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醉迷红楼 > 番外四:十年之夜宴(终)

番外四:十年之夜宴(终)

    日落西海。

    漫天五彩云霞,在天与海交际之处,勾勒出一幅不该出现在人间的美景。

    海浪轻涌,渡鸟归巢。

    水晶岛上,遍布宫灯。

    或椰树上,或山石间,甚至是海沙堆起的小小灯塔上。

    天色还未完全黯下去时,整座水晶岛上,已经如仙宫一般,满是灯火。

    “还记得头一回这般热闹,是你大姐姐回家省亲那年……”

    被一顶软轿抬着,从画舫上了岸,看到这幅富贵奢靡的场景后,满头银霜的贾母,脸上尽是回忆之色的笑言道。

    那段日子,已经远远留在了岁月里。

    贾环闻言笑道:“老祖宗可是想大姐姐和小六儿了?

    这次回去,我和陛下商议过了,再过一年,就接小六儿和大姐姐到咱们这住段日子。

    小六儿已经长大,他喉咙里的横骨,差不多也是时候取下了。

    到时候,又是阖家团圆呢。”

    “哎呀!果真?”

    贾母喜出望外道。

    贾环笑道:“老祖宗若是不信,就问问幼娘和蛇娘。她两人这些年,医术愈发高明了。

    前些年就有把握,不过那会儿小六儿还太小,身子骨也不壮。

    如今成年了,她两人的医术基本上能保证不出任何意外。”

    贾母闻言,眼圈都有些泛红了,道:“当年送你大姐姐入宫,让她在那见不得人的地方一个人苦熬了这些年,我心里就不落忍。

    生下小六儿成那般,就更让人心疼了。

    天可怜见的,让她娘俩儿遇到了你们!

    好,好啊!”

    说着,又回头对后面侍行的公孙羽和蛇娘叮嘱道:“可要用心呢,你们都是小六儿的亲舅母!”

    公孙羽和蛇娘忙笑道:“都是本分事,老太太放心。”

    贾母笑着赞了她二人两句,这才转过身,对贾环笑道:“你啊,是个天生富贵的,找老婆都能找出这样难得出彩的来。

    还有白荷、明月那几个丫头,都是一等一灵气钟秀的好丫头。

    寻常人能得一个就是烧高香了,偏你都得了来。

    也多亏有杏儿给你掌总,不然,我看你也忙不过来!

    这样的女孩子们聚在一起,真要闹腾起来,可比你打一场打仗还辛劳!”

    “哈哈哈!”

    薛姨妈、王熙凤、李纨、尤氏、娄氏等人纷纷大笑起来,嘲笑贾环。

    除却薛姨妈外,其余几人站在一起,就明显显出差距了。

    虽然李纨和娄氏的日子也过的极快意爽心,各自的儿子也都被贾环调理成才,贾兰和贾菌如今都能独当一面,也都成家立业了。

    可她们二人还是极显眼的看起来比王熙凤和尤氏老上不少。

    要知道,尤氏甚至比她二人还大几岁。

    可尤氏看起来,却依旧面带桃花,艳色无双。

    尤氏也在几年前,“领养”了一个小姑娘,日子过的轻快,日日面上带笑。

    内中缘由,知道的人不多,但也不少。

    但这样的人家里过日子,真真是要难得糊涂。

    左右就这一个在折腾,也不只是好淫。

    也没强迫哪个,都是自许的。

    李纨和娄氏就愿意过平淡的日子,也好……

    贾环看了眼一旁嘴角弯起,明亮大眼睛似笑非笑看着他的赢杏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道:“老祖宗您可别夸她,咱家里那些媳妇儿,已经一个个都觉得她比孙儿好了。

    又比孙儿有文化,又比孙儿会作诗,还比孙儿会说话。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说,连外面有啥事,人家都能操办的好好的。

    要不是孙儿看的紧,您那些孙媳妇,都要被她拐跑了!”

    听他说的荒唐,众人愈发大笑。

    尤其是贾环一众女人,都没好气的白他。

    “咦,孩子们呢?”

    贾母忽然住足,回头看了眼后问道:“我道今儿怎么这样安静,芒儿和芦儿他们哪里去了?”

    贾环笑道:“他们二姑母领着,一起去接他们三姑母和小姑姑去了。”

    贾母忽然轻叹息了声,道:“这个二丫头啊,真倔。既然那般喜爱孩子,家里的孩子都同她最亲,怎地就……”

    话没说完,瞪向贾环嗔道:“偏你护着她!”

    贾环无奈苦笑道:“老祖宗啊,这过日子,是二姐姐自己过。

    她这些年过的轻快,自在,也欢喜。

    如此就够了。

    您放心,有孙儿在,不论她何时想出阁,孙儿一准替她找个妥妥当当的人。

    若是不想,孙儿也一辈子护着她快乐安康。”

    “你啊!!”

    贾母闻言,摇头叹息一声,却不再多言,由众人护着,走上了高处的阁楼。

    等送了贾母一行人上去后,贾环则又折返回了靠大海的码头这边……

    “爹爹!!”

    “爹爹,爹爹……”

    贾环出现后,一大群孩子欢喜的围了上来请安。

    贾环一路揉着脑瓜上前,走到贾迎春身旁,笑的唤了声:“姐姐!”

    贾迎春一如当年的温婉可亲,满面笑容,她伸手替贾环抚平肩头的一点皱褶,笑道:“环弟怎地过来了?”

    贾环道:“几个宝贝闺女在这倒也罢,我担心这些臭小子们太闹腾,扰着姐姐了,所以过来镇一镇。”

    已经亭亭玉立的贾芝、巧姐儿,并薛宝钗所生的女儿贾薇,紫鹃所生的女儿贾蔚,都咯咯笑了起来,看着周围一干面色讪讪的兄弟们,目光嘲笑!

    贾迎春却嗔了句:“环弟说哪里话,芒儿、芦儿他们闹归闹,极懂事的。再说还有苍儿在……”

    贾环闻言,却冷哼了声,瞥了眼贾苍。

    贾环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早已执掌亿万苍生的命运,内在威势何其重也。

    这一眼,就让心里本就有鬼的贾苍面色一白,只能目光闪烁,嘿嘿傻笑……

    见他这般,周遭小子丫头们都敛起声息,担忧的看向他们的大哥。

    贾迎春更是急道:“这是怎么说的?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贾环回过脸来,对贾迎春笑道:“没甚大事,只是这个混账小子,才这么一点大,在外面就相中了个姑娘。

    担心人家门槛低,不敢同我和蛇娘说,就求到了老祖宗那里,之前老祖宗才教训了我一通……”

    “哎呀!”

    贾迎春真真又惊又喜,看向早已臊的满面通红的贾苍,道:“苍儿,你父亲说的可是真的?”

    贾苍到底没有让贾环失望,没有推卸,当然,也不排除他选着贾迎春在的好时机,噗通一下跪下,道:“爹,是儿子的不好,不该瞒着爹!

    只是,儿子真的喜欢桑娘,求爹爹成全……”

    “你再说一遍,谁?”

    贾环脑子一个恍惚,只觉得这个名字熟悉,便拧眉问道。

    见他如此,贾苍脸又白了分,贾迎春忙道:“环弟,快别唬着孩子了,有话好好说……”

    贾环摇头道:“不是,我就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贾苍忙道:“爹,就是当年您侍奉太上皇南巡,在洛阳城遇到的那一家子,桑娘啊!!”

    贾环闻言,面色古怪起来,微微俯身看着贾苍,道:“那年,你才五岁啊……”

    “噗嗤!”

    贾迎春忽然笑了起来,周遭早已快这段八卦憋爆掉的小的们,更是大笑不已。

    贾苍恼羞成怒,回头狠狠瞪了那群弟弟妹妹们后,又幽怨的看了眼大救星贾迎春一眼,方对贾环正色道:“爹,儿子不是浑赖纨绔,是真心的。”

    贾环冷哼了声,道:“这件事以后再说……你三姑母他们到了,准备迎着吧。”

    ……

    遥遥两艘海船,顺着灯塔的光亮,缓缓行驰而来。

    贾环负手而立,目光温和的看着前方。

    后面,贾苍愁眉苦脸的对着贾迎春,贾迎春小声笑道:“莫慌,你爹不是势力人,不会因为对方出身低就反对。

    你让他派人去查清楚对方的家里,只要身家清白,女孩子的心性好就成。

    苍儿,你要明白你爹爹的苦心。

    可不能心生埋怨……”

    贾苍忙道:“姑母,侄儿怎敢生此等不孝之心。

    只是……

    嘿嘿!还请姑母多帮侄儿说好话,爹爹最能听进姑母的话!”

    “真真是小坏蛋,一会儿看你小姑母怎么笑话你!”

    贾迎春慈爱的点了点贾苍的眉心,笑道。

    贾苍闻言,登时又垂下头去,道:“小姑母嫁给小姑丈后,愈发和吉祥姐像了……”

    “噗嗤!”

    贾迎春见贾苍懊恼的模样,再度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声嗔怪道:“这话也是你能说的?仔细让你老子听到了!”

    贾苍闻言,忙吐吐舌,看了眼前方静静而立,却如山岳之势的父亲,再不敢多言。

    ……

    “三哥哥!!”

    当最后的晚霞消失在天际边,海船稳稳停靠在码头边,铺好道板后,一道活泼的身影飞奔而下。

    贾环大笑着迎上前,张开手,那道身影就扑进怀里,唤了声后,就哽咽了。

    不是贾苍口中和吉祥姐性子愈发像的贾惜春,又是哪个?

    贾环之前回大秦,再加上其他一些事耽搁,和贾惜春已经有一年多没见了。

    这还是头一回兄妹俩分别那么久未见。

    贾环回来了贾惜春来不及赶来,就又走了。

    贾惜春回娘家时贾环又正巧不在。

    这让贾惜春想的不得了……

    可贾环见她这般伤心,以为是受了委屈,探过一只胳膊,直接将后面满面带笑,正准备请安的男子单手举了起来:“小道,你吃了豹子胆了,敢让我四妹妹受委屈!!”

    “我……”

    迎娶贾惜春的,正是贾环当初一干核心兄弟中的诸葛道。

    他为人儒雅聪慧,对贾环忠心耿耿,如今替他镇守海上要道马六甲,封为吉隆坡国主。

    这些年来颇有功劳。

    此刻却无可奈何,有言难明。

    “哎呀!三哥哥,快放下来!”

    “环弟,快松手……”

    见诸葛道被贾环吊打,其他人都慌了,忙劝过来。

    贾惜春急道:“三哥哥,我就是特别特别想你,不曾受委屈呢!”

    贾环“将信将疑”道:“果真?”

    贾惜春连连保证道:“自然是真的!我是你妹妹,谁敢给我委屈?”

    贾环哈哈笑着放下诸葛道,道:“也是!”

    说罢,这才和诸葛道狠狠拥抱在一起。

    贾惜春见之就知道被耍了,气道:“也不知到底是妹妹亲还是兄弟重要!”

    “你呀!孩子都笑你呢……”

    贾迎春在一旁笑道。

    贾惜春当头就看到贾苍,眼神不善,不过到底哼了声,道:“你大了,不好再欺负你了……”

    说罢,不等见势不妙的贾芒贾芦溜走,就一手抓住一人的耳朵,狠狠欺负起来。

    这边,诸葛道笑着对贾环道:“听说你这次回去,将那些不安分的人狠狠收拾了回?”

    贾环呵呵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厉色,道:“好日子过的舒坦了,有些人就想走邪路捷径。

    商贾好利,欺压工人,又与官府勾结,为祸不浅。

    借这次大开杀戒,建立起工会制度,给予工人根本保障。

    长久以往,却也是好事。”

    诸葛道笑道:“那就看看国内的情形,然后在各地都效仿建立。

    这些年,你所有的指示方针,从没错过。

    指点着诸多封国,亿万黎庶不断强大壮大。

    天下百姓都快将你奉为神明了。”

    贾环笑道:“所以除非必要,我现在极少露面插手世务……

    行了,这些话留到三个月后的联邦会议再说吧。

    走,迎迎三姐一家去!”

    ……

    观涛楼。

    满堂欢喜声。

    不过相比于十年前贾环是绝对的话题中心,今日却不一样了。

    众人除了调侃林黛玉那一双淘气魔王外,最热闹的,就是贾苍和那个桑娘的故事。

    看着面红耳赤的贾苍吭哧吭哧的交代他和桑娘重逢相识的经过,众人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大笑。

    身着彩服的仆婢们用水晶盘端着天下珍馐流水般的送上,小孩子们又另在一处,却更加热闹。

    贾探春和贾惜春的儿子也都来了,都是至亲骨肉,不一会儿就顽的熟当起来。

    不过七八十来岁的孩子,到底还是孩子。

    贾芒、贾芦也不负魔王威名,没一会儿就一人欺负哭一个。

    然后引来厉害的三姑姑和四姑姑的联手镇压……

    看着被欺负反而嘎嘎大笑的贾芒、贾芦,林黛玉扶额头痛,众人大笑。

    看着这一幅幅家人亲爱的场景,看着明月高悬,倒映入海。

    漫天星辰垂落海中。

    宫灯闪烁,幔帐飘飞。

    贾环倚靠栏杆处,竟有些熏然醉意。

    自八岁穿越至今,正好二十八岁。

    匆匆二十年间,弹指而过。

    历经多少辛酸苦辣,血泪伤苦,终究换回满堂至亲欢语笑声。

    更挽救了多少红楼凄梦。

    还引领炎黄之血,遥先于世,执掌天下兴衰事。

    一言可为天下法,匹夫而为万世尊不枉此生,不负此世。

    接过女儿奉上的葡萄美酒一饮而尽,看着漫天星斗辉映,贾环食指轻轻叩在朱红栏杆,嗓音低沉的缓缓唱道:

    “道不尽红尘舍恋诉不完人间恩怨

    世世代代都是缘

    留着相同的血喝着相同的水

    这条路漫漫又长远

    ……

    爱江山更爱美人

    哪个英雄好汉宁愿孤单

    好儿郎浑身是胆

    壮志豪情四海远名扬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

    东边我的美人啊西边黄河流

    来呀来个酒啊不醉不罢休

    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

    ps:亲爱的朋友们,剧终了!!!

    嗯,下个月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