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三百零三章 江南(一)

第三百零三章 江南(一)

    一年后,江南一个不知名的小县城中。

    蜿蜒的小河将小镇分成东西两块,居民的住宅也沿河而建,一律是粉墙黛瓦,高低错落有致,虽然不如北方的建筑高大气派,但是却有一种婉转优雅的水乡风情让人沉醉。

    沿着小河一直往南边走,地势渐渐开阔,街道也变得宽敞起来,两边的店铺鳞次栉比,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看上去一派繁荣的景象。

    街道两边都是窄窄的小巷,连通着小镇的角角落落。在其中一条小巷的里面,住着一户人家,看上去和镇上其它的人家都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一色的白墙黛瓦,飞檐翘角。

    在这个院子的正房里,一个年轻的妇人正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低声啜泣,地上跪着几个人正在苦苦哀求着什么。

    “夫人,不能去啊,庆城山高水远,您一个弱女子怎么去的,何况小少爷才……”

    那个少妇抬起头来,因为哭泣眼睛有些红肿。

    “我已经等的太久了,不能再等了。”尽管她的眼中蓄满泪水,但是目光中却满是坚定和不容置疑。

    这个抱着孩子的少妇正是琦玉,地上跪着的是她的几个丫鬟还有已经成了官夫人的秋霜。

    琦玉在这里已经住了一年多。当年她离开京城,在盖飞的护送下顺利到达山东。福王、福王妃自然是热情款待,但同时也希望琦玉能留在山东。虽然琦玉知道福王和李翊的交情匪浅但是自己在这里势必会成为李翊的掣肘,所以她也是婉言谢绝,只是在山东呆了数日,便执意继续南下。

    辗转数月终于到了张宝任职的弋阳。张宝和秋霜早已接到李翊派人传的消息,早就准备好一切,只待琦玉的到来。偏偏琦玉怀着身孕,路上奔波劳累,几次动了胎气,走走停停。到弋阳的时候,秋霜看见琦玉憔悴的面容,消瘦的身形,先抱着琦玉哭了一场,心疼得不得了。

    秋霜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了,但是琦玉来了之后,她一心照料琦玉,连自己的两个孩子也全交给乳娘照顾,每天变着花样给琦玉进补。张宝感念李翊夫妻的恩德,见妻子如此也并无不满。

    在秋霜的精心照料之下,琦玉顺利产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取了个小名儿安哥,琦玉执意等李翊给孩子取大名儿。

    后来京城传来消息,王大学士因为与大夏暗中往来被皇上下了大狱。齐国公世子李翊呈上的证据十分确凿,不但有物证还有人证。李翊派人假扮的大夏商人与王大学士交易的东西不及包括粮食、日用品,还包括不少军械。皇上闻之大怒,立时下旨将王大学士打入大牢。

    可是就在王府的一众人惶惶的时候,事情发生了急转直下的变化,王大学士的儿子王伯垣却突然从山东回到京城,连夜面见皇上,据说是呈上了一些福王在山东企图谋反的证据,并暗指齐国公世子李翊一直与福王有暗中来往,可能参与谋逆。

    第二天一早皇上就派兵包围了齐国公府,将李翊也投入大牢,一面下旨召福王来京觐见。消息传到山东,福王的确在招兵买马准备起事,这时候当然不会听皇上的话乖乖进京,只是暗中派了一批死士进京,以防万一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

    但是皇上的这道旨意确实也将福王激怒,他也借着这个机会打出了讨伐昏君的旗帜,列举出皇帝的十大罪状,其中弑父夺位,秽乱后宫的罪状让天下人瞠目。

    消息传回京城,恼羞成怒的皇帝下旨讨伐福王。这时候皇帝对于下在狱中的王大学士和李翊都十分恼怒。王大学士一直是他最信任的臣子,但是却背着他作出里通外国的事情。而李翊作为那个始作俑者,也让他看不顺眼,更何况福王的事情一出来,他都有了处死这两个人的冲动。

    李翊从小在京中长大,跟京中的那些宗亲关系匪浅,大长公主,荣王,朝阳公主等都与他相交甚厚。这时候看见他落难,当然是竭尽全力的相助,纷纷劝谏皇帝。朝阳公主与皇帝是同胞兄妹,更劝皇上此时正是用人之际,还要用齐国公领兵讨伐,处死李翊恐怕会失去人心。王伯垣呈上来的证据并没有什么能证明李翊与福王的谋反有关,于是皇帝最终决定将夺去李翊齐国公世子的封号,发配往庆城。将齐国公府降等贬为侯。

    至于王大学士因为私通大夏的证据确凿,无法抵赖,因此落了个秋后问斩,查抄其家产。但是王伯垣因为举报福王谋反有功,还被皇帝嘉许了一番,不仅没有贬职还小小的升了一级。王大学士的党羽甚多,但是皇帝知道在这个多事之秋,彻查必然会引起朝政的动荡,因此暂时不予追究。

    王大学士把持着争多年,皇帝高枕无忧,整日里只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当他接过朝政才发现,国库空虚,缺兵少将,事事掣肘,没有一处合心意,便一时恨李翊将王大学士扳倒,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困境,另一边又骂王大学士贪心不足,通敌卖国。后宫更是人人自危,生怕碰上皇上心情不好的时候,惹来杀身之祸。

    王伯垣也不满意,自己费尽力气找来的福王的证据,却没能挽回父亲的一条性命,对皇帝也是一肚子怨气。

    李翊被下入大狱的时候,正是琦玉快要生产的时候,张宝、秋霜等就一直瞒着琦玉。

    琦玉心里清楚李翊那边是何等的艰难,但是自己答应李翊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好好的生下孩子,所以她一直强忍心头的担忧,直到生下孩子。

    原本她打算坐完月子之后就起身去庆城,但是因为生产时消耗的元气太多,她足足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

    等到气力一恢复,她将张宝和秋霜找来,询问李翊的情况。秋霜她们被逼问不过只得告诉琦玉李翊已经被发配往庆城。琦玉当时眼泪就下来了,但同时也下决心要到庆城去找李翊。秋霜等苦苦劝阻,琦玉还是没有改变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