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87章 小说家言,微服出宫

第1087章 小说家言,微服出宫

    感谢:‘淼淼孩子’和‘风清星稀月朗’两位书友的飘红打赏!

    大明给你们的才是你们的!

    这话太对朱棣的胃口了,霸气!

    朱棣点点头,他不屑于与一个女人商谈国事。

    大太监马上出前,用他那尖利的嗓音说道:“瓦剌的乌云,今日陛下允你进殿就是开恩了,还不快快回座?”

    乌云的身体有一个放松,然后躬身退回去。

    方醒随即请罪,朱棣‘大方的’饶恕了他的‘罪行’,于是气氛重新又变得热烈和‘祥和’起来。

    “说得好!”

    方醒回位,金忠满不在乎的夸赞着,然后举杯相邀。

    吕震有些悻悻然,作为礼部尚书,他认为自己刚才的话是得体的、恰如其分的。

    可没想到方醒一番激烈的话,却让朱棣满意了。

    下次我还得要琢磨琢磨陛下的心思才行啊!

    酒宴最终以大家都熏熏然而告终,随着朱棣起身离去,大家也开始散了。

    乌云走在前方,脚步渐渐放缓,等方醒上来后,突然回身,躬身道:“外臣不懂大明礼仪,若是有失礼之处,还请兴和伯海涵。”

    这是在行挑拨之计!

    方醒笑了笑,满面春风的道:“听闻你最近买了不少书在看,不过在本伯看来,你却是误了。”

    张辅也跟来了,饶有兴趣的和大家一起看着方醒的反击。

    乌云面带春色,拱手道:“这只是肺腑之言,兴和伯千万别在意。”

    “我在意了!”

    方醒猛的把笑脸一收,冷冰冰的道:“你大抵是看了些小说家之言,然后就认为自己学会了左右挑拨之术,可惜这里是大明,不说陛下他老人家,就本伯的同僚们,都只会拿你方才话当做笑谈。”

    乌云四面一看,果然,大多数人都是一脸看热闹的模样。

    开什么玩笑!暗指方醒有不臣之心的谣言谁特么会信?

    这厮虽然跋扈,可麾下却只有两个千户所,在有着朱雀卫的存在下,说方醒要造反的,不是白痴就是傻子。

    看看热闹可以,最好是方醒被说的灰头土脸,哪怕他事后去干掉乌云,大家都不介意,只想看看他现在丢脸的模样。

    “脱欢果然是心怀叵测,乌云,你想埋骨北平,还是想进宫去洒扫?若是想好了,记得告诉本伯一声。”

    方醒突然觉得自己的谨慎完全没有必要,这又不是玄幻世界,一个女人,就算是会演戏,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过是小丑一般的的人物而已。

    方醒扬长而去,乌云呆立原地,那些官员使者们忍着笑喷的冲动,一一从她左右而去。

    人潮擦肩而过,在意的却不是我!

    乌云的身体僵硬,她觉得这不是自己的错误,错的是朱棣。

    以帝王之尊,却不肯发怒,而是任由下面的人来处置。

    这是皇帝吗?

    乌云想起以前马哈木在时,若是遇到这种情况,他会亲自拔出弯刀,砍掉惹怒自己的那人的脑袋。

    而朱棣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仿佛知道会有人出来,把她收拾的没脸没面似的,稳如泰山!

    这就是大明的皇帝吗?

    ……

    方醒还没出宫门就被叫住了,然后来人让他在边上等着。

    “这是要等谁呢?”

    这里靠近宫门,出于安全的考虑,不许种树,所以方醒只得找个围墙边站着。

    围墙上面有琉璃瓦,可却由于角度的关系,只能遮住半个身子。

    方醒把脑袋隐在阴凉下,至于身体就顾不得了。

    来往的宫女太监们都脚步匆匆,这不是他们勤勉,而是在外面被太阳晒着的滋味太难受了。

    而躲在围墙下的方醒就这么被无视了,身上被晒得滚烫,只想在地上挖个坑,然后躲进去吸收一些湿冷的气息。

    方醒的脑袋靠在围墙上,却没有感受到凉意,他仰头看着晃眼的蓝天,知道这是朱棣的惩罚。

    先前他说的话很漂亮,直接打击了乌云和一众使者。

    可却让朱棣憋着的大招都废掉了,如果不惩罚他,暴脾气的朱棣如何能甘心。

    要站多久啊?

    方醒的身上全是汗,动都不敢动,一动汗水马上会蔓延下来。

    半个时候后,就在方醒准备翻墙出去时,朱棣出现了。

    朱棣出现不稀奇,他穿着便衣也不稀奇,稀奇的是……

    朱棣身边跟着一个小矮子,穿着一身小青衫的家伙。

    小家伙虽然一身男装,可方醒一看就认出来了。

    “方醒,咱们出去玩耍!”

    婉婉牵着朱棣的袖子,笑的眉眼弯弯的冲着方醒招手。

    老朱要微服出宫?

    严肃的老人,俏皮的小丫头,这个画面很美,可后面穿着青衫,显得很胖的大太监却破坏了这幅画面。

    方醒涎着脸走过去,马上衣服贴身,隐隐能看到汗湿。

    朱棣也没说什么,只是带着婉婉往外走。

    大太监斜睨着方醒,低声道:“赶紧跟上吧。”

    可我现在只想回家洗澡啊!

    可老朱的尿性太差,要是方醒敢半路跑了,半个时辰之内,东厂的人估摸也到方家了。

    一路出了宫,两辆马车停在外面,朱棣和婉婉一辆车,方醒独自一辆。

    “肯定在吃冰的东西!”

    方醒毫不客气的揣测着老朱的不地道,那么热的天气,你起码得给我一份吧!

    ……

    等到了低头后,大太监讶然发现方醒浑身清爽,脸上不见汗迹,仿佛是刚从冰库里出来的舒坦模样。

    朱棣冷哼一声,然后抬眼看看这条繁华的街道,当先朝着右边去了。

    婉婉歪着脑袋,好奇的看着方醒。因为她揪着朱棣的衣袖,结果朱棣一走,她就被带了一下,跌跌撞撞的跟了上去。

    这条街繁华而人多,几名侍卫紧紧跟在后面,大家慢慢的游荡。

    左边是吃的多,右边是首饰店、布庄、脂粉店多。

    脂粉店自然是不去的,只是进了布庄看了看。

    朱棣问了几种普通布料的价格,然后微微点头,买了些便宜的粗布。

    “陛下,价钱降了。”

    大太监当然知道朱棣的意思,就凑趣道。

    朱棣点点头,然后考教般的问方醒:“为何降价了?”

    方醒有些饿了,先前就忙着收拾乌云,就吃了一碗羊羹。

    “陛下,大明增加了许多土地,棉花和蚕茧也多了,物多则贱。”

    朱棣满意的点点头,有的官员连这个都不知道。在他看来,这等人就该赶回家去种地,什么时候会种地了再回来。

    方醒对频繁回头的婉婉做了个鬼脸,然后说道:“陛下,其实撒马尔罕那里也能种植棉花,这样就能让大明的土地种粮食了。呃!哈密那边也行。”

    朱棣瞪了方醒一眼,说道:“早就有人与朕说了此事,可那边察合台、吐鲁番等国并存,势力复杂,大明此时适宜去搅合这潭浑水吗?”

    此时哈密那边几个国家的存在很麻烦,若是要征伐,由于路途遥远,补给困难,随时都有可能和丘福一般的失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