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美女邻居爱上我 > 第274章 来说事

    第274章来说事

    此时

    各家各户的村民们已经开始了在各自家里晚餐生活。

    整个村内寂静的很,没有喧闹的声音,就连犬吠的声音也听不到,也许那些狗儿门都正在期待它们主人们嘴中即将吐出的骨头棒儿呢……

    我和周广顺接近王振山家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他们院中几个人说话的声音。

    “诶,哥,你听,王晓娜的声音,她从县城学校里回来了啊……”

    我仔细的听着他王振山院中传出来的说话声,并没有接周广顺的话语。

    “振营叔,亦林表哥我爸爸就是他们家陷害的,现在上面还让我们陪他们钱,这是什么事情啊?”王晓娜不满的声音:“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好看……”

    “你这丫头就别说了,你爸爸干的那些事情你是不知道的,村里的老少爷们哪个不说啊。他干的是人干的事情吗?”辛玉萍烦躁郁闷的声音:“是我们对不起人家,如果能够赔点钱解决问题何尝不是好事情啊?你就别在给我添堵了好不好?”

    “妈,你怎么就怪我爸呢?”王晓娜说着:“我相信一定是周三羔和方大可他们先得罪我爸的,要不然我爸爸也不会干那些傻事情……”

    “晓娜啊,你小孩子就别抱怨了,大人的事情你还是别插嘴的好。”王振营说着:“玉萍嫂子,你和晓娜侄女就放心吧,有我和亦林侄子去调解,我相信周振举一家人会同意的!现在亦林侄子主持我们村的工作,他周振举会给面子的!”

    “振营舅舅,您别这样说,主要还是靠您老的面子才行。我说话是没有分量的。”方亦林给王振营谦虚的说着:“晓娜你和我舅妈就放心吧,至于方大可那边,我会说服我大可兄弟的。”

    “亦林哥,方大可他不会为难你吧?”王晓娜关心的声音:“虽然你们都姓方,但是我还是挺担心的,因为我在学校就听说他在县城里可是有一号的人物,那些小混混都叫他小可哥的……他对你不会耍混吧……”

    “嘿嘿,哥,你在县城名气可不小啊!”周广顺猥琐的冲我笑着:“就连王晓娜那个学校的学生也知道你啊!嘿嘿……”

    “别说话,听他们说。”我制止着周广顺。

    此时只听院中的方亦林说着:“晓娜,你就放心吧,其实我方大可兄弟很懂道理的,他对我更不会犯浑的。虽然那池塘签约合同上是他和周广顺二人的签名,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池塘和果树苗都是人家周广顺一家投资的,我大可兄弟只是挂个名而已,只要周广顺和他的爸爸同意了,我想我方大可兄弟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听到这儿,周广顺就再次轻声的问我:“哥,看来今天有门儿啊。原来王振营和方亦林要去我们家说赔款的事情啊?嘿嘿,我们要不要进去啊?”

    “你傻啊,你进去干嘛?”我说着:“你要是进去了王晓娜那个小美女在你的面前一嗲一撒娇的三羔哥哥的叫着你,你还好意思问人家要钱啊?再说了她的老爸王振山还在拘留所里呢……”

    “嘿嘿,也是啊。还真不能够进去。怪可怜的……”周广顺说着:“王晓娜这丫头你别看只是比我们小三岁,她可不简单的,她比她的哥哥王二楞强多了……”

    “别说了,走吧!”

    “干嘛去啊?”

    “趁着现在王振营和我哥还没有去你家,我们先回家先给你爸爸说一声啊,看看他老人家是什么意思啊?”

    “对对对,走……”

    “慢点,别让他们听到了。”我说着就打了周广顺一下。

    然后我们就在黑暗中悄悄的绕过王振山的家门向周广顺的家跑去。

    来到周广顺的家里,就看到童向银正在帮着吴月娥炒菜。

    “妈,我爸呢?”周广顺叫着问着。

    “在屋里呢?”吴月娥看着我们两个像被狼撵了似得样子问着:“你们两个干什么呢,慌里慌张的。”

    “一定没干什么好事情?”童向银笑着看着我问着:“我说的对不对方大可?”

    “不给你开玩笑,你快来,我们和我叔一起说点事情。”我叫着童向银。

    “姐夫你快过来。”周广顺说着已经走进了房门口。

    “小青年也神神叨叨的。”童向银说着就放下手中的活随着我走进了屋里。

    此时客厅里的餐桌上已经摆放了三个菜,周振举坐在一边的沙上看着电视抽着烟,一副悠闲的样子。

    “什么事情啊?菜都还没有炒好呢?这么着急。”童向银说着就坐到了周振举的身边。

    我和周广顺坐在一边就他一言我一语的把我们在王振山家门口听到的事情向周振举和童向银说了一遍。

    “这样看来。王振山的问题是不会大了。”童向银说着。

    “你怎么知道?”周振举问着:“当时三羔和大可他们搞的那个视频录像他王振山可什么都说了啊……上面不会不处理吧……”

    “处理一定会处理的。”童向银说着:“大可和三羔不是说了吗,待会王振营和方亦林就来给您说赔偿的事情啊!我说他问题不大的意思是上面不会判他王振山的刑了,顶多就是在拘留几天,撤职查办什么的,最后也就是他王振山变成我们这样的普通老百姓就算了事……”

    “那样也挺好。”周振举吸了口香烟说着:“毕竟我们都是老亲世邻的,他要是蹲大狱了,我们也不好看。至于那些鱼苗和果树苗的损失他们家赔点就是,待会我们也不要太为难人家王振营和方亦林了啊!”

    “叔,您真大度啊!”我赞叹着周振举:“您说,在你的心中他王振山的陪多少钱,我们才能够答应。”

    “那鱼苗就几百块钱,那树苗贵些,不过也没有死多少……”

    “爸,你不能够这样算的。”周广顺说着:“那池塘里我还投资了那么多钱呢,现在那池子水被污染了,我两三年之内又不能够放鱼苗了,他耽误我多少事情啊?”

    “是啊!爸,我三羔兄弟说的对,这赔偿损失的事情我们是要好好的算一下才对,我们不讹他,但是也不能够便宜了他。你说是不是啊大可?”

    “是,我认为也是这样。”我随和着童向银。

    “那你们说的要多少钱啊?”周振举问着。

    “不能够少于五万块。”周广顺说着:“要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

    “你呀,别一口咬定五万块。”我说着:“待会等王振营和方亦林他们来了,我们看看他们怎么说,他们准备给多少,我们在商议……”

    “大可说的在理。这不是我们想要多少就能够要多少的事情。”

    此时吴月娥端着一个菜走了进来说着:“你们啊,也不要太为难人家了,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婶子,你和我叔都怎么那么慈善啊?”我说着:“你们不知道人善被人欺啊!你看我爸妈他们,都那不敢进这个村了,我考完试这么久了也没有回来看我……”

    “振举哥,振举哥在家吗?”院外大门口传来王振营的喊叫声。

    “他们来了……”周广顺说着:“爸,你记住了啊,你别答应的太快了啊?”

    “我知道。”

    “姐夫,你的脑袋瓜也要转快点啊?”

    “姐夫是什么人,亏不了你。”童向银笑着:“我们还出去迎一下吗?”

    “不用,我妈不是出去了吗?”周广顺说着:“爸,大姐夫,可哥,你们说话啊。我去拿酒杯筷子……”

    此时院中的吴月娥叫着:“哟,是王振营大兄弟和亦林来了啊?”

    “我振举老哥呢?”王振营继续问着。

    “在屋里说话呢。快屋里坐吧!”吴月娥说着就冲屋里的我们叫着:“他爸,王会计和亦林侄子来了……”

    于是我和童向银周振举也就站立起来相应的迎着王振营方亦林二人。

    王振营走进屋里看了看桌子上的四个菜就笑着:“哟,这小菜才刚炒好啊?你们还没有开始啊?”

    “呵呵呵,,王会计,亦林,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啊,你们快坐,正好一块喝一杯。”周振举说着就叫周广顺:“三羔啊,多拿两个酒杯来!你振营叔和你亦林哥哥来了……”

    “诶诶诶,不可以的。我们是来给你说说王振山的事情的,不能够在这里吃饭的。”王振营拒绝着:“正好方大可也在这里,我和亦林就一并给你们说了,说完我们就走,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

    “王会计啊,干嘛那么客气啊,坐下就是。”童向银说着:“喝一杯也不耽误你们说事情,也不会耽误你们的其他事情啊!是不是啊亦林兄弟?”

    方亦林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王振营笑着就坐了下来,方亦林也随着王振营挨着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此时的周广顺从里屋的橱子里取出了酒杯筷子拿到了餐桌上。

    我不客气的就从门后取出两瓶酒问着周振举:“叔,你们喝这个行吗?”

    “什么叫我们,你不喝啊?”周振举问着。

    “我不喝,我在我表叔家喝的还没有醒酒呢?”我笑着:“我给你们倒酒。今天半仙得多喝一杯……”

    “叫姐夫,不许叫半仙。”童向银冲我说着:“叫半仙多外啊!”

    “嘿嘿,好,大姐夫。”我把酒瓶交给他说着:“你先给你老丈人我叔他老人家倒酒,我待会在给你倒酒。”

    “你这个小子,多倒一杯还能够累到你啊?”

    “我是想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吗?不知我心!”

    “呵呵呵,你呀!”童向银笑着就看了看周振举便不情愿的接过酒瓶就开始给周振举倒酒。

    然后,童向银又要给王振营倒酒,王振营急忙推辞着:“诶诶诶,向银啊,我真的不喝的。我和亦林给你爸还有大可三羔说点事情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