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九章锦 > 第六七一章 习惯想念

第六七一章 习惯想念

    护元心思低沉,双眉紧蹙,垂头走进正殿,满心都是战后重建琐事,他虽聪明,但国事处理却不熟悉,这时候他恨不得有七八个脑袋一并用。

    一只脚刚走进殿门,护元突感殿中气氛有些不对,一抬头,见明萨和心眉正站在前方迎面等他。

    “你们……”护元刚说出两字,脸瞬时就红了起来,额前白也统统竖起。虽然知道心眉丧失过往记忆,根本不知他是谁,但护元还是禁不住紧张局促。

    蓝姨眼巴巴透过面纱看向护元,心想,这个白老头儿真奇怪。听明萨也称他尊主,可他这个尊主和菀陵的那个尊主可一点也不像。这个白老头看起来,一点一国之君的架势都没有,反而像个孩子,说说话还会突然脸红……

    明萨掩饰这气氛的尴尬,向前迎了两步说:“我带蓝姨来找你,你说过带我们去圣殿。”

    明萨再回身看蓝姨,见她上身略向外倾,似是在细看护元,猜测她心中定对护元感到奇怪。若她知道护元如今不过四十岁年纪,是因对她的追忆和思念,才花白了满头华,蓝姨该如何做想?

    护元点头应着,不忘将头偏开去,虽然隔着面纱,但他感觉心眉在打量他,这让他越不自在。他只能躲开那目光应和:“这便去吗?”

    “择日不如撞日,好不容易等你回来,此时不去我们下次还不知要等多久。”

    “好吧,”护元挠挠头,确实像个孩子:“那…你们随我来。”有关蓝姨的请求,想必护元一概会应,哪怕他忙到四脚朝天。

    明萨转身招手,蓝姨小跑而来挽上明萨手臂,脚步轻盈透着她心中的雀跃。

    一路走去圣殿,守卫见尊主亲来,自然没有阻拦,这次真的是光明正大走进去。

    “圣殿机密,各方势力必然派了探子在皇城中,难道这里只有巡回侍卫守卫吗?”明萨在护元身后问。上次她和仍述前来,便觉得这里守卫有些薄弱,若是高手前来,这些巡回侍卫虽多,却难挡高手去路。

    “自然不是,我还设了屏障。”护元在前回应。

    “那为何,我们上次进入……”明萨话说一半,似乎想到什么,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着意看着护元。

    上次怀疑蓝姨进入圣殿,她和仍述随后赶来,打倒几个门前阻拦的侍卫,这一路进入的确实有些顺利。

    护元知道明萨想什么,于是证实说:“上次她为何能闯进我布下的屏障直接进入圣殿,着实出乎我意料。但你和仍述进入我是知道的。”

    护元是知道的?只不过没前来阻拦罢了?明萨看着护元肯定的眼神,心中唏嘘。

    即便是在白天,圣地中心的火墙依然醒目,蓝姨自看到火墙出现在视野里,便与明萨笑过,不管不顾地飞身而起,绽出她高的轻功掠向那火墙近处。

    护元有些惊异,侧看向明萨。

    “别奇怪,她对这里有特别的感情,我猜,这里可能是她如今所有记忆初始之地。”明萨对护元解释说。

    护元应着,心中担忧不自觉加快了脚步,明萨随他一起,走向曾经栽种灵树的中心之地。即便是白天,即便知道明萨和护元在身后跟随,蓝姨还是一步跳入灵树曾经栽种的凹地中,蜷缩在树根旁。

    护元和明萨走到凹地前时,蓝姨已经双眼轻闭,似乎已经进入睡梦中。护元看到这一幕更加惊异,再向明萨看来,明萨轻声道:“上次我和仍述找到蓝姨时,她也是这样子,在这里睡的特别安然。”

    明萨顿了顿说:“虽然当时追兵在后,但我还是不忍叫醒她。”

    听着明萨的诉说,护元已经向蓝姨看去。让护元震惊的不只是心眉睡在凹地中的样子,还有她本来的样子。

    蓝姨在这里极为放松,她将面纱掀开,露出她奇异的脸,仿佛毫不担心这里有人看到她的特异。

    蓝色头,蓝色眉毛,明萨说过的,她面容改变太多。护元定定看着,短暂惊讶过后,他觉心眉还是心眉,护元看着心眉孩子一样酣睡的脸庞,顿觉她与当年并无变化太多,上扬的眼角,透着她独有的自信和骄傲。

    “让她睡吧,想睡多久睡多久。”护元动情地说,声音有些颤抖。

    在当年菀陵和青城因灵树被毁而彻底撕裂的关系中,心眉将军一夜成为菀陵称颂的大英雄,也一夜成为青城世代最唾弃之人。但平心而论,在这两邦的针锋相对中,最无辜之人不正是心眉吗?

    身负使命,必须无悔付出情感,付出生命,唾弃她或是称颂她时,人们可知她心中所想?她可愿成为这风口浪尖上的人?

    护元和明萨后来一并坐在石阶上聊天,身后是熟睡的蓝姨,他们这般低声说话不会吵她。明萨甚至不知,她能在这里睡多久才会醒来。

    “过几日我就回菀陵了,这几天你多抽空,与蓝姨见几次面。”明萨对护元说。

    护元苦笑一声:“多说几句话,她还是不知我是谁,恐怕觉得我是个怪人。”

    “蓝姨身份特殊,她不宜在青城多留。”明萨没有接护元的话茬,而是话题一转如此说道,她的话中之意护元理解。

    现在护元乃是一国之君,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一举一动,若是他与心眉过分接近,心眉身份恐会被有心人留意。

    “回就回吧,她喜欢和你在一起。”护元说着,声有无奈:“我早习惯了在念想里想她,都一样。”

    明萨知道护元是有心自我安慰,她笑了笑岔开话题说:“我回去后,有事拜托你。”

    “你说。”

    “一是请你继续寻找名医救治赤烟。二是替我照顾好仍述。”

    “仍述那小子还用我照顾?我知道你是让我盯好他,放心吧丫头。”护元哈哈笑着,调节这让他不适应的冷凝气氛。

    “赤烟救了仍述,让你心里不舒服吧?”护元着意来看明萨问道:“恐怕,仍述那小子心里更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