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医妃权谋天下 > 第94章  寻找藏梅剑

第94章  寻找藏梅剑

    “风呼呼的在耳边‘呼呼’,脚下的马蹄声‘踢踏踢踏’。

    云定初看着面前出现的寺庙,虽然已经被许许多多的士兵给团团围住了,可是,她总觉得里面似乎没有人影。

    看着面前马驹上的东陵凤真,云定初半响之久说不出半句言语。只是讪讪的尾随在他的身后。

    两人来到了有些破烂的寺庙面前,只见一个身穿蓝色衣裳的侍卫小跑着朝着他们二人前来。

    “禀报王爷,里面没有任何的人影!”侍卫到了东陵凤真的面前,一脸毕恭毕敬,拱手作揖。

    没人?东陵凤真凝眉望向远方看着,两手拄在下巴上,一脸凝重的神色,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

    看来他们是中了调虎离山的计策,只怕此时这藏剑梅已经被那人给藏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若要寻找起来,还是需要花费大量的兵力。想到这里,东陵凤真望了望身旁站着的同样表情慎重的云定出。

    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能够做到偷天换日?东陵凤真仔细踌躇了一番,脑中忽然闪过一个人影,一瞬间心底恍然大悟。

    莫非是他!

    听到了侍卫的禀报,云定初的心底又是一番的慌乱,这样一来她的好友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她的心底宛如打着小鼓,她两眼直勾勾的望着身前一语不发的东陵凤真。

    她不知道该如何说,虽然心底非常的焦急,可是如今看来,东陵凤真应该会想办法去寻得那人。

    想到这里,她两眼一定,静静的等待着面前的男人的下面的话语。

    “你立刻给本王吩咐下去,让人搜查最近的山中,还有盯紧那边的情况!”东陵凤真对着侍卫一阵命令。

    侍卫一愣,不过因为长期待在东陵凤真的身旁,作为东陵凤真的心腹,他还是有些明白王爷所说之人究竟是谁。

    “是王爷,小的这就去做。”

    “嗯,记住让人仔细看了!”

    看着侍卫离开了后,东陵凤真转眼看向身旁的佳人。

    他挑眉笑道:“虽然还不知道那人在哪,不过,本王定会不负你所愿,一定找回她的下落!”

    “我信你!”云定初脸上微微通红,这面前的人,每每专注的看着她的时候,她总是会有些感到不自然。

    天上的暖暖的眼光照耀在她的身上,她相信不出一日就能知道藏剑梅的下落。

    果然,当他们才回到了王府后,椅子还没坐热,便听到了下人前来禀报,已经知道了藏剑梅的下落。

    听到藏剑梅安然无恙,云定出提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她手中缓缓端起放置在一旁的茶盅,茶盅的上面飘着些许白雾,此时她动作的缓慢,悠悠的神态表示她的心情已经平缓。

    而在书房的东陵凤真,看着面前的单膝跪在地上的侍卫,他脸上带着些许的淡漠。

    这件事情果然非常的蹊跷。

    他听暗卫的禀报,没想到藏剑梅居然被人藏在了一个比较偏远的山谷中,好在人手众多,不然要是想要这么快速将那人寻到,可谓是天方夜谭。

    “你们到达的时候,还有没有看到什么人在那里?”东陵凤真缓缓抿了一口面前的清茶,随后两眼黝黑深邃的想着事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地上的侍卫听到了东陵凤真的问话,一个愣住,仔细的回忆着方才的情况。忽然他想到了在那找到藏剑梅的时候,还看到了一个人!

    “有,回禀王爷,当时属下在寻人的时候,遇到了北丘国将军藏布鲁。”侍卫的回答引起了东陵凤真的注意。

    不过一瞬间,他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毕竟这件事情关乎两国的联姻,若是将军出马,只怕事情已经传入了宫中。

    “你们可查出来究竟是何人所为?”

    “属下们在山洞的面前发现的那些人都是燕王的人。”

    燕王?东陵凤玉!一想到这件事情本来就事关重大,若是因为一时的疏忽,两国可能会引起战争,而这东陵凤玉竟然不顾国家的安危做出这样的事情。

    一瞬间,东陵凤真脸上充满了恼怒,这样的兄弟是不是太不将自己放在眼底了?

    他一手拍在了桌上。

    “呯!”的一声。

    跪在地上的侍卫被突然的声响给吓得抖了抖身子,看来此时自己的主子是怒火中烧,他会不会被主子一个狠心给杀了?

    想到这里,他大气不敢喘一下,就怕一个不小心,小命就没了。

    识破了东陵凤玉的诡计,东陵凤真大步朝着门外走去,看来这一次要派人盯紧了送亲的队伍。

    若是再出了半点的差错,如了东陵凤玉的意愿,那就真的不是什么小事!

    “呯!”

    一阵重重的推门声,传遍了整个屋子。让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中书卷的云定初吓了一跳,手中的书卷都掉落在地上。

    这人发什么疯?云定初望着门外站着的东陵凤真,两眼微微一眯,随后,缓了缓神起身,拾起了地上的书卷。

    “你怎么了,谁惹了你?发这么大的脾气!”云定初拍了拍手中书卷上的灰尘,无心的问了一句。

    听到了佳人柔和的声音,东陵凤真的火气一时间消失了一半,他愣了一下,随后漫步走到了云定初的身旁。

    “在看什么书卷?”

    “一本医书。”

    一问一答,让东陵凤真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的小妻子竟然会有闲心看书,不过,这样子也好,总比为了那藏剑梅的事情与他吵个天翻地覆要安逸百倍。

    他将云定初手中的书卷轻轻抽去,一脸淡然的说道:“藏剑梅已经找到了。”

    “嗯,我已经知道了。”云定初两眼为胃下垂,难倒这人是来找她要一个道歉的?

    不应该……云定初摇了摇头,把心底的疑惑挥之而去,这面前的人,绝对不是如此小肚鸡肠之人,倒是自己冤枉了此人,若是要说心底小,那还是自己更适合。

    “你怎么了?”云定初用手势又重复了刚才的问话,想要从面前的人口中得知一二的事情。

    “没什么。”

    “没什么?那你刚才干嘛像老虎一样被人捏了尾巴似的?”

    云定初脸上带着不知所云的看向面前的东陵凤真,可是东陵凤真就是迟迟不语。

    他绕到了云定出的身后,此时云定初身上已经换了一身的衣裳,衣裳上传来的皂角香味,让东陵凤真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

    闻着云定初的味道,东陵凤真脸埋在了云定出的身上。

    云定初整个人都定定的等着面前的人回答,却不料他的动作,实在是让她有些始料未及。

    “你干嘛?”云定初在东陵凤真的怀中,挣扎着扭动着身躯,她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突然的怀抱。

    “别动!让我静静的抱一会儿!”东陵凤真对她柔柔的说到。

    好吧,看来自己也是问不出什么,若是他真的想说,那么他肯定会说的。云定初只能乖乖的在他的怀中等着他的话。

    两人保持了这个动作许久,不过,等东陵凤真缓过神来后,他笑着放开了面前的云定初。

    云定初整个人都是茫然恍惚中,不过看到了面前的东陵凤真已经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她的心一瞬间也变得暖暖的。

    “你现在可以说了吧?”云定初笑眯眯的看着东陵凤真。

    只见东陵凤真整个人大步朝着那雕花桌边走去,拿起来桌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缓缓畷了一口。

    “其实,你知道为什么藏梅剑会被绑架麽?”东陵凤真的话语让云定出一愣,她怎么会知道什么。

    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其实就是为了引起战争,不过,她还是明智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云定初应了一声,随后走到了东陵凤真的身旁,慢慢坐了下来。

    一旁的东陵凤真听到了云定初的回答,自然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将手中的茶杯放置在一旁。

    好吧。不知道就不知道。东陵凤真无奈的摇了摇头,自然也不介意她的回答。

    “那就是为了引起战争。”东陵凤真的声音非常的淡然。

    云定出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不过这样做的人究竟是谁?

    东陵凤真看到了云定初不是特别的在意,于是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只是静静的喝着茶水。

    外面的天气相当的不错,屋子里面非常的暖和,此时两人已经到了藏梅剑所在的地方。

    藏梅剑休息的非常的好,可是让人看了去还是因为被无形中的绑架给弄得身心不是特别的高兴。

    她坐在床上看到了来人,来人正好是云定初与东陵凤真。

    东陵凤真整个人散发着阴戾的气质,不过整个人的脸上还是不错的表情,起码没有冷冰冰。

    “你现在怎么样了?好些了麽”云定初看着床榻上坐着的藏梅剑。

    藏梅剑听到了面前的云定初的问话,仿佛像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对劲的东西一般。

    这面前的好友一般不会这麽问她,是不是中邪了?

    藏梅剑一手附在了云定初的额头上,看看她是否真的发烧了。

    可是再看了之后,感觉她并没有发烧什么样的情况,相反,云定初倒是看出来这面前的藏梅剑的想法。

    “我这是关心你好吧!”

    ------题外话------

    暮阳完结文《名门第一夫人》

    她是妈的烦恼,他是妈的心病!【现实版上品婚姻】

    ——

    苏静知,天生尤物,身材性感火辣,却因一次情殇故意将貌美如花的容颜遮去,二十八岁,交不到一个象样的男朋友,大龄剩女一枚,成了父母眼中的问题女儿,街房邻居眼中的怪物、异类。

    江萧,身份显赫,权贵逼人,却因一次荒唐的历史,成了E市最优秀的。

    为了配合他演戏,应付家人,她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随时候旨前去当一名家庭主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