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婚从天降 > 第一百六十章 完结

第一百六十章 完结

    第一百六十章

    吴峰和常德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彼次心里在想什么都各自有数,各自兵分两路,吴峰直接带人去了杜遥策划的老巢,因为他早就在五年前看到那个人的老巢在看到杜遥的老巢的时候,就没有多么的吃惊了,可是包展和侯佩就不一样了,两个人忍着想要呕吐冲动仔细的观察着现场。

    吴峰对一扇门指了指,包展和吴峰相互看了一眼,一脚把门踹开,两个都有些吃惊的看着那个上吊的人,杜遥竟然选择了上吊自杀。这件事情必然有蹊跷,这不符合杜遥的性格,或者说这不符合一个变态杀人犯的性格啊。

    吴峰把这里的情况交给一起跟过来的刑警大队队长,对包展还有侯佩那边招了招手,两个人苍白着脸色来到吴峰的面前,吴峰对他们讲:“这里就教给梁老吧,我们去常德那边看看是什么情况,估计那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算了,我不要去了,我可不想再受一遍心灵的洗礼了,我的价值观,人生观,这几天已经被刷新的差不多了。”侯佩连忙摇手,她一直相信人是可以善良的,怎么凶残也不会如此的去伤害自己的同类,可是这几天在A城调查的案子已经不知道刷新了她多少遍的价值观了。

    包展深深地看了侯佩一眼,然后很坚决的对吴峰说:“好,我和师傅一起过去,看看情况,常德那边的应该刑警第二小分队的人员吧,我和他们还有些熟悉。”

    “好,那我们这就过去,你和第二小分队还有认识的人?没想到你小子人脉挺广啊。”吴峰笑着锤了包展一下,包展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侯佩看着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身影,撇了撇嘴,转过身去找梁老,可是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梁老的身影。

    吴峰和包展两个人的速度并不慢但是却用了比平常多二十分钟的时间才到了常德那里,因为路上包展简直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问东问西,问这问那的。

    吴峰不得不停下来,认认真真的看着包展,语气严肃的说:“你跟我来应该不仅是简单的想要看看那个常德那里的情况吧,有什么问题就直接说吧。”

    “我想要知道梁老做了什么事情,他是不是也和这个案子有关系,或者说她也是主谋之一。”包展直接切入主题。

    吴峰笑了笑,这个孩子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要聪明得多啊,吴峰一边走着一边对他说:“我和苏霈的对话竟然被你发现了那里面的奥秘啊,梁老确实有问题,他可能是背后主使之一,但是他绝对不会是背后的大BOSS,因为背后的大BOSS已经不知道掩藏了多久了。那又是另一个组织了,他们不仅涉足文化,政治,经济,医疗,教育等等各各方面,他们在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分支机构,他们把自己研制的当代还没有的技术或药品,出售给每一个能够支付的起相应价格的人,而且他们里面有大量的科学家,每一个科学家的水平都在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水平之上,而且他们的人也都分散在每一个组织机构里,有的可能会在最底层的人群里,有的就会像是邢刚之类的分布在国家机构之中。”

    “那个组织存在多少年了?它后边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呀。”包展吃惊的说不出话来,过了很长时间才缓过神来。

    吴峰刚想解释,却发现有些不对的地方,对包展打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包展的警戒程度离开提升,梁老从后边的树林里走出来,看着吴峰,眼里闪过一丝赞叹,“没想到你还是能联想到那个组织,我已经把所有的线索都给了那个人了,你是怎么想到那个组织的。”

    “很简单,所谓的S组织,只不过用了你背后Solder组织的首位字母而已,我在国外的时候曾经和美国的一个FBI的侧写师聊过他告诉我那个组织每一次作案都会留下一个S的标识,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在想也许S根本就不是中国汉字的拼音的首字母,而是某一个单词或者某一个组织的首字母。而那个人只不过是你留下的一个幌子,你想让我查到他就到此为止,不再继续深究,这样你就可以继续你在中国的其他动作了,让中国成为Solder的重要市场,因为中国人口众多,市场应该十分广大,但是你们做的偏偏是那种非法买卖,所以你们就只能采取这样的措施在中国打开一个口子。”吴峰的警惕心从梁老出现就没有放下过,他的手一直放在身侧的枪上,随时都有把枪的可能。

    “你很聪明,我当时就不应该让你出国,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猜出那个组织的存在,既然如此你来猜猜,那个人很是谁呢?就是那个在五年前让你失去你徒弟,乔宇和乔然的父亲会是谁呢?”梁老的目光放在吴峰已经扣上了的手枪上,饶有兴趣的问。

    “那个人应该是赵老大,一个已经死去了的赵老大。在看到安冉的样子,安冉的那张脸的时候,我基本上就已经猜出那个人是谁了,恐怕乔宇和乔然都不知道自己父亲的真实身份吧,他们应该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会有两张脸吧,乔然我不敢肯定,但是乔宇我是可以肯定的,如果他知道他的父亲就是赵老大,那么绝对不会找人把赵老大送给他父亲的。”吴峰在看见安冉的脸的时候,就在心里一跳,他记得那个女人的绝色的脸,他曾经去赵老大的家里接赵老大一去查案子,在窗户上一闪而过的脸竟然和安冉有着十成十的像。再根据安冉给的口供,吴峰隐隐约约的可以才到那个人就是赵老大了,在今天之前,吴峰还不敢肯定,但在今天,梁老既然问了这个问题就说明他的猜测应该是对的。

    梁老点头微笑,略微挑了挑眉,“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作为一个和你相交这么多年的人,我想来想去都不觉得自己的身份哪里有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我有问题的。”

    “你还记得我们当时开会,就是有关邢刚逃走的会议,你给我们发的文件吗?你给我的那份文件有邢刚给你做的记号,我当时也只是我们之间可能有人是邢刚的人,可是没有怀疑过你。一直到看到那两个人死的时候,你脸上虽然有吃惊,但是你的眼睛里还是一闪而过的喜悦,那是只有变态杀人犯才会有的神情。”吴峰的微表情观察让梁老暗自吃惊。

    梁老地点了点头说:“我的疑惑也揭开了,愿赌服输,让你的人都出来吧。”

    包展有些愣神,这这么大的爆炸性的消息中还没有回过神来,自己一直都很佩服的梁老,竟然会这样,而且吴峰已经早就把这个局布好了,他早就料定侯佩不会和他一起来,而他一定会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跟着过来,向他询问有关梁老的事情,他也知道梁老一定会跟在他们的后边,因为他已经把杜遥杀了。

    梁老被埋藏在两边的特警带走的时候,看了看吴峰说:“我想要知道你到底要怎么选择,所以我一定会活着,看你痛苦挣扎的。”

    包展有些迷惘,他不是很明了梁老说的这个话的意思,可是吴峰确实明白得很,梁老说的是在苏霈还有那一群人之间他应该怎么去选择。

    常德那里的惨状更是令吴峰不忍直视,那里面都是一些在昏迷状态的小姑娘,身上伤痕累累,法医看着那些小姑娘一个劲的叹息,即便是这些小姑娘活下来了,心理上边也会留下阴影的,而且对她们以后的生活肯定有非常重大的影响的。

    顾航发现的这个秘密直接就让吴峰猜出了那个人的老巢在哪里,没想到那个人的单子竟然会这么大,还会把自己的老巢安排在以前的老地方。可是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推测涌上吴峰的心头,如果说五年前的那次计划他们来到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完全的进行检查,那么这一次说不定还有什么在等着他们如果说是那些可以吃人的怪物的话,那么恐怕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吴峰熟车熟路的找到了五年前,他们已经来过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人就是老样子,可是无法那个总是觉得那里有着不对,如果他是那个人的话,他会把那些见不得光的人,放在那里呢。

    顾航这一次主动要求和吴峰一起出警,然后和吴峰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在地下。”吴峰知道是通过那个人的心理状态,而顾航知道则是因为那两个人惨白的皮肤,那是很长时间都没有晒到阳光的地方。

    可是他们进去的时候,那个人也就是赵老大已经死了,用枪把太阳穴打了一个创口,一枪毙命,毕竟好的就是那个人并没有把笼子里关着的人放出来,不然他们可就没有这么简单的就能出去了。

    顾航在被关着的人面前看了很长时间,才对吴峰说:“是药物的病变。他们和我们发现的两个人都一样,失去理智,只要见到人就会咬,不会那些人是不是他们的家人。”

    “有办法研制出解药吗?”吴峰问,其实他心里很明白自己说的不过是一句空话,如果真的有办法那么常青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把解药研制出来。

    “不知道,这还要带回去做化验才知道结果。”顾航看着吴峰还是压在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你觉得真的要给这些人解药吗?一旦他们恢复理智,那么对于他们心理上的煎熬可不是一般啊。”

    “那能怎么办?能到为了他们单独辟出一个监狱,让他们在里面生老病死还是自相残杀呢?”吴峰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这人找到了也是一个麻烦呢。

    历时五年的大案子终于被破了,这个案子牵扯了A城最大的龙头集团杜氏集团,不由得在A城惹起了一阵风波。

    吴峰又一次见到了当初和他谈话的人,但这一次情况有和上一次他要离职的情况一样,无论哪个人说什么,吴峰都是摇头,摇头,最后那个人无奈了对吴峰说:“那你说谁做这个局长的位置合适呢?”

    “我觉得包展很不错,但是他太年轻还缺乏锻炼过,把他放到特警队里还是可以考虑的。”吴峰由衷的提出了自己建议,那个人深深地看了吴峰一眼,点了点头。

    于是,第二天调令下来了,吴峰担任A城警局局长,包展留在A城,担任特警队第二小分队副队长,第二小分队队长拦着包展的肩膀,一脸坏笑的说:“你终于落到我手上了。”

    苏霈在医院里拿着自己的B超图,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就是常青,苏霈看见他进来对他说:“现在我的孩子都已经八个月了,如果生下来,能活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但是我想让他在我的肚子里多呆一会,毕竟是两个孩子,所以你能不能在等上一个月左右。你想要的是什么我知道,我会给你的。这种东西我用了这么多年也该还给他们了。”

    常青两只手在腿侧捏紧了,最后向苏霈深深地鞠了一躬,说:“谢谢,我会永远感激你的。”

    “我想要的不是什么感激,我这几天经常会在想如果身上没有那东西是不是林阆就不会去死呢?我也就不用和杜子腾假结婚,也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了呢?”苏霈有些惆怅的说。

    “不会,林阆不知道你身上有这种东西,他做的也只不过是一个警察应该做的事情。”常青十分肯定的说,“当你有了一个特殊的身份的时候你就会有一个特殊的责任,而这份责任无论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去承担。”

    “所以你离开了检察院,只是为了更好说服自己来做今天做的事情对吗?”苏霈有些明了了,当初她还有些纳闷为什么常青这么优秀的人会心甘情愿的离开检察院,原来一切都是为了今天。

    两个月后,吴峰终于被一件事情打断了自己的继续缠着上级局长的计划,那就是苏霈终于生了一对双胞胎,乔宇,吴峰都在,杜子腾也在,但是他只能远远的看着不敢上前,苏妈妈感慨一声,把孩子亲自抱到了杜子腾的面前,杜子腾热泪盈眶。

    十五天后,吴峰和包展一脸严肃的有一次来到医院,身上背负着沉重的哀痛,苏霈去世,是自杀,留下的只有一张纸条:请把我的血液捐赠给有需要的人。

    吴峰从来都没有这么自责过,原来苏霈已经知道自己身上的秘密,也知道他的两难,所以自己悄悄做了决定,解药一直都藏在苏霈的身体里,在血液中。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