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农家一品女猎户 > 145太子殿下请回宫

145太子殿下请回宫

    夏花拧着手里的丝线,眉心微蹙看着苏九娘的脸庞定定道:“大壮原叫步凌息,乃当朝太子。”

    “什么?花儿你说大壮他……”苏九娘震惊无比,“他怎么可能会是当朝太子?”

    “我也不愿意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夏花垂了眼眸,微顿一下又抬头问道,“娘,你怕不怕?你怕不怕再过那种令你胆颤心惊的日子?”

    “花儿,你别吓娘,有话赶紧跟娘说清楚。”

    “娘,你先回答花儿的问题。”

    苏九娘沉吟片刻,轻闭上眼,再睁开是眼里已含了一片坚毅之色,她握住夏花的手郑重说道:“娘活了这么多年已是够了,娘不怕,只是娘不想让你和栓儿过这样的日子。”

    “娘,如今朝中动荡,大壮的身份决定他不可能再独善其身,步千越对皇位有没有兴趣花儿不敢断言,但他对大壮绝对是不怀好意,他想……”

    夏花话语未完,只听得门外响起砰砰的敲门声,随着敲门声就听到有几个人硬是用身体猛地撞门,有人大喝道:“开门,再不开门休怪我无礼。”

    苏九娘身子一抖,夏花伸手拍了拍苏九娘的肩道了一声:“娘,别怕。”

    说完,她便出了房门,正见到卿如尘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二人一起走到门边,“吱呀!”一声打开大门。

    冷风重重直灌入屋内,吹的卿如尘浑身一阵哆嗦,他双手抄在袖笼里,缩着身体很是不悦的盯着屋外的人。

    夏花一见为首的却是一名浓眉牛眼红脸阔嘴壮汉,与上次秦越所说之人倒极为符合。

    她见那人气势汹汹横样,冷着脸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卿如尘更加没好气道:“小花朵,管他们什么屁人,敢打上我们家来就是自寻死路。”

    “不知死活的东西!”壮汉身后的一人两道浓眉一竖,怒骂卿如尘一句,抽出腰中利剑就要刺向卿如尘。

    壮汉呼喝一声道:“住手!我们只是来接人的,不要节外生枝。”说着,又朝着夏花和卿如尘一恭手道,“二位,敢问夏大壮夏公子可在?”

    夏花心中冷笑,还不要节外生枝,明明都撞门了,她还未回答,就听卿如尘沉声喝道:“你们私闯民宅本就犯了大历律法,如今还敢呼喝要人,真是没有王法了,虽然我这个人一向不好惹事,但事来了也不怕事,你们还不给我滚,若再不滚,叫你们有来无回!”

    “好你个臭小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壮汉勃然大怒,“刀剑无眼,你不要逞口舌之快伤了性命。”

    夏花冷哼一声,挥挥手皱了眉头怒声道:“好大的口气!”

    “小姑娘,不要怪我没提醒你,我有这么大的口气自然该有这么大的能力握你二人性命于手掌之中,快把夏大壮交出来,否则,别怪我……”

    “哈哈……”卿如尘拂掌一笑,打断壮汉轻蔑的盯着他的脸嘲笑道,“你个蠢货,还真是自以为是,说你好大的口气是指你嘴巴太臭。”他往前凑了一步,轻闻了一下,很是嫌弃的挥手道,“你果然有口臭,实在是臭不可闻,你是有多久没刷牙了,竟然满口喷粪,我这个人一向很爱干净的,最讨厌像你这个臭哄哄的……”

    “老子拔了你的舌头!”壮汉两眉一扬,提起大刀就要挥向卿如尘。

    “住手!”夏大壮从里屋摸索了走了出来,呼喝一声又道,“你是……是什么人,找……我做什么,不准伤……伤我娘,伤……伤我家人!”

    “太子殿下,卑职失职,令太子殿下身陷这荒山野岭之中大半年之久。”壮汉一见夏大壮立可就跪倒在大门之外,其他几个人一并跪下,壮汉磕头道,“卑职前来恭迎太子殿下回宫。”

    苏九娘震怔在一旁,她刚出了房门见到这群人已觉不对,如今见这群人跪在那大门外,一口一个太子殿下,再看大壮时,她忽然有了一种悲怆的感觉,她不想惹上皇家人,更不想跟那个步錾有任何牵扯,可世事就是这样不隧人心,她竟然认了步錾的儿子作了外孙。

    其实细看大壮眉眼,跟那个人还真有那么一点相似之处,只是她从来也没注意过。

    夏大壮一听这壮汉如此说,顿时大为焦燥,挥着两手道:“什么太……太子殿下,我是大……大壮,我不是太……太子殿下,你们全都给……给我滚!”

    “太子殿下,如今皇宫大乱,皇帝陛下身染重病,太子殿下必须赶紧回宫主持朝政,否则大权一旦旁落,到时……”壮汉言之有力,眉宇间拧着的是一股忧心。

    他虽是一介武夫,却是太子殿下的武学启蒙之师,他二人亦师亦友,从前的太子殿下对他颇为敬重,可如今太子殿下竟然连他都不认识了,难道真如传言所说,太子殿下变成一个傻子了。

    夏大壮岂能容他多说,立刻厉声打断道:“滚!全都……都给我滚,我不是……不是什么太子。”

    “太子殿下,你只是比从前长高长壮了些,模样儿却是一点没有变化,你怎么可能不是太子殿下?”壮汉又道。

    “滚,再不……不滚,杀……杀了你,杀了你!”夏大壮急怒之下,边喝斥两手就边摸索着要找东西,又叫道,“娘,拿……拿刀来,我要……杀了这些冲……冲撞娘的人!”

    夏花扶住夏大壮道:“大壮,难道你真不认识他?”

    “娘,我不……不认识他们,他……他们是谁,为何要叫我……叫我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壮汉已是痛心疾首。

    “太子殿下,请随赵将军回宫!”另几人一道请命。

    “不!这里就……就是我的家,我……我哪儿也不去,你们给我滚!”夏大壮因急怒青筋暴叠,两眼微泛了红色,又握着夏花的手儿急急道,“娘,不要让……让大壮离开,大壮不……不走,大壮就要跟……跟着娘。”

    “大壮,你若不想走就没有人能带你走!”夏花语气灼灼。

    卿如尘却未加多说,他反复打量夏大壮,只觉得他激动的是不是有点过了头,若他真的完全不认识这些人,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太子又何以激动至此。

    可若他知道自己是太子又为何不肯回去,这可绝对是个权欲熏心之人,难道他就不期盼登上皇位?难道他不知道再强留在小花朵家,只会给小花朵带来无穷尽的麻烦和危险。他那样看重小花朵,就不知道为她考虑考虑。

    他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会子他心中究竟在想什么,他大有将他心剖开看看的心思。

    苏九娘心中叹息连连,走上前扶住了夏大壮,半是慈爱半是忧虑,柔声劝慰道:“大壮,别怕!”

    “外婆,我……我是大壮,只是大……大壮是不是?”夏大壮似乎还想确定什么。

    “你是大壮,你只是外婆的大壮。”苏九娘点头。

    “太子殿下!请回宫!”壮汉和其他人一起深深磕下头来。

    “不!”夏大壮脸色忽然平静了许久,眼前直朝前方呆呆望着,眼里没有一点儿神,他的声音有些弱却很坚决,“我绝……绝不回去,除非你……你们带走我……我的尸体!”

    “太子殿下!”几人吓得又磕起头来,“卑职不敢,卑职不敢!”

    “既然不……不敢,就请回……回吧!”夏大壮一挥手,又道,“从此以……以后,不准再上……上门来打扰!”

    “太子殿下!”壮汉几乎要流泪了,“你若再强留在此地,怕是连命都不保,卑职不能再让你身陷险地,卑职……”

    “滚——”夏大壮咬了牙,重重的从口里吐出一个字。

    壮汉还想再求,他身后的一人拉着他道:“赵将军,既然这是太子的意思,我们唯有遵命。”

    赵将军默然一叹,只得含泪告辞而去,也不敢走远,只敢在附近山头先安营扎寨,以期能够护到太子。

    他等刚离去,院外就有一个娇弱的身影悄然返身而去。

    她脚步如风,心却突突的跳的狂乱,她本来只是听说夏花回来想跟她套套近乎,再问一问念弟的事,毕竟上次她告诉了夏花念弟坠入红尘,后来并没有一点消息传到她这里,她很不舒心,她想夏花样样都好,样样都强过她,原本她们可是同样的人啊,怎么一转眼,她二人的身份就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

    她还是那个普通的小村姑,而夏花已跃然成为农家一品女猎户,更是村里首屈一指的富人了,求亲之人差点踏破了门槛,她有些不甘,所以她来告诉夏花念弟之事,她想一个干净的姑娘入了青楼传了出去,怕是再无人敢要了吧。

    一个女子若无人敢要,哪怕她再强又有何用!女子终是要寻一个良人做终身的依靠才能幸福,她从不希望她活的没有夏花幸福。

    她在家默默等待,等了好些天,也没有消息,所以今天她便来了,没想到念弟的事没问成,她倒知道夏大壮惊人的身份,这会子她不好再进去,唯有抽身退步方是正理。

    此事,她不再关心念弟和夏花入没入青楼的事,她关心的只有夏大壮。

    她以为夏大壮只是一个傻子,曾经自己为了摆脱癞痢头的婚事还想嫁给这个傻子,她对这个傻子有那么一点点爱意,这一点点的爱意皆因为这个傻子生的极为好看。

    后来,娘从那个孔炳槐身上弄了银子来退了癞痢头的婚事,她才自由了,她想着,她此生也未必非要系在一个傻子身上,她长得也不差,甚至可以说是清秀美丽的,想找一个像夏大壮这样好看的男人也未必不能,所以心里倒打消了对夏大壮存的这份念头,可心中到底不甘。

    她这样一个冰清玉洁的美丽女人孩子,这个傻子凭什么看不上。

    如今,她懂了,原来这不仅仅是一个傻子,还是当朝太子。

    太子这个词于她而言好遥远,好遥远,她连想都不敢想,谁知道这样的至尊至贵之人竟然会是夏花捡来的儿子,她甚至有些恨,为何当初捡回这个傻子不是她自己。

    不过纵使是她捡回了他又能如何,她断不能像夏花这样忍着流言蜚语供着一个傻子。

    前事自不必再想,因为多想无益,她要想的是以后,她要如何才能跟了夏大壮,一旦她跟了夏大壮,她就会麻雀变凤凰,一朝跃然成为太子妃。

    太子妃,皇宫。

    这两个词于她而言简直就是做梦都不敢想,做梦都想得到的,这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诱惑到她愿意拿自己的一切都下赌注。

    夏花再厉害又能如何,太子妃是未来的皇后,在这个世上女人再尊贵也尊贵不过皇后。

    母仪天下啊!

    她几乎要窃笑了,窃笑之余又开始忧虑重重,患得患失,大壮从前不肯娶她,难道今后就肯娶她了,他若断然不肯娶她,她又当如何?

    她思来思去,一想走了神,脚被一个大石头一绊摔了个狗吃屎,幸而雪比较厚,她倒未伤者。

    ……

    夜,寂如死水。

    群山渺渺,皆入沉眠。

    风,冷如刀锋。

    漫雪飞舞,从苍穹飘渺而下。

    斜椅在软榻上的男子半梦半醒,睫毛在微微烛光下似在扇动,又似静如止水,细瞧去,却是烛火随风而动投射下的阴影。

    屋内静谧,温暖祥和。

    门帘微动,男子缓缓睁开眼,看着来人,失神一笑:“十四弟,你竟能找到这里来?”

    “六哥,难道你不是在等我?”萧绝声音云淡风轻。

    “我们兄弟之间就无需客套了,十四弟请坐!”步千越伸手指了指正前方的一方檀木椅,又拿手支着头,看向一脸冷然的萧绝,轻嘲的笑了笑:“究竟是十四弟你太厉害,还是我的人背叛了我?”

    萧绝拂袖而坐,淡漠的看向步千越,冷声道:“六哥你心知肚明,又何必再来问我。”

    “是啊,像这样绝密的地方若无人泄密十四弟你又如何能寻得到。”步千越眼神很黯淡,垂着长长羽睫似在想什么,又抬眼看了一眼萧绝,突兀一笑,“又或者这本就是十四弟你使的离间之计,根本没有人背叛我,而是十四弟你真的神通广大,获悉了这个地方。”

    萧绝轻笑一声:“六哥,你作如何想我无法左右也不想左右,只是我费尽心思利用白牡丹毒杀步錾,不想反被他将计就计,若不是我宫中还有人窥破步錾奸计,我怕是回不来了,如今我虽是躲过一劫,但终是一败涂地。”

    步千越坐直了身体,脸上的神色看不分明,有怀疑有相信还有着深深的忌惮,萧绝如何布局,如何将白牡丹奉上皇宫,又如何杀了佟无邪他清楚的很,因为佟莫牙是他的人,他和云柳絮同是佟家人,自然瞧的分明。

    他想着利用萧绝杀了步錾,他也原以为这谋划几乎是天衣无缝的,可败了,败的不仅是萧绝,还有他步千越。

    他从姐姐家刚一回来,京城就有密探来报,皇帝步錾身体好转,派兵一举剿灭了叛党大皇子和步千鹤,如今步千鹤被当场诛杀,大皇子被关进天牢,只等圣旨发落。

    朝中大局重新掌握在步錾手里,如今朝中人心稳固,御林军把守比从前更加森严十倍,他就算有暗夜军团又能如何,就算能再掀起一番风浪,怕也是不能成功。

    最重要的是,他开始怀疑,怀疑佟莫牙并不是真的是他的人,而根本就是皇帝步錾派在他身边的细作,不然皇帝步錾如何就能躲过白牡丹上的蛊毒,又如何能布下这样的精天密局,难道步錾就不怕他真的鱼死网破,率领暗夜军团杀回京城。

    暗夜军团由外祖父齐阁老所掌控,当年齐家虽比不上龙家身名显赫,却也是朝中权贵,后来因母妃之事被牵扯其中,洋洋显赫了数百年的大族一朝覆灭,当然他知道母妃和整个齐家的覆灭并不是表面上那样的简单,这当中的情由说起来不过是朝中的一场党争加上后宫争斗而已,齐家在这场争斗中失败了。

    齐家什么都没有剩下,唯留下一支暗夜军团,暗夜军团认是暗夜令牌不认人,令牌分为两半,由子母口可以相合,当时其中一半外公派人秘密交给了他,而另一半在佟莫牙手上。

    说起外祖父和佟莫牙的渊源,远可追溯到三十八年前,当时外公身患重病,药石罔效,便在全国各地广贴宣告寻求能救治之人,那时的佟莫牙仅以十一岁的幼龄揭了宣告治好了外祖父的病。

    从此,外祖父分外看重佟莫牙,再后来,佟莫牙便成为外祖父的心腹之人,直到齐家覆灭,佟莫牙带着一半暗夜令回到涂江县,而暗夜军团成为一支孤军,只到他回归大历,暗夜令相合,暗夜军团才得以重整。

    他一直视佟莫牙为心腹之人,军团中的所有大事都是交于佟莫牙去做,如果佟莫牙是步錾的人,那他所有的行动皆在步錾的眼皮子底下?

    他额上开始冒出冷汗涔涔,他几乎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他所有的心血都是为他人做嫁人。

    不!一定不是,一定是步千绝行了离间诡计,妄图离间他和佟莫牙。

    他单手支颐绝,冷汗已是浸湿内衫:“十四弟,你也想夺皇位是不是?”

    萧绝脸上没有任何情绪,自斟自饮了一口茶,方淡声问道:“六哥,难道你就不想?”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当然想。”

    “我所求者与六哥相同却也不同。”萧绝淡淡。

    “有何相同,又有何不同?”步千越眉稍一挑。

    “当年我率领的五万龙骑军团是如何覆灭的六哥你该当清楚,我欲夺皇位不过是为了还我五万龙骑军团一个公道,还有母妃及整个龙家一个公道。”

    “呵呵……”步千越冷笑两声,“十四弟,你何必给你的野心安上这冠冕堂皇的借口,我倒不想十四弟也是这种虚伪矫情之人。”

    “六哥在南疆待了将近八年之久,该知道七心醍醐香吧?”萧绝脸色依旧很淡。

    “南疆至毒之药,天下第一奇毒七心醍醐香?”步千越深为疑惑。

    萧绝微点了点头,淡淡道:“正是,欲坐其位必有其命,我既无命争又何用,坐上皇位又有何用?不过是想趁着在位之年,将当年的一切公之于天下罢了。”

    “你这样的人还会在乎天下人的看法?”

    “我不在乎,可五万龙骑军不能不在乎,整个龙家不能不在乎。”

    “十四弟,你不要告诉我你中了七心醍醐香之毒?”步千越缓缓站起身来,又缓缓踱向萧绝,又缓缓坐在萧绝的身侧,启口道,“我虽不通医术,但对七心醍醐香却略懂一些,毕竟我在南疆王庭待过大半年之久,当年南疆太子死于此毒,而我们的姑姑阴月公主在回归大历后亦是死于此毒,父皇几乎倾尽全国之力也未能救得姑姑性命。”

    他忽然停顿一下突兀的转口道:“不知可否请人一探十四弟的脉像,否则你的说法难以令人信服。”

    萧绝不以为然的冷笑一声:“我为何要让你信服?”

    “十四弟的话可真是怪了,你既不想令我信服,又何必多此一举的告诉我?”

    “六哥,若我说我宁愿扶你登基为皇,你该当如何?”萧绝忽然突兀的问了一句。

    步千越一怔,随之失笑道:“十四弟,你可真会开玩笑,你我之间本无深交,你为何要扶我登基,难道这天下还能掉块馅饼砸到我头上。”

    “因为除了六哥,我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萧绝道。

    “何以这样说?”步千越神色微微一沉,更加狐疑的盯着萧绝,俊秀的眉眼如染了冬日衰草上的霜雪,夹着一股冷意,他实在是看不懂这个步千绝,他不敢相信他嘴里的每一个字。

    萧绝脸上还是那样无可挑剔的冰凉好看,他淡声道:“因为当年的皇家兄弟如今除了我,你,步錾还能有谁?五哥七哥就不必说了,一个胆小如鼠人云亦云,一个是步錾最得力的左右手,其他的人不是战死沙场便是死于意外,又或者死于这场叛乱,你说我还能找谁?”

    “你可以找你自己。”

    “我已经说过,我无命去坐皇帝之位,六哥你若不肯信,就当我今日白来一趟。”说完,优雅的一起身,拂袖一拂,转眼间,这道漆黑身影就要转身离开。

    “慢着,十四弟!”步千越想了想,终是犹疑的喊了一声。

    萧绝轻淡转过头来,阴恻恻的一笑,步千越在迎到他阴冷的眸光,忽觉浑身作冷,指尖不由自主的微颤了颤,轻轻吸一下鼻子,似乎这屋内还残留在淡淡的曼陀罗香气,难道这曼荼罗香气竟是为了遮住那七心醍醐香的香气。

    人人都道九黎殿圣皇性情阴冷反复不定,常杀人于无形之中,是最可怕的鬼,可他知道当年的步千绝绝非今天这样,他有今天是被逼的,是步錾一步步将他逼成鬼。

    他不在乎谁把谁逼成什么样,他在乎的是步千绝的话可不可信,若真有九黎殿作他的后盾,那他就重新拥有了和步錾对抗的资本。

    若说他为什么非要和步錾作对,除了他想夺取皇权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步錾杀了阿爹阿娘,伤了姐姐,这个仇,他隐忍了许多年许多年。

    午夜梦回处,他都能梦见自己斩杀了步錾,为姐姐和阿爹阿娘报了仇。

    步錾选择不杀他,除了因为姐姐的原因,怕是因为觉得他不过就是一颗可有可无的棋子,不过就是一只可以随时踏死的蚂蚁,他的命牢牢的掌握在步錾的手中,这种感觉很不好。

    他不想认命,尽管他不想承认,他最恨步錾的地方就是姐姐对步錾有情意,这一点他从来不曾承认过,却在内心深处清楚无比。

    他定定的看着回首的萧绝,微有动容道:“十四弟,既然话说到此处,我有一惑不知十四弟能不能解?”

    萧绝淡淡道:“有话直说。”

    “十四弟你为何不杀了步凌息?”

    “不是我不杀,而是有不得已之处。”

    “不要告诉我你是为了花儿那丫头。”

    “你不同样为了白牡丹而未下得了手么?”萧绝反问。

    “我也不全是为了姐姐,那个卿如尘实在太厉害,我倒不是他的对手。”

    “卿如尘再厉害,你也绝对可以杀了步凌息,你武功虽不及卿如尘,可你的独门暗器梨花针却是厉害无比,想杀一个步凌息还不容易。”

    “我的梨花针被卿如尘破了。”

    “或许根本就是你内心犹豫,下手未免就迟疑了些,一旦迟疑便有了破绽,这才让卿如尘有机会救了步凌息。”

    步千越心中一抖,步千绝所言非虚,当时他的确是心中忐忑难安,不然也不至于给卿如尘有了可趁之机,只是如今他失了手,再想杀步凌息已然更加难上加难,更何况他终究是怀了妇人之仁,不想真正与姐姐走到决裂之处。

    他点了点头道:“十四弟,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如今你不能杀,我不能杀,难道就让那个祸害这样留着。”

    萧绝点头道:“我答应过花儿,自然不会在这时对步凌息动手,因为他现在不是步凌息,只是夏大壮。”

    “可夏大壮和步凌息本就是同一个人。”

    “此一时,彼一时,如今他也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傻子罢了。”

    “难道十四弟你果然相信他是个傻子?”

    “他不需要我相信他是个傻子,只要白牡丹和花儿相信就成了。”

    步千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萧绝,心中疑问重重,这个萧绝真对夏花痴情至此,肯为了她不报这杀母大仇?究竟是萧绝太过痴情,还是他太过心机深沉,打着他不知道的什么主意。

    如今当务之急,他必须要知道他是否真的中了七心醍醐香之毒,此毒无解,若萧绝果真中了此毒,那么他说的话就有七分能信,毕竟一个命不久矣的人夺了皇位也无用处,更重要的是若真心只单单为当年的五万忠魂以及龙家昭雪就必须由和龙家没有牵扯的君王来下旨翻查旧案再诏告天下,否则必落天下人口舌。

    步錾不可能做到此,那萧绝如今唯一能期待的人的确是他,更何况他和萧绝在某种程度上带着同样的目标,更有着同样难以割舍的牵扯,两个人一旦目标一致就可暂时达成同盟。

    还有一件事他也必须要确认,就是佟莫牙究竟有没有背叛他,若佟莫牙果真就是步錾的人,那步錾还肯留他就实在令人胆颤心寒,若步錾没有掌控他一切的把握,岂敢留他。

    他与萧绝又密谈了一柱香的时间。

    这一柱香,乾坤将定。

    ……

    第二日,又是一个风雪弥漫的天气,早起夏花亲自去送了大栓和郭魃一起上学,卿如尘也屁颠颠的跟在夏花身后。

    近日,他益发觉得冷了,从前这样的风雪天于他来说不算什么,可如今毒入肺腑,他怕是再无力抵御寒冷了,幸而七心醍醐香可保功力不退,除了怕冷,他倒并无其他不适。

    在回来的途中,他与夏花一同漫步在风雪之中,他撑着一把油纸伞遮挡在夏花头顶,握住伞柄的手几乎要冻成了冰,而一瞧夏花被风雪吹的红扑扑的脸蛋,他心中立刻扑通扑通跳了起来,脸上微微一热,倒不觉得有那么冷了。

    “小花朵,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肯拔除蛊毒,难道你还真的准备和郭魃那样小妖怪同生同死?”卿如尘说话间,嘴里哈出白白热气。

    “卿卿,难道拔除蛊毒只有那一个法子么,我觉得那法子不甚好。”

    “小花朵,我是医者,你不是说过在医者面前是不分男女的么?如今你怎么这般别扭起来,你要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很正派的,断不会趁人之危偷窥于你的。”

    “就算穿个比基尼也是好说,只是你说非要脱了净光,我实在觉得有些难堪,况且这蛊毒不解也罢,不就是和小妹同生同死么,反正她年纪还小的,我瞧她身体比谁都好,到时还不见得谁先死呢。”

    “比基尼?”卿如尘眉头一蹙,奇怪道,“何物?”

    “跟你说也不懂。”夏花转头又看了卿如尘一眼,质疑道,“卿卿,你不会是故意的吧?我怎么听小妹提起拔除蛊毒,除了脱光泡药澡再施针灸之外还有另一种法子呢?”

    “那个小妖怪的话你也能听,她若真的知道有另一种法子怎么不自己做神医去,她这是想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罢了。”卿如尘将手放在嘴边哈了口热气,又看着夏花嬉皮笑脸道:“小花朵,你尽可放心,到时我把眼睛捂起来不就行了。”说话间,又觉得耳朵根子一热,拿胳膊抵了抵夏花又笑道,“我眼睛看不见,所以一时间手里怕没个分寸,到时若碰到了小花朵哪里还请小花朵担待些哈……嘿嘿……”

    “我嘿你娘个头啊!等我考虑考虑再说。”

    “小花朵,你这个真是不痛快,一点也不像我,我这个人一向很痛快的……”

    “闭嘴!”夏花冷喝一声,“你还能不能好好跟我说话了?”

    “小花朵,我倒想闭嘴,可如今这时间不等人啊,原来我想着岁月静好,你和我都有时间再等上一阵子除毒,反正小师叔也不至于立刻就死了,只是现在的情势小花朵你也该知道,不是我危言耸听,战火说不定就要烧到这白头村了,若到时小师叔有个万一,又或者我有个什么,到时你再找谁解毒去?”

    夏花沉默良久,转头问道:“卿卿,真的这有这一个法子么?”

    “我可以拿我的命发誓,真的只有这一个法子。”卿如尘竖起两指,对天就要起誓。

    “好,你当着我的面发个毒誓,就拿我的命发毒誓。”

    “小花朵,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你还这样说,你这不是……”卿如尘脸色难看起来。

    “你不敢发誓,只能说明你在骗我。”

    “好,小花朵,我承认我的确在骗你,确如小师叔所说还有一个法子。”

    夏花眼中一喜道:“什么法子?”

    “引蛊。”卿如尘耷拉着眉毛,他好不容易有个偷香窃玉的机会怎肯轻易舍了,况且这偷香窃玉还不至一次,所以他一直在耐心等待小花朵首肯,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短命,总还有一年的时间,他暂时还是等的起小花朵的。

    如今,他日夜难眠,这样的样子很快就要结束了,他不知道前路还要面对什么样的危险,夏大壮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不肯离开夏家,这明摆着就是要将整个夏家乃至整个白头村拖进战火里,他恨不得直接杀了这个祸害,可他不能。

    不仅他不能,他的死对头萧绝也不能,就连步千越怕也是不能。

    这个祸害一日不走,他心中难以安定,他虽然有足够的自信可以保护小花朵,可万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当中出了什么不可预测的差错,他怕没有足够的时间再替小花朵解毒,这蛊毒一日不除也是大祸害,他不能让小花朵被郭魃牵制的死死的。

    夏花见他一见难色,心中难免有所虑,她又继续问道:“如何引?”

    “很简单,就是将你身上的同命蛊引到我身上。”

    “那你会如何?”

    “小花朵,你还会在意我会如何么?”

    夏花微微一滞,停下脚步盯着卿如尘的眼睛,郑重道:“卿卿,我视你为家人,当然会在意你会如何,不仅在意,而且很在意,很在意。”

    卿如尘心中一动,眉眼间都是温润无双的笑意,他定定的看着夏花道:“小花朵,有你这很在意,我这一生足够了。”

    “卿卿,你说的话怎会如此伤感?若引蛊之法真于你有妨害,我断不愿引蛊,大不了……”

    “大不了如何?”

    “大不了不解了,反正这同命蛊也无甚妨碍。”

    “小花朵,你大错特错,难道你想将自己的性命时时刻刻系在另一个人的身上,郭魃那个丫头别说你不知道她是谁,就连我也不知道,不仅你我,就连整个长生天也无人能告诉我她是谁,怕是只有师父他老人家知道吧,只可惜他老人家成了活死人,想从他嘴里问话是一个字也不能了。你说这样一个人能是寻常的小女孩么?她让你身中同命蛊难道仅仅只是一个意外么?”

    夏花凝眉思索,关于郭魃,的确就是一个谜,一个无人知道无人能解的谜。

    这个谜曾叫她心中难安,后来郭魃救她护她,她才对郭魃放松警惕,可现如今,她终于发现龙魂玉为何时灵时不灵。

    当她远离郭魃的时候,龙魂玉的能量就会渐渐恢复,可当她靠近郭魃越近,龙魂玉的能量就越会削弱。

    这样的变化在一开始并未引起她的注意,但她近日发现,自打郭魃住进她家以后,这种能量的削弱与增强变得明显起来。

    这能说明什么,龙魂玉是灵玉,那郭魃又是什么?

    她这两日每每思考这个问题,却又不愿再往深想,因为想的多就越想不明白。

    她正思考间,忽听到大路远处,白雪茫茫间有一辆马车遥遥而来。

    马车越驰越近,夏花根本也未在意,只和卿如尘并肩一起往四方山脚的方向走去。

    “哟!这不是夏花么?怎么着,这才过了多久就耐不住寂寞,勾搭上卿观主了。”马车帘开,却是孔娇娇一张面如银盘的脸。

    “哟!这不是孔家姑娘孔娇娇么?怎么,要回娘家啊?”卿如尘接过话来,眼也却未抬,只噗嗤一声笑道,“听孔家姑娘这声音不大对啊,分明就冒着一股子酸意,瞧你这么酸,贫道给你开两剂药试试,保管吃了心里口里都酸不起来了,因为一吃人就死了。”

    “卿卿,你跟她啰嗦什么,这样的人若真的就这样死了,也太便宜了她些,听说那李家大少爷李天佑可是……”夏花掩口忽然不语,轻蔑的扫了一眼孔娇娇,冷笑一声道:“不用卿卿你出手,自然会有人叫她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