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穿书之徒弟是反派 > 第118章 寻找宫陌言

第118章 寻找宫陌言

    云凤灵等了叶镜璇三个时辰,三个时辰换算成云凤灵熟悉的时间的话就是六个小时。

    六个小时足够干嘛,至少在这个小城里大概可以步行走一个来回,也足够叶镜璇找到她的那位恩人,但是很明显这位没回来,不知道是不是云凤灵的错误的预感,她总觉得自己的心就跟跳进了一个兔子,跳来跳去的不的安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不过好像事情没发生,凌霁也还好好的。

    可是这心还是不舒坦,云凤灵心情十分的不美丽。不美丽到看见了金光灿灿的,随时搬回家能当金丝用的头发的时候,都没有变的美丽,甚至还觉得哪里来的金毛狮王。

    不过这个金毛狮王云凤灵瞅着颇为眼熟啊,要是再减个几岁,活脱脱的就是那个天天蹲在五毒潭的焚彦诶。

    等等!!!云凤灵猛然抬起头,一伸手就要去拨弄对方的头发。“焚彦,你竟然长大了!”

    可手还没碰到她面前的人就被人给拉走了,有着灿金色的头发的青年被一个妹子扯着衣服,被拉着退后了一步。依照云凤灵看见的力气,恐怕那个青年更多的是顺势而走。

    云凤灵内心被这种无形的秀恩爱,狠狠地刺激了一把。

    放下了自己的手,云凤灵打量了焚彦这两个人,看样子似乎是过的不错?挑了挑眉。

    “是来找老朋友叙旧?还是想要见一见我这个前教主。”

    金灿灿的发丝,好像灿烂的没有半点的阴霾,以前圆圆的猫眼,和圆圆的脸,看起来天真可人的长相,如今脱离了那副少年的样子,成长了的躯壳。竟然有了棱角,不是少年那副姿态,肌肉骨骼,统统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青年掀起嘴角,神色中还带着云凤灵记忆中的影子。

    “教主大人,都已经退位让贤,我这个前任,除了余情未了。就想要双人一骑,看天下风云潮起潮落。”

    云凤灵眉梢微扬,“看我这个曾经的教主可不是只有在这里可以看得到的,”不过云凤灵无意说出焚彦的小心思。

    “但是,很高兴还能在这里见到你。”

    焚彦耸耸肩,“然后就可以说再见。”焚彦接了一句。云凤灵瞳孔放大,难道她想错了?焚彦并不是听说有屠魔大会,然后来作为帮手的?不然现在走什么。

    “临行前,教主,有两件事我觉得应该知道,因为全城都在查歹人,屠魔大会和组织它的人,今天销声匿迹了,看动手的路数,很像和我们同源人。”

    云凤灵瞬间想到了,今天下午又不见了人影的某个人。一脉同源的人,除了那个地方和那个人,没有其他了。只是不知道他这个徒弟做了什么交易。

    “第二件事,就是我刚才进来的时候,顺手潵了点东西,不多。但是那个什么阁主,比上一任太弱了。凌霁竟然还留着反骨在身边。教主送你第二个礼物,那个人被我弄死了。”

    云凤灵瞬间觉得自己懵逼了,反骨是那个,阁主。卧槽,灵犀云凤灵看着焚彦都不知道说什么。

    再怎么说也是个阁主啊,为什么忽然就这么被人弄死了,好像一个炮灰都不如的虾米。

    云凤灵觉得自己都快疯了。

    云凤灵还在一脸恍惚的时候,院子里的一间房子,窗扉明镜,从位置上能看见院子里的动静。

    “颇为有趣。”殷阙感叹。“反骨之人,也敢养在身边”

    “正因为有趣,才养在身边,不过后面的牵线人都已经断了,木偶也该下场了。”

    殷阙看着下面的几个人,颇有意味的说了句,“确实已经下场了。”

    “不过我来时听说息渊好像带一个女子离开,至今未归。普天下能压制他的大概就是楼肃宇了。”

    凌霁何等聪明人物,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欠你一回。”

    他家的师父,就那么一个好友要是真死了,估计不泪流成河,恐怕也得伤筋动骨了。

    只是这件事不知道该怎么和对方说起。

    云凤灵也正在不知道怎么和凌霁说起,总不能说自己见了个故人,于是你手下死了。

    人生艰难,大概如此。

    ******

    “怎么可能?一切计划完美无缺,血地怎么会横插一杠子。”息渊俨然怒火中烧的模样,此事他谋划时久,怎么也想不到最后关头,血地‘离愁’竟然会插手搅乱他所有的步骤。殷阙素来不管这些闲事,为何这次会废这么大的心思帮凌霁。

    叶镜璇坐着软椅上,捧着茶杯用盖子拂去漂浮的茶叶,浅酌一口。不是她喜欢的问题,继而放在一边装木偶。息渊用药,让她身体虚弱无法使用武力,更是亲自看着她,让她没有逃跑之机,这是他最后的一张王牌。

    看他一脸发懵的表情,叶镜璇只能叹气,“不插手才是怪事。”

    “殿下此言何意,还请明说。”息渊站在大厅中间,侧身凝视着她问道。

    叶镜璇也没说别的,只是抬了抬眼帘,无聊的拨弄着垂在胸.前的长发,“听说你把手伸到杏林谷去了?”

    “这与血地‘离愁’有何干系?”息渊皱眉。前阵子他的确派人去探过杏林谷,打算以五毒教的名义做些手脚,可惜言白前提前出关,让他的人几乎无功而返。

    换做旁人大概不知这段秘辛,可是对于叶镜璇而已,虽然很多事物发生了转变,她能记住的东西也在慢慢消退,不过也足够了。“因为他姓殷,您难道没有听说过杏林、五毒皆出自绝域殷家吗?”

    “这……”息渊顿时静默,温和的容貌上出现一丝裂痕,“那是数百年前。”

    “呵,息渊,你能将数百年的一句话记到现在,为何就觉得殷家会坐视不管呢?”叶镜璇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你擅自将手伸到五毒教,杏林谷。本来就是挑战殷家的权威,加上你的身份……啧,也说不定殷阙忌惮你背后的实力,打算杀你这只鸡,以示警告啊。”

    其实她与息渊都知道,殷阙这次帮五毒教绝不会这么简单,不过叶镜璇想着气气息渊也不错,不然这憋屈的生活能让人发疯。

    说着玩笑,可落在息渊耳朵里却不是这么回事了。的确,他们与血地素来不死不休,殷阙若是真的打算动手,的确可能拿自己开刀。

    *********

    云凤灵在这种时候,根本没有可以找到楼肃宇的地方,这个人在叶子嘴里也属于行踪诡秘,无处可找的人,只有你找他没有他找你,可是又不知道叶镜璇究竟如何,云凤灵只能想到的就是一边派人找人,一边自己带着凌霁闯了一个茶馆。

    叶镜璇曾经和她说过,这边也是有买□□的地方的,不过颇为隐秘。

    可是茶铺里面却没有云凤灵想要的东西,私人定制□□这个活他们一般是不接的。可是云凤灵现在哪里还管得了接不接,恨不得一刀插.进对方的脖子,来不让对方说那些让人疯的规矩。规矩是死的人是活得,究竟知不知道!还能把钱这种东西往外推?钱多烧的么?

    掌柜的也是见过世面的,怎么威胁都是一副淡定的模样。

    凌霁看着云凤灵焦急的样子,拦住了对方。

    “师父,我们走吧。”

    云凤灵柳眉一瞪,“走什么!我今天不让他把□□给我弄出来,我就把云字倒着写!”云凤灵嘴硬,内里却是虚的很。

    凌霁早早的给云凤灵备好台阶。“师父,听闻他们宫主最爱花街柳巷,这地方细数出名上了档次的不过两三家。比在这里跟这个人废话快的很多。”

    美酒,美人,美食。

    这三样东西,世人总是会喜欢其中的一两样,而卧在榻上那个人,耳边是丝竹之声,眼前是娇软动人的身体。算的上是个中翘楚,爱美人,爱美酒,爱美食。

    只是往日里,美酒失去了香醇,美人失去了颜色,美食入口之后,滋润味蕾,可是还是缺了点什么。

    大概是缺了一只张牙舞爪的猫,他有心圈养,可是她却总想着逃离的猫。

    可偏偏这只猫还有人和他抢,从他这里将猫带走,送到了另一个人家寄养。

    五毒教呵那个和他抢的人,把人送到了那里就觉得一切安稳了么?

    真当他会怕了五毒教,还是怕了那个凌霁。

    都不是,他可不是什么怕了那个人。只不过是想让自家的猫出去散散心。就算圈养,终究要看顾一下她的内心。

    “宫主,五毒教一个时辰以前开始在城中大肆动作,好像说是要找一个叫做楼肃宇的人。”

    楼肃宇?男人扬眉,就是那个和他抢人的那个,无趣的要死的人,恍若摘仙,在他看来一身白衣呵呵。

    不过为什么他们会想找这个人呢?

    “鸨娘,这里可是有一个衣裳华丽,一掷千金的公子?”清脆的女声?什么时候这青.楼楚馆也是女人来的地方。

    身边报告的属下侧耳听了一下。

    “宫主,来的人似乎是五毒教的。”

    五毒?这事情更有趣了,前任教主跑到青.楼来找人,这现任教主的头上帽子可是要变了色的。

    禀报的属下还没离开。“可还有事?”男人看都没看跪在一边的属下。

    “宫主,还有一事。底下人刚才传来消息,据说五毒教在他那里大闹了一场,想要定制一张楼肃宇的面具。”

    又是楼肃宇,男人心里升起隐怒。为什么到哪里都是他!

    跪在地上的属下偷窥了楼上的人两眼,抿抿唇决定继续道。“听说是丢了什么人,要找楼肃宇去救,可是人又找不到,就想李代桃僵吧。”

    丢人?男人眸光瞬间锐利。

    “说,丢了什么人。”

    “据说是一个女人”

    女人?废物!!!

    “砰.”一个男人从楼上甩了下来,他的身下是破碎的门板。

    云凤灵倒抽了一口气,楼上人好大的怒气。

    抬眼一看,一个带着半张面具的人隐隐绰绰从破碎的门板里透出,惊吓住的花娘尖叫着抱成一团。

    云凤灵内心却是狂喜找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