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融入骨里:性冷医生前世妻 > 一百一十二、死在哪里

一百一十二、死在哪里

    韩世融犹豫了很久,还是把衬衣叠得整整齐齐放进了柜子。那是一个女孩把最干净的身子托付给他的证据。

    韩世融偶尔还想着,等下次,冯千里来他的研究室,他要不要把衬衣拿出来,让她好好看看,她的处子之血。到时候血色一定发黑了,冯千里一定会用好像看到了变态的眼神瞪着他。

    自那以后冯千里就没有去韩世融的研究室。

    头几天韩世融并没有觉得不对,他忙于他的学习。可又过了几天他就觉得不对劲了。冯千里不来了。韩世融做什么都安不下心,每隔一会儿就看看手机。

    他并没有储存冯千里的手机号码,可冯千里之前几乎每天都会联系他,不是电话就是短信,再加上韩世融近乎过目不忘的本事,没几天冯千里的手机号就被韩世融背了个滚瓜烂熟。

    韩世融拿着手机。他该怎么联系冯千里?他怎么还有脸联系冯千里?韩世融捏着手机,闭着眼睛长叹一口气。这么久不见后槽牙,他还真有些想念。

    当时他还不知道,将来他会有一天,想念那个笑容想到掏心挖肺。和那个时候相比,此时的想念算的了什么?至少现在他还有期望。

    有一天晚上,韩世融又梦到了冯千里,梦到了她在他身下呻吟。第二天一早,韩世融把内衣和床单往洗衣机里一塞,然后去找冯千里了。

    管他什么脸不脸的。他就是去溜达,“偶遇”了冯千里,怎么,师范学院的院子是被冯千里那只母恐龙尿尿画圈了,别人都不能去了吗?

    韩世融一边鼓励自己,一边心虚,一边硬着头皮往师范大学走。一路上他就担心如果迎面和冯千里遇到,他怎么说?可他又每时每刻期待着和冯千里的相遇。

    这种矛盾的心理在他内心纠结,最后揉出的结论是:在校园里遇到总比在她宿舍地下遇到要好吧?

    可韩世融在师范大学转了好几圈,他都没有见到冯千里,就连冯千里宿舍的窗户都快被他看出花来了!

    韩世融隔三差五往师范大学跑了六天,可是没有遇到过冯千里一次!韩世融劝自己,别傻了,是她喜欢你,又不是你喜欢她。你应该去看看那些校花啊什么的,那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女人才应该是他的择偶范围。一头母恐龙,应该让她去找她的公恐龙去!

    韩世融什么都明白,明白他跟冯千里完了,明白他跟冯千里不合适,明白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一直惦记着一个女人。可他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脑子,越管不住他越烦躁,越烦躁越是管不住。就好像被谁下了蛊一样,身心都不属于自己。

    韩世融马上忍不住要去找冯千里,要问她愿不愿意跟他一起过苦日子;要让她远离别的任何男人——不管是哥们儿还是朋友;要拉着她再去狠狠做一次。

    然后,冯千里给韩世融打了电话。恰好是他在博士考试报名前一天。

    冯千里怀孕了。

    韩世融心中有隐隐的窃喜。孩子,冯千里跑不了了,冯千里是他的女人!他想做就做的女人!

    韩世融永远记得他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天空的颜色蓝得发亮,是他最喜欢的颜色。

    但是,这一世,千里不喜欢他,一点也不!明明是同一个人,明明就是那个曾经每个星期都跑来向他告白的冯千里,可她变心了,她不要他了。

    他现在也只能和前一世一样,在死一样寂静的夜里,把所有和冯千里有关的记忆统统记起来,一遍又一遍品味,以至于每一个细节他都能够清晰还原,包括第一次的那天晚上,冯千里那个怎么都脱不掉的胸罩上的花纹,包括他们身下沙发的质地,还有千里衬衣上的纽扣,每一样都清晰得好像就发生在眼前。

    尽管这种回忆都是鸩毒,每忆起一次,都会加剧他的思念,都会让心底的伤口加深一分。他知道他应该忘记,然后开始新的人生。可老天在他的心里种下了无解的蛊,他反抗过,最后的结果是他连自己活着的意义都丢失了。既然如此,他服从。如此一来就算是死,他好歹也知道自己死在哪里。

    韩世融在苦恼冯千里不再喜欢他,冯千里在苦恼韩世融怎么就缠磨上她了。

    韩世钰跟冯千里说他哥对她还是很上心的。刚开考十五分钟就从考场跑了出来,连饭都没顾上吃,就拉着他到处去给她买衣服。

    他都想不到,他哥居然是这么难伺候的一个人,就是买条裙子而已,快把A市所有高端礼服店都逛遍了!这是自家的汽车,不跟他计较,要是用出租车,这司机得加收汽油钱!

    不说别的,就他哥给她订做的鞋一共有八双,皇风所有的鞋样子都过了一遍,他哥还亲自动手改了设计,他哥觉得好看的鞋都要了,一个月以前就在皇风下单。通过黄全预订的,都没敢让冯正林知道这事。把韩世融那点零花钱都搭进去了。

    韩世钰觉得自己快把这辈子的好话都说绝了,可冯千里还是一直看着车窗外面不说话。

    韩世钰从镜子里观察着冯千里:“发布会中间我还跑出来吃过东西,可我哥是一直没吃。”

    冯千里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最终韩世钰实在没得说了,只能总结陈词:“总之我哥对你,真的挺上心的。”

    冯千里一声冷笑:“上心?他是想上我!”

    韩世钰突然语塞。韩世融曾经说的话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冯千里猜到了?

    “上次……”冯千里的声音带上了哭腔,“上次……上次……”

    韩世钰听着着急:“上次,怎么了?”

    冯千里说:“我忘了是怎么了。”

    韩世钰差点一头撞死在方向盘上。

    “原因我忘了,”冯千里说,“在他的研究室里,他……他想……他想那个,就跟我说,他想上我,就一次……”冯千里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韩世钰惊呆了。哥啊!男人不要脸没关系,可不能不要脸得这么没文化吧!这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