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皇商千金 > 第159章 城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定北侯府后院,阿瑶捧着账册坐在窗前,正对面是个炕桌,上面摆着文房四宝。在她身侧并排摆着两只红彤彤的襁褓,形似花生的襁褓中是两个一模一样的胖娃娃。

    襁褓皮用银线绣着梵文,经文乃空海大师亲笔手术,又供在报恩寺主佛像前七七四十九天,有驱邪避难之效,庇佑人富贵安康、长命百岁。经文拿回来后,阿瑶没假手他人,而是亲自一针一线为龙凤胎绣得襁褓。

    她的绣工乃是锦绣坊技艺最好的绣娘亲自传授,这位绣娘所做成衣连后宫嫔妃都趋之若鹜,功力可见一斑。作为她的徒弟,阿瑶轻易不动手,但只要动手,必是精品。

    平日她无闲暇,加之惫懒,连小侯爷都是生辰时才能得个荷包。

    可有了龙凤胎后,她才体会到为人母的那份心,真是恨不得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捧到他们面前。外面应酬忙?府中事物多?不管应酬有多重要,事物堆积如山,只要听到孩子哭声,她立马将琐事抛诸脑后,全心全意地去哄他们。

    大长公主早已选好奶娘,青城那边亦有准备,人手绰绰有余,可她依然坚持自己带孩子。

    这不,睡醒后她便命奶娘将孩子抱过来,喂饱他们后,才忙里偷闲巴两口饭。下面送来账册,看外面春光正好,她干脆将孩子抱到罗汉床上,边看账册边哄孩子。

    “阿噗。”

    看得正入神,宝宝声音传来。视线离开账册,阿瑶向蜕变看去。襁褓内熟睡的胖娃娃已经睁开眼,黑白分明的瞳仁看着阿娘,嘴里吐个泡泡。

    似乎心有灵犀,另一个胖娃娃也醒来,跟着吐起泡泡。

    噗噗声不绝于耳,不消片刻,口水便顺着嘴角流出来,甚至喷在鼻尖上。阿瑶拿出手帕,轻柔地在他们唇角擦拭。手帕是细棉布做得,呈棉线原有的原白色,上面没有任何绣花,只用同样的棉线轻轻滚边,质地轻柔且吸水,乃是皇家御用,绝不会伤到宝宝柔嫩的肌肤。

    熟悉的气息靠近,胖娃娃咯咯笑出声。一个笑另一个也跟着笑,室内洋溢着婴儿的欢笑声。

    大一点的哥哥边笑边扑通手臂,身子在襁褓内抖动,嫩藕般的手臂从裹严实的襁褓中伸出来,跟只翻壳螃蟹似得张牙舞爪,挣扎着朝妹妹抓去。文静些的妹妹看哥哥那般热情,淑女般地伸出手臂,两只带坑的小手抓在一起。

    “噗~”

    “噗~”

    声音再度响起,不过是从襁褓里面传来,不如先前响亮,随之升腾起的还有些许臭气。

    在旁边伺候着的奶娘赶紧拿着尿布走上前,青霜敞开门,朝外间打个手势,立刻有丫鬟捧着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的温水走进来。

    奶娘走上前请安,眼神朝襁褓看去,带着十足慈爱。虽是下人,可侯府这对龙凤胎着实喜人。活这么多年,她从未见过生得比他们还好看的孩子。不光模样好看,脾气也是好。夜间尿了意思意思哭两声,待有人换好尿布,立马破涕为笑。听着他们笑得欢实,她这做奶娘的心里也格外松快。都说奶孩子累,可自打进侯府后,她吃得好用得好,小主子也省心,整个人身上松快不少。月底侯府开恩准许家人相见,他家那口子看着她都直了眼,儿女也都说娘年轻好多。

    “夫人,奴婢伺候小主子们。”

    “我来就好。”阿瑶自她手中接过尿布,又嘱咐丫鬟们把水盆端上来。

    刚准备关窗,一身玄衣的陆景渊出现在视线中。见着她的动作,他皂靴迈动幅度加快几分。这边窗户刚关好,那边已经进了厢房。

    “都起吧。”

    吩咐着请安的下人,他边走到罗汉床边上。看都没看随手往边上一抓,温润的布巾准确入手。擦干净手他定睛一看,准确地找出女儿襁褓,抱过来熟门熟路地解开。

    阿瑶定睛看去,下面少了花生,果然是女儿。

    关于这事阿瑶还问过小侯爷。虽然多数人家龙凤胎模样都不像,但她这对却是特例,姐弟俩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甚至连头上那点殷红的胎记形状都一般无二。裹在襁褓里,挡住了下身最分明的特征,她根本就分不清儿子女儿。

    可小侯爷却是一分一个准,三个月内从没人错过,对此连大长公主都啧啧称奇。

    婆媳俩都很好奇他究竟如何分辨,他倒没卖关子,给出的理由却让人哭笑不得。

    “我女儿这么美,臭小子哪有那么讨喜。”

    阿瑶不知说什么才好,倒是大长公主很容易接受这个事实。搂住当时尚在月子里的她,意味深长地看向小侯爷:“是啊,如花似玉的小闺女多讨喜,臭小子恁地烦人。”

    当时小侯爷一点都没生气,反而满脸骄傲:“小闺女都是我的。”

    在阿瑶陷入回忆时,小侯爷已经轻车熟路地把尿布换好了,抱着女儿摇啊摇,满脸慈父姿态。

    被冷落的那只不乐意啦,妹妹被抢走了,没人跟他手牵手。两只小手抬起来,奋力往襁褓方向够,嘴里“啊啊”叫着。

    偏小侯爷还坏心,弯腰抱着女儿襁褓往儿子跟前凑,每当他快要够着的时候,便突然直起身。

    几次三番被亲爹戏弄,小家伙恼了,挣扎力度更大,包裹不甚严实的襁褓被踢开,嫩藕般的小短腿也露出来。手脚一齐用力往那边挣扎,四脚小乌龟般的身子突然翻过来。

    “他会翻身了!”

    一直笑眯眯看儿子被坑的阿瑶首先发现此点,惊喜之下她抱起儿子,大手拉着她的小手。

    被熟悉的气息包裹着,小家伙忘记挣扎。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面前温柔的女子,咧嘴“咯咯”笑出声,边笑边看向小侯爷。

    “臭小子。”敢霸占他媳妇。

    喜欢闺女不假,小侯爷更喜欢他媳妇,这会明晃晃吃起了儿子醋。

    似乎被阿爹身上陡变的气息影响,在他怀里的小闺女不安地扭动起来。小侯爷放下襁褓,小闺女习惯性地去找娘。

    断胳膊断腿挣扎着,小侯爷坐在媳妇身前,手搭在她腰上,夫妻俩满眼期待和鼓励地看向小闺女。

    而他们的女儿也不负众望,再经历一番跟哥哥相似的挣扎后,四脚朝天的小乌龟也学会了翻身。

    虽然已是春暖花开,但侯府内的地龙还没断。关上窗户,厢房内只穿件薄衫就好。

    两个胖娃娃被套上肚兜,光着身子放在罗汉床上。罗汉床边上围着雕花栏杆,四角以及其它有棱角的地方皆用柔嫩的羊皮包好。刚学会了翻身的兄妹玩得不亦乐乎,一会翻身勾起小手,一会松开小手翻身去找娘。

    新手上路的龙凤胎掌握方向的技巧还不甚娴熟,翻着翻着就倒过来。小家伙下意识地去抓妹妹的手,没抓到,入手一只更肥嫩的小脚丫子。墨葡萄般的瞳仁瞅了瞅这种新鲜事物,然后他张嘴,啃起了小脚丫子。小丫头也不甘示弱,抓起哥哥脚同样啃起来。

    兄妹俩蠢蠢的表现,看得一边阿瑶咯咯直笑。

    “真快啊,他们刚出生时才这么大。”

    阿瑶双手笔个长度,依偎在夫婿怀里,小侯爷顺势搂住他。与龙凤胎儿女一般,夫妻俩动作亲密无间。

    “爹娘还没见过他们。”

    陆景渊下巴轻轻抵着她额头,用外人绝对想象不到的轻柔口气说道:“已经开春了,马上就是吏部考评,爹也会进京。”

    “真的?”

    陆景渊轻轻点头,视线看向罗汉床上巴着他脚的蠢儿子。

    有些事没有亲身经历过,永远都体会不到那种感觉。真正有了孩子后,他才知道那种为人父母的担忧。

    担心他们饿着冷着,担心他们会不会生病,担忧他们以后会不会受苦。他衷心地希望他们一辈子幸福快乐,不要有任何烦忧。

    他希望强大到为他们遮挡一切风雨,他希望自己永远是儿女们心目中巍峨的高山。为人父的他有了无限动力。

    约束官员甚至于皇上的权利,以前他或许会犹豫,毕竟此事乃是与整个当权者阶层为敌。可或许是为人父后心态转变,他开始对这项造福子孙后代的事报以期待和信心。

    结合自己的理解,他整理出一套思路,慢慢向皇帝舅舅传达这种观念。而在近日下朝后,皇帝舅舅将他留在乾清宫,主动问询此事,而他也将想法和盘拖出。

    他不是冲动莽撞之人。有八成把握皇帝舅舅会接受,即便是最倒霉的那两成,他也早已想好退路。单是那层血缘关系,皇帝舅舅也不会真把他怎么样。最坏的结果无非是丢了爵位,到那时他也可以靠母亲和妻子身上的大长公主以及郡主头衔,成功保全,退居青城做个富家翁。

    事实证明他赌对了,皇帝舅舅是旷世明君。他不仅一力反贪还吏治清明,还看到了此等约束皇权之法背后的妙处。

    “若此法能成,大夏必将国祚绵长,此乃万事之法。”

    皇帝舅舅接受了,作为首倡此法的胡九龄,此次进京必将被委以重任。

    回神,陆景渊看向怀中阿瑶,不知何时她已眯眼睡过去,唇角挂着愉悦的笑意。

    反正也没多久了,还是给她个惊喜吧。

    紫藤花开的窗檐下,娇妻在怀,幼子在侧,一副幸福的全家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