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修真小说 > 大炼师 > 第936章 非常下山(5)

第936章 非常下山(5)

    非常下山(5)

    想必,这些个以毒气滋养、且自身又向外大放毒气的家伙,此时才真正体会到口粮被夺的滋味了。

    嘿嘿嘿,你还真是在下毒手哪!方向前心中笑骂,跟着哥这一路走南闯北,想不到连你也变得如此勤俭有加、吃干抹尽了!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方向前大为高兴、且深表赞许。

    然则,就在这厮尽情享受此番盛宴之际,灵台处突地一跳。嗯,有情况,方向前再次睁开了双眼,就见前方不远处仿佛有着人影一闪。

    “是谁,给我滚出来!信不信哥一剑斩了你!”这厮色厉内荏地喝道,心中却实在是不愿再生变故了,妈妈咪呀,饶了我吧,让哥消停一会儿好不好,就一会儿、小小的一会儿。

    “啊!”前方一株高大的美人蕉后传来了一声惊呼,跟着一位美人扭扭捏捏走了出来,娇滴滴道:“求哥哥手下留情,不要杀我。”

    方向前险些两股鼻血就此喷出,我嘞个去啊!

    婷婷袅袅走来的,竟是一位绝色美人。关键是,还是一位衣着暴露,仅以薄纱掩体的绝色美人。几处神秘之处,更是于其走动间若隐若现,着实的摄人心魄。

    那脸蛋、那身材,火爆、魔鬼、曼妙、婀娜……一时间,无数的敏感词汇开始在某人的脑际间飞舞盘旋。

    “哥哥,求你了。”那美人大放嗲声,恨不能将某人的骨头也就此融去。

    方向前浑身打了个激灵,已然明白过味来,眼睛却是一瞬不瞬地盯住美人,不看白不看,免费的真人真空秀,他才没觉悟就此放弃。

    “哥哥,你坏嘛——”美人轻移莲步间,突地好似感受到了某人目光在自己酮体上寸寸游过般,微微侧身顿了顿。

    “咳、咳,”方向前干咳两声,狠狠咽了两记口水。

    “哥哥,奴家有一事相求,不知哥哥可否帮忙一二呢?”美人于那不远不近的距离处站定,充分诠释了什么叫住距离产生美的真谛。

    “你说你说。”方向前心里骂了一声小娘匹,口中却仍是十分温柔地客气道。

    那女子忽然嗫嚅道:“哥哥,今晚好冷,能不能……”

    “咳、咳,”方向前大声咳了两下,道:“今晚很冷么?我怎么没这感觉呢?丫的,看哥哥这满脑门的汗。”这厮说着话,便是抬手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

    美女瞬间就崩溃了,如此不解风情的人,还当真是没有见过!再看看方向前全身的皮衣皮裤,此女更是心中莫名的无奈,真真是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才好了。

    “哎,”方向前叹气道:“在如此奇葩的蕉林里,到处被那蕉叶遮挡得严严实实、愣是不见一点风,真是想热死人么?丫的,你不说刮点北风、西风,便是东风、南风也好啊,好歹也让哥凉快凉快不是?”

    这厮说着话,使劲地作势用手扇了扇,似是盼着起见的样子。

    “那不如……”美女刚想说不如你将皮袍脱下来凉快凉快如何,却不想,方向前竟是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下,另一只手却是在耳朵后搭了个凉棚,轻声道:“别出声,你听。”

    美人顿时又傻了,不知这厮让自己听什么,静静听了一阵,周围安静之极、更是毫无异动。

    “哥哥,你让奴家听什么呢?”美人娇声问道。

    方向前嘿地一笑,道:“真不像话,你妈喊你回家穿衣服,你愣是装作听不到么?”

    腾的一下,美人羞得满脸通红,心头顿时就恼了,如此还听不出此人那是故意在消遣自己,她也就不用出来混了。

    然则,此女竟然又“咯咯”娇笑,道:“这位哥哥,我家双亲早已去世多年了,你怕不是耳朵出问题了吧。好可怜哟,来来来,小妹帮你瞧瞧。”

    说着话,此女轻轻扭动腰肢、竟是款款而来。

    “哎哟,小心喽!”方向前一声惊呼,“哥哥认得妹妹,这几柄没长眼睛的家伙,它们可是不知妹妹为何物。嘿嘿嘿,要是不小心被它们弄破了你的薄纱,哥哥可没法赔你。”

    美人岂能听不出方向前话语间的威胁之意,犹豫间到底在离着方向前两三丈处止步,笑道:“哥哥怕热,妹妹却是浑身都快冻成冰了,不如……”

    “对了,”方向前一拍大腿,道:“不如你来做做广播体操、运动运动,来,哥给你喊着口令,第八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预备、起!”

    美人万万想不到今晚竟会碰到如此一位不着四六的主,心中焦怒,却是趁机又道:“你是要让我活动活动么,是不是这样?”

    说着话双臂张开、轻盈地一转身子。刹那间,所有曼妙之处在薄纱下凹凸有致、暴露无遗。

    “噗、噗”,这一次,方向前两股鼻血再也按捺不住,双管齐下。丫的,可别再这么折磨哥了,哥如今很受伤、很受伤说!再也伤不起了!

    然则,心底里,这厮却是又在暗暗呐喊,很好、继续、继续,千万别停。

    美人眼见这位前一刻还在顾左右而言它的主,转眼见鼻血双管齐流,心中冷笑不已,哼,任你如何装,到底还是一只贪腥的猫,装得再正经,也终有露馅的时候!

    “哥哥,是不是这个样子的?”美人继续搔弄姿、娇滴滴道:“不知我这姿势可对?”说着话微微翘起了美臀。

    “噗、噗。”某人刚刚止住的鼻血,再次齐出。

    “嗯、那个、差、差不多吧。慢点儿、慢一点好了,看不清……咳、咳,我是说省得哥看不清你的动作,无法给你做指导啊。”方向前厚颜无耻地道。

    “原来哥哥喜欢慢动作哪,妹妹一切依你就是,嘻。”美人娇笑着,更是故意将一些敏感部位慢慢地一一呈现于某人眼前。

    方向前明知不应该如此,却还是在心底里流着口水死死地盯着眼前这具隐秘处若隐若现的酮体,小心脏怦怦乱跳,某些部位更是不成样子。

    自然,这厮先前答应过的所谓帮人喊口令云云,此时也无力兑现了,全身所有的敏感度,似乎全皆集中在了双眼之内。

    娘希匹啊,这样的眼福不饱,那就是极大的犯罪啊!

    隐约间,方向前嗅到了一股奇香,仿佛是一种极度慑人心魄的香味,其间又夹杂着少女独有的体香,甚至,一阵若有若无的体温也随之飘荡而来,令人大有恨不能马上将眼前这位美人揽入怀抱一亲芳泽的冲动。

    丫的,哥终于知道了,在美人面前,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志高、就是没骨气,哥就是想投降、就是想招安、就是……

    这厮身体某处极不负责任地激烈反应了起来。

    不听话、不听话!方向前使劲盘了盘腿,信不信哥盘扁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