊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一脸的淡然。

    “其实也没有他说那么恐怖,这家伙总是夸大其辞,最喜欢就是吓唬人。”毛建军一脸轻松地对夏伊说道。

    “嗯!”又是轻轻地嗯了一下。

    毛建军有些挫败,夏伊临危不乱,处世不惊,这本是吸引他的地方,可是现在他却讨厌死了她这种性格,他宁愿她像其他女人脸上全是恐慌,扑在他的怀里寻求安慰。

    这该死的冷静,毛建军的心突然间郁闷了起来。

    “你今天约我来的目的不只因为这吧?”夏伊放下咖啡勺子,背靠在沙发上,眼睛直视着毛建军,“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吧!不要浪费大家彼此的时间,我知道毛总一向也是很忙的。”

    毛建军一口气憋在心里,差点得成了内伤。

    和他在一起是浪费时间吗?

    “伊伊,你真的伤到我了。”毛建军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一脸哀怨地看着夏伊。

    “我以为我说的很清楚了。”夏伊盯着毛建军的眼睛慢慢地说道,“趁我现在还清醒做出对你对我都好的决定。”

    “好?你认为你现在的决定就是好的?”毛建军反问。

    “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毛建军深深地看了一眼夏伊,不知怎么回事,夏伊越表现的坚强,他就越心疼。

    他其实是真的误会夏伊了。

    因为夏伊是一缕灵魂,无形无状,她不受手术的影响,她没有紧张,没有慌乱,没有担心,她唯一感到为难的地方就是如何演好神经系统受伤害的夏伊。

    她要选择忘掉一些什么事,这样的话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这对一个记忆正常的她来说,太难了。

    “你放心,就算是最坏的结果,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毛建军用异常认真的语气对夏伊说道。

    夏伊的眉头皱了一下,毛建军说这话她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感动的扑到他的怀里好好地哭一通?还是愤然起身告诉他,她不需要他的怜悯和同情?

    结果是,她什么也没有做,安静地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毛建军。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照顾。”

    语气拒人以千里之外。

    毛建军愕然,诧异夏伊的反应。这是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反应吗?夏伊太冷静了,这令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也是在毛建军的意料之中。

    因为她的身体里是另一个人的记忆。一个帝王的记忆,帝王是至高无上的,她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同情与可怜。

    毛建军在心中好好地检讨一番,觉得他说话的语气好像没掌握好,这令夏伊感到反感。

    于是,他换了一个方式,“伊伊,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你别害怕,放宽心,再坏的结果我们一起承担,有我陪在你身边,一切困难我们都可以战胜。”

    毛建军心想,这番话,或许夏伊不会产生别的想法了,她一定也会感动吧!

    事实总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我从来没害怕,也从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你想太多了。”夏伊斜了一眼毛建军,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

    毛建军差点没喷出一口鲜血来。这女人?就算她的记忆里是帝王也不应该是这样的淡定吧?从古至今,哪个帝王不最怕死?这可是在脑袋里动一刀,一不小心就会没命的,当然了,在医学发达的现代,这种可能性很小,可是她也不应该发现这么淡然吧?

    毛建军的身上生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心中更加郁闷了。

    “夏伊,你就不能表现的稍为正常一点吗?”毛建军叹了一口气。

    “看,正常的人来了。”夏伊眼里余光扫到咖啡馆门口一个身影,慢慢地她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来,伸手挥了挥。“乐悠姐!”

    乐悠的视线向这边看过来,看到夏伊,她的脸色一暗,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嫌恶,讨厌,只不过是想喝个咖啡也能碰到她不想碰到的人。

    可当她的视线落在夏伊对面毛建军的身上,她的眼睛猛地一亮,眼里闪着异样的光彩,直接把夏伊忽视掉,脸上带着笑向着毛建军走去。

    “毛总,真巧啊!”乐悠笑盈盈地看着毛建军。“我可以坐下吗?”

    “当然可以。”夏伊在毛建军回答之前回答乐悠的话,起身站了起来,请乐悠坐在里面。

    “乐悠姐,你想喝一点什么?”夏伊一脸笑容地看着乐悠,伸手叫来了服务员。

    “给我一杯咖啡!”乐悠优雅地说道。

    “给乐小姐一杯咖啡。”夏伊抬眼对服务员说道。

    “是。”服务员的脸上全是兴奋。今天她一下子见到最近风头正盛的两位明星,想想都激动,都兴奋,简直快要晕了,那对面那个帅哥一定是毛家二公子毛总吧!天啊,好帅啊!服务员目不转睛地盯着毛建军看,脚步忘了挪。

    乐悠笑了,“毛总,看来你魅力无限大了,看把人家小姑娘迷得简直找不到北了。”

    毛建军心情正处于一种极度的郁闷之中,哪里有心情开玩笑?抬眼冷冷地斜了一眼服务员,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立刻从我的面前消失。”毛建军冷冷地开口说道。

    服务员一接触到毛建军的冰冷的眼神,猛地打了一下寒颤,心神一下子被拉回,心一凛,转身立刻掉头说走。

    太可怕了,这眼神太可怕了,服务员拍着自己的胸口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夏伊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脸上带着笑容说道:“毛总,乐悠姐,你们先坐一会儿,我还有些事情没办完,我就先走一步。有事,我们电话联系!”

    夏伊对乐悠轻眨了一下眼睛,脸上带着笑意离开了。临走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毛建军。

    毛建军心里的一股无名之火蹭蹭地向上冒。这个女人,总是能挑起他心中的怒气,撕掉他的伪装,让他不由自主地露出自己最真实的情绪来。

    “毛总,你与夏伊之间到底怎么啦?你们吵架了吗?”乐悠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看着毛建军。

    “没事。”毛建军烦躁地喝了一口咖啡,放下,冷冷地丢下一句话,起身就要走。

    “毛总,等一下。我想跟你谈一谈夏伊的事情。”乐悠一看毛建军要走,急忙叫住了他。

    毛建军抬出去的脚步落了下来,转回头看了一眼乐悠,慢慢地,他又重新坐了下来。“你想跟我谈她什么?”

    “今天早上的报纸我看了,上面说你们分手了,这是真的吗?”乐悠略显得有些紧张地看着毛建军。

    “乐小姐,这报纸上的事情你也相信?情侣间闹闹小别扭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毛建军略不耐烦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的,可是我一件事情不明白,为什么夏伊对我说你们已经分手了?”

    乐悠心中对毛建军的回答很不满意,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女人嘛总喜欢闹闹小性子耍耍小脾气,她的话不用当真。”毛建军面不改色地说道。

    “我就说嘛毛总与夏伊的关系这么好,怎么可能说分手就分手呢?这报纸上的话完全不可信。”乐悠笑盈盈地说道。

    这时服务员把咖啡送来了,乐悠拿起勺子轻轻地搅了一下,端起咖啡轻轻地抿了一口,放下,眼睛看着毛建军,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毛建军看着乐悠的样子,心中不由得生起厌烦来。他最讨厌女人做作的样子,明明有话想说,却故意装出这副样子,如果是夏伊的话,她一定是有什么直接说了。

    “毛总,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讲?”乐悠看着毛建军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乐小姐好像是成年人吧?”毛建军斜了一眼乐悠,嘴角勾起一抹嘲弄来,“至于你想说什么,想不想说,自己的心中应该有一杆秤。”

    乐悠的脸色微微一窒,有些难看,瞬间又恢复了正常,娇笑,“毛总说的是。只是有些事情事关夏伊,我怕毛总听了以为我在搬弄是非。”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要说了。”毛建军这下是真正的不耐烦了,脸上一片不悦。

    乐悠脸上有些挂不住,桌下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慢慢地又松开了,继续笑着说道:“但是作为朋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向你说一下,夏伊和我做了一个交易。”

    毛建军本欲起身离开,听到乐悠的话,他的屁股又落了下去,“她和你有什么交易?”

    “她想让我认她为干妹妹。”乐悠在心里恶毒一笑,缓缓向毛建军说道。

    “哦!”毛建军轻轻地哦了一声,眼中微有些意外,就算夏伊的脑子里有了别人的记忆,她丝毫未曾放弃她想要回到乐家的念头。

    “毛总,你不好奇她与我交易的条件吗?”乐悠歪着头问。

    “乐小姐,就算我不问,你一定也会说出来的,不是吗?”毛建军看了一眼乐悠,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心中对乐悠的厌烦却是到了极点。

    “呵呵!”乐悠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停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毛总看来很了解女人,没错,就算你不问我想我还是要说出来,因为我实在是不想看到毛总被这么一个女人骗得团团转。”

    毛建军撇撇嘴,一脸的不以为然。

    “乐小姐,有什么话你赶快说吧!我真的没有时间在此与你耗着。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乐悠脸挂不住了,有些难堪,毛建军对她的不耐烦她全看在眼里,自尊心催促着她几欲离开,可是心中的那抹不甘又迫使着她留下来。

    她乐悠得不到的,夏伊也别想得到。

    乐悠舒了一口气,缓声说道:“夏伊答应我,如果我认她为干妹妹,她愿意把我们促成一对。”

    毛建军的脸微微一怔,心中无声地笑了,这很符合夏伊现在的性格,有用的听话的就留下,没有用的再次利用起来。好,果然好。

    “毛总,我真不明白,你那么喜欢她,可是你看她,她竟然拿你作为交易的筹码,这样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你喜欢。”乐悠的情绪有些激动,为毛建军鸣不平。

    “乐小姐,那就麻烦你照着她所说的做吧!”毛建军想了想对乐悠说道。

    “呃——”乐悠这下真正傻眼了,一脸愕然地看着毛建军,有些不明白他到底是在说真说假。

    他不应该愤怒吗?或者大声斥责吗?为什么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让她照夏伊所说的做,这意味着什么?是他同意和她交往吗?

    乐悠一想到这里忍不住激动了起来,没错,一定是这样的没错。毛建军看清了夏伊的真面目忽然发现她的好了。

    她才世界上那个最爱他的女人。

    “毛总,你答应和我交往了?”乐悠颤着声音问道。

    “如果你能够满足夏伊的愿望,让乐董收她为义女,住进乐家,我会考虑和你交往。”

    毛建军想了想对夏伊说道。

    “真的吗?你不会是骗我吧?”乐悠一时之间觉得幸福来得实在是太突然,她竟然有些无法接受了。

    “乐小姐认为我会骗你吗?”毛建军反问,脸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来,笑笑,从钱夹里掏出几张钞票扔在桌子上,起身离开。

    一出门,毛建军的脸色就变得非常的难看。他可以无条件地帮夏伊做任何事情,但是这种把他让给别人,他的心里充满了愤怒。

    掏出手机给夏伊打了一个电话。

    “有事吗?”夏伊接到毛建军的电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到底是有完没完了。

    “夏伊,你不觉得留我在你身边比起你把我卖了更为划算一些吗?”毛建军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原本也是这样想的。”夏伊一听便知乐悠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毛建军,不解释不隐瞒。“但是谁也不保证我手术以后你对我会是什么样子,为了我以后的人生着想,我只有把你卖了。不过,毛总应该感到很庆幸,这乐悠可是一个大美女。毛总只赔不赚。”

    毛建军气得差点没喷出一口鲜血来,“夏伊,你果然是好样的,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想,也许有一天,同样的,你也会后悔。”夏伊对着手机凉凉地说了一句,“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

    放弃我,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夏伊在心中默默地说道,眼睛看着车窗外怔怔发呆。

    毛建军气得发笑。他后悔?是,他现在是后悔了,他最大的后悔就是爱上了这个没心的女人,到最后自己还心甘情愿地被她卖了。

    这是他为她做得最后的一件事,从此以后,再相见如同陌路。毛建军在心里默默地说道,把手机重重扔在车里,发动汽车快速离去。

    ------题外话------

    不清楚,以后到底谁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