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重生]系统总逼男主黑化 > 第八十章

    这几天,米暖在沈湛家过得舒心极了。

    沈湛大部分时间都在办公,米暖在家一个人无聊,又觉得张婶做菜实在是美味,主动提出来要跟张婶学做菜。

    前一世的米暖,算的上是厨房杀手,除了会煲汤,还有个别拿手菜,那基本就是做啥废啥。

    米大厨一出手,就知道是没有没有还是没有,十盘菜里面,有九盘菜是不能幸免的进了垃圾桶,还有一盘菜也算是勉勉强强。

    这没有打击到她的信心,因为她有一个十分捧场的沈湛。

    都说有情饮水饱,沈湛对这句话,可算是深有体会。

    张婶为了报当年的沈湛的试菜之仇,也是可劲儿的夸米暖有做菜的天赋,一次比一次有进步。

    直到后来,米暖切菜伤了手之后,被沈湛勒令再也不能进厨房,才消停了,其实沈湛心里也着实送了一口气——

    就这么过了一个月,期间两人几乎都是在一起吃饭的,除开沈湛出差,睡觉时也互道晚安,偶尔去外头约会。

    有时候,沈湛会把工作文件拿到书房处理,而米暖则在一旁练练书法。

    俩人安静地各做各的,心里却无比的安宁。

    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似乎做什么事都不会累。

    米暖想,若是和沈湛这样处一辈子,也是不会厌倦的吧——

    苏清越见米暖迟迟没有动身,又催了好几回,那架势,似乎米暖不回e国,她就要回华国来找米暖了。

    算算日子,也住了一个月了,是该回去一趟了,那边还有学业没有完成。

    晚上,米暖得知沈湛在房间,便去找了他。

    很意外的,一向细心的他,这次竟然忘了锁门。

    米暖眨了眨眼睛,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打算吓沈湛一跳。

    环视了房间一周,并没有看见他的人,心里想着有可能在阳台。

    果然,透过落地窗,米暖看到沈湛正在为阳台上的绿植浇水,颀长的身子微微弯着,对着一株小小的绿植,这样的场景很动人。

    就连月光都格外优待他,如轻纱照在他的身上,让他多了一点朦朦胧胧的神秘感。

    经过那墨色的矮柜时,米暖无意中看到了放在桌面上的那些个药,都是拆封过的。又多加注意了几眼,都是有助眠和安定效果,还有神经性头疼。

    她心里知道这事关沈湛的隐私,擅自去动他的东西不好,米暖还是打开药盒看了看,里面的药都吃了大半——

    米暖的心隐隐抽痛了起来,是什么时候的事。

    在她面前的阿湛,永远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温柔模样,仿佛万事万物他都能完美解决。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沈湛却要靠吃这些个药才能入睡。

    是自己太忽视他了吗?米暖想着,阿湛在这份感情中,付出的一直比她要多。

    她放下了药,眼睛湿润,米暖用力睁大眼睛,想要把眼泪给逼回去。

    “阿暖怎么来我房间了。”

    不知在何时,沈湛站在了她的背后。

    一听到他的声音,米暖不可控制的哭了出来。

    沈湛看着场面,有些慌乱,不知道她为何突然哭泣,现下,也问不出什么。

    他抽出几张纸巾,很认真地替她擦拭着眼泪。

    等她平静下来,才问,“是谁欺负你了吗?”沈湛皱起好看的眉头。

    “阿湛,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吃这些药的,”米暖还没有从悲伤的情绪中恢复过来,说话带着几份鼻音,她指了指那些个药,“我发现我什么都不知道……”

    沈湛看着那些个药,瞬间了然,原来,阿暖是为自己哭泣。

    他拥住了她,紧紧的,头靠在她的肩上,“是我故意瞒着你,不想让你知道的。因为我清楚我的傻阿暖发现后,肯定会哭的像现在这个样子。”沈湛的心底是开心的,看到米暖哭泣,是因为自己,毫不掩饰对自己的爱与关心。

    曾经怀疑,是否是因为自己逼得太紧,才使得阿暖答应了他的要求。

    此时此刻,沈湛确定,她对自己的爱,和同他对她的一样——

    沈湛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乖,别哭了,那些个药我早就不吃了。”

    “骗人,我看那些药你都吃了一大半了。”米暖反驳道,语气闷闷的,仍是低落。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沈湛轻笑,顶多就是瞒着她,“我真的不吃了,自从你搬过来之后。”

    沈湛是个自我控制力很强的人,常年的超负荷工作,使得他不得不遵照医嘱,靠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

    特别是米暖离开的那几个月,他吃药的剂量更是大的吓人,有了一点药物依赖性。

    可自她搬过来之后,沈湛发觉自己不靠药物,也能入睡了。

    米暖:……

    “你就是我的药,”沈湛抬起头,一只手轻抚过米暖的脸,墨色的眸子里似是装满了星辰,“答应我,不要再离开我了。”

    他的眼睛可真漂亮,让人想要吻上去。

    “嗯。”米暖呆呆地答应道,然后不再犹豫,随着自己想的那样,吻了上去。

    沈湛闭上了眼睛,感知到了那温软的触感,他不用看,就能描绘出美好的唇形。

    等她的唇离开,沈湛睁开了眼睛,看着脸蛋微微泛红的米暖,带着娇艳。

    他眸色一暗,毫不犹豫地,左手搂着她的腰,迫着她靠近了一步,右手扣着她的后脑勺。

    米暖见沈湛目光灼灼,当他的薄唇贴上来的那一刹那,她闭上了眼睛,睫毛微微颤着。

    沈湛在她的口腔里肆意掠夺,她觉得有些呼吸不过来,身子也一点点发软,只得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颈,慢慢回应着。

    唇纠缠在了一起,又分开,漆黑的瞳孔中满是对方,沈湛的眸子不同以往般清冷,眼神迷乱。

    米暖笑了笑,更像是邀请。

    他再一次,吻了上去,温柔到了极致,吸吮着她的舌尖。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床上,衣服散开,露出圆润的肩头。

    白嫩的肌肤,潮红的脸,沈湛看着他最爱的人,为自己动了情。

    艳色如刀,慢慢地凌迟着沈湛本就敏感的神经。

    他欺身压上,手撑着床垫,修长的手,可以看到青色的血管。

    “可以吗?”沈湛柔声问道,目光灼灼,似是要把她燃烧。

    米暖看他的额上,滑落的汗珠,可见忍得极其辛苦,她点了点头。

    无声的邀请,沈湛俯身吻上了她的肩头,极虔诚。

    呼吸灼热凌乱,让米暖不由轻吟,“嗯……”

    沈湛的自制力一溃千里。

    夜还很长,空气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无边无尽的潮水将米暖淹没,等她要透出海面时,又被重重地拖了回去。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好像看到了晨光——

    米暖醒来时,已经是中午。

    关于昨天的一切,她只想得到一个词,意乱情迷。

    到最后,她不争气的晕过去了。床上的阿湛,不同于白日里那般温柔。像一只凶狠的狼,死死的锁定猎物,不会松口。

    她坐了起来,身子酸疼地厉害。发觉自己换上了干净的棉质睡衣,身上带着清爽的沐浴露的味道,床单也是新铺上去的。

    米暖下床,倒了杯白开水,仰头喝下,仍然觉得喉咙疼。

    门开了,沈湛穿戴整齐,手上端了碗粥,走了进来。

    见她的模样,他拧眉,“怎么光着脚就下床了,小心着凉。”

    米暖无辜地眨了眨眼,“喉咙疼。”又瞪了他一眼,略显委屈,“都怪你。”

    “抱歉,”沈湛偏过头,把刚熬好的粥放在了桌子上。

    “以后不要这样了。”她低头,声音略低几分。

    看着米暖那修长的脖颈,上头还留有欢爱的痕迹,是他一点点留下的。在往上是小巧的耳垂,是她的敏感点,他还记得昨天是怎样让她欢愉。

    一朵玫瑰,开出了最艳丽的花朵。

    “尽量。”他靠近,将她打横抱起,轻轻放在床上,“多休息一会儿,我熬了点粥,你记得吃。”说完转身离开。

    她端起,尝了一口,甜甜的,是小米红枣粥。

    没几分钟,他又回来了,手上多了一杯温水,还有一粒药,“先把这个吃了吧,喉咙会舒服一点。”

    “嗯。”米暖乖乖的吞下了药片。

    她什么都没说,他都注意到了,米暖觉得手上的粥都甜了许多——

    沈湛完成手上的工作,米暖正站在书房外的阳台上,为他养的绿植浇水,头微垂,温柔娴静的模样。

    他脚步放的很轻,靠近米暖,从后面圈住了她的身子。

    米暖知道是他,偏过头,“阿湛,我要回e国了。”

    毫无征兆的,就要回去了吗?

    他圈着阿暖腰的手渐渐收紧,逐渐暗淡了神情。

    米暖没有看到,自顾自地说着,“在这里待太久了,母亲很担心,那边的学业也没有完成。”

    见他没有回应,她扭头,抬眼。沈湛额前细碎的黑发,垂在眼前,让她看不清表情。

    米暖感受到他情绪低落,知道他误会了。轻笑,放下手中的花洒,握住了他的手,“阿湛都在想些什么呢,我母亲说想要见见你。”

    耳边是畅快的笑声,近在咫尺。

    他说,“我很开心,阿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