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林家娇女 > 第190章

    不知不觉,小阿昳已经满一周岁了。

    楚王府的小郡主满了周岁自然是要办周岁宴的。不过,这周岁宴并不是在楚王府,而是被皇帝皇后安排在了清宁宫。

    清宁宫是皇后的寝宫,壮丽而华美,殿宇深深,在这里办周岁宴,当然是一种殊荣了。

    因为小阿昳还小,宴会规模太大了担心小人儿家承受不住,会折福,所以这天只是请了林家、罗家、言家、梁家、齐家、扬家等亲戚,并没有大操大办。

    这天小阿昳穿了玫瑰红衫裙,眉心点了颗殷红的痣,俏皮可爱。

    亲戚们济济一堂,说说笑笑,欢快又热闹。

    阿昊、阿昕等人都喜欢阿昳这个小妹妹,热心的贡献出许多心爱之物,让小阿昳抓周,“看看妹妹能抓着什么。”阿昰和依依原本是最小的孩子,现在有了更小的阿昳,两人便格外有哥哥姐姐的风度,一样一样跟阿昳介绍是什么,“妹妹,这是书,这是笔,这是一个象牙做的小算盘,这是寿山石的印章……”阿昳好脾气的听着,不时咧起小嘴笑。

    她生的本就好看,笑起来更是眉眼生动,漂亮极了。

    她不只小脸蛋生的美,手也很好看,小小的,白白的,软绵绵的,阿昕拉着她的小手,喜滋滋的,“前几天父皇送了我一个手把件,羊脂玉雕成的,小手掌形状,那个手把件晶莹又温润,可是和小阿昳的手一比,便黯然失色了啊。”很喜欢妹妹的小手,看了又看,犹嫌不足,放到唇畔亲了亲。

    阿昳高兴的咯咯笑。

    “妹妹喜欢我呢。”阿昕眉眼弯弯。

    阿昊慢悠悠的道:“哪里,小阿昳或许只是觉着手痒痒了。”

    几个孩子顿足大笑。

    阿昕不依,“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呢?人家正高兴,你泼冷水。”

    “谁给咱们的公主殿下泼冷水了?”皇帝笑着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本来是应该是在处理朝政的,不过,今天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闲,早朝后便把政务全部抛下不理,到清宁宫来了。

    阿昊、阿昕等人看到他们的父皇回来了,齐声欢呼。

    “大白天的能见着陛下,难得难得。”林昙见皇帝回来了,嫣然而笑。

    皇帝很勤政,这个点儿能在后宫见到他,确实很难得。

    “朕听说皇后设宴,特地来坐席的。敢问皇后殿下,不送礼,让坐席么?”皇帝风趣的笑道。

    他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阿代诧异的扬起眉毛,“大姑父也会说笑话呢。”因为听到的比较少,所以就觉着稀奇。他恰巧离太皇太后很近,这话被太皇太后听到了,太皇太后笑道:“他怎么不会说笑话啊?愿意说的时候,说的可好了。”把当年皇帝被她揪耳朵、最后皇帝愁眉苦脸的说不应该长耳朵的话说了说,阿代大乐。

    阿昊等孩子也听得睁大了眼睛。

    皇帝脸红了红,笑道:“今儿个不是小阿昳的周岁宴么?小寿星在哪里?”顾左右而言他,找起小阿昳来了。阿昰忙伸手指了指,“父皇,妹妹在那边坐着呢。”皇帝笑着过去抱起小阿昳,“小寿星今天打扮得真是太好看了,太出众了……”他正夸奖着,却见阿昳嘻嘻笑着伸出小手去摸她那没多少头发的小脑袋,小脸蛋上露出陶醉的笑容,好像知道皇帝在夸她一样。

    “小阿昳你……知道大伯在夸你么?”皇帝怔了怔,柔声问道。

    在场的众人都往这边看,又是诧异,又是惊喜。

    太上皇叹道:“这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阿沁头回见到朕的时候只有三四岁大,也是很爱臭美的,朕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她便不乐意,唯恐把她的小鬏鬏给摸乱了,头发不漂亮了……”

    “噗……”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母女二人都是这么的爱臭美,也都是这样的小小年纪便聪明伶俐招人喜爱啊。

    皇帝本就喜欢小女孩儿,而且现在阿昰也渐渐大了,宫里没有小娃娃,看了小阿昳稀罕的紧,一直抱着不放。阿昳在他怀里也自在的很,不时冲他咧开小嘴笑,偶尔还会在他脸颊亲一亲,皇帝喜欢的不行,悄悄和林昙商量,“阿煜和阿沁两个年轻不懂事,不会照看孩子,岳父岳母三天两头的得往楚王府跑。要不咱们把阿昳要过来吧,好不好?”林昙大为动心,“好啊。我也觉着阿沁还一团孩气呢,总是担心她照看不好小阿昳。”两人悄悄说着话,一开始只是随口提提,后来却真是觉得此事可行。

    他俩正在商量着,却听林沁得意洋洋的吹着牛皮,“我们夫妻二人做为小阿昳的父母,为了她真是费尽心思。阿昳的爹特地做了一份小阿昳的教养计划呢,仔细推敲,再三斟酌,几易其稿,很不容易的!”

    自打有了小阿昳,高元煜和林沁的注意力差不多就放在女儿身上了。他们两个初次为人父母,又喜欢又新奇,一开始是盯着小阿昳痴痴的看,一看就是好半天,后来便务实起来,为阿昳打算得很是长远。林沁挺知道省事的,“我把小阿昳养得白白胖胖的,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其余的便交给你啦。”高元煜深以为然,“对,其余的都交给我。”他答应过林沁,便开始四处求教如何教养小女儿方为适宜,但凡有女儿且女儿教养得很好的人家他都请教遍了,记录了厚厚的一本心得笔记,从衣食住行到读书上学无所不包,无所不有。高元煜时常翻看这则笔记,琢磨着应该怎么养他的宝贝女儿,还特地列出阿昳从早到晚、从一岁到长大之后的各项计划,和林沁商量过后,打算一一实行。

    阿昳还没满一周岁的时候,高元煜的教女计划已经写到十八岁了。

    大家听林沁这么一吹嘘,都感兴趣,“快,念念,让我们都听听。”

    高元煜应众人的要求介绍起他的计划,结果他才开口,便被嘘回去了。

    他是打算让阿昳三岁开始上学的,结果他才一开口,便是人人反对。

    太上皇先就沉下脸,“三岁的孩子会吃会玩会调皮就行了,上的什么学?六七岁的时候再说吧。”太皇太后心疼的不行,“三岁的小娃娃懂什么啊,就要上学了?煜儿,没见过你这么当爹的。”皇帝方才便和皇后商量着要把阿昳要过来,这会儿决心更坚定了,干脆的说道:“阿煜,阿沁,你俩不会养孩子,把小阿昳送到清宁宫来,我们养着。”皇后赞成,“就是,你俩养孩子真是让人悬着心,送过来吧,反正阿昰也大了,姐姐正闲着。”

    “啊?”高元煜没想到他费尽心思的计划才讲了个开头就这样了,诧异的呆在了那里。

    皇帝皇后一开口要阿昳,罗纾马上反对,“我才是闲着没事做呢。依我看,小阿昳送回外家,由我养着是最合适的了。”林枫笑,“我们可是亲自教养过两个女儿的,而且两个女儿都养的很好呢。”看看林昙,看看林沁,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他确实有资格这么夸耀,大女儿做了皇后,小女儿做了楚王妃,家庭美满幸福,谁家养女儿能像他似的呢,个个这么出色。

    罗简不干了,嚷嚷道:“我虽然只养过一个女儿,可是我最喜欢小阿昳了,你们谁都比不上过我!依我说,小阿昳应该带回侯府,由我和内子养着,包管把小阿昳养得白白胖胖的,三岁肯定不用孩子上学!”

    “我看行。”侯一本正经的赞成。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林沁和高元煜一起晕了。

    周岁宴啊,这一个一个的便抢起孩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