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萌宝甜妻,总裁难招架 > 164.165我已经有了要结婚的对象

164.165我已经有了要结婚的对象

    楼钰今年差不多有三十岁了,但因为保养得宜,就算说她二十六七也有人相信。

    她还老样子,处处要求精致高档,从发丝到妆容再到穿着,无一不精。手上挂着爱马仕的小包,一身利落干练的西装西裤,长发挽成了一个发髻,她画着时下流行的韩妆,唯有嘴唇上涂了略微较深的颜色。

    可能就是因为唇膏的缘故,楼沁觉得楼钰和五年前比起来,更加凌厉了几分蠹。

    不过一想到楼钰当真甘心等了凌聿风五年,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因为楼沁始终觉得楼钰这种人,怎么会不计得失的真心去爱一个人髹?

    楼沁打量楼钰的时候,楼钰也在打量她,不是悄悄,而是光明正大的蔑视。

    她先扫过楼沁上身的白毛衣,又看一眼她穿着的牛仔裤,瘦瘦小小的像是难民一样,连衣服的牌子都看不出来。然而最让楼钰介意的,是她此时身上披着凌聿风的外套。

    这间办公室,除非凌聿风的准许,谁能随便出入?

    只是几下,楼钰就明白了这女人的身份,眼里的嘲讽更加明显,不过就是一个小情人罢了。

    秘书看楼钰闯进来,连忙告知给莫奇,莫奇又去会议室通报给凌聿风。

    不消两分钟的时间,凌聿风便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阴鸷的目光一扫楼钰,先走到楼沁身边,低声说,“你进去接着睡,我这边完事了会叫你。”

    他虽没说什么露骨的话,但态度却太明显。

    楼钰这才意识到,这女人不光是个陪床的那么简单,能让凌聿风这么护着看来也是个了不起的角色。

    不由得,楼钰又多看了她几眼。

    楼沁也不想这时候和楼钰针锋相对,她还是相信凌聿风可以处理好这些事,她乖乖的点了点头,拿着空空的水杯进了休息室,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

    等楼沁的身影消失,凌聿风才回身走到办公桌后,拉开抽屉拿出一包新的香烟,拆开后抽出一支。

    楼钰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但气势远不如坐着的凌聿风。她垂在两侧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才缓缓的开了口,“学长,我怎么没听说你交了女朋友?”

    凌聿风优雅地呷了一口烟,淡淡的掀眸看了楼钰一眼,语气也让人捉摸不透,“难道你在我身边还安插了眼线?我的事情你事无巨细的都要知道?”

    冷不丁被凌聿风一噎,楼钰一时无话,她笑了笑,“我是什么心思学长还不知道吗?我家楼沁当年年纪太小,一点事都闹到离家出走,我们家对学长愧疚死了。可是私心又盼着等楼沁回来,你们两个还能唉,也不知道这丫头现在在哪。”

    凌聿风静静地看着红着眼睛的楼钰,这几年,她经常出现在他面前,打着楼沁的幌子接近他,他不是没有察觉。那几年他所有精力都用来找楼沁,凌家楼家又有合作,有些事他也没去计较的太多。

    如今楼沁重回到他的生活当中,几年前的那些事也逐渐明朗,有些事情,该清算清算了。

    “你找我有事?”

    听到凌聿风的问题,楼钰收起伤心,苦恼地说,“学长,最近楼氏出了很多问题,被海关查扣了很多货,现在资金周转也出现了问题,我和我爸想找银行再去贷点款,可这次他们说什么也不肯放款,说是说是学长这边已经撤了担保。”

    凌聿风像是早有准备,很轻地应了一声,“前不久我的确叫人撤了。”

    楼钰闻言一惊,对方银行经理告诉她这些的时候她还不相信,这些年仗着凌氏的背景楼家的事业顺风顺水,可自从两个月前楼家的货陆续被查扣之后,楼氏除了很多问题,有人提点她说在海城能和凌聿风作对的人不多,除非这个人就是凌聿风本人。

    她不相信,今天才火急火燎地来找凌聿风‘质问’,可她没想到这之中真是凌聿风在捣鬼。

    “学长,为什么?”

    “你今天来也正好,有些事我正要和你说。”凌聿风将香烟在烟灰缸里捻灭,那双狭长又幽邃的眼睛不带任何情绪地看向楼钰,“不止是这些款项的担保我要撤出,包括我们的婚约,不久后我也会公开解除。”

    “”楼钰猛地向后退了一步,脸色难看,皮笑肉不笑地问,“学长这么做,是是不准备等楼沁了么?”

    凌聿风不置可否,“只是觉得我们这个假婚约没必要再拖下去。我已经有了要结婚的对象,而且,也不想以后让她在别人面前遭人诟病。”

    楼钰听着,看着。

    凌聿风眼底一闪即逝的宠溺和纵容让她的指甲深陷进手掌心,这么多年了,她精心算着每一步,可为什么到最后还是一场空?先是楼沁,后来又有那个穷酸的女人,他到底看上了她们哪一点,却迟迟看不到她?

    心里百转千回,楼钰面色上始终挂着婉约的笑,“楼家现在已经这样,学长如今要是宣布解除婚约的事情,楼家可能就会完了。我想,楼沁应该也不会想看到楼家会到这步田地吧?”

    事到如今,还想拿楼沁压他?凌聿风不怒反笑,扯了扯嘴角,高深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要是楼沁还在这里的话”

    听到他意味不甚明了的话,楼钰心里一松,以为已经说服了凌聿风,担保的事情也不敢再提,只盼着他不要忽然把他们假订婚的事情宣告众人。

    -----乐文独家原创-----

    楼钰走后,凌聿风推开了休息室的门。

    休息室和办公室相连,同样有一个非常大的落地窗,只不过休息室的窗为了遮阳,当初他叫人堆砌了一个宽台出来。

    此时,楼沁就坐在那个宽台上,环抱着双膝,眼睛看着楼下出神。

    他没出声,凑近她,从身后把娇小的身体圈进怀里,大掌覆盖住她放在膝盖上的小手,沉着声音问,“想什么呢?”

    “想我们,想楼家。”她轻声回,这时看到楼下出现一个渺小的身影。楼钰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扬长而去,楼沁才回头问,“我刚才听到你们说的话了。凌叔,你要对付楼家吗?”

    “怎么,你不喜欢?”凌聿风抱着她坐了下来。

    楼沁在他胸口放松地依靠着,摇了摇头,“楼家如今怎么样,都和我没关系了,我现在姓夏。只是刚才看到楼钰,还是有点怨恨,如果当初不是她,我们也不会分开,也不会让水水和禹禹这几年来没有爸爸。”

    凌聿风沉默了片刻,低声说,“你爷爷去世的时候,将楼氏一分为二,就算楼克诚去世,楼氏也有你的一半。小沁,过去的时间我不可能让它倒回,让我们重新再来过。但是你的东西,我也不会便宜给别人,你懂吗?”

    楼沁其实对那些东西不是很在意,就算楼氏回到她的手上,以她的资质又能干什么呢?但她了解凌聿风,她心里有怨,他难道就没有么?让这件事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翻篇了,并不是他的作风。

    从公司回到凌家的老宅,楼沁刚进门就听到欢声笑语,看到凌母被夏水凝哄得开心她总算放下心。

    凌聿风还在停车,她拿着凌聿风的公文包上楼放到卧室,楼梯的拐角处,却恰好撞见正要下楼的纪睿恒。

    经过一夜,他的脸上已经见不到曾经的意气风发,隐隐有憔悴蕴含在一双眼睛里,看到楼沁时,他也微微一怔。

    在这里见到,难免有些尴尬,楼沁向他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想从他身侧绕过去。

    可纪睿恒分明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她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再看他的时候,他神色复杂,“楼沁,那天朵拉说的话我想过了。她说得对,之前是我太混账了,分不清好赖,我”

    一道低沉的嗓音适时打断,“怎么都堵在这里?”

    凌聿风从身后揽住楼沁的腰,懒懒掀眸望着纪睿恒的眼神里平静无波——

    题外话——***

    明天加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