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穿越小说 > 大宁国师 > 第五百五十五章 适得其反

第五百五十五章 适得其反

    邬大郎跟随董策久了,虽然很少在教主手底下做事,多数由孔大调遣他,但孔大的风格毕竟很像教主,从不嫌事多,因为他们都把这当成工作,也可以说是为了生活去做。()。 更新好快。

    然而百里霜不同,当邬大郎把一件件事情堆到她面前时,这位二十出头的‘女’子几乎快崩溃了。

    再聪明的人,也不可能瞬间融入另一种生活环境中,更别提是需要头脑时刻保持清醒的高强度工作了,没几天,百里霜就撑不住了。

    “就是铁打的人,也不可能独自一人完成如此多事,更何况,这里许多事情我根本没接触过,都‘弄’不明白是何情况你就扔给我,那你做什么?就等我给你下令?”

    “可是教主一直是这样的啊。”

    百里霜更崩溃了,沮丧的坐了下来,抚额道:“我不是他,你觉得我做不好你去找他。”

    耍心机百里霜在行,正正当当的工作她根本就没干过,也就出谋划策,提个建议,下面人要如何执行,与她何干?

    “那你又大包大揽的……”邬大郎声音虽小,但百里霜还是听了个真切。

    “如果不是你家教主给我下套,我会这样?自己不动脑还指望别人,你也算个男人?”

    邬大郎登时就气不过了,沉声道:“如此我也不劳烦百里姑娘了。”说罢,邬大郎拱拱手转身而去。

    百里霜愣了愣,略一寻思便回过味来,既而怒气冲冲的穿过庭院,来到董策屋中,推‘门’便怒道:“你什么意思?”

    董策正看书呢,闻言头也不抬道:“说.net”

    “你利用我。”百里霜很愤怒。

    “你不是答应了。”董策反问。

    “我说得不是那些事,是邬大郎,你知道我做不了这些事情你还让他找我,明显就是‘逼’他自己做主!”

    董策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放下书对百里霜道:“邬大郎渔夫出身,不识字,能走到今天或许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可如果他因此而沾沾自喜,那他这一生便止步于此了,我出面,是无法改变他的,他只会继续的执行,包括学习,包括生活,可这样的人他脑袋活不起来,必须要外部的动力,你是自己送上丨‘门’的,不是我找来的,何来利用一说?”

    百里霜冷哼一声,丝毫没被董策洗脑,清醒明辩道:“利用就是利用,说的再好它还是利用,你如此处心积虑,培养他们出来,也不怕有朝一日横死街头,他们是你带出来的,别以为‘交’了权人家就会放过你。”

    “这对你来说,不重要吧?”

    “你……”百里霜气急败坏的跺跺脚,冲到董策桌前抓起他的紫砂壶就给摔碎了。

    董策却是一声不吭,拿起书就看了起来。

    百里霜更是气氛,撑起身子抓起董策的书就给扔了。

    “来人,请百里娘子回去,以后别让她出院子了。()”随着董策一声令下,立即便有两个‘侍’卫冲进来,却不敢动强,而是请百里霜离开。

    百里霜面‘色’铁青,直视董策道:“你知道我恨的不是你利用我,是你不相信我,难道就因为我曾经杀人太多?”

    董策苦笑道:“人命固然贵重,但愚蠢到让你杀死,说明他们自己都放弃了,没有什么可值得同情,我不信你,是因为我不需要再信你,你的价值在带着莺粟来到这里时,便已经结束了。”

    百里霜芳心一颤,怒意全消,冷冰冰道:“你这样的人真不配活在这世上!”

    “彼此。压她下去”

    “我自己走。”百里霜冷哼一声,转身推开两名‘侍’卫便冲向对‘门’。

    “终于结束了。”董策扫了一眼破碎的紫砂壶,这是他带来的最后一个了!

    砰砰嗙嗙的声音从百里霜屋子内传出,吓得紫月和碧月噤若寒蝉,不明白霜娘又怎么了?之前还是好端端的,甚至为了董策的事,几天睡不好觉,却过的很充足,很满足,可刚才跑去对‘门’一趟后,回来就发脾气了。

    这段日子霜娘发的脾气,比她们这十几年来见到的还多。

    “怎么办啊?”碧月揪心道。

    “这是好事吧!”紫月却有些看透了。

    “这还算好事?”碧月秀眉紧蹙。

    “以前霜娘虽然一直是谈笑风生的,但却给我们感觉遥不可及,而今,这七情六‘欲’好似都回来了,一下从仙子变成了凡人,这不更好吗?”

    “歪理!”碧月不赞同,但她也不知道如何反驳。

    邬大郎果然没在来找百里霜,也没有去麻烦董策,所以九流堂的工作却堆到了他头上,这不亲自处理不知道,处理起来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啊。

    但是他有经验,有记忆,在曾经遇到的问题上,他就回想教主和孔大是如何处理的,如果把这些解决方式用到这事上能否解决?

    “哎呀,头疼,你们也来想想,我觉得吧,应该这样……”邬大郎一个人想不明白,想不透彻,他就让几个亲信参与进来,一时间是你一言我一句,却有很秩序,不‘乱’,但仅仅只是开始,大家还放不开,这说了一个时辰后,终于点燃战火了!

    什么教主曾经说过,这样不行,什么孔大曾经做过,应该可以,然后相互反驳,‘弄’得邬大郎更加头疼了,不过他这帮属下也是经验老到,说的都在理,问题就是出现在换了个地方,很多手段就不一定能派上用场了,只能借鉴。

    “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回去把计划写出来,咱们明天在整合一下,能结合的就结合,不能结合的就选更好的,如何选,那就老办法,投票,少数赞成多数,如此大家可有异议?”

    “一切都听堂主吩咐。”

    “以后还是叫我社长吧,虽然我感觉怪怪的,但教主吩咐九流堂要改称呼,咱们就要执行,好了,都散了吧。”

    邬大郎散去众人后,只留下一个从学子庙毕业后,跟随他已有一年的书童。

    “我给你磨墨,你来写,就从……密信传递开始,只有保证了联络方式的安全,才好安排人手……”

    经白莲教的一次打击,九流堂这边虽然暂时停滞了动作,但白莲教的麻烦不仅没有介绍,反而越来越多。

    他们认为除去一批九流堂弟子后,就算是杀‘鸡’儆猴了,那暗处的家伙应该都老实了,即便不老实,你暂时也不敢有动作吧,但他们没想到,一场场策划对付白莲教的‘阴’谋在遍地开‘花’。

    人不能白死,特别是作为传递消息的外堂弟子,他们卖消息也只是为了讨生活,而且那些算什么消息?除了向外宣传一些物价上涨的消息外,就是说说城里,县里,镇里最近来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有关白莲教的消息还是很少的,就算说了,大家也当你们如此光明正大,还怕人嚼舌根?

    结果,却遭到了杀身之祸,而更令人痛恨的是,这被杀的,还都是九流堂叛徒!

    不可否认,白莲教的赏钱很‘诱’人,大部分的外堂弟子都想去,只是很多人还在考虑,更多人则在路上,但没等他们赶到,就收到了投靠白莲教的外堂弟子全死了。

    那赏钱根本就是个圈套,把他们勾引出来,一网打尽,就算杀不尽,也要来个以儆效尤,看谁还敢与白莲教做对。

    那知道,九流堂的外堂弟子,都是从他们亲朋好友间发展出来的,谁会没事,拉一个陌生人进来,人家不当你是骗子也当你是傻子,于是白莲教这一招,不仅没能起到儆猴作用,反倒是‘激’起民愤了!