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最强妖孽 > 第1169章:抉择

    徐阳逸和鱼肠都没有开口。

    地下大厅,针落可闻。

    永恒魔君没有隐瞒,它自号永恒,显然是创造出这部功法之后,希望以它达到永恒的地步。

    优点很明显,漫长的寿元,永远最巅峰的身体状态,而且,这部功法非常适合徐阳逸这种追求真实的“真知旅行者。”

    但缺点同样明显,仅仅推测一下,就能想到恐怖的计算量。除非地球上的超级计算机,如果用修士肉体计算,恐怕太虚都……

    等等……

    徐阳逸眼前一亮,猛地站了起来,失声道:“超级计算机?”

    “超算?”鱼肠愣了愣,随后见鬼一样看着徐阳逸:“你……怎么想到这个东西的?”

    是的……这份恐怖的计算力,人脑根本无法做到。那位永恒魔君,拥有七个上界,穷极人力,肯定用了太虚,尊圣来推算,还是做不到。

    机械……却不一定不行!

    “一旦我回到地球……我一定会回去,安琪儿在那里,我的根也在那里……过去了几百年,甚至千年,地球的模样已经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超算……很有可能可以计算出来!”

    “十年,五十年一个化身?我可以等,甚至百年也不是不可以……”他抿了抿嘴:“不过……永恒魔君几十万年的位面旅行,就没见过科技位面?”

    “保留想法,勇于实践。”鱼肠沉声道:“无论如何,这也是目前最贴近解决方法的办法。”

    徐阳逸点了点头,放下这个想法,继续说道:“这个放下不提,不过,你回忆一下,我是怎么获得的恶魔之体?”

    鱼肠目光微动:“吞噬符箓和欲望符箓?难道……”

    “没错!符箓是构成一切的基础,与其说我吞噬了恶魔,不如说我吞噬了属于恶魔的那部分符箓。这两枚符箓,一定大有来头,吞噬其他符箓……这已经为这部功法奠定了基础。”

    鱼肠点了点头,它知道徐阳逸不是一头热的人,“洗点”的机会只有一次,虽然这部功法貌似找到了一些解决的方法,然而并不知道靠不靠谱,一位几十万年的魔君都因此陨落,隐患不可说不大。

    一旦决定,重新点天赋,以前的一切都消失了,不管是万古丹经王,还是千里不留行,从零开始。对方必定会仔细比较,才会决定。

    沉默,两人都若有所思。

    许久,鱼肠还是开了口,它觉得,在这种重大抉择面前,自己有义务为剑主提供一些参考。

    但不要干涉。

    “越到后面,初期的天资越会被抹平。修行到尊圣,太虚的,哪一个不是惊艳绝才之辈,这几个境界,需要太多太多的时间,灵气去推动,需要心境的与时俱进。也锻炼人的毅力。”它斟酌了十几分钟,才缓缓开口道。

    “你现在进阶太快,四百多年的尊圣啊……找遍修行史,只怕屈指可数,我担心……这种过快的速度会让你以后恒心不足,欲速则不达。你有大把的时间去修行,去重温丹道。在这里沉淀下来,而不是飞一样的速度,让你以后忽然慢了下来,遇到瓶颈之后,会焦躁难安,道心出现裂缝。”

    “修行不容质疑,道心一旦出现裂缝,会陷入一个自我询问,自我求证的过程,这非常危险,无数天才陨落于此,一旦过去,自然精进,但……九成九都过不去。这些危险,能避就避,并非必要。”

    “这是我的看法。仅供参考。”

    徐阳逸点了点头,这是老成之言,虽然他的境界和鱼肠差不多,实力应该比鱼肠还高得多,但是,鱼肠活了太久,几千年的阅历,这种适时的建议远比它本身重要。

    修行孤寂,需要有这样的人指点迷津。

    他没有立刻决定,数十分钟后,才抬起头,眼中已经有了决断。

    “决定了?”鱼肠问道。

    徐阳逸点了点头:“确实,修行越到后期,时间越漫长,修心为上,天资的差距已经开始慢慢抹平。只有修筑一颗坚韧不拔,意念通透的道心,才有可能巅峰问剑。”

    “摒弃口诀,摒弃手势,只看符箓的原型。抛弃皮囊,直指本质,这是关于真实的功法,我觉得……”

    他的手缓缓伸出,轻轻放在书本上,刹那之间,魔气翻涌,无数的黑光涌入体内。他微笑道:“我应该拥有它。”

    刷!漆黑色的光华充斥整个地下大厅,光华闪过,鸿蒙契约之书和无限之真,已经没入他的神识之内。

    “决定就好。”鱼肠舒了一口气,它也不知道现在的选择是对是错。不过,修行怎么可能前狼后虎?不清楚就不去做?往往只有冒险者,才能分到第一杯羹。

    想了想,它才说道:“你现在,还少一门至关重要的功法。”

    “哦?”

    “身外化身。”鱼肠沉吟道:“你手里,有天生尸地养胎吧?那是两个绝好的东西。别人元婴就有了分身之术,你现在都没练。相信我,你回到七界,钟鸣鼎食都不为过。你手下十几个上界,下边几百上千个小千世界,难道自己去打理?”

    “再则,身外化身对于无限之真,有一个绝好的好处……”

    它还未说完,徐阳逸已经闻香知雅意:“试验?”

    鱼肠点头道:“没错,你的分身也可以修炼这部功法,同时试验一下,看看你推测出的种族如何。分身……对于其他修士可能只是战术手段,但是对于修行无限之真的你,绝对是战略神通!”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徐阳逸闭上了眼睛,神识开始侵入脑海中的无限之真,等这部功法修到尊圣之日,就是他彻底斩杀戴斯卡德里波谷的时候。

    人形态,妖形态,已经圆满,只有恶魔形态不完全,而这个形态,他从吞噬对方的右臂开始就没有选择。

    ………………………………………………

    混沌地狱。

    距离十八地狱不算太远,这里是一片永夜的虚空,无数的巨山悬浮空中,巨龙的骨骸在其中搭出一道道桥梁。已经褪色的巨大兽皮铺在上面,勾勒出一个个极具华夏风格的古老图腾。

    这里是曾经兵主打下的地盘,华夏记录中的魔不多,蚩尤,刑天,再就是它们——现在雄霸混沌地狱的四凶四兽。

    饕餮,混沌,梼杌,穷奇。

    这里秉承着兵主的风格,不知道多少万年没有更改,浓郁的原始部族风,到处布满图腾,而那些真正的恶魔,全部栖息在魔气浓郁的山洞大泽。平日罕见。

    至于部族,基本上都是它们从各大位面捕捉来的生物,大部分是人类,还有不少不伦不类的人魔混血。

    一座巨大的山洞中,外面布满藤蔓,里面却别有洞天,无数的珍宝,各种天材地宝布满洞穴,宝光熠熠,一只浑身青色长毛,青面獠牙如同狮子的怪物,大约两百米大小,正匍匐在数不尽的宝物之中。

    它的呼吸,让周围群山都在颤抖。

    它的魔气,让方圆万里没有一只活物。

    金光这里每天晚上都成为数万里内最明亮的地方——那些宝物的光芒就连黑夜都无法阻挡,但是,根本没有人敢跨入一步。几万年来,但凡敢逾越的生物,全部都成为了门口的骨骸。

    天材地宝中不时冒出华夏的低等恶魔,放眼数去,怕不下数万。青色巨狮却无动于衷,淡漠地看着面前跪着的人。

    “确定是丹道宗师?”声音沉闷,如同滚雷一样在洞穴中弥漫。

    “没错……确定。饕餮大人。”下方跪着一个人型生物,披着厚重的斗篷,声音很苍老,沙哑道。

    “有趣……”饕餮巨大的爪子抓过一颗数米大的夜明珠,愉悦地放在爪中把玩:“不投靠混沌地狱,竟然还敢击杀本王派去的使者……按照东方系谱的准则,他应该是个死人才对。”

    “是的……但是大人,他……仿佛和费勒斯家族有不浅的联系。前段时间,欺骗孽宫传出了一些不确切的消息,我们力有不逮,不过应该和丹药有关。”

    赤红色的舌头舔过珠子,饕餮满意地眯起巨大的眼睛:“不管怎么样,东方系谱和西方系谱水火不容。非此即彼,他在费勒斯家族名下,就是我们的敌人。”

    “你懂的该怎么做,法海。”

    “如果十年内我看不到他的首级,你也可以不用回来了。”

    “是……”

    法海悄然离开,饕餮继续把玩着夜明珠,数分钟后,它才沙哑道:“本王记得我没有请你过来。不请自来,是为恶客。”

    虚空缓缓波动,另一个声音淡淡响起:“我不相信你没有感觉到,兵主的印记波动了。”

    “咔!”刚才被饕餮精心玩弄的夜明珠,刹那间成为粉碎,饕餮咬牙切齿的声音响彻洞穴:“那又如何!”

    周围无数低等恶魔带着惨叫隐没在财宝堆中,巨大的青色身体站起,一抓打开周围的无数金钱,烦躁开口:“兵主……兵主!又是兵主!”

    “它就像个紧箍咒一样!束缚地我们无法超生!”

    “这是兵主叮嘱的最后一件事。”声音缓缓道:“没错,兵主那个境界的怪物,已经不知道几万年没有现世。但是你能肯定它死去了么?如果不能,我劝你还是好好做好这件事。”

    “提拉冈底斯已经整整一万年没有主动进入的不归仙界修士,你敢打赌这个人不是兵主看到的身影?”

    “如果是,兵主又未死,届时你如何解释?”

    饕餮浑身起伏,随手抓出一个冒着火焰的绣球玩弄着,恨恨道:“所以,我才让这个半途飞升上来的老东西去试一试。”

    “如果兵主大人当年看到的模糊身影,连这个老东西都抗不过去,死了就死了,有何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