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豪门女管家 > 第九十九章

    陈希昱的眼睛向来敏锐犀利,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从四周纷纷投来的或嫉妒或爱慕的目光中,准确地找到了赵安唯那道似乎有些……不满的视线。

    在陈希昱冷淡的目光射过来的那一刻,赵安唯下意识地就避开了他,心虚地低下头。

    然而在下一秒,她又大己没出息,明明就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明明是那小子神经兮兮,她怎么就因为他的一记眼神,而没了底气呢?

    想到这儿,赵安唯便强迫自己抬起头,在目光与陈希昱撞上的那一刻,她故意用鼻子发出了一声冷哼,紧接着就不悦地移开了目光,俨然有种要将他当成空气的架势。

    陈希昱眉毛一拧,一双黑眸微微地迷了起来,落在了赵安唯对面的男人身上,眸底暗潮涌动。

    原本正在思考该怎么开口的傅盛年,就陡然感觉背部隐隐发冷。他奇怪地回过头,就震惊地看到了陈希昱——这个已经今非昔比,在他们第一次打照面就令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威胁感的少年……

    时间向前推移一个小时半。

    傍晚,在收到赵安唯的短信时,陈希昱其实已经在回家的路上。

    短信里,赵安唯说晚上要和一位朋友一起吃饭,却没有说那位朋友是谁。陈希昱漠然地盯着手机屏幕上那短短的一行字,双唇不自觉地抿了起来。

    正在开车的司机猛地打了一声喷嚏,感觉周围的温度似乎降了好几度,遂连忙关上车窗。然而他不知道为什么,车里气温的似乎并没有因此上身,甚至还隐隐有愈来愈低的趋势,便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后视镜。

    只见后视镜内,陈希昱一张脸阴沉得有些可怕……

    收起手机,陈希昱目不转睛地望着前面的道路,神色冰冷。

    赵安唯有问题,他一看短信就知道了。之前,就算这丫头有“很小很小”的怨言,也还是会在短信里告诉他自己是和谁在一起。然而今天,她没有说,显然是……故意的。

    因此,陈希昱也不想再发短信或是打电话问她,索性自己将对方查得一清二楚,然后,他就出现在了这家餐厅里。

    陈希昱扫了一眼四周的一对对,要么聊得热火朝天,要么紧紧挨着,似是恨不得彼此融为一体的情侣,眉头皱得几乎可以拧出水来。对于赵安唯对自己的视而不见,他知道赵安唯并不欢迎他,便没没有走过去,而是坐到了靠窗的那一桌。

    这个位置,无论是赵安唯还是傅盛年,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于是,陈希昱就这么一言不发地盯着这两个人,一瞬不瞬地盯着,明目张胆地盯着,全然没有偃旗息鼓的意思。

    赵安唯就这么顶着某人颇具压力的眼神,喝了一口侍者端上来的茉莉茶压惊。

    至于傅盛年,无论是赵安唯的反应,还是陈希昱的态度,都令他诧异不已。

    两人这般对彼此都视若无睹的做法,按理说傅盛年应该要高兴的,却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赵安唯和陈希昱,其实是在用一种另类又奇特的方式……恩爱……

    傅盛年感觉喉咙口像是堵着一口气,良久,他才打破了自己和赵安唯之间并不愉快的气氛,说道:“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想当年陈希昱还是个灰头土脸、穷得可能要去捕蛇果腹的家伙,现在,竟然也穿起了西装,打起了领带,成为了一家公司的老总。”

    赵安唯一怔,没有料到傅盛年一开口就是提陈希昱,并且说出来的话让她怎么听怎么觉得刺耳。

    冷冷盯着傅盛年嘴角隐隐流露出的嘲讽之意,赵安唯心里的那团火似乎越烧越旺。她强忍着没有发作,过了一一会儿,才漫不经心地回道:“是啊,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人像他这样,从一无所有,一步步走到到如今的坐拥万贯家财?他没有一个亲人的支持,所有的人脉都是他凭自己的本事积累起来的,所有的钱也都是用自己的血汗挣来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和傅先生你一样,有着家庭的支持,可以肆无忌惮、飞扬跋扈地生活着。”

    傅盛年其实并不姓傅,而是姓周。

    周家,赵安唯在因为陈希昱真正进入上流社会这个圈子的时候,这个家族就已经略有耳闻了。

    这个家族,不仅在商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家族中更是有几名成员,在政、界担任要职。而傅盛年作为家族中年纪最小的孩子,父母给予了他充分的自由,对他可以说是有求必应。除了一开始担心他在冒险途中会遇到危险,后来见他对此甚是坚持,便也只能随他去了。

    傅盛年万万没想到赵安唯会如此直言不讳地讽刺自己,一张俊脸陡然火烧火燎了起来。

    他怎么会听不懂赵安唯那一席话的意思?是的,因为有着不凡的家庭背景,从小到大他没有什么东西是要不到的。甚至他那卓越的侦查本事,也是花家里的钱请来了世界闻名遐迩的侦探传授自己。

    所以纵使他后来靠着这一门本事赚了数都数不清的钱,也比不过白手起家的陈希昱是么?

    傅盛年放在桌上的手,正在一点一点地握紧。

    桌上,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一股沉闷压抑的气氛在赵安唯和傅盛年之间流转……

    就仿若过了一个世纪之后,傅盛年才收拾好心情,重新开口道:“我为自己方才的出言不逊道歉。的确,陈希昱能获得今天的成就值得所有人钦佩,可是你知道,因为你,我看他一定是顺眼不起来的。”

    就在傅盛年这一句话刚刚落下,就蓦地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一道目光又阴冷了许多。

    傅盛年嘴角微微扬起,面不改色地侧过头迎上陈希昱的目光,心想这时候陈希昱应该被激怒了吧?也不知道是因为他说看他不顺眼,还是因为他的话里隐含他对赵安唯特别的感情。

    两个无论是外表还是身家都是一般人不可比拟的男人,就这么无声地彼此对视着,用眼神在进行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斗争……

    直到侍者又端上来了最后一道菜,傅盛年才收回视线,望着赵安唯目光灼灼道:“安唯,我不想知道你和陈希昱是什么关系,我也一点都不介意。你知不知道在这四年多里,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你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我放弃刺激的探险生活,但是现在我为了你回来了!安唯,你可以原谅我当初的离开,再给我一个机会吗?!”

    赵安唯闻言,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陈希昱,只见这小子脸色已经黑得像是被谁泼了一层墨。

    她突然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傅盛年愣了愣,完全瞧不出听了自己的这一番热烈告白,赵安唯这样的反应究竟是什么意思。

    “看来,你看了那个新闻了……”赵安唯冷不丁地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傅盛年怔住,不知为什么,在赵安唯的目光下有种无处遁形的错觉。

    当初,在傅盛年就要离开山村的时候,赵安唯曾经特意去他开的那家餐馆里找他。她叮嘱他无论如何不要去澳大利亚,因为重生的她知道,上一世的他在结束了非洲探险之旅后,又飞往澳大利亚度假,结果遇上了空难丢了性命。

    现在,既然傅盛年又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赵安唯知道他最终还是将她的话听了进去,没有去澳大利亚度假,但是可能关注了有关澳大利亚的讯息,得知了那个飞往澳大利亚的航班发生了空难,生还者为零。

    “所以,其实你并非是为了我放弃了刺激的探险生活,而是你发现我这个人,可能隐藏着什么秘密,这让你觉得曾经的翻山越岭、探访人迹罕至的森林和峡谷,或者漂洋过海、潜入海底见识神秘的水下世界,都不如挖掘我这个人更新鲜更刺激。”赵安唯淡淡道。

    “你可能怀疑我有预知能力,那么现在我告诉你,我没有,不然我不会猜不到某个小气的家伙居然直接来这里查岗了……”赵安唯说到这里,不禁幽怨地扫了某人一眼。

    被点名的陈希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嘴角微微扬起。

    傅盛年想要辩驳,却发现自己根本无从辩驳。他没有想到,赵安唯的竟然比他自己还要了解他。没错,他虽然在四年多里无数次地想起赵安唯,甚至强烈地思念他,但是让他回国的很大一个原因,是他看到了新闻报道,说一趟飞往澳大利亚某座城市的航班发生了空难,而那一趟航班,若不是想起了当初赵安唯的话,他很可能就会坐上去。

    “可是为什么……”傅盛年怎么也忍不住开口,万分疑惑地望着赵安唯。

    赵安唯不甚在意地笑了笑,心想果然,这个男人回国最想的不是见她,而是想知道她为什么会预料到那一场空难。其实不管是现在,还是他们之前愈来愈深入的交集,动机都是因为他对她好奇,她的神秘让他很想一探究竟。

    “每个人都有秘密,我有,你也有。比如,你为什么从来都是用假名生活?”赵安唯说着看向傅盛年,记起当初这个高傲的男人曾对她说,“作为道歉,我打算将我的真实姓名告诉你,我的真名是周昊岑,除了家人,别人都不知道这个真名。”

    被戳中心事的傅盛年,立刻下意识地避开了赵安唯的视线。

    “所以,你也别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了。我没有特异功能,你就算把我送到实验室让一群科学家研究我,也研究不出什么东西来。”赵安唯站起身,在要离开之前忍不住又对傅盛年说道:“我不知道你是因为还没遇到真正想让你安定下来的人,还是这一生你都必须得活在未知和刺激中,我还是很想告诉你,如果可以,就好好珍惜一直守在你身边的郑岚萧吧!”

    郑岚萧,就是当初傅盛年开的那家餐馆明面上的,风情万种的女老板。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不会再有第二个那么美丽漂亮的女人,愿意就一直这么默默地呆在你的身边,纵使你从来没有给过她任何回应。”赵安唯说完,便迈开脚步,头也不回地向门口走去。

    傅盛年就这么怔忪在原地,清楚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有机会了……

    陈希昱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离开之前冷冷地扫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傅盛年后,才走出了餐厅。

    此时,赵安唯已经坐进了陈希昱开来的车子里,正没好气地看着他。

    陈希昱面不改色地坐进驾驶座上,习惯性地侧过身替赵安唯系好安全带。

    “高兴了没?”赵安唯话里有话道。

    她今天可是毫不含蓄地拒绝了傅盛年,这小气的家伙估计刚才一边听一边偷乐吧?

    陈希昱淡淡回道:“没有生气了。”

    赵安唯一滞,心道这小子竟然又给她傲娇了?!她不就是没有告诉他自己是和谁去吃饭了吗?至于吗?!

    赵安唯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看着陈希昱英俊的脸,忽地解开了安全带,在陈希昱惊诧的目光下,直接抬起脚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并欺近他的耳畔意味深长道:“今晚,咱俩谁都别睡了……”

    陈希昱只觉得一股热气在往身下的某个地方涌来,也不知是因为赵安唯那令他无法不浮想联翩的话,还是因为她那暧、昧勾人的口吻,抑或是因为正坐在自己大腿上的这副柔若无骨的身体,他家老二现在好“激动”啊……

    虽然不知道他家媳妇儿愿不愿意,可是他真的好想……

    车、震啊车、震啊车、震啊……

    陈希昱的脑子里,完完全全都是他和赵安唯在车子里,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赵安唯感觉到了某人沉重的呼吸,以及某个地方的变化,阴森森地笑了笑,继续在陈希昱的耳畔说道:“今晚,我必须得给你上一堂,心理健康课。”

    话音刚落,她就一抬脚,又坐回了副驾驶座上。

    陈希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