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恐怖小说 > 羊皮纸档案:双鱼玉佩 > 第三十五章 三层宝匣(上)

第三十五章 三层宝匣(上)

    见到邵梓童打来电话,胡科这才想起来答应她的事还没办呢!

    那天邵梓童为了赶班机回去,早早地就走了,胡科和她互相留了号码,说是等他问过小凤凰鬼脸虫茧的事后再打电话告诉她。结果一晃这么些天儿过去了,胡科早就把这码子事儿给忘没影儿了!

    自从见到任涪陵的那张照片后,胡科一门心思都在上头,他和小凤凰去拍卖会也是因为和阴阳玉佩有关的羊皮纸。从老爷子和任涪陵的对话内容来看,那张照片上的羊皮纸绝对和阴阳玉佩有关联没跑了,胡科这些日子一直算计着要怎么把照片弄到手,完全把邵梓童关心的鬼脸虫茧给抛之脑后了…

    看着嗡嗡作响的手机,胡科朝脑门上一敲,心中暗怪自己记性不好。

    胡科他妈瞧他电话响了不接,凑上去瞅了一眼手机屏幕,看到来电人的名字,她心里头高兴地飞了起来。胡科他妈一早就盼着抱孙子,瞧这名字像是姑娘,她心想难不成儿子这个光棍找到女朋友了?

    “这谁打来的啊?你咋不接嘞!”胡科他妈一脸怪异的笑。

    胡科瞥了瞥老妈,心说她干啥这样笑…害的他浑身起鸡皮疙瘩。

    “喂?”

    电话那边传来了邵梓童的声音:“胡科吗?是我,邵梓童啊!”

    听她的声音好像有点儿兴奋,胡科说道:“噢~你打来是为了鬼脸虫茧的事儿吧?哎哟~真不好意思,我这几天比较忙,把这事儿给忘了…”

    “这样啊…没事儿,其实我打电话给你是有别的事想请你帮忙。”

    别的事儿?胡科想到之前的种种巧合可能根本就是任涪陵安排的,心中难免有些提防,谁晓得会不会又是任涪陵出的招。“啥事儿?”

    “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个三层宝匣,我研究了很长时间都没能打开,想请你帮忙看看有没有办法打开它!”

    胡科没几个爱好,古董宝贝就是其中一样,一听就立马来了劲儿,让邵梓童把那宝匣拍下来发给他看看,看过照片后,胡科喜地嘴都咧开了,他一瞧那照片上的宝匣就知道是稀罕货,瞧到那宝匣上奇怪的锁,心说这可是个高级玩意儿啊!

    这种锁一看就十分精密复杂,以他的技术,应该是难了…不过小凤凰说不定能打开,总之先跟小凤凰商量下再说,于是他就对邵梓童说晚点儿给她回复。

    挂断电话后,胡科他妈笑眯眯对胡科看着,看得胡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胡科瞧着笑的比他还开心的老妈问道:“妈,你笑啥啊?怪瘆人的…”

    “打电话给你的姑娘是谁啊,声音怪好听的嘞!”胡科他妈虽然没听清楚电话那些说了些什么,但是姑娘的声音她可是听到了。

    怪不得老妈用这种表情看着他嘞…估计以为是他女朋友打电话来的,然而事与愿违,胡科是单身狗…“就普通朋友呗,有事儿找我帮忙。”

    胡科他妈听后,不死心地问道:“那姑娘多大啦?有男朋友没?”

    “这我哪儿晓得去,又不是多熟的人,也就见过两面而已。”

    胡科他妈白了他一眼:“那你不会问问人家?”

    “我问这干嘛啊?”胡科不耐烦地回答道。

    “你也不小了,婚姻大事,还要替你爹妈操心吗?”胡科他妈以前也在村上给他物色过几个好姑娘,可胡科根本连去见个面都不愿意,总说等两年等两年的,胡科他妈只能瞪眼干着急。“隔壁的二蛋,娃都能打酱油嘞!你再瞅瞅你!”

    胡科也是被他妈给念叨烦了,每次回来都跟他说谁家的娃娶亲了,谁家抱孙子了啥的,胡科每次听到这些都低着头不吭声。

    胡科他妈瞧胡科不支声,叹了声气:“你别也嫌老妈唠叨,我和你爹生你生得晚,村上跟我俩一样岁数的人都抱上孙子了,你说老妈能不急嘛?再说了,你爷爷都这么大岁数了,你早点娶媳妇生娃,不也让他宽心些?”

    听老妈说得头头是道,胡科撇撇嘴道:“爷爷不也是好大年纪才娶亲的么?”

    胡科他妈听后朝他脑袋上轻轻一拍:“你这娃子,长处不比你比短处!”

    前几天老爷子追着他打了半天,光脑袋上就被打了好几下,还好小时候他就已经被打皮实了,耐揍得很。(虽然那天晚上胡科打电话告诉慕容毕方计划泡汤了时还顺带着诉了半天苦,说自己回趟家差点被揍个半死。)胡科摸摸头抱怨道:“妈呀,你也不怕把儿子给打笨咯,我这脑袋挨了爷爷的老烟杆子不少下嘞!”

    ********************************

    ********************************

    几天后,临江茶楼。

    邵梓童坐在茶楼的包厢内,静静地望着窗外的涛涛江水出神,座位旁边放着一个小型的行李箱。

    从拍卖会回家后不久,邵梓童一直等不到胡科的回复,心里头也是着急,却不好意思打电话过去催着问,直到她收到一个包装非常厚实精良的快递。

    收到快递时,她还以为是不是送快递给敲错门了,直到看到寄信人的名字——邵连芳。

    胡科从计程车上下来,看了眼这江边上的茶楼,对正从车上下来的慕容毕方说道:“这边儿的环境还挺美嘿!”那天接到邵梓童的电话后,胡科就和慕容毕方通了个气,俩人商量过后还是决定去看看邵梓童所说的三层宝匣,顺便让她带俩他们去见一下任涪陵。

    胡科难得回趟家,爹妈和老爷子都想留他在家里头多呆几天,死活不让他走,他都已经和邵梓童约好了时间,哪能再改?就这样,胡科偷摸从家里头溜了出来,只要想到爹妈和老爷子生气的脸,他心里就捏把汗,下次回家可能真的会被打个半死也说不定…

    服务员领着俩人走上了二楼邵梓童在的小包厢,邵梓童淡淡地望着窗外,若有所思,见包厢门被推开,她站起身来微笑着看向胡科。当见到慕容毕方也来了的时候,邵梓童的笑脸有些垮,心想这个冷场帝怎么也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